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丧心病狂——两男一女不得不说的故事

    下了武当山,一群人沿着韦一笑和先前五行旗的人留下的暗记追踪而去,最终在一个叫做黄龙镇的小镇子外的河边发现了一座大毡帐,帐前帐后人影憧憧,守卫十分严密。

    此时已经是深夜,他们藏在一座小山丘上,借着灌木的遮掩观察着那座毡帐,发现毡帐外不仅有戒备森严的元兵把守,毡帐周围的树上、石头后面、土丘之上,居然还有许多弓箭手。

    张无忌低声和众人商量:“怎么办?是潜进去还是直接包围他们他们交出黑玉断续膏?”

    叶芳璟略看了看,“潜进去恐怕不行,他们把这毡帐围得铁桶似的,想要进去不可能不惊动人。直接包围更不行,他们这么多弓箭手,我们几个倒没什么,其他教众怎么办?”

    厚土旗的掌旗使颜垣嘿嘿一笑,“叶公子这是不知道咱们厚土旗的本事啊,地上进不去,还不能从地下进去吗?”

    叶芳璟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要挖地道?对方也不是没有高手,难道会听不到你们挖掘的声音?而且要挖到什么时候?”

    颜垣一脸自豪,“咱们厚土旗要想没声音,那就连杨左使都听不到咱们的动静的,时间也用不着担心,咱们速度很快的。”

    张无忌大喜,“那就全拜托颜旗使了。”

    颜垣志得意满地带着自己的属下开始行动,其余四旗被他抢到了这个出风头的机会各种羡慕嫉妒恨。

    到了三更时分,颜垣来报已经挖到了毡帐底下,地道出口就在赵敏榻之下。

    众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由张无忌、叶芳璟、韦一笑、说不得和尚一起进去,除了张无忌和叶芳璟之外,韦一笑可谓是他们这群人中武功最高的人,说不得和尚自从被张无忌震碎乾坤一气袋后又做了个新的,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况,他可以直接把赵敏袋子里带走。

    四人进了不长的地道,很快就走到了尽头。地道出口黑乎乎的一片,不过四个人的武功都不低,清清楚楚地就听到了外面赵敏说话的声音。

    “那个叶芳璟,几次坏我好事!查清楚了吗?他到底是什么来历?是否真的是什么隐世家族子弟?那个家族到底在哪里?”

    什么叫“几次坏我好事”……芳璟少爷略郁闷,他明明就只有在武当山上坏过一次她的好事啊,难道说绿柳山庄那次她被张无忌挠脚底板也要怪在他上吗?

    有个苍老的声音道:“郡主,消息刚发出去还没到两天,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查清楚呢。”

    赵敏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一定要注意好防卫,他们肯定会来抢黑玉断续膏的,鹤老出去吧。”

    那苍老的声音应了一声“是”,脚步便往外去了。

    毡帐里似乎只剩下了赵敏一个人,众人正要破开头顶那薄薄的一层板冲上去,就听到赵敏突然冷哼一声:“哼,张无忌!”

    张无忌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发现自己了,不过很快她又说起话来,明显是自言自语:“那个叶芳璟有什么好?你为什么为了他那样欺负我?太过分了……”

    芳璟少爷心略复杂,如果现在有光,张无忌一定可以看到他忍笑的古怪表,韦一笑甚至促狭地拍了拍自家少教主的肩膀。

    “你这次若不来求我,我才不会把药给你呢,”赵敏又哼了一声,“为了你的三师伯,你一定什么都愿意做是不是?那我就叫你再也不许见那个叶芳璟。”

    张无忌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了——他才不要再也不见自己的小伙伴呢——将手掌往上按住板,掌心暗劲一吐,那板悄无声息地被他的掌力震碎,紧接着他就跃出了地道,而且马上在赵敏将要喊人之前点住了她的道。

    芳璟少爷拍拍上的木屑,从地道里跃了出来,笑眯眯地看着赵敏,轻声道:“赵姑娘,要记得不要随便说人坏话啊,你怎么知道会不会有人在你底下偷听呢?”

    赵敏瞪着他,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但是被点了道又不能动也不能说话,看起来着实可怜。

    张无忌因为听到她说他家小伙伴的坏话,对她实在没好感,便脸色臭臭地说:“赵姑娘,我是不会求你的,你要是把黑玉断续膏交出来,我们便放你回大都,在你安全回去之前再不来找你的麻烦。”

    韦一笑眯着眼睛补充道:“如果不交出来,或者是交了假的药,那就只好对不起了,反正咱们进来也没人知道,就是杀了你灭口,也不会有人知道是咱们杀的,说不定还以为赵姑娘你跟郎私奔了呢。”

    赵敏眼中泛起泪花,只盯着张无忌看,眼神幽怨又带着一丝控诉,简直是我见犹怜。

    张无忌转过脸去不看她。

    “我看这样子我们也没法好好说话,还是把赵姑娘带出去吧?”叶芳璟建议道,“对了,把这里的瓶瓶罐罐啊盒子箱子什么的都带走,看黑玉断续膏会不会藏在里面。”

    说不得和尚从袖子里摸出了他的乾坤一气袋,在毡帐中大肆扫,把所有容器都装进了袋子里,就连赵敏的妆匣都没放过。

    那满满的一袋子容器实在是太重了,大和尚背得费力,叶芳璟笑眯眯地伸手抓住袋子口,丝毫不费吹灰之力就拎了起来,跟在扛着赵敏的韦一笑后面——张少教主不好意思扛着个姑娘——先行进入了地道,张无忌和说不得在后面后,一行人很快就离开了地道,回到了小山丘上。

    因为小山丘距离毡帐并不算太远,四人担心赵敏被解开道会惊动那些守卫,便留下五行旗看着那边的动静,自行带着她又跑出了一两里地,才解开了她的哑

    赵敏一能开口说话,就盯着张无忌冷嘲讽道:“张少教主真是好了不起,想要抢个姑娘家的东西还不算,竟然还用上了威的手段,你脸红不脸红?”

