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感人肺腑软萌少教主的倾情表白

    不管赵敏怎么骂,张无忌一直当做没听见,默默地窝在一边。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个赵姑娘看叶芳璟真的很不顺眼,这种时候他当然要坚定地站在自己的小伙伴这一边的,而且这个赵姑娘心思太深了,这种玩心眼的事,还是交给叶芳璟这种专业人士来做吧。

    这时候叶芳璟又说了:“真是对不起啊赵姑娘,恐怕你还得多看我们几天,谁知道你说的药到底是不是真的呢?万一你给我们说了个假药,我们又把你放跑了,到时候我们上哪儿找你去呢?”

    赵敏眼睛都要冒火了,“那你想怎么样?”

    “麻烦赵姑娘跟我们去一趟武当山吧,”叶芳璟温和道,“只要证明赵姑娘说的药是真的,我们马上就放你走。”

    赵敏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道:“真的药不在这里,还放在我毡帐内,我可以带你们回去拿。”

    她到现在还在玩心眼,叶芳璟真有点不耐烦了,“赵姑娘,大家都是聪明人,这种花招就没必要了吧?你该不会以为我刚才是吓唬你的?要不要赌一下我会不会真的把你的骨头捏碎?”

    赵敏其实也真的有点怀疑他刚才是吓唬自己的,但是她也实在不敢赌,只好恹恹道:“药在我的妆匣里,那个金盒的夹层。”

    张无忌大喜,忙丢开手上那个瓶子,从袋子里翻出了那个大妆匣,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金盒细细查看,果然发现了夹层,里面满满地装了黑色药膏,气味清香扑鼻。

    “很好,赵姑娘就跟我们走吧,”芳璟少爷十分满意,“韦蝠王,麻烦你将赵姑娘的道点上。”

    赵敏一瞪眼:“为什么还要点我!”

    韦一笑二话没说就把她点晕了。

    张无忌捧着盒子站了起来,说道:“这些东西也还是一起带回去吧,万一她是骗我们的,也好再找找。韦蝠王,你轻功好,回去通知一下五行旗的兄弟,让他们盯紧了那些人,我们把赵姑娘带回去,那些人一旦发现了肯定要做出应对的,有什么异动的话,让五行旗随时回报。”

    韦一笑把赵敏丢给了说不得,“行,你们先走,我随后赶上。”

    说不得苦着脸把赵敏扛了起来,唉声叹气:“和尚今天扛了这位姑娘,真是犯了色戒了……”

    张无忌略过意不去,“说不得大师,要不还是我来扛吧?”

    说不得立刻接收到了芳璟少爷的一个眼神,赶紧摇头,“不用不用,这种粗活儿交给我就行了,少教主不要在意我的话,我是开玩笑的。”

    芳璟少爷满意地收回了目光——开玩笑!他们家无忌这么纯洁的少年怎么可以去碰一个姑娘的体,万一他心猿意马对赵敏有了什么好感那可怎么办,以赵敏的脑子,把他连皮带骨啃干净简直不要太轻松!

    于是三个人就先行赶路回武当了,过了没一会儿,韦一笑也赶了上来,说不得赶紧把赵敏又丢给他了。

    黄龙镇距离武当并不远,赶了一天路也就到了。

    张无忌回到山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来了一只兔子,捏断了兔子的骨头试药,等到第二天早晨,兔子精神奕奕,伤处更是大有好转,他这才放了心,开始给俞岱岩治疗。

    俞岱岩这是多年旧伤了,想要治疗必须把骨骼重新捏断才能上药,不过他倒也硬气得很,让张无忌尽管放心下手。张无忌手法如风,骨骼捏断之后又立刻拼到准确位置敷好药,用夹板固定好,竟也没让他受多大痛苦。

    赵敏的道已经被解开了,因为她是相关责任人的关系,所以也在旁边看着,当下眼中便异彩连连,看张无忌的目光都有些敬佩。

    张无忌看到她盯着自己不放,便说道:“赵姑娘,你不用着急,等到我确认三师伯恢复正常,我们就放你走。”

