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令人发指男子参与械斗竟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 -

    张无忌大惊:“你们什么时候串通好的?我怎么没发现?”

    芳璟少爷一脸淡定:“不就是一个眼神的事吗?唉,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你那么呆。”其实就是张真人在去扶那个空相之前,芳璟少爷一边摸重剑一边给了他一个眼神而已。

    韦一笑在一旁吭哧吭哧地偷笑。

    “我们还是说正事吧……”张无忌无力地说,“现在这人死了,我们还怎么问话?”

    “这不山下很快又有人来了吗?”芳璟少爷摆了摆手浑不在意地说,“再抓几个就是了。”

    刚好就那么巧,有个脚步声急匆匆地来到了门外,应该是有要事,却不敢贸然进来,也不敢出声。

    俞岱岩便问:“是灵虚吗?什么事?进来吧。”

    那知客道人灵虚便进来报:“三师叔,魔教大队到了宫外,要见祖师爷爷,还口出秽言说要踏平武当……”

    “嘿,果然是盯着咱们的名头来了,”韦一笑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他们是哪里来的‘魔教’,各位,我先去山下等一等我们的大部队,时机到了就带他们上山相助。”说完,彷如一道青烟般便飞走了。

    “走罢,”张真人淡然自若地举步往外走,“我们也该问问远桥他们是否真的落入了这些人手里。”

    俞岱岩命灵虚去处理掉那个空相的尸体,便由张无忌和谷虚子抬着,跟在了张真人后。

    几人走了一小段路,就听到前面三清上远远传来一个苍老悠长的声音:“张三丰老道既然龟缩不出,咱们就先将他的徒子徒孙都宰了。”

    接下来又有一粗豪一尖锐的两个声音说着各种污言秽语,后山小院距离前约莫有二里的距离,他们的声音却清清楚楚,可见内力十分深厚。

    俞岱岩、张无忌、谷虚子都听得心中大怒,张真人却很淡定:“岱岩,无忌,无需动怒,这些事也不是他们说了就算的。”

    众人来到三清后,叶芳璟突然退后几步,对张真人道:“张真人,我这服色和兵器太过显眼,我就先不出去了,免得引起敌人的警惕,他们既然假冒明教,那应该是知道我跟无忌的关系的。”

    张真人赞许地点了点头,率先迈步从后门进入了三清

    中已经有了三四百人,众武当弟子都持剑站在三清神像前,那些敌人则是把住了门口,而且居然还大部分都穿着明教的绣着火焰的白袍。

    张无忌一眼望去就看见了当初绿柳山庄赵敏手下那八个大汉,赶紧躲到了谷虚子的背后,小声提醒张真人和俞岱岩:“太师父,三师伯,那些人是那个赵敏的手下,可能是鞑子朝廷的人,我先去后面跟芳璟商量一下。”然后就在谷虚子的掩护下退进了后

    张真人点了点头,看向那群人,问道:“各位深夜来到我武当山,不知有何见教?”

    那些人并不答话,只是井然有序地退开了一条路,齐声喊道“少教主到”,然后便有一顶软轿抬了进来。

    轿帘掀开,一个少年公子走了出来,白袍上绣着一朵血红的火焰,手上摇着一把折扇,正是女扮男装的赵敏。

    躲在后从门缝里偷看的两个小伙伴不约而同地哼了一声。

    “又是她!”张无忌现在简直讨厌死赵敏了。

    芳璟少爷的注意力却放到了别的地方,“无忌你看她的衣服还好看啊,少教主就得有这个派头呢,其实这衣服你穿起来应该也不错啊,改天我找裁缝给你做几件?”

    张无忌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了你还能注意她的衣服好看不好看!”

    赵敏这时候已经上前收拢折扇,对着张真人行礼:“晚生张无忌执掌明教,特来拜见张真人。”

    张真人微微一笑,合十还礼,“好说,好说,只不过这位少教主难道不是姓赵么?”

    赵敏惊了一下,又镇定下来,微笑道:“张真人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无稽之谈?晚生确实是姓张不假。”

    张真人点了点头,又换了个问题,问道:“那么请问张少教主,老道的几个徒儿不自量力,曾赴贵教讨教高招,至今未归,张少教主可知道他们的下落?”

