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活色生香!软萌少教主上演“湿身诱惑”!

    张无忌遇上的这个熟人却是他小时候认识的,就是他中寒毒之后,带着他去蝴蝶谷找胡青牛治病的常遇

    他们遇到常遇的时候,他正在带着自己的部下坚守一座山寨,与元军殊死搏斗。两人原来并不知道他在那里,只听到元兵一边攻寨一边大喊“魔教叛贼快快束手就擒”,又看到山寨上插着明教的大旗,便冲上去进行了斩首行动,两人在元军阵中几进几出,杀光了元军大大小小的头目,那些兵丁便落荒而逃,常遇的人马趁机掩杀下来,便将这些溃兵全部歼灭了。

    常遇原本要看看来帮助自己的是教内哪一路兄弟,却被张无忌认了出来。两人久别重逢自然高兴,加之常遇属于明教巨木旗,早已听闻光明顶上张无忌和叶芳璟联手挫败六大派的事,又知道张无忌已经是明教的少教主——其实明教高层那些老滑头是看他实在不愿意做教主,才弄了个少教主的称呼,实际上明教内部早就把他当做未来教主了——于是常遇这一支的明教义军对两人都十分,当天晚上两人就在义军的山寨中住下了,还被灌了很多酒。

    张无忌哪怕怀九阳神功不容易醉,但是奈何教众们太,等到结束的时候,他已经走路都发飘了,叶芳璟也没比他好到哪儿去,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地到了休息的房间里,连衣服都没脱就扑上了沉沉睡去,都没注意到自己两人都缠手缠脚地叠在一起了。

    第二天叶芳璟头痛裂地醒来的时候,张无忌已经不在上了——这货正在房间里哗啦啦地洗澡,看到他起还对他招手,“你醒啦?快过来洗一洗上的酒气,这里条件简陋,也不好太麻烦义军的兄弟们,只能我们两个人挤一挤了。”

    芳璟少爷坐在沿看着满水珠对着自己招手的小伙伴,觉得头更痛了,“砰”的一下又倒回了上,有气无力地说:“你先洗吧,我头疼。”

    张无忌略担心,草草洗完之后穿了裤子,连上衣也没穿,光着个膀子就急吼吼地过来给他把脉,“我看看是不是昨晚喝完酒又受风了。”

    他蹲在前,把叶芳璟的手平放在上,低头认认真真地把脉。

    芳璟少爷一抬眼就能看到他头发上的水珠滴落在肩膀上,然后慢慢往下滑。他的睫毛上也挂着一粒水珠,应该是不小心溅上去的,因为太小了一直不掉下来,随着他眨眼睛的动作一颤一颤的……

    ……头更痛了。

    芳璟少爷痛苦地用另一只手揉揉太阳,脑子里乱糟糟的——刚刚发现自己貌似对自己的小伙伴有一小点不太方便说的小心思,结果一转眼就看到人家上演“湿丨惑”,进展不用这么快吧……

    更郁闷的是那个人呆得要命,根本什么都没察觉到,还光着个膀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再这样下去一小点心思都要变成很多点啊……

    处大唐那种社会风气开放的地方,芳璟少爷对于看上个男人倒是没有什么抵触的,虽然他之前更想娶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可是他家无忌也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嘛,除了不是个姑娘以外,其他条件完全符合他对自己未来伴侣的所有要求。但问题是,他们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芳璟少爷在这个世界可从来没有见过同丨伴侣,哪怕是一对都没有,可见这里的社会风气是怎么样的。

    作为一个本土人士的张无忌,在这种社会风气的影响下,恐怕根本从来就没有想过两个男人还能相什么的,更不会想要跟一个男人一辈子长相厮守。

    在叶芳璟生活的那个年代,一般的世家公子十几岁就开荤了,他们藏剑山庄因为都是一群剑痴,家教也很严,加上又是武林人士,生活倒没有别的世家那么糜烂,加上叶芳璟本来也是个比较有原则的人——这位少爷要是谈恋就是奔着结婚过一辈子去的——所以他以前还真没谈过恋,因为一直没遇到合适的人,结果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了,想要在一起却困难重重,真是非常郁闷。

    在这种况下,某人还毫无防备地在他面前这样那样,他怎么能不头痛呢?

    张无忌给他把完脉,松了口气,“没什么问题,我帮你按摩一下头上的道缓解一下吧。”他坐上沿,把小伙伴的头搬到了自己大腿上,按住他的太阳开始揉。

    芳璟少爷都惊呆了好吗!他在那儿想着自己的小心思,结果一回过神来,脑袋就枕到了小伙伴的大腿上,“枕感”还那么好,柔韧结实还温温的,一抬头还能看到小伙伴滑滑的蜜色的皮肤还有膛上的那啥……以及有水珠滚落的漂亮锁骨!