    张无忌还真脸红了一下,觉得她这话听起来好像也有点道理。

    芳璟少爷恨铁不成钢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傻不傻啊你,她说什么你就信?”

    赵敏冷笑,“叶芳璟,就算是朋友,你也做得太过分了吧?张无忌信不信别人的话还要征得你同意?难道我刚才说的话没有道理?你们一群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还理直气壮起来了?”

    “弱女子?”叶芳璟也冷笑了,“赵姑娘,哪个弱女子手上会像你那样有那么多条人命?哪个弱女子会带着那么多爪牙在江湖上兴风作浪?而且是我们欺负你吗?明明是你带人打上了武当山,还想嫁祸明教,我们不过是反击而已。”

    “可是这和你们要抢我的黑玉断续膏是两回事吧?”赵敏着实牙尖嘴利,“我打了你们,你们要反击便照打回来就是了,还要抢我的东西算怎么回事?”

    芳璟少爷笑眯眯:“战争赔款啊,我上回打伤了灭绝师太的徒弟,哪怕我看她不顺眼,我都还赔了汤药钱呢,赵姑娘伤了我们那么多人,还损害了明教的名誉,难道还想赖着赔偿不给?那也太过分了吧?”

    赵敏也笑了,“好啊,我可以赔你钱,不过黑玉断续膏你们想也别想,除非张少教主答应我三个条件。”

    叶芳璟突然叹了口气,道:“唉,我和个女人讲什么道理呢?跟女人讲道理总是讲不赢的。赵姑娘,想要无忌答应你的条件是绝不可能的,你倒是要答应我们的条件,只要你交出黑玉断续膏,我们就让你完好无损地带着你的人马离开,绝不阻拦,而且在你回到大都之前,不会再对你动手。”

    “如果张无忌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宁愿死也不会把黑玉断续膏给你们。”赵敏倔强道。

    “真的?”叶芳璟用一种惋惜的目光看着她,再三问道,“你确定?”

    看到她点头,他的目光更惋惜了,“那我们就没办法了,虽然我也不想对一个姑娘做这么残忍的事,不过……唉,无忌,找到没?”

    张无忌早就蹲在说不得的大口袋旁边翻找东西了,这会儿翻出来许多瓶瓶罐罐,手上正端着一小盒药膏,听到他问就点头:“我觉得这个可能是。”

    “赵姑娘,真是对不起了,”芳璟少爷诚恳道,“为了找出黑玉断续膏,只能委屈你痛一下了。”

    赵敏脸色一白,“你要干什么?”

    “试药,”芳璟少爷说着,伸手捏起她的手腕,继续道,“放心吧,我的力气还行,也不比什么少林金刚指力差多少,不会让你痛第二次的。”

    赵敏的脸色更白了,“你……你不敢的,你怎么可以……你还是不是男人?”

    “赵姑娘,这跟我是不是男人没关系,要知道在我家乡,男人跟女人差别并不是很大,有的女人比男人还要男人,我从小就已经习惯了,怜香惜玉的风度,我是没有的。”生在大唐的江湖中,叶芳璟可从来不敢小看任何女人,即使他是个家教良好的世家公子,这个“世家”前面也要加上“武林”俩字啊,对于武林中人来说,怜香惜玉什么的,只会让他们在遇上女敌人的时候死得更快而已。

    不过他也并不是真的要捏碎赵敏的骨头,在她说如果张无忌不答应她的条件,她宁愿死也不交出黑玉断续膏的时候,他就看出来她只是在伪装倔强了,这个女人心计深沉,她是拿准了众人为了黑玉断续膏绝不会轻易杀她,所以态度才会如此强硬。

    她既然表现得不怕死,那当然就不能用死亡来威胁她,不过不怕死并不表示她不怕痛,而且孤一人被抓住,哪怕她再怎么心机深沉,心里总该还是有些恐惧的。

    因此叶芳璟就想到了用“试药”来威胁她,“好了,赵姑娘不要废话了,反正我又不是要杀你,而且只要找对了药,不是还能治好么?”

    赵敏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道渐渐变大,终于哭了,一边哭一边骂张无忌:“张无忌你这没人的混蛋!你怎么可以让他这样对我!”

    叶芳璟都无奈了,“赵姑娘,要对你下手的是我,你老骂他做什么?唉,算了,你骂就骂吧,转移点注意力也好,省得一会儿痛晕过去。”

    赵敏崩溃了,“我说!说完了马上放我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谁说天策的御赐大锅铲不够帅气来着?我觉得还是很帅的嘛……

    给爪机党的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