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苦命的范右使哟,你为何心甘情愿毁去如花美貌?

    因为要开展营救活动,踩点是必须的,所以尽管杨逍还没到,张无忌和叶芳璟还是由韦一笑带着,在夜里到万安寺走了一遭。

    叶芳璟的轻功因为太闪了所以不能用,好在还有韦一笑和张无忌带着他,倒也无惊无险地到了寺中。

    “看来真正行动的时候,我是得负责接应了,不然很容易被人发现。”芳璟少爷小声叹了口气,对此表示无奈,不能跟着他家无忌一起行动,他真是一点都不放心。

    万安寺中房舍众多,韦一笑熟门熟路地带着他们找到了赵敏所在的大,此时中刚好就有一场比武,是少林寺的空智大师对战赵敏手下高手。空智这人虽然当年也有份死张无忌的父母,但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倒是站得很正,没有向赵敏投降,这倒让他在叶芳璟和张无忌心目中的形象稍稍好转了一点。

    空智被押下去之后,赵敏便命手下高手解析起他的招数然后教给她,这让在暗中窥视的三人注意到了一个人物。那是一个长发披肩材高挑的头陀,他发色红棕,看起来不像是中原人,脸上疤痕累累,狰狞恐怖,可是武功却精妙绝伦,赵敏唤他作“苦大师”,言辞之间非常尊敬殷勤,但是他却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只比划手势,看起来竟是个哑巴。

    赵敏之后又着崆峒派的另一高手与手下比武,这次这崆峒派高手没有何太冲的好运气,他输了,然而他宁愿被斩断手指也没有向赵敏投降,倒也是令人敬佩。

    张无忌虽然早知道赵敏不是好人,但现在才是真正看到她狠毒的一面,不由怒火中烧,然而他又不能轻举妄动,只能默默地忍着——他们今晚只是来探听消息,并不宜打草惊蛇。

    这里的况已经看过,三人便悄悄离开这处大,由韦一笑带着,往囚六大派的地方走去。韦一笑等人调查得知,六大派的人都是被关押在万安寺的佛塔上的,那佛塔总共有十几层,每一层都有人把守,塔下也有。张无忌首先要去找的当然是武当派众人,好在武当派所有人都被关在同一层,倒也让他们省了不少功夫,而且韦一笑和张无忌两人都轻功卓绝,即便带着叶芳璟,他们也没让任何人发现。

    囚室门口自然是有人把守的,而且还是高手,赵敏或许也想到了张无忌若是来救人肯定先救武当派,于是这里竟然是玄冥二老之一的鹿杖客带着几个高手亲自把守。

    他们三人要对付鹿杖客自然是不费力的,但是也绝不可能保证不让他发出任何声音惊动别人,更何况还有其他人呢——叶芳璟倒是有一招“鹤归孤山”可以让那些人同时晕过去,在他们晕的那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张无忌和韦一笑便可将他们制服了,可是这塔乃是石塔,“鹤归孤山”会砸出很大的声响的,肯定要惊动很多人,所以根本不能用——便只好先静观其变等待机会。

    过了一会儿,适才在中的那个苦头陀突然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鹿杖客一见到他便喜道:“苦大师总算来换班了,郡主那边可需要我过去?”

    苦头陀点了点头。

    鹿杖客解下腰间的囚室钥匙交给他,脚步轻快地去了,他原本带着的那几个高手也纷纷离开,只留下苦头陀与他带来的那几个人。

    苦头陀带来的那几个人对他十分畏惧的样子,话都不敢跟他说一句,老老实实地来回巡逻。而苦头陀自己则坐在一间囚室门口,并没有四处走动。

    去了一个鹿杖客,却又来了看似也不好对付的苦头陀,藏在暗处的叶芳璟三人实在郁闷极了。张无忌拉过小伙伴的手,在他掌心写道:“要不咱们回去吧?”

    叶芳璟当然知道他很想见武当派众人一面,便想尽力满足他,于是在他手上回写道:“我去把人引开。”

    张无忌猛摇头,根本不肯答应让他为了自己去冒险,硬拖着他就想要原路返回,就在这时,韦一笑拉住他们,做手势示意他们看苦头陀那边。

    两人看了过去,发现苦头陀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囚室门前,从门上的小窗口看了进去,一看就是许久。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解下腰间的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过了一会儿,又走了出来锁上门,眉头紧锁地重新坐下了。

    三人都觉得十分怪异,正好这时候机会来了,那几个巡查的人不知道是怎么走的,竟然同时走到了看不见苦头陀的角度。或许他们是认为有苦头陀这高手在,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便放心留他一个人在那里了,可是这却正是叶芳璟出手的机会。

    用鹤归孤山声势太大,可是现在那里只剩下苦头陀一个人,他自然可以用别的招数,比如“醉月”——这个招式是通过猛击敌人的头颅,使其暂时晕眩,效果可以持续大约四个呼吸,已经完全足够了——他抽出手中那把暗沉沉的轻剑,一个“玉泉鱼跃”冲了出去,手中剑击向了苦头陀的头颅。

    他的速度极快,苦头陀尽管反应迅速地发现了他,却来不及反击,也来不及呼叫援兵了,当下便被他击晕,张无忌适时地点上苦头陀的道,便把他拖到了角落里。

    抓到了一个明显是敌方高层的人,应该可以问出不少报,比如这里的布防之类的,这里也没必要再待下去了,反正也不可能这时候就能把所有人都救出来。三人一对眼神,点了点头,便由韦一笑扛着苦头陀,张无忌带着叶芳璟,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万安寺。

    回到了明教的据点,五散人看他们捉回来一个丑头陀都大失所望,周颠表示捉回来的不是郡主娘娘真没意思。

    张无忌也懒得去计较他们这些胡说八道,便将苦头陀弄醒了,只是依然点着他的其他道让他不能行动。

    苦头陀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嘻嘻哈哈的五散人和韦一笑,便怔了一下,眼中闪过极复杂的绪,可是最终都变成了欣喜,开口道:“韦蝠王,五散人,多年不见了。”

    他的声音极沙哑,吐字也有些奇怪,然而他们还是听清楚了。

    所有人都惊了。

    “你是谁?”韦一笑疑惑地看着他,“你不是哑巴?”

