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深明大义——少女幡然醒悟斩情丝

    乍一听圣火令三个字,在场的人就都惊了一下,因为他们都知道阳顶天遗书中有命,谁若能从波斯总教迎回圣火令,谁就是下一任明教教主,如今圣火令出现在这里,岂不是表明这三人就是从波斯明教来的,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月亮都已经升起,那三人背月而立,看不清长相,每个人的双手都高高举起,手中拿着一条两尺来场的黑牌。

    金花婆婆冷冷道,“我早已破门出教,护教龙王四字再也休提。况且谁知道你们这圣火令是真是假?”

    谢逊也道:“中土明教数百年来已经独立成派,不归波斯总教管辖,几位一来就要我们跪迎这是什么道理?”

    三人中一个高大汉子用十分生硬的汉语说道:“我乃波斯总教流云使,另外两位是妙风使、辉月使。我们此次前来中土,乃是因为总教主听闻中土明教教主失踪,众弟子互相残杀,导致中土明教四分五裂,是以命我三人带圣火令前来整顿教务,合教上下,齐奉号令,不得有误。护教龙王、狮王,还不跪下接令?”

    金花婆婆暴怒,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朝着那位流云使出了手,谁知不过几招,就被他们以一合击之术擒住了动也不能动,被丢到了一边。

    谢逊听到这些动静,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冷冷道:“谢某双目已盲多年,你就是将圣火令拿到我面前,我也看不见,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看来谢狮王是要抗命不遵了?”流云使淡淡道,“明教中人,不遵号令者,一律杀无赦。”

    他的话音刚落,妙风使与辉月使已经向着谢逊攻来,张无忌又怎么会让他们伤害到自己的义父,仗剑便迎了上去,却被妙风使用圣火令架住了剑,顺手一引,他的剑就被引到了一边。

    “咦?”叶芳璟大为惊讶,竟然还有他铸的剑斩不断的东西?他见猎心喜,又见辉月使绕过张无忌攻向了谢逊,便也摘下背后重剑抡了过去。

    这波斯明教的人招数极其诡异,出招前毫无半点征兆,变化更是十分不符合常理。那辉月使见叶芳璟来势凶猛,也不硬挡,反而像是一条游鱼一般绕着他缠斗。

    他们才交手过一招,那个流云使已经又朝着谢逊扑了过去。

    叶芳璟一皱眉,知道仅用普通的剑招是奈何不了他们了,算算看张无忌和妙风使跟自己之间的距离,又算算流云使和辉月使与自己的距离,便喊道:“无忌,闪开!”

    张无忌与他素来默契,不假思索地就急急退开离开了战局,刚好让他面向了妙风使。

    下一刻,他已经双手紧紧握住剑柄高高跃起,朝着妙风使的方向飞了过去,手中泰阿剑在他落地的瞬间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轰”的一声巨响,一团金光爆出,所有人都感觉到地面震动了一下。

    波斯三使和他的距离都没有超过六尺,也就是说,他们每一个人都被这一招鹤归孤山给震晕了,当然,刚好也在这范围内的谢逊也被震晕了。

    张无忌早就离开了他的攻击范围,现在一见那三人被震晕,立刻抓住机会掠过去飞速地点上了他们的道。

    小昭和被远远丢在一边动弹不得的金花婆婆看得目瞪口呆,殷离早就知道叶芳璟有这么厉害的一招,一看他结束了,就赶紧跑过去把刚刚醒过来的谢逊扶了起来。

    芳璟少爷收起剑,立刻朝着掉在地上的圣火令冲了过去,把它们全都捡了起来,互相敲敲听了听声音,顿时眼睛一亮,简直像在摸他家小软萌一样温柔地摸着这三块黑乎乎的牌子,口中不停感叹:“好材料啊好材料,真是好材料啊……我来这里这么久,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材料……”

    他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张无忌,“无忌,你觉得我去当明教教主怎么样?”

    张无忌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哭笑不得,“就为了这三块圣火令你要去当教主?当上了以后呢?你要把它们熔了再铸一个什么?”

    “给你铸一把好剑啊,”芳璟少爷眼神特别温柔地看着那三块圣火令,“看这分量也差不多了,你现在用的这把因为没有好材料,也不是怎么厉害,这下有了这些,说不定我能铸出一把很厉害的剑呢。”

    张无忌略脸红,“算啦,现在这把也好的,这是你给我铸的第一把剑呢。圣火令你就放过它们吧,这可是明教的圣物。”

    谢逊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忙道:“哎,叶公子,你可不能把我们的圣物给熔了啊。”

    既然“岳父”都发话了,芳璟少爷只好恋恋不舍地把圣火令交给了张无忌,“收好,再继续放在我手里,我就要忍不住了,会把它们私吞掉的。”

    然后他又赶紧给谢逊说:“您叫我名字就行了,不要那么客气,怎么能让长辈叫我公子呢?”