    “好呀,”赵敏甜甜笑道,“我知道你不放心我,怕我使坏,不过没关系,你可以亲自盯着我,我就跟在你旁边,有什么问题你可以随时找我算账。”

    张无忌点头,“就该这样,你若是打什么坏主意,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赵敏笑嘻嘻地说:“我才不会呢。”

    叶芳璟皱了皱眉,最后也没说什么。他是不愿意张无忌和赵敏多接触的,他的小伙伴那么呆,赵敏那么精明,还对他的小伙伴心怀不轨……本来为了防止赵敏逃跑或者使什么诡计,韦一笑就一直严密地盯着她的,不过现在俞岱岩进入了治疗阶段,这方面的事还是张无忌比较了解,如果赵敏想在这件事上动手脚,当然还是再加上张无忌也盯着她比较合适。所以他也就只好保持沉默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赵敏果真乖乖地跟着张无忌,也不捣乱,也没想逃跑,还经常跟他说笑。一开始张无忌还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对她就答不理的,通常她说好几句话,他才会“嗯”一声,可是也架不住她的态度实在很好,人长得又漂亮,而且俞岱岩的况也在逐渐好转,到了后来也偶尔会跟她说几句话了。

    叶芳璟因为要防着赵敏,这几天也一直跟在张无忌边,看到这样的形就很不爽,这天等张无忌给俞岱岩例行检查之后,就拜托韦一笑看着赵敏,自己把小伙伴拎到外面谈话。

    “无忌,我看你这几天对赵敏态度很好啊,”他说,“该不会被她的美人计攻陷了吧?”

    张无忌涨红了脸,“你说什么呢,我哪有……她也没做什么,用不着老是对她凶巴巴的罢。”

    叶芳璟都气笑了,“没做什么?你该不会忘了你的师伯师叔都还在她手里吧?”

    张无忌悚然一惊,顿时面红耳赤,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你当初还说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在山庄的时候,啸她们也没少跟你说这方面的事,怎么现在就忘了呢?”芳璟少爷实在有点恨铁不成钢,“你觉得我对她太凶了?你要知道她现在是敌人,她抓了六大派的人,嫁祸到明教上,如果让她成功了,你觉得明教会是什么下场?如果她上武当山来闹事那天,我们没有及时赶来,武当山又是什么下场?”

    张无忌被他说得抬不起头来。

    叶芳璟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抛开立场问题来看,她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漂亮,聪明,还很会说话,如果我们之间没有冲突,我也会很欣赏她。但是现在的况你也知道,我们不能因为她是个值得欣赏的女人,就忘记了她之前做的那些毒的事,你的师叔师伯还没救出来呢……”

    张无忌突然抓住他的手,软软道:“芳璟,我错了……我再也不跟她说话了,而且我才没有喜欢她!”

    “我知道你只是心软,耳根子也软,”叶芳璟揉了揉他的头发,道,“你就是个滥好人,我都习惯了。”

    张无忌更加愧疚,“对不起,总是让你为我心……”

    芳璟少爷笑了笑,“你不嫌我老是管着你就好,其实我也不应该总是干涉你的想法,你是我的朋友,又不是我的下属,总不能让你事事都听我的,这一点上赵敏说得其实很对。”

    张无忌大急,“你别这样说啊!我就喜欢事事都听你的!你比我聪明多了,你的想法肯定都是对的!”

    叶芳璟摇了摇头,认真道:“朋友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我怎么能总是对你指手画脚?”

    张无忌整个人都慌了,脑子里胡思乱想,觉得他是不是对自己失望了不想再管自己了,心下一急,猛扑过去抱住他,难过得快要哭出来,“芳璟你不要不管我……”

    “这是怎么了?”叶芳璟哭笑不得地拍拍他的背,“怎么急成这样了?哪有人就想着被别人管的,嗯?”