    苦头陀叹道:“我是范遥。”

    张无忌和叶芳璟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之前听说逍遥二仙的时候,可是听到周颠他们对范遥的相貌大夸特夸的,杨逍和范遥可是当年明教相貌最出众的两个人。杨逍他们见过,虽然已经年近不惑,但仍然俊美风流,可是这个苦头陀……好吧,他的材是很好,但也只是材好罢了。

    可是接下来韦一笑和五散人仔仔细细地盯着苦头陀那张疤痕遍布的脸看了很久很久,却不约而同地潸然泪下,韦一笑更是马上解开他的道,紧紧握住他的手,哽咽道:“范兄弟!你怎么成了这个模样!”

    这竟然真是当年江湖上以俊美风流潇洒如仙著称的范遥!

    他对自己这副容貌似乎毫不在意,淡淡道:“我若不自毁容貌,又怎么瞒得过成昆这个贼?”

    “成昆?!”张无忌立刻抓住了重点,“成昆那恶贼在哪里?”

    范遥打量了他一下,问道:“你就是近来名声赫赫的我教少教主了?”

    张无忌腼腆一笑,道:“都是他们乱叫的,其实没什么实际意义,大家都是好朋友好兄弟。”

    范遥本来看他的目光颇有些挑剔,见他这样回答,又看到韦一笑对自己挤眉弄眼,便也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又问:“少教主是武当派出?殷梨亭是你的师叔?”

    张无忌眼睛一亮,“范右使认识我六叔?”

    范遥点了点头,问道:“我听说我大哥杨逍十分对不起他,欠了他好大一笔债,是也不是?”

    “这个么……”张无忌挠头,“算是吧,范右使你还没说成昆的事呢。”

    范遥看他一眼,道:“少教主难道不担心你的六叔吗?他被抓来的时候已经受了重伤,赵敏命人给他治伤,他拒而不受,如今况可不乐观。”

    张无忌“啊”了一声,着急地看着他:“六叔怎么了?有没有生命危险?”

    范遥轻哼一声,道:“还死不了,看着瘦瘦弱弱的,倒还真是犟脾气。只不过要是再拖延几天,就很难说了。”

    张无忌急得抓住自己的小伙伴,六神无主地问:“芳璟怎么办?”

    芳璟少爷摸摸他脑袋,温柔安抚他:“别着急,人是肯定要救的,我们这就开始商量办法。”

    他转向了范遥,“我听范右使的意思,好像是在那边卧底?而且还跟成昆有关系?不知道范右使能不能详细说一说?”

    范遥点头,说起了自己的经历。当年阳顶天突然不知所踪,明教高手为了争夺教主之位,弄得明教四分五裂,唯独范遥觉得阳顶天未死,便独行江湖寻找他的下落,然而历经数年都没有发现。后来也有明教中人四处寻他,想要以他为号召争夺教主之位,他无意于这些,便乔装打扮继续寻访阳顶天,后来于大都闹市突然看见了阳夫人的师兄成昆,他想向成昆询问阳顶天的下落,便远远跟着,见成昆竟然与玄冥二老勾搭上了,还进了汝阳王府。随后经过调查,他得知成昆为了荣华富贵,与汝阳王合谋要对付明教,他便三次刺杀成昆,奈何成昆狡猾,武功也高,竟然三次都逃脱了,最后一次还害得他受了重伤,养伤都养了一年多。这时汝阳王府中图谋更急,他就自毁容貌,扮作个哑巴,先是到了西域的花剌子模国闯出了名号,而后便被花剌子模王公推荐到了汝阳王府中。

    “当年江湖中见过我的人不少,成昆也和我照过面,易容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露出马脚,若不将容貌毁去,我也不能潜伏到现在,”范遥对于自己毁容的事轻描淡写一笔带过,却将汝阳王府的谋讲得极为详细,“我近来听赵敏时常提起少教主和叶公子,也提到你们肯定会带我教兄弟来大都救人,本来还想着如何找机会联系你们,没想到你们却亲自去了万安寺,倒也省了一番功夫。那里的况我已经摸清楚了,如今我们若要救人,就要先弄到‘十香软筋散’的解药,六大派的人就是中了此药,才会内力全失。”

    听完他的经历,在座众人已经对他十分佩服,对他的建议自然毫无异议,便开始计划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范右使真汉子不解释!之前看到有姑娘求逍遥二仙的CP,这个是不行的啦,那样的话杨逍是得多么人生赢家啊……

    我终于找到了丐帮的冬至武器,美工一定是偷懒了,感觉跟平常的武器都没什么差别,还是照样酒壶+棍子,不过酒壶上绑了烧鸡……

    给爪机党的地址

    ww3.sinaimg./large/68ffaf79gw1eblcvl14auj20m80bctbq.jpg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