第五十章 真诚求婚感动岳父——土豪梦想与小软萌同葬祖坟!

    韦一笑来送完消息,就抱着叶芳璟给他的一堆武器图样跑到院子里挑选去了——之前芳璟少爷说过要给他铸一把好兵器做“谢媒礼”的。

    之前一听到屠狮大会这四个字,张无忌就生气了,反倒是谢逊很淡定,还安慰他,“我前半生为了找成昆那个恶贼报仇,确实也害了不少人,那些仇家想要找我算账,也是很自然的事,你没必要为这个生气。”

    “可是那些人也不全是都是您的仇家,”叶芳璟冷笑道,“恐怕更多的是想要屠龙刀的人,哪怕现在我铸的剑在江湖上也算是神兵利器,但是风头也盖不过‘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的屠龙刀的。谁不想做个武林至尊?我倒是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蠢到了什么程度,怎么会认为仅靠一把神兵就能号令天下,能与屠龙刀争锋的倚天剑就在灭绝师太手里,之前也没见谁把她当成武林至尊。”

    张无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恐怕那个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的原因是屠龙刀里的兵书吧,我记得那时候灭绝师太要周姑娘想办法夺取屠龙刀时,就曾经说过只要得到那屠龙刀里的兵书就会战无不胜。”

    这个就更好笑了,芳璟少爷捏了捏他的脸,笑道:“说你呆你还不承认,那个兵书是当年那位丐帮的黄帮主和郭大侠写的吧?他们战无不胜了吗?最后还不是战死在襄阳城?”

    谢逊叹道:“那些人利熏心,想要屠龙刀都想疯了,哪会想到这么多?也只有不想要的局外人才会像你这么明白。当年我也曾经认为得到了屠龙刀,我们明教就能号令天下,不然我也不会去抢,谁知道拿到了刀,最后却被得沦落荒岛二十年。我已经老了,只想过一段平平静静的子了此余生,却还是因为这把刀,招来这许多是非。”

    “这件事还是要想办法解决啊,”叶芳璟叹气,“距离我们回大唐还有两年的时间,两年里能发生的事太多了,就算咱们一直在山庄里呆着,事也总有一天会找到咱们上,我看还是要主动出击才是。”

    张无忌很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好不容易才能跟义父团聚,又出了这种事,就不能让我们过几天安生子吗?”

    芳璟少爷比他还要郁闷呢,本来都打算找个合适的时机把心的小软萌吃掉了,他都设想过怎么向谢逊提亲然后把人家儿子娶进门,婚礼又要怎么办,洞房花烛夜的小软萌会有多么可……

    现在都被这件事给破坏了!

    “好吧!”他一拍桌子,“无忌,我们就去解决这件事!”

    张无忌乖乖点头。

    然后他就听到叶芳璟笑眯眯地问谢逊:“义父,等这件事解决了以后,我想跟无忌成亲,您没意见吧?”

    谢逊的眼睛马上瞪得像铜铃——虽然他看不见——然后失声道:“两个男人还能成亲?”

    “为什么不能?”芳璟少爷一脸坦然,“律法有规定两个男人不能成亲吗?就算有规定也管不到我,我是归大唐律管的,大唐律都没说我不能跟无忌成亲。反正我是一定要把无忌的名字写在我们家族谱上的,以后还要合葬在祖坟呢。”

    谢逊愣了半晌,大笑:“好好好,这下我就放心了。哎呀,叶小子,我是真没想到你这么心诚啊,不错,不错,我同意了!”

    芳璟少爷转头一看张无忌,就发现他们家小软萌已经快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赶紧伸手一捞把他捞过来,笑眯眯问:“无忌,我们成亲吧?”

    张无忌手忙脚乱地推开他坐正,面红耳赤地低着头憋出了一声“嗯”。

    谢逊老爷子刚听到叶芳璟用那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要跟自己儿子成亲,现在对他满意得不得了——毕竟在他们这个时代,两个男人成亲什么的,还真没有过,更别说什么上族谱啦合葬祖坟啦之类的了——就心大好地开张无忌的玩笑:“无忌孩儿,你可不能这么害羞啊,都是快要成亲的人了。”

    张无忌被他们俩联合起来逗,顿时恼羞成怒,板着脸道:“我们还是说正事吧!这次我们去解决这个什么大会,义父你就留在山庄里等着我们的消息就行了,我会请韦蝠王范右使他们多来陪你喝酒的。”

    谢逊皱起了眉,“这怎么行?你们两个小年轻出去我可不放心。”

    “义父,你先听听我的计划怎么样?”叶芳璟把凳子挪到他旁边,“我是这样打算的……”

    听完之后,那父子俩不约而同地点头,“有道理!”