    或许是他的呆滞太明显了,张无忌担忧地摸摸他额头,低头问他:“芳璟,你怎么了?是不是很不舒服?”

    芳璟少爷猛地坐了起来,脑袋差点磕到小伙伴的下巴——还好张无忌反应快躲开了——然后特别郁闷地说:“没事,就是有点晕,现在好多了,你快把衣服穿上,小心着凉。”

    张无忌简直呆到了一个境界,啥也没感觉出来,大咧咧地就去穿衣服了!

    叶芳璟默默无语地去就着他刚才那桶水洗过澡,整理好仪表,一转头就看到自己的小伙伴像个等待投喂的小动物的一样蹲在门口撑着下巴看着他……他嘴角一抽走了过去,问:“蹲在这里干什么?”

    张无忌软呼呼地说:“等你一起去吃早饭啊。”

    芳璟少爷无奈地伸手拉了他一把,等到他站起来,突然又有点舍不得放开了,就那么牵着他出了门,他也根本没注意到,浑不在意地被牵着就走了,常遇路上看到他们俩这样,还笑着说了一句:“无忌兄弟跟叶公子感真好。”

    张无忌就特别高兴地说:“那是当然啦!”

    两人在山寨里呆了一天,就启程继续往大都去,因为蝴蝶谷就在这附近,张无忌还顺路过去拜祭了一下胡青牛夫妇,然后又在那附近遇见了一个熟人,也是他小时候认识的,在他送杨不悔去找杨逍的时候救过他们的朱元璋,朱元璋现在也是明教义军的一个统领了,属于洪水旗。

    朱元璋一碰到他们,就告诉了他们一件事,原来他和他的部属曾亲眼见过六大派的人被押进大都的经过,据他描述,那些人似乎都中了什么药,个个无精打采的,走路也虚虚晃晃,但是看起来倒都没受什么重伤,其中就有武当派众人,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殷梨亭、莫声谷、宋青书都在。

    朱元璋当时觉得蹊跷,便带人乔装打扮跟进了大都,看到那些人都被押送到了城西的万安寺,还探听到朝廷想要借由这件事,挑起武林纷争嫁祸明教。于是他便火速派人送消息到了光明顶总坛,之后便被杨逍分派到这里来等张无忌了——因为杨逍推测张无忌若去大都,蝴蝶谷是必经之路,到了蝴蝶谷,张无忌一定会去拜祭胡青牛,这时朱元璋便可将详细况告诉他。

    “如今经过鹰王和杨左使他们的商讨,咱们已经定下了方略,各地分坛的兄弟们都开始起事了。”朱元璋最后还报告了一下明教义军的动向什么的。

    张无忌自然也为明教感到高兴,然而他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去大都营救六大派的人,破坏掉朝廷的谋,于是便匆匆告别朱元璋,又和叶芳璟上路了。

    自从两人离开叶芳璟的山庄以来,已经很久没有单独两个人在外行走,如今又有了独处的时光,两人都觉得十分舒服,一路上尽管赶路赶得急,却都是开开心心的,于是临到大都的时候,张无忌难得伤感了一把,叹道:“唉,要是可以一直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多好。”

    叶芳璟心里一跳,面上不动声色地说:“一直?一辈子吗?”

    张无忌毫不犹豫地点头,“嗯,一辈子多好啊。”

    “只有我们两个人?”芳璟少爷继续不动声色,“你以后不要娶妻生子的吗?”

    张无忌傻眼了,“诶?我都没想过这个……”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说:“其实娶妻生子也没什么好的啊,我觉得也不能比跟你在一起更开心了,我们两个好朋友一直这样不好吗?”

    芳璟少爷挑了挑眉,道:“你不要娶媳妇儿,我可是要的。”

    “可是这也不妨碍我们一直在一起啊,”张无忌说,“难道你的妻子还会介意自己的丈夫有个好朋友?”

    芳璟少爷摇了摇头,叹道:“那自然是不会的,可是我总也要多陪陪我的人啊。”他心里其实很矛盾,又不想让张无忌为难,又舍不得放手,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回答了。

    张无忌听到他的话就愣了一下,突然觉得心里闷闷的,然而还是很乖地说:“这样啊……那就算了,你跟你的人在一起,一定比跟我在一起更开心的,那、那我就不妨碍你们了,你开心就好。”

    他自己都没察觉到,他说这话的时候眉头已经紧紧地皱了起来。

    叶芳璟突然想起了以前认识的一个姑娘,她一个人很多年,陪在那个人边很多年,可是那个人一直把她当好朋友,后来那个人上了一个姑娘,她就默默地走了,再也没有见过他。她说:我离开他,不是因为我不他了,我只是怕他的人没有多一点的时间和他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我还没有放过明教的冬至武器对吧?这个应该是最好吃的了……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