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昔日义兄妹反目成仇,只为屠龙宝刀

    谢逊一人独对四名丐帮高手丝毫不落下风,片刻便将一人打伤,然而在旁掠阵的一个老者又加入了战局,这人明显比之前的四人都要厉害,谢逊虽然没有落败的迹象,但是想要取胜也颇有些困难。

    金花婆婆带着殷离和小昭顷刻间上到了山顶,可是她却不明着相助谢逊,只是口中说出丐帮那些人的招数破绽,不过也给谢逊造成了帮助,又打倒了两人。

    丐帮众人见势不妙,便挥舞着兵刃一拥而上,口中还呼喝不已,谢逊本来就只能靠听声辨位来对敌,被他们这么一吵,形势便有些危急。

    张无忌心里实在着急,“金花婆婆怎么还不出手?难道想要渔翁得利?”

    叶芳璟皱起了眉,“要不咱们出手?”

    他的话音刚落,谢逊前黑光一闪,丐帮已有数人手中兵器折成两段,还被击飞出去,顷刻间便死了五个人。

    金花婆婆喃喃道:“武林至尊,宝刀屠龙!武林至尊,宝刀屠龙!”

    这时丐帮突然有一名自称陈友谅的弟子一脸大义凛然地对谢逊说,愿以自己的命换取谢逊放过他帮中长老,谢逊明显对这样讲义气的人有好感,竟然也放过了他。

    那陈友谅抱起那位长老,谢过谢逊,对金花婆婆致歉之后,便走下了山。

    张无忌正要避开,却被叶芳璟拉住了,“别忙,这个人不能放过。”

    “怎么了?”张无忌疑惑不解,“这人倒也是条汉子,放过他也就是了。”

    “你没发现吗?他刚才向你义父道谢的时候摆的那个姿势,”叶芳璟冷笑,“他看起来像是要偷袭你义父,实际上一脚是要踢他们那位受伤的长老,一掌是要出手去抓阿离。他是担心你义父看出他是假装义气而不放过他,想要用那位长老引开你义父的注意力,再将阿离推向你义父,就可以为自己赢得逃跑的时间。”

    张无忌总是习惯把人往好处想,却没想到这个陈友谅心计如此恶毒,心下也明白叶芳璟为什么要斩草除根了,留下这么个敌人,后说不定还会横生什么波折。

    因此当陈友谅走过他们藏的树丛的时候,叶芳璟骤然出手,一剑就将他斩杀了。

    他这一出手引起了谢逊和金花婆婆的注意,金花婆婆咳嗽几声,问道:“又有哪路朋友光临老婆子的灵蛇岛了?”

    谢逊突然问道:“韩夫人,谢某来你灵蛇岛消息如此隐秘,为什么却有这么多人知道?你适才没有出手相助谢某,是不是也打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主意,想要夺我的屠龙刀?”

    金花婆婆淡定道:“谢三哥,我正要出手,你便使出屠龙刀了,又哪里用得着我?至于消息是如何走漏的,我正要查个明白。”

    谢逊点点头道:“你说的是真是假都无所谓,我只想知道,你此次前往中原,有没有探访到我无忌孩儿的消息?是否已经将他带来见我?”

    金花婆婆正要开口,叶芳璟已经牵着张无忌走上了山,朗声道:“谢狮王,金花婆婆没有替你把张无忌带来,我却带来了。”

    金花婆婆凌厉的目光顿时投到了张无忌上,谢逊也神色激动地转过来,问道:“我无忌孩儿在哪里?”

    “且慢!”金花婆婆道,“你随便拉一个人来就说是张无忌,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想要骗取屠龙刀?”

    芳璟少爷微笑,“这自然是让谢狮王自己辨别,想必谢狮王应该有办法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义子。”

    张无忌已经放开他的手,掠向了谢逊边,可是金花婆婆却横过手杖拦住了他,厉声道:“小贼!你想暗算我谢三哥?”

    张无忌这时候已经没有心思跟她多说废话了,拔剑一斩,“锵”的一声就将那根手杖斩成了两段,同时左掌一挥,乾坤大挪移的掌力将她往旁边一带就把她推到了一边。

    小昭惊呼一声将她扶住,定睛一看张无忌和叶芳璟正要惊呼出声,却被她狠狠一瞪,只好将快要脱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

    这时张无忌已经掠到了谢逊前,双膝跪倒,有些哽咽地说:“义父,无忌来找你了。”

    谢逊脸上仍有疑虑,“你如何证明你是我的无忌孩儿?”

    张无忌道:“拳学之道在凝神,意在力先方制胜……”慢慢地将谢逊在冰火岛上授予他的武功口诀一句一句背了出来。

    谢逊惊喜地抓住他双臂,竟说不出话来。

    他站起来,任由谢逊抓着他,将别后的事捡紧要的简洁说来。

    叶芳璟这时候终于慢悠悠地走到了金花婆婆前,笑道:“金花婆婆,如今你说我带来的张无忌是真是假呢?”

    金花婆婆戒备地看着他:“你是谁?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叶芳璟看了一眼小昭,说道:“婆婆要是问过小昭姑娘,就应该知道我是叶芳璟。我和无忌在光明顶上可是跟小昭姑娘有过同生共死的经历,数前无意中看到小昭竟然下了光明顶,还跟在婆婆边,我们担心她的安危,自然要跟上婆婆查看一番,谁知竟然听到婆婆找到了谢大侠,作为谢大侠的义子,无忌自然要跟来看看。婆婆坐的那艘船,就是咱们专门为婆婆准备的。”

    他这一番胡扯完全撇清了殷离的关系,殷离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金花婆婆倒是没有注意到殷离的异常,只是冷哼一声道:“小昭,他说的是真的吗?你为何没有跟我说过你跟他们有什么同生共死的经历?”