    他的语声温柔,拍抚的力道也很让人安心,张无忌总算稍稍放心一点,不好意思地在他肩上蹭蹭,闷声道:“你又不是别人。”

    他这句话说得真诚,叶芳璟心里一暖,便笑着也抱了抱他,“好啦,又不是小孩子了,也不是个姑娘家,怎么还跟我撒?我又没有说再也不管你,只是少管一些罢了。”

    张无忌略脸红地放开了他,满脸不好意思地盯着地面,小声道:“少管一些也不要……”

    “这样啊,那我有什么好处?”叶芳璟忍不住又笑了,开始逗他,“没有好处我才不干。”

    张无忌和他认识这么久,当然知道他这是在开玩笑了,但是又不敢跟他生气,只好老老实实问:“那你想要什么好处?”

    芳璟少爷摸摸下巴,望天,“这个嘛……暂时没想到,等我想到再说吧,不过你要记着啊,可不能忘了。”

    张无忌只好点头。

    从这天起,赵敏发现张无忌又不理她了!之前跟他说话好歹还会应两声,说几句话,现在他居然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一定是那个叶芳璟搞的鬼!

    她恨恨地瞪着叶芳璟,简直想要用眼神杀死他。

    张无忌敏锐地发觉她的恶意,不由皱了皱眉,对韦一笑道:“韦蝠王,三师伯的恢复况很好,这个药确定是真的了,麻烦你把赵姑娘送下山吧。”

    韦一笑应了一声“是”,赵敏却大声道:“我不走!”

    张无忌愣住了,疑惑地看向了叶芳璟,不知道这个赵姑娘又在搞什么名堂。

    叶芳璟微微一笑,对赵敏道:“赵姑娘,五行旗来报,你的属下已经快要急疯了,现在到处都在找你呢,你真的不回去?是不是想要跟着我们去大都,做我们的人质,帮我们把六大派的人救出来啊?我们愿意遵守承诺放了赵姑娘,赵姑娘可不要不珍惜机会。”

    赵敏站在原地脸色变换几番,终于转走了,而且走得相当干脆利落,一句话也没留。

    “麻烦韦蝠王送送赵姑娘吧。”看到她走得这么干脆,张无忌又怀疑她要出什么幺蛾子了,赶紧派韦一笑去盯着她。

    韦一笑领命而去。

    张无忌松了一口气,“总算把这个瘟神送走了。”

    “先别高兴得太早了,”叶芳璟打击他,“等我们到了大都,还要跟她打交道呢。”

    张无忌“啊”了一声,“其实应该把她留下来当人质的!”

    “没用,”叶芳璟摇头,“她会对付六大派和明教,背后应该是有鞑子朝廷的授意的,所以那边肯定还有主事的人,我们把她扣在手里,万一刺激了那个主事的人,六大派的人就要受苦了。别的门派我们倒不用很在意,可是那里不是还有你的师伯师叔吗?”

    张无忌只好悻悻地点头,又问:“那她回去要是把那些人换地方关押怎么办?毕竟她也知道我们抓了她不少人,肯定也知道我们问出地方在哪里了。”

    “这个也有可能,不过更大的可能是她会呆在原地不动,在那里设下陷阱等着我们,”叶芳璟给他分析,“她的格还是很骄傲的,而且这次还受了这么大的气,回到自己的地盘又怎么会忍气吞声换地方?”

    张无忌有些闷闷不乐,“你怎么对她这么了解?哦,你之前还说欣赏她,还夸她聪明漂亮会说话。”

    叶芳璟大笑,“你以为我是你吗?欣赏又怎么啦?欣赏又不妨碍我对她下死手,我才不像你,被她说几句好话就心软了呢。”

    张无忌哼,“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你不要总是用这件事来笑我!”

    芳璟少爷就继续笑。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有姑娘求看万花的筷子了,好吧……其实总的来说,在所有冬至武器里面,万花的筷子应该算是比较靠谱的了……

    PS:顺便我要解释一下,我没有打算黑赵敏,因为她根本就不用黑,她在原著里做的那些事本来就够黑了,洗都洗不白,抓六大派是原著里有的,要陷害明教也是原著里有的,杀上武当山派人假装少林寺和尚暗算张三丰也是原著里有的,张无忌和她立场本来就是对立的,现在没有上她,对她的态度当然不会好,这不是很理所当然的事么?

    给爪机党的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