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软萌的少教主哟,你叫土豪如何把持得住!

    虽然谢逊老爷子已经接受了儿子被个男人拐走的事实,但是要他在这么短时间内对叶芳璟有什么好态度,那也是很困难的。芳璟少爷自然知道自己现在很讨人嫌,就很识趣地找个理由退出了谢逊的舱房。

    到了门外,他突然发现殷离蹲在门口,脑袋埋在了膝盖上,双肩有些颤抖。

    果然她还是很伤心吧……尽管表面上已经放下了,但是听到自己了那么多年的人对另一个人深如许,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心痛,

    然而作为那“另一个人”,他也没办法治愈她的,只好叹气,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一下子就弹了起来,哼了一声,道:“你不要以为我很伤心!哼!过两天我就忘了!”然后一转就跑了。

    同时遭到了好朋友和“岳父”的嫌弃,芳璟少爷只好默默地回到了房间,等着“岳父”把自己心的小软萌放回来。一边等,他一边又开始回味他家无忌刚才说的话——怎么可能不回味呢!简直要萌死人好吗!

    他干脆拖了个椅子坐在门口,目光炯炯地盯着那里,等着下一刻心的小软萌出现在自己面前。

    过了好久,张无忌的脚步声匆匆而来。

    “啊!你怎么坐在这里!”张无忌走到门前一转就看到他家芳璟坐在那里,顿时吓了一跳,“你还开着门!穿堂风这么凉你不怕生病啊!快进去把门关上!”

    芳璟少爷笑眯眯站起来伸手把他往怀里一捞,顺脚把门一踹给关上了,低头亲他一口,满脸幸福地说:“无忌,你怎么那么可!”

    张无忌马上就脸红了,手忙脚乱地推他,“哎呀,你不要抱着我……”

    “不行,我太感动了,”芳璟少爷一本正经地说,“一定要抱一下。”

    张无忌默默地抱住他的腰,把脸往他肩膀上一埋,再也不好意思说话了。

    芳璟少爷抱着他,低头在他耳边笑,“你刚才怎么想出那些话的,嗯?我都不知道我的无忌这么会说话,平常你不是很呆的吗?”

    “你不要老是说我呆……”张无忌闷声闷气地抱怨,“还有刚才的话不要再提起来啦,好丢人,你怎么可以在外面偷听……”

    叶芳璟就继续笑,“我担心你才会偷听的,没想到听到那么好听的话,真是赚大了,来,再说一句我听听?就是那句‘没有了叶芳璟,张无忌就不是完整的了’,唉,你这是要感动死我啊。”

    张无忌羞窘得受不了,赶紧转移了话题,“不要再说这个啦,你快帮我想办法劝义父跟我们回中原去,刚才义父坚持要回冰火岛,还不许我们跟着去,我实在不放心。”

    “好吧!”芳璟少爷把他打横抱起,恶趣味地看他一阵挣扎,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被自己抱在了腿上坐着,心简直舒爽,“你就跟义父他老人家说,如果他一个人回冰火岛去了,我会欺负你,他一不放心你,就不会走了。”

    “你才不会欺负我呢,”张无忌对他满怀信任地反驳了一下,然后又支支吾吾,“你、你怎么叫他义父啊……”

    “我跟着你叫啊,”芳璟少爷一脸严肃,“叫义父不好吗?还是你想让我叫他岳父?其实叫岳父也是一样的,反正我都会和你一起孝顺他。”

    张无忌整个人从头红到脚,“什么、什么岳父!不可以乱叫!我、我会生气的!”

    芳璟少爷大笑,“是吗?你生气了会怎么样?咬我?来,现在就可以给你咬一口。”

    你怎么可以变得这么笑我!

    张无忌控诉地看着他,把他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抓住咬了一口,当然,没舍得用力,然后愤愤地丢掉。

    叶芳璟被他萌得心都要化了,伸手捏捏他红红的脸颊,低头亲了下去。

    过了好久,快要憋不住气的小软萌软软地推开了他,抱着他的脖子继续埋头,看也不敢看他一眼。

    “怎么这么甜?你吃糖了?”芳璟少爷还要继续调戏他。

    太过分啦!

    张无忌就算脾气再软,也忍不住抬头瞪着他了:“我们可不可以说正事!”怎么可以这么黏糊!

    叶芳璟努力忍住笑,“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其实很简单啊,你跟他说,反正刚才上船的时候天都黑了,船上的水手也没注意看他,而且他们都是普通人也不会知道他是金毛狮王,不会走漏消息的。这几天你就让义父呆在屋子里不要出来,等到我们下船之后,我再给他们一笔封口费,让他们不要说见过我们就好了。虽然不一定能保证每个人都守口如瓶,但是我们可以下船了就马上赶路回山庄,义父可以住在山庄后面我们那个山谷里,反正咱们之前不是在山谷里建了屋子吗?山庄里的人都是信得过的。”

    到时候就算有人想调查也晚了,他们这次本来就是乔装打扮的,船上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叶芳璟甚至都没有让他们看见过自己的重剑,都是收在包里要用的时候才拿出来,用完又放回去了,也没有穿他藏剑山庄的标志服装。到时候就算那些水手没有守口如瓶,别人也只能从他们口中知道曾经有两个年轻公子大手笔包下了他们的船出了一趟海,再多就是这两个年轻公子的目的非常古怪,竟然是要骗一个老太婆上他们的船而已。

    “义父一个人在荒岛上呆了那么多年,现在重新见到你肯定是舍不得和你分开的,如果他知道能有办法让他不会暴露行踪,你再多在他面前装装可怜,他就不会那么坚决要回冰火岛去了,”叶芳璟笑着道,“我还有没用过的包裹,明天给他一个让他把屠龙刀收起来,就更不显眼了。”

    张无忌点头,靠着他的肩膀打了一个哈欠。

    叶芳璟也实在有些困了,把他放下来转去厨房弄来了水,两人洗漱过后就上了,黏黏糊糊地相拥而眠。

    灵蛇岛距离陆地并不很远,船三四天后就靠岸了。这三四天里,张无忌经过不懈努力,终于说服了谢逊和自己一起回去了。不过殷离却不愿意跟他们一起走,她才不想整天看到这两个人在自己面前黏黏糊糊呢!

