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何去何从,小软萌身陷温柔陷阱难以抉择

    范遥其实来到汝阳王府卧底还没有很久,他从花剌子模闯出名头被推荐到汝阳王府的时候,成昆刚刚离开汝阳王府不知道去向了何处,他多方打探也没有查出来——或许也是因为那时候他初来乍到,还没有完全赢得汝阳王的信任。

    说到这里的时候,范遥起向张无忌谢罪,“少教主,为了博取汝阳王的信任,属下曾在闹市亲手杀死了本教三位香主,残杀本教无辜兄弟,乃是重罪,请少教主处置。”

    张无忌慌忙摆手,“范右使不要这样,大家叫我少教主只是因为我是谢狮王的义子,并没有其他意思,怎么轮得到我做什么处置呢?而且范右使也是迫不得已的,这个想必大家都明白。”他一向乐于替别人着想,站在范遥的立场那么一想,便知道他心中也不好受,范遥为了明教安危甚至愿意自毁容貌,可见明教对他来说是极为重要的,杀害教内兄弟,他一定也痛苦万分了。

    范遥看他言语真诚,竟对他笑了一笑——这还是他跟他们见面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他容貌已毁,按理说笑起来应该是狰狞可怖的,然而那双明亮之极的眼睛里盛满笑意的时候,却让人忽略了他脸上的疤痕,隐约感觉到了他昔潇洒如仙的风姿。

    稍后他便又继续说了起来,“我查不到成昆到底做了什么去,便只好在汝阳王府潜伏下来,虽然也听到一些其他的消息,然而早前为了博取汝阳王的信任,我早已与本教在大都的兄弟结成死仇,而一时之间又找不到可信的人,所以也没办法给你们传递消息。之前赵敏带人去捉拿六大派的人的时候,因为人手不足,又抽调了一批人,我就在其中,正好赶上围剿少林,赵敏命人在少林十八罗汉像背后刻字陷害本教,我后来又偷偷回去,将雕像转了回去。”

    众人恍然大悟,张无忌喜道:“我们都猜测定有一位高手暗中相助本教,却没人猜得出是谁,原来却是范右使!”

    范遥似乎已经开始对他渐有好感,又对他笑了笑,道:“回到大都之后,我想着你们为了破解赵敏这个谋,多半会来营救六大派,便暗中查到了十香软筋散解药的消息。那药本来是西域番僧所贡,如今毒药和解药由玄冥二老分别掌管,而且时常互相轮换,所以我们若是想拿到解药,就必须将这两人手中的药都拿到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张无忌看着他的眼神都快冒出崇拜的小星星了,特别特别敬佩地说:“范右使真是厉害!”

    芳璟少爷心里略有点酸溜溜,心想:往常你都是说我厉害的……

    于是他岔开了话题,问:“那我们要如何去拿解药?”总算把话题扳回了一开始讨论的方向。

    拿解药的办法,经讨论决定为由范遥根据玄冥二老不同的个分别威骗,主要道具有张无忌配制的药效相当于十香软筋散的迷药一份(主要针对胆小的鹤笔翁,骗他喝下去之后趁他拿出解药的时候抢过去),以及汝阳王的小妾一名(主要针对好色的鹿杖客,把人丢到他上,抓住这个“把柄”他把药拿出来),辅助范遥的则是轻功最好的韦一笑,和明天就会到达大都的和他配合最默契的杨逍。拿到解药之后,则由六大派都认识而且都知道他是好人的张无忌和他们一起带着解药去给六大派的人服下。

    这其中又有一个问题,范遥被他们带回来,赵敏那边就算反应再慢,现在应该也知道他不见了,如果他回去的话,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范遥对此表示压力不大,“我就说看到可疑的人,来不及通知他们就追出去了,追上去以后发现是韦蝠王,但是韦蝠王轻功好没追上就可以了,反正赵敏应该也猜到我教已经有人来到大都了。而且只有韦蝠王一人的话,还可以误导她认为咱们还没有那么快行动。”

    剩下的人的分工也很明确,五散人带人去佯攻汝阳王府,并且在城中捣乱,引开汝阳王府的兵力,叶芳璟则带着五行旗与杨逍带来的人马冲击万安寺,给张无忌他们制造机会并拖延时间。除此之外,厚土旗在这些子里,已经在万安寺附近挖出了一条通往城外的地道,只要六大派的人被救出来,立刻就可以在叶芳璟等人的掩护下从地道出城,和在城外接应的人汇合。

    讨论过程中张无忌频频担心地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也顾不上想之前周颠给他科普的“龙阳断袖”的事了,芳璟少爷被他看得莫名其妙,问他:“怎么了?”

