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软萌少教主横眉冷对老师太究竟为哪般?

    张无忌带着峨眉武当众人冲下来,一看见叶芳璟就松了一口气,迎上前道,“太好了,这寺中地形复杂,我还担心你迷路了呢。”

    芳璟少爷大汗,“闻旗使和唐旗使都带着我呢,怎么可能会迷路……对了,殷六侠怎么了,”

    张无忌叹气,“六叔之前烧得厉害,现在虽然吃了药,不过要睡久一点才能退烧。下面怎么样了,敌人都解决了吗,赵敏呢?”

    叶芳璟就把之前的况给他简略地说了一下。

    听他说塔下已经没问题,张无忌大喜,转招呼六大派众人:“各位,我们快些离开这里,从地道出城去,那个绍敏郡主已经逃走了,我担心她稍后会调集大军前来。”

    六大派众人纷纷道谢,也没什么意见就跟着他们下塔——只除了峨眉的灭绝师太,她冷冷地看着叶芳璟和张无忌,道:“你们这些魔教妖邪又想搞什么鬼把戏?想将我们骗入陷阱然后一网打尽?”

    张无忌骤然回头,也冷冷地看着她,说道:“师太,我们若是想搞什么鬼把戏,我就不会把解药送去给你们,你若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走也行,那你就带着你的弟子们自己从鞑子的包围中闯出去吧。”

    叶芳璟惊讶地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讲话这么不客气,其他知道他格的人也惊讶不已。

    然而张无忌却没有再跟灭绝师太说话了,转脸问叶芳璟:“芳璟,倚天剑你带着吗?”

    叶芳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倚天剑,但是现在也不能直接把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从包里拿出来,只好道:“我嫌碍事,放在地道入口在的那个院子里了。”

    “好,”张无忌点头,对灭绝师太道,“你要是打算从这里就不跟咱们一路,稍后我会让人把倚天剑送回峨眉山,你要是想现在就拿到手,就跟我们走。”

    灭绝师太冷哼一声道:“我自然不会让祖师宝剑埋没在你们手里!”虽然觉得颜面大失,但她也只好咽下这口气,跟着他们走了。

    厚土旗之前早就在万安寺附近的一个小宅院里挖出了通向城外的地道,众人一下塔就转移到了那个院子里,通过地道开始向城外撤退。

    叶芳璟随便进了个房间把倚天剑拿出来给了张无忌,张无忌一脸冷淡地把剑丢给了灭绝师太,冷笑一声道:“你当我们多稀罕这把剑么?”

    灭绝师太接过剑,气哼哼地转头就走了,叶芳璟一头雾水地看着她带着峨眉弟子进入地道,又看到那个周姑娘频频回望,终于忍不住问张无忌:“无忌,灭绝师太怎么你了?你今天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你啊。”平时那么好脾气的人,怎么也会有这么冷冰冰对人说话的时候?

    张无忌看看还没有撤干净的六大派众人,摇了摇头,低声道:“没人的时候再告诉你。”

    城中还是一片混乱,但是去捣乱的五散人和烈火旗都已经接到信号回来了,这也就说明汝阳王府再过不久就会恢复正常,来找他们的麻烦了,所以众人尽快撤出了大都,并且在接应部队的帮助下,乘上早就准备好的车马,用最快的速度赶出了五十里,才停下来休息。这时候六大派的人终于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峨眉派就一声不吭地离开了这个队伍,灭绝师太走的时候还是怒气冲冲的,其他五派看得都十分无奈。

    张无忌之前一直在马车上照顾殷梨亭,这会儿终于腾出空来,把小伙伴拉到一个角落里坐着,给他解释自己之前为什么那么生气了。

    “我们去给灭绝师太送解药的时候,她不知道怎么跟赵敏要求的,赵敏竟然同意把那个周姑娘送到她的囚室和她单独说话,我当时潜到窗口要把解药扔进去,却听到她跟那个周姑娘说,要周姑娘忍辱负重,假装向赵敏屈服,然后想办法出去重振峨眉派,最重要是想尽办法从你手里拿回倚天剑——她们可能是听赵敏说倚天剑被你抢走了——可以不择手段,”张无忌一说起这个就不高兴,“她还说了你很多坏话,还要周姑娘答应她,不但要不择手段从你手里抢回倚天剑,将来若有机会,还要想办法弄到你铸的一把剑,将倚天剑从中斩断,取得里面的武功秘籍练成绝世武功,然后杀了你,毁了所有你铸的剑。”