    谢逊哈哈一笑,对他点了点头,又道:“你的功夫很是不错啊,这三个人我听起来都是高手,竟然被你一下就放倒了,有时间咱们切磋一下。”

    叶芳璟也只好点头应是。

    不过谢逊这么一说,波斯三使倒被他们想起来了。

    “真是古怪,怎么连波斯总教的人都知道义父你在这里了?”张无忌十分不解,便弄醒了那个流云使,打算盘问他。

    流云使醒过来之后自然愤怒不已,而且他显然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现在完全处于下风,还在严厉地谴责着谢逊和金花婆婆,顺便还带出了不少信息,比如他们是打听到了金花婆婆的下落,到了岛上又潜伏一会儿,看到丐帮的人找谢逊的麻烦才知道金毛狮王也在这里的;又比如他们这次来中原除了要整顿中土明教之外,还要把金花婆婆这个破坏规矩嫁了人的前任总教圣女带回去烧死,为此他们已经出动了十二位宝树王带着炮船来了,就在附近海域上,很快就要赶到灵蛇岛。

    十二宝树王是什么东西,张无忌和叶芳璟都还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如果再不走,他们这里的人就都危险了,看波斯三使这态度,波斯总教是不会放过谢逊这个不遵号令的人的。

    刚好这时叶芳璟的信号箭也放出了一段时间了,在山上可以看到他们那艘船正在慢慢朝着岸边靠近。

    “义父,你在岛上还有什么东西要拿的吗?”张无忌着急地问。

    谢逊摇头,“我带着屠龙刀就够了。”

    他看向了金花婆婆,道:“韩夫人,虽然你不念旧,我却不能眼看着你被总教的人抓回去烧死,你若是愿意的话,就跟我们一起走吧。”

    金花婆婆仍然动弹不得,但是却还是能说话的,可是她却并不领,只是冷冷道:“我黛绮丝既然已经决定与你恩断义绝,便不会再受你的恩惠,你走吧。”

    谢逊叹了一声,让张无忌去解开她的道,再也没有说什么,便抱着屠龙刀,与张无忌等人下了山。至于波斯三使,就被他们丢在那里了,随便金花婆婆怎么处置。

    殷离一边走一边回头看金花婆婆和小昭,叶芳璟暗暗叹气,拉了她一下,道:“走吧,路是她自己选的,我知道你念着她对你的教导之恩,可是我不会让你留下来的,无忌也不会答应。”

    殷离看了他一会儿,低声道:“你不用这么说,我知道你是想让我不要怪自己背叛她,可是我又怎么会怪到你上?”

    她看着走在前面的张无忌和谢逊,拉着叶芳璟稍稍落后了些,又小声问道:“你和张无忌是不是在一起了?”

    叶芳璟僵住了,过半晌才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殷离眨了眨眼睛,努力把眼泪眨了回去,“刚才他说到你给他铸的第一把剑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看你的眼神。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你们之间从来就没有人能插丨进去。”

    芳璟少爷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道:“阿离,对不起。”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殷离反而这样说道,“你一直以来对我都很好,张无忌对我都没有你对我那么好,况且我又不算他什么人。”

    她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应该已经伤心极了,却完全没有表现出来。

    叶芳璟原本以为她的反应会很激烈,毕竟她曾经说过张无忌要是喜欢什么女人,她就要把那个女人杀掉……可是没想到她现在竟然会这么平静,他更担心了。

    “你不要担心我,”殷离又道,“其实我早就应该放下,只是一直以来我看不清现实才会这么执着。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我看到一个女子也像我一样对一个男人纠缠不清的事吗?看过那件事之后,我突然就觉得我这么多年的执着有些不值,有的东西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永远都不会得到。如果不看开一点,是没法好好活下去的。”

    叶芳璟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一块手帕递给她,轻声道:“要不你哭一下?哭出来会舒服一点。”

    阿离姑娘白了他一眼,抢过手帕恨恨地抹了一下眼角,加快了脚步,“我不要跟你一起走了,张无忌都回头瞪我了。嘿,这小绵羊也会有生气的时候,倒真是新鲜得很,我得去嘲笑他一下,这醋也太大了。”

    叶芳璟哭笑不得——他家小软萌那哪里是生气的眼神,分明就是不安。于是他赶紧跟上去,给了张无忌一个温柔安抚的微笑,牵住了他的手。

    张无忌吓得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殷离,手忙脚乱地要把手抽回来,讷讷道:“呃,表妹……”

    表妹大人哼了一声,“芳璟都跟我说了,不用装了。”大踏步走在了前头。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姑娘们有没有听说过藏剑还有乌骨鸡,那个是有技术帝用剑三的视频插件把南皇染成黑金色弄出来的,乌骨鸡跟南皇的小黄鸡站在一起的话,简直攻受立判啊!这个视频插件我以前也学过,但是没学会怎么用,不过我们家璨若晨曦最近学会了,于是我就找她给我捏了一个乌骨鸡的图,姑娘们感受一下

    PS:等我有空我再学一下,我就不信我真的学不会!到时候大家想看什么图尽管说啊哈哈哈~~~

    给爪机党的地址

    ww2.sinaimg./mw690/70293bd4gw1ecbrb4m228j20gy0i7tch.jpg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