    于是等到韦一笑挑完图样,就听到了芳璟少爷要出门的消息,虽然有点郁闷神兵暂时拿不到手了——要知道芳璟少爷铸的都是精品,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但是他也表示理解,带着叶芳璟的计划就回光明顶去了,那个计划还是要明教的人配合的。

    山庄里的仆人忠诚度都是够的,倒不怕他们出卖谢逊的消息,但是叶芳璟和张无忌还是担心谢逊住在庄里可能会被前来偷鸡摸狗想要神兵的小贼撞到,干脆就把他送到了山庄崖下的深谷里,那里经过叶芳璟这么久以来的经营,早就已经建起了房子,山庄里还有暗道往下钻到崖边,暗道出口距离崖顶足有十几丈远,从那里有铁索滑车直通崖下,仆人们要照顾谢逊的生活起居也很方便。

    安排完他们走后的山庄一切事宜之后,芳璟少爷又牵着他家小软萌下了山。这次他们没有乔装打扮,而是怎么高调怎么来,乘着刻有藏剑山庄标记的金闪闪大马车,带着啸、听雷、摘星、醉月这四个芳璟少爷按照藏剑山庄标准培养出来的侍女,在西域人民的万众瞩目中,朝着少林寺进发。

    经过光明顶的时候,他们多了一个车夫。

    张无忌倍感惶恐:“范右使,还是不要这样了吧……让你来驾车我压力很大啊,这个、这个我们怎么担当得起?”

    范遥穿着一粗布长衫,戴着斗笠,坐在车辕上一边赶车一边淡定道:“这是通过教中决议的,我是代表明教去向那些名门正派讨个说法,他们这么明目张胆地要开什么屠狮大会,这是不给我们明教面子啊。”

    事实上他是被教务给弄烦了,干脆就揍了十分踊跃想要跟着少教主的五散人和韦一笑以及想要把他留下来分担教务的杨逍,把这个任务抢到了手,压根没有什么通过决议——五散人本来就打不过他,韦一笑轻功好,武功却也比他弱一点,杨逍因为自持是他大哥又比较让着他,就让他给得逞了。

    少林寺发起这次屠狮大会,除了因为当年他们的空见神僧是被谢逊打死的以外,主要还是想确立自己武林泰山北斗的地位,武林大会什么的,都是他们用惯了的招数。武当作为六大派之一,当然也收到了这个英雄帖。

    张无忌还是很想知道武当这次打算怎么应对的,刚好去少林的路上要经过武当山,他们自然没理由不上山一趟。于是四个侍女和范遥就留在了山下,张无忌和叶芳璟上了山。

    到了山上,他们首先见到的就是管事的宋远桥。宋远桥听到张无忌问屠狮大会的事就笑了,“这种事我们当然不会搀和进去,谢狮王毕竟是你父亲的结义兄弟,而且我们又不想要屠龙刀,随便派个人去走走过场给少林寺一个面子就是了。你们要去破坏这件事也好,也好顺便打听一下你义父的消息,早些找到他才好,否则他只怕会有危险呐。”

    张无忌于是神神秘秘地凑到他耳边告诉他谢逊已经被他们接回去了。

    “那就更好了,”宋远桥欣慰地拍着他的肩膀,“这次我们让你七叔带着青书过去,也好让青书见见世面,不过他们已经先出发了,是不能跟你同行了。”

    张无忌略失落,他都好久没跟师叔伯们呆在一起了。

    但是宋远桥又说:“不过自从光明顶之战后你六叔就一直有些郁郁寡欢,恐怕还是被峨眉纪女侠的事影响着,你既然说这次明教的范右使也跟你们一起,那就把你六叔也带出去散散心吧,梨亭难得交到那么投缘的朋友。等到了少林,再让他和你七叔他们汇合就是了。”

    张无忌大喜点头。

    等他和叶芳璟又去拜见了张真人和几位师伯,收到了每人一通关心之后,到了殷梨亭的院子,却看见殷梨亭正和范遥坐在院子里的凉亭中喝茶,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

    “范右使,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张无忌惊讶,“没人发现你吗?”

    范右使懒懒地抬了抬眼皮,淡淡道:“你们叔侄俩怎么都问一样的问题?这山上除了张真人以外,别的人要发现我还早了八百年呢。”

    芳璟少爷默默地在心里说:因为他们叔侄俩都一样呆啊。

    殷梨亭无奈叹气,“你不要当着我的面贬低我师兄们好不好?”

    范遥看了他一眼,眼带笑意地说:“你怎么把自己漏过去了?我说的可还包括你啊殷六侠。”

    殷六侠默默转头,问张无忌:“无忌,见过你大师伯了吗?”

    张无忌点头,“大师伯都跟我说了咱们武当的安排了,而且他还要我来找你和我们一起去,说你最近不开心,反正六叔你和范右使交不错,干脆和我们一起出去散散心吧!”

    范右使心愉快地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

    作者有话要说:唉,我最近怎么回事……写完总是忘了放存稿箱QAQ还好今天醒得早不然更新不知道会多晚……一定是最近忙昏头了~~o(>_<)o ~~

    我捏了一张土豪山庄的庄主全家福!按顺序从左到右分别是:二庄主叶晖、大小姐叶婧衣、五庄主叶凡、老庄主叶孟秋、大庄主叶英、三庄主叶炜、四庄主叶蒙~背景是山庄大厅楼外楼的门外\(≧▽≦)/~是不是很闪!

    给爪机党的地址

    ww1.sinaimg./mw690/70293bd4gw1ermjcoj20xi0g0n2s.jpg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