    当时他听到这些话的时候,简直都不想救峨眉派的人了,然而又想到要为了明教的清白考虑,只好忍着怒火听完接下来的话,然后将解药和写明解药用法的纸条丢了进去。

    “你还记得在光明顶你和华山鲜于通交手的时候暗算你的那个人吗?”他咬牙道,“那个人就是灭绝师太,她自己跟周姑娘说的,说是那时候想要令你受伤之后便出手打败你,将你的剑夺过去,只是她没想到还有我碍事罢了。她、她甚至还要周姑娘将来以美色来惑我,骗我帮她杀你,骗我带她去找义父取屠龙刀,因为屠龙刀里也有一份她想要的兵法。”

    叶芳璟失笑,“用美色来惑你?真的假的?难怪那个周姑娘走的时候频频回头看你呢。”

    张无忌板着脸道:“我才不会中她的计,周姑娘虽然小的时候对我有恩,我也一直感谢她,但是她若想要对付你,我也只好忘恩负义了。”

    芳璟少爷心花怒放,嘴角都翘了起来。

    “你怎么不生气呀?”张无忌看他这个样子就着急,“那个灭绝师太都气死我了!”如果灭绝师太要对付的是他,以他的格也不会多做计较的,可是灭绝师太要对付的是叶芳璟,那他就绝对不能忍了——怎么有人敢对他家芳璟这么坏!真是太过分了!少教主大人表示非常火大。

    “好好好,”芳璟少爷哄着他,“我也很生气,以后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出气行了吧?好了不要气了,这么凶都不可了。”

    刚才还很有气势的少教主大人骤然偃旗息鼓,脸红红地扭过脸小声抱怨:“哎呀,你不要老是说我那啥……”

    “那啥?”芳璟少爷忍不住笑,“我说你什么了?嗯?”

    少教主大人看也不敢看他一眼,默默地站起来,朝着武当派那边一路小跑过去了。

    叶芳璟带着一脸光般灿烂的笑容,站起来背着手慢悠悠地跟在他后,路上遇到韦一笑,韦蝠王问他:“叶公子,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芳璟少爷笑眯眯地对他说:“韦蝠王,谢谢你啊。”

    韦蝠王一头雾水,“干嘛谢我?”

    “谢谢你把你们少教主卖给我啊,”芳璟少爷继续笑眯眯地戳他伤疤,“韦蝠王真是个好人,我未来的幸福全都是多亏了你啊,改天我给你铸把好兵器怎么样?你想要什么样的?”

    韦一笑再次被自己之前干的蠢事蠢哭,哭丧着脸落荒而逃。

    那边张无忌顶着一张小红脸凑到武当派那边,他大师伯就问他:“无忌,你说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张无忌一脸茫然,“大师伯你们还要干什么?不回武当去吗?”

    宋远桥叹气,“我是说,明教如今救了六大派,可是极大的恩,你们是怎么打算的呢?”

    少林的空闻大师也凑了过来,说道:“今番若不是得蒙张少侠和明教的各位相救,我中原六大派气运难言,大恩不言谢,咱们如今该当如何,还请张少侠示下。”

    张无忌连忙摆手道:“示下不敢当,咱们也只是为了洗清赵敏栽赃给咱们的污名罢了,各位知道咱们并非妖邪便好,咱们也没想挟恩图报,只望各位今后能够同心协力,驱除胡虏,这就是最好的了。”

    听到他这番话,那些正道大侠们纷纷点头称是,然而说到如何驱除胡虏,又议论纷纷难有定论,最后还是空闻大师道:“此事非一时可决,咱们暂且回去,后大举报仇,再共商大计。”

    于是在郑重地谢过明教之后,除了武当派以外,其余门派都陆续离开,返回各自的地盘去了。杨逍等明教高层也还有许多教中事务要去处理——因为现在明教已经起兵抗元了——于是便也都走了,只留下了经过众人一致认定非常靠谱的范右使随行保护少教主。

    张无忌留下来主要是为了照顾殷梨亭,殷梨亭的伤势有些重,武当派中又没有懂医的人,他实在不放心,便要和叶芳璟一起护送他们回山,路上也好给他六叔治伤。

    因为殷梨亭的伤势不便赶路的缘故,宋远桥又实在担心武当山上的张真人与众弟子,怕赵敏再去找他们的麻烦,便带着其余人先行赶回去,将殷梨亭托付给了张无忌。张无忌照顾他六叔自然是十分尽心的,但是他发现范右使好像也对这件事略上心,而之前一直对杨逍没一个好脸色的他六叔,竟然对杨逍的好友范右使态度也还行……

    作者有话要说:我算了一下,估计再过几章,芳璟和小软萌就可以开始黏黏糊糊地秀恩了……

    PS:终于调回了原来的单位,住回了自己的宿舍,恢复了正常的作息,接下来的更新可以相对稳定点了,说不定还能冲击一下全勤,姑娘们酷给我加油!让我们为了三十一朵小红花一起努力!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