    “你们别管我了,我就是到处走走散散心,看见你们太烦了!”船靠岸之后,阿离姑娘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潇潇洒洒地走掉了。

    张无忌和叶芳璟也只好打点过水手们,带着已经乔装打扮成为一个富贵老员外的谢逊,买了马车,用最快的速度开始赶路。

    一路上叶芳璟对谢逊可谓是照顾得十分妥帖,然而他又没有表现得很讨好,就像是对待一个家里的长辈一样,贴心又自然,倒让谢逊对他有些欣赏了,老爷子还说了:“你要是点头哈腰的,我倒还看不上呢。”他老人家就喜欢这种不卑不亢的态度。

    张无忌看到他家芳璟和义父相处和谐,心自然也很好,每天都非常开心,就连芳璟少爷逗他的时候都不生气了,乖得不得了。

    于是芳璟少爷就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把心的小软萌吃掉了,再这样下去真的要把持不住啦!

    不过盘算归盘算,在赶路途中他也不可能做什么,最多也就是每天在客栈投宿的时候亲亲抱抱吃点豆腐罢了——岳父盯得可紧呢!

    一路上都没出什么意外,他们就来到了武当附近。

    到了武当,自然是要上去一趟的,谢逊本来还有些犹豫,觉得自己上去不合适,但是张无忌和叶芳璟都劝过他,他和武当本来也没什么恩怨,他过去那些事,张无忌也都对张真人和武当诸侠说过,更何况他还是张翠山的结拜大哥,上去也没有什么的。于是他也就和他们低调地趁夜上去了。

    虽然是深夜,但武当山上也有弟子巡逻,谢逊的份不宜对他们暴露,叶芳璟便说他是自己家里的长辈,和他们一起路过武当,就上来拜会张真人。

    见到张真人之后,张无忌想着既然义父都知道了他和叶芳璟的关系,没理由不让太师父知道,于是也就对张真人说了。

    张真人还是那么豁达,而且也知道叶芳璟是什么样的人,他老人家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对很多事都看得很开,问过他们俩对未来的打算之后,也就欣慰地点头了。不过他还是不建议张无忌现在就告诉武当诸侠这件事,毕竟他们人太多了,态度难免会各有不同。

    能得到他的认可,张无忌和叶芳璟都已经很满足了,便也没有之过急,而是问起了殷梨亭的况,毕竟他们当初被迫中途和他分开,尽管有范遥护送他,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一说起这个张真人就对范遥大夸特夸,“范右使将梨亭照顾得很好啊,他们回到山上的时候,梨亭的伤都好得差不多了,不过范右使还是坚持到他痊愈才离开,真是个守诺君子。”

    两人总算放下心来,便和谢逊一起去休息。第二天张无忌和叶芳璟早早起去拜见自己的师叔伯们,武当诸侠又是一阵欣喜,拉着他们俩说了好长时间的话才散去做各自的事,最后只有殷梨亭一脸纠结地把他们拉回了自己的院子。

    “六叔是有什么事要说吗?”张无忌看他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殷梨亭点了点头,问他:“无忌,你医术高明,可有办法治好范遥脸上的伤?”

    叶芳璟在一旁听得有些惊讶——都叫上名字了,看来这两人的关系倒是变得很好啊!

    张无忌回忆了一下范遥的脸,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点头:“我估计不成问题,我表妹阿离的脸我都有办法,只是她自己不愿治罢了。范右使脸上只是有疤痕,去除疤痕并不很难,坚持用药三五个月就差不多了。”

    殷梨亭大大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他为了抗元大业做出那么大的牺牲,若是不能治好的话就太可惜了。”

    “可是我看范右使好像对自己的容貌不怎么在乎的样子,就算无忌要给他治,他也懒得治吧?”叶芳璟突然插话。

    殷梨亭忙道:“那自然还是要看他自己的意思,他若是不愿意治,那也没什么。”

    张无忌很开心地说:“六叔你和范右使交很好啊,他要是知道你这么关心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你别告诉他!”殷梨亭却赶紧摆手,“那个……他大概有点生我的气,我的伤好了之后,我问他什么时候会走,当天晚上他就不告而别了,可能是以为我要赶他走吧……你不是要回西域吗?经过光明顶的时候替我向他道个歉吧。”

    尽管张无忌和叶芳璟都安慰他说范遥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但是到了他们离开的时候,他还是写了一封郑重道歉的信,托了他们带给范遥。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捏的定国叽竟然有那么多人说不帅!QAQ真人简直伤心绝!你们这些磨人的小妖精就不能夸夸我吗!还是不是好朋友了!

    哼,不过我是不会这么轻易被打败的!我今天又捏了一个定国的乌骨鸡!你们看!

    给爪机党的地址

    ww1.sinaimg./mw690/70293bd4gw1ece0bs5yzlj20k80jen1w.jpg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