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喜大普奔!小软萌吃醋过多终掉土豪锅里!

    次,张无忌细细叮嘱了范遥关于如何照顾殷梨亭的事项之后,就和叶芳璟匆匆上路了。

    由于两人抄的是近路,又夜兼程,于是在赶到殷离所说的港口之时,金花婆婆和殷离竟然还没有到,两人问过了这里所有的船家,都没有人见过那样一老一少两个女人。

    叶芳璟顿时有了主意,“不如咱们就雇上一艘船等着她们,到时候不但可以随时监视金花婆婆,对阿离也好有个照应。”

    张无忌想了想,点头,“也好,金花婆婆没有见过你,她见我的时候我还小,如果我稍作装扮她应该也认不出来,表妹就算认出我们,也不会拆穿我们的。”

    如果雇船的话,恐怕那些普通的水手会不经意露馅,张无忌想着是不是要去附近明教分坛调些人来,叶芳璟摆手,“不用,你找明教的人来反而容易被金花婆婆看出破绽,还是不懂武功的普通人比较好。至于露馅嘛,这个也不用担心,只要有足够的动力,所有人都会爆发出完美的演技的。”

    然后这货找了港口里最大的一艘渔船发话要买,船老大原先还不同意,最后被他的价钱砸晕了,又听到叶芳璟承诺出海回来以后这船仍然归他,条件就是船上所有人都要严格按照他和张无忌设计的办法来糊弄金花婆婆,那些水手也被芳璟少爷这个土豪用高额的酬金打点过,而且为了确保金花婆婆能上这艘船,他还去把周围的船都打点走了!于是等到这天傍晚,金花婆婆到来的时候,看见的就只有他们这艘船了,船老大还坚称“我们这船是渔船不载客的”,等到金花婆婆又用武力威又用金子利,他才“不不愿”地答应下来——金花婆婆那点金子还没有芳璟少爷给的一个零头多呢。

    早在金花婆婆和船老大交涉的时候,叶芳璟和张无忌就藏进了船舱下层的房间,刚好就在船上最大的那间房间的底下——那间最大的就是给金花婆婆准备的。

    张无忌进了房间仍然一脸惊讶,因为他竟然在金花婆婆边见到了另一个熟人。

    “小昭怎么会跟她们在一起呢?”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小昭能跟金花婆婆有什么联系,“而且看金花婆婆的态度,对她还比对表妹好得多。”

    叶芳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因为上层金花婆婆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了。

    头顶传来了殷离的声音:“婆婆,咱们答应了谢大侠寻访张无忌的消息,可是却没有将张无忌带回去见他,谢大侠会不会不答应借刀?”

    只听金花婆婆咳嗽了几声,冷笑道:“我那位谢三哥纵有再多不好,有一点却是好的,就是极重义,对于老朋友,总是比较心软的。”

    她嘴上虽然这样夸赞谢逊,然而这语气听起来却根本不像夸赞,反而像是讥讽。

    张无忌听得心中愤怒,却不能冲上去找她算账,只好默默地生闷气。

    殷离又问:“如果他真的不借呢?”

    金花婆婆叹了一声,道:“那我也只好对不起老朋友了。”

    她陡然语气转厉,“怎么?阿离,你对他似是很关心啊?那张无忌当年无论如何也不肯跟你走,还咬了你一口,你倒是还念着他,连他的义父都要惦记?”

    殷离不敢说话了。

    小昭突然道:“张公子如今成了明教的少教主,谢大侠听到了一定很高兴,不会不借刀的。”

    金花婆婆对她的语气倒是很温和,问道:“乾坤大挪移默写得怎么样了?”

    小昭老实回答:“都差不多了,只是最后几句我看着颇为不通,练到那里只怕会走火入魔。”

    这时叶芳璟和张无忌才明白,原来小昭当初在光明顶上潜伏,就是为金花婆婆盗取乾坤大挪移的。张无忌对明教十分看重,现在一听金花婆婆这个外人竟然那么久之前就处心积虑让小昭去卧底盗取教中秘籍,对金花婆婆的恶感更重了。

    芳璟少爷看到他在那里一脸愤愤地咬着嘴唇,便笑着凑过去捏捏他的脸让他放松了牙关,手指点点他唇上的齿痕,眼里流露出了一丝责备。

    本来还有气势的少教主大人顿时面红耳赤,慌手慌脚地捂住了自己的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满眼不敢置信——你干什么呢!

    之前在重遇殷离的那个晚上,叶芳璟已经初步确定了他对自己的感,只是这几天都在赶路,而且他也觉得张无忌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便也一直没有挑明,可是不挑明也不代表他就不能吃吃豆腐了,要知道之前他以为张无忌对自己只有朋友感的时候,忍得多么辛苦啊!现在确定了他的感,没有了心理负担,芳璟少爷就有点儿克制不住地想和他再亲密一点了。

    不过他反应那么大,果然还是要循序渐进啊……

    芳璟少爷默默地叹了口气,一脸“疑惑”地看他,表示:你干嘛反应那么大?