    “芳璟,你那一路危险是最大的……”张无忌担忧地看着他,又不能说叫他别去,只好道,“你一定要小心点。”

    芳璟少爷对他温柔一笑,“放心,你还不知道我的实力吗?绝对没问题。”

    张无忌看到他那样笑,又呆住了,然后又想起周颠那帮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说的话,脸色爆红,“唰”地一下低下头又不敢看他了。

    韦一笑又嘿嘿嘿地笑了起来,对其他人挤眉弄眼,范遥倒是还不知道什么,五散人就毫不客气地嘻嘻哈哈起来,问:“少教主,你脸红什么呀?”

    少教主连耳朵都红了,突然爆发,站起来努力严肃道:“天色已经晚了,大家快回去休息养精蓄锐!”

    范遥这时候终于悟了,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站起来,道:“那我便先回去了,少教主,有没有什么退烧的药,我带回去给你六叔吃,他重伤未愈,刚才我进去看的时候已经引起高烧了。”

    张无忌连忙从包里翻找出一瓶药丸递给他,郑重拜托他照顾好殷梨亭。

    “放心吧,”范遥摆了摆手,“子那么犟的人命都硬,没那么容易死。”说完就走了。

    剩下的人也一哄而散,芳璟少爷牵过小伙伴的手,一脸正直地说:“我们也去休息,哎,你脸红什么?”

    张无忌颇不自在地挣了挣,没挣开,脸更红了,小小声说:“你别牵着我呀,要是韦蝠王他们看到又要乱开玩笑了。”

    芳璟少爷“疑惑”地看着他,“那又怎么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管他们说什么呢,难道就因为怕他们开玩笑,我们就不能有一点点接触了?那他们反而会觉得你心虚呢。”

    他没等张无忌回答又说:“无忌,他们就是看你脸皮薄才会打趣你的,你要是太在意了他们就越起劲的,如果你不当回事,他们才懒得逗你呢。”

    张无忌恍然大悟,略郁闷,“他们怎么总是喜欢逗我……”

    芳璟少爷捏捏他的脸,笑道:“因为你可啊。”

    张无忌刚刚变得没有那么红的脸又红了起来,低头盯着地面很不自在地嘟囔:“你胡说什么呢……什么、什么可。”

    “就是可啊,”芳璟少爷牵着他往房间走,眼里盈满笑意,心非常好,“我们家无忌哪里都可。”

    张无忌更不好意思了,可是心里却又觉得有点开心,嘴角也不知不觉地翘了起来。

    叶芳璟看着他的表,觉得自己越来越有希望,也越来越忍不住想抱一抱他了——怎么那么可

    然后睡觉的时候,他就趁着小伙伴睡着了以后,真的暗搓搓地抱住了人家,满足地叹了一口气,笑着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温柔的吻。

    凌晨的时候张无忌喘不过气来,挣扎着醒了,发现自己的脸埋在小伙伴的前,腰上还搁着对方的一条手臂,吓得差点跳起来,可是芳璟少爷抱得太紧了没跳成,反而把人惊醒了。

    叶芳璟还迷糊着呢,顺手把他又搂紧了一点,含含糊糊地问:“怎么啦?”

    张无忌面红耳赤:“你怎么抱着我呀,快点放开。”

    芳璟少爷把下巴在他毛茸茸的脑袋上蹭了几下,哄道:“不是说过了吗?抱着你睡舒服啊,乖,再睡一会儿,天还没亮呢,之前赶了那么久的路,晚上又去万安寺,我真的很累了。”

    张无忌无奈极了,又不舍得对他生气,只好嗫嗫道:“那你别抱这么紧啊。”

    芳璟少爷稍稍松开了手臂,温柔道:“嗯,我就知道无忌最好了。”

    张无忌顶着一张小红脸听到他呼吸渐渐平稳,知道他睡着了,才松了一口气,然而自己却又睡不着了,只好抬头盯着他的脸发呆,然后又想到了韦一笑他们说的话。

    那些话对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他还是头一次知道,男人和男人也是可以相,可以在一起的,这真是太奇怪了……

    然后他又想起,之前自己好多次跟芳璟说要一直在一起……

    张无忌有点哭无泪了——感觉好丢脸啊!因为芳璟明显知道那些自己不知道的事啊!那他之前听到自己说那些话的时候,会不会觉得自己很奇怪!会不会在心里笑话自己!

    可是他当时好像也说了“如果你愿意跟我一起回去,那我就一辈子陪着你,也很好的”……

    不不不,他当时还说了“可是我也总要多陪陪我的人啊”……

    一想到这句话,张无忌就发现自己的心里又开始有点闷闷的了,他眨了眨眼睛,觉得眼眶里有点的。

    “不要……”他小声说。

    好难过啊……

    他伸手抱住叶芳璟的腰,又把头埋进了他前。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请了假的,因为出了远门,可是一想到元旦竟然没有更新的话就太那啥了,而且榜单字数也没有完成,所以还是将就用酒店的破电脑凑合出了一章……咳,现在都已经是一号了啊,那晚上等我回到家,就再努力一把!

    祝大家元旦快乐!

    PS:因为在酒店,没有存图,所以今天就不放图了,抱住大家么么哒!在新的一年里,让我们继续相亲相吧!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