    叶芳璟惊讶了一下,他还以为小昭会把关于他和张无忌的事都告诉金花婆婆的,他都已经做好被金花婆婆知道自己铸剑很厉害的心理准备了,却没想到金花婆婆听到他的名字竟然并没有表现出知道的意思。

    小昭嗫嗫道:“这位叶公子说的就是当初在光明顶密道里那件事。”

    金花婆婆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这时候张无忌还在亲亲地跟谢逊说话呢,正好说到叶芳璟,就朝着叶芳璟招手,等他走过去了,还一脸骄傲地跟谢逊说:“义父,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芳璟,芳璟对我很好的,而且芳璟很厉害,我们认识到现在我惹了很多麻烦都是芳璟帮我的。”

    芳璟少爷给了他一个温柔宠溺的眼神,跟谢逊见过礼,便给谢逊解释了一下他杀了陈友谅的事,谢逊听他说完就摇头叹气:“老瞎子果然是看错了人。”

    “虽然我杀了陈友谅,可是丐帮来这里找您,他们帮中肯定还是有人知道的,您现在有什么打算?”叶芳璟问道,“无忌在光明顶密道中找到了阳教主的遗书,遗书中命您暂代教主之位,等到教中有人找到圣火令再将教主之位传给他,您是打算回去还是……”

    谢逊摇头,“我如今双目已盲,又怎么能担此大任?我在这里的消息既然丐帮已经知道了,江湖上恐怕又会有觊觎屠龙刀的人要兴风作浪,我想还是回冰火岛去。”

    金花婆婆突然道:“谢三哥,你愿意回冰火岛去隐居,可是你忍心让你的义子这么年轻一个孩子和你回去终了余生吗?如果你不带他回去,你又舍得与他分开吗?”

    谢逊冷笑道:“那韩夫人有什么意见?”

    “谢三哥将屠龙刀借给我去与灭绝师太一战,江湖上的人知道屠龙刀在我手里,便不会找你的麻烦了,”金花婆婆道,“事后我会将屠龙刀归还与你的。”

    芳璟少爷笑了,“那我们是不是还得感谢婆婆你替我们将敌人引开?”

    金花婆婆无言以对,她也知道自己这么说很没道理,然而想要屠龙刀的执念已经让她顾不得其他了,“谢三哥,你已经见到了你的义子,当初你答应我只要我将张无忌带来,便借刀给我的,难道你打算毁约吗?”

    张无忌反驳:“金花婆婆,我是你带来的吗?带我来的是芳璟。”

    “也就是说,这位叶公子也想要屠龙刀了?”金花婆婆冷笑,“谢三哥,你看你的义子还联合外人来哄你呢。”

    芳璟少爷微微一笑,气定神闲道:“我要屠龙刀来做什么?切菜还嫌它太重呢。”我要无忌就够了,他默默地想。

    他转头问张无忌:“无忌,你看咱们是不是可以撤了?”

    张无忌点头,转头对谢逊道:“义父,你跟我们回中原去吧,就算不当教主,我们也可以隐居起来,一家人好好过子的。”

    谢逊摇头,“太危险了,我不能拖累你。我的仇家甚多,就算没有屠龙刀在手里,也会惹上很多麻烦的。”

    张无忌还要劝说他,却看到叶芳璟摇了摇头,说道:“就算您老想回冰火岛去,也要先离开这里吧?我们准备了船,不如先上船再说?”

    看到谢逊神色略有松动,他又趁打铁:“您和无忌这么多年没见了,难道不想坐下来听无忌好好说说这些年的事吗?”

    谢逊终于点了头,张无忌便搀着他往山下走,叶芳璟便借着袖子的掩护从包里拿出了信号箭放上了天。

    金花婆婆沉着脸拦在他们前,道:“谢三哥,难道真的不念旧了吗?”

    “韩夫人,当初咱们四大护教法王在光明顶上何等意气相投,我自然没有忘记,可是你要屠龙刀,却是为了上光明顶去寻仇,是也不是?”谢逊板着脸道,“你记恨当初大家不同意你与银叶先生在一起致你叛教而出,也记恨胡青牛不肯为他医治,让他病重而死,你对本教早已怀恨在心,我又怎么能将屠龙刀交给你,让你去报复教中兄弟?”

    张无忌和叶芳璟面面相觑,他们已经想到了四大护教法王里从未见过的那位紫衫龙王,难道就是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冷笑道:“谢三哥,看来今咱们是非动手不可了?阿离,小昭,过来。”

    小昭为难地望了一眼张无忌和叶芳璟,走到了她边。

    “阿离,和我们一起回去吧?”叶芳璟转头对殷离微笑,“你知道我们是不会跟你动手的。”

    殷离看了看金花婆婆,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义无返顾地走到了张无忌边。

    金花婆婆大怒,正要说话,却听到西北角“叮叮”数声,三个白袍人疾驰而至,中间那人朗声道:“明教圣火令至,护教龙王、狮王,还不下跪迎接,更待何时?”

    作者有话要说:蝴蝶掉了好多剧,陈友谅都被蝴蝶掉了,后面剧要偏向一个很离谱的方向了……QAQ一想到这个就头痛啊……

    据说这是黄鸡的正太体型……

    给爪机党的地址

    ww1.sinaimg./bmiddle/bbca4d43jw1eb5ejhy6n0g208c06yb2b.gif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