    张无忌默默地把手放下来,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了,只好尴尬地对他笑笑,讨好地往他边蹭近了一点。

    上层的金花婆婆三人已经不再说谢逊相关的话题,都沉默了下来,只是金花婆婆偶尔会吩咐其他两人一点小事。

    船已经开始起航了。

    过了一会儿,金花婆婆突然道:“阿离,你去吩咐人准备晚饭。”

    殷离应了一声,便离开了舱房。

    叶芳璟眼睛一亮,站了起来,对张无忌做了一个出去的手势。张无忌点头正要跟上,却看见他摆了摆手,又指了指头顶,就知道他要自己留下来监听金花婆婆的动静了,也只好又坐了回去,可是眉头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芳璟少爷看到他这样子,顿时心花怒放脚步轻快地出去了,连背影都洋溢着欢快的气息。

    过了一会儿,他把殷离带回来了,在桌子上铺开笔墨纸砚,三个人开始用写字来交流。

    其实殷离在上船的时候,就已经在某个角落看到了叶芳璟刻意留下的一个藏剑山庄的标记,所以她早就知道他们来了,因此刚才她根本就是故意向金花婆婆问起谢逊的事的。

    但是她现在仍然对他们这个计划不太赞同,在纸上写道:“你们这样也太冒险了,万一被婆婆发现怎么办?”

    叶芳璟对她安抚地笑了笑,写道:“没事,我们躲好一些就可以了,和你们同一条船,起码还能照应你一下。”

    她心中感动,也对他笑了笑,又看向了张无忌,结果却看到张无忌低头盯着桌子,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便伸手敲了敲他面前的桌面。

    他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做了一个疑惑的表

    可是叶芳璟却突然发现他的眼眶有一点红了。

    殷离倒没有发现这个,只是继续写道:“顺利的话,三天之后就会到达灵蛇岛了,你们做好准备,岛上地形复杂,我会尽量给你们留下标记,不过你们最好还是跟紧一点。我不能多呆,先回去了。”

    两人点了点头,叶芳璟从包里摸出一个小瓶递给她,写道:“这是我铸剑的时候用来装饰的金粉,你装在荷包里挂在上,到时候将荷包刺破就好,不要冒险留什么标记。”

    她接过瓶子,起去了。

    叶芳璟将她送到门口,关上门一转,就看到张无忌盯着门口的方向,又在神游天外。

    他失笑地走了过去,拍拍他肩膀,挑眉做了一个询问的表

    张无忌骤然回过神来,猛地摇头,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伸手抓住了叶芳璟的衣角,仰头用微弱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他:“芳璟,你会和表妹在一起吗?”

    芳璟少爷愣了一下,努力冷静下来,同样小声地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她喜欢的人是你又不是我。”他总觉得自己就快见到曙光了,好在他还记得不能太大声否则会惊动金花婆婆……

    张无忌低头,放开了他的衣角,趴到了桌子上,把头埋进了双臂间,小声道:“可是你很喜欢她。”

    他也没等叶芳璟回答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其实表妹除了凶一点之外,人还是不错的,反正我又不喜欢她,你可以去追求她啊,你这么好,没有人会不喜欢你的。”

    他声音里的难过简直都要满溢出来了。

    叶芳璟心里软成一片,坐到他边环住他的肩,柔声道:“只有你才会觉得我哪里都好,没有人会不喜欢我。”

    “表妹也会这样觉得的。”张无忌悄悄地往旁边挪了一点,不想跟他靠那么近。

    叶芳璟好气又好笑——怎么会有人这么想把自己喜欢的人往外推呢?

    于是他就问:“如果我跟阿离在一起了,你怎么办?你不是说要一辈子都跟我在一起吗?”

    “你就当、你就当我是……开玩笑的,”张无忌把头死死地埋在手臂上,小小声地说,“反正、反正就算你们在一起了,我和你也还是好朋友啊。”

    “你的要求就只有那么点吗?”叶芳璟的心都快被他萌得化掉了,伸手把他揽进了怀里,抬起他的脸,看着他泛红的眼眶,温柔道,“可是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啊。”

    张无忌还没反应过来,呆呆地问:“那表妹呢?”

    “别管什么表妹了,”叶芳璟哭笑不得地捏着他的下巴摇了摇,“怎么这么呆,我跟你表白呢,你还想着表妹。”

    他在心里默数一二三,数完之后,张无忌整个人都红透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更新晚了点,因为我换过了三个版本啊!改来改去的,好不容易才改成这样,之前的感觉都太不对劲了……

    我记得我以前存过一个藏剑内部消化的图,白斩鸡真是美啊

    给爪机党的地址

    ww2.sinaimg./mw690/70293bd4gw1ec8vaemv81j20ecod.jpg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