    赵敏嘻嘻一笑,道:“张真人放心,宋大侠、俞二侠、张四侠、殷六侠、莫七侠都好得很,只不过是受了点小伤,被晚生留下养伤罢了,如今咱们上山来,就是为了接张真人去与他们团聚的。”

    “就不麻烦张少教主了,”张真人道,“张少教主只需告诉老道他们在哪里,老道自去接他们回来就是。”

    赵敏遗憾地叹了口气,道:“张真人何故如此固执呢?尊徒在我们那里过得很好,将来必要为我蒙古皇帝效力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劝张真人也应该学你的徒儿们,识时务者为俊杰才好。“

    俞岱岩暴怒:“你胡说!我师兄师弟怎么可能投靠鞑子!”

    赵敏脸色一冷:“这么说就是没得谈了?好罢,咱们也只好手下见真章了。”说话间她后四个人形晃动,已经团团将张真人围住。

    叶芳璟看到张无忌要出去,赶紧拉住他,“等等,我先去,你去看看咱们的大部队来了没有,待会儿你带着他们一起出场,那才叫打脸呢。”

    张无忌会意地点了点头,从后面出去了。

    芳璟少爷理了理衣冠,大踏步走了出去,微笑着对赵敏道:“赵姑娘,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赵敏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过了片刻一张脸涨得通红,叫道:“张无忌呢?叫他来见我!”

    “你不就是张无忌吗?”芳璟少爷笑眯眯地抡着重剑朝围着张真人的那四个人拍过去,“都走开都走开,四个大老爷们围着一个老人像什么话!”

    那四个人当然不可能就那样乖乖被他拍中,于是纷纷放弃了包围张真人,纷纷朝他攻来。

    芳璟少爷打架从来不怕人多,单挑他挑别人一群,群殴他也殴别人一群。“风来吴山”一转,剑气四溢,四个人便呼啦啦地被他抡了出去,不但上哗哗地流血,骨头都被他拍碎了好多。

    赵敏还没来及回话呢,手下四大高手就被叶芳璟的泰阿剑给拍飞了,这神展开……即使她再怎么镇定,此时也一时没了主意。

    芳璟少爷重剑拄在前,气定神闲地说,“你以为上次你下毒成功了,就证明我们这些人都很弱?不用歪门邪道的手段的话,你还不够我一剑砍的呢。”

    赵敏恨恨地瞪着他,说不出话来——她本来计划得好好的,哪怕张真人没有被空相暗算到,但是派出自己手下的四大高手与他车轮战也足够了,届时再命其他人将武当众弟子全部擒获,绝对是没有问题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叶芳璟以力破巧,一个照面就把四大高手解决了……

    那四个高手也很憋屈,他们的武功各有长处,在各自的领域都可称得上是一流高手,剑法拳法之精妙,哪怕就是对上张真人,也可以周旋很长时间的,哪曾想得到碰上叶芳璟这么个不按牌理出牌的货,那么简单粗暴地抡着剑转了几圈,就把他们都给拍飞了,结果他们都还没来及施展自己精妙的武功呢。

    “赵姑娘,我问你个问题啊,”芳璟少爷很淡定地说,“你冒充无忌之前,怎么没想过调查一下他的背景呢?你单知道他是明教的少教主,可是你怎么不知道,他其实是张真人的徒孙呢?”

    赵敏咬牙,“他在哪里?叫他出来见我!”

    “不行,”芳璟少爷摇摇头,“你可是对他心怀不轨呢,要是被你见到他,你还不把他吃了?”

    他这话一出来,就连张真人都露出了啼笑皆非的表

    “你、你胡说!”赵敏又羞又怒,“你快叫他出来!”

    “来了来了,”房梁上传来韦一笑幽幽的声音,“咱们少教主正领着五散人和五行旗上山来呢,赵姑娘不要这么急色呀。”

    他轻飘飘地从梁上落了下来,对叶芳璟和张真人行礼:“叶公子,张真人,少教主一会儿就到,少教主还让我给叶公子带一句话,他说这位赵姑娘手下可能有会用少林金刚指力的人,请叶公子千万要留那个人一命,不要那么快杀了他,等少教主回来还有话要问。”

    叶芳璟点了点头,问赵敏:“赵姑娘,你手下哪个人会少林金刚指力啊?拿出来我瞧瞧?”

    赵敏冷冷道:“既然张少教主要看,那便等他来了再说。”

    张真人突然微微一笑,指了指早先被叶芳璟拍飞的那四个人其中的一个,道:“叶小友,那人便是。”

    赵敏脸色一变,叶芳璟已经一个“玉泉鱼跃”往那边窜了过去——“玉泉鱼跃”是藏剑山庄的门派轻功,可以速度极快地连续向前冲三次——第一次落地的时候伸手揪起那人往张真人脚下一甩,第二次落地的时候已经躲开赵敏后某个人发来的暗器,顺便冲到了另一个早前被他拍飞的人旁边,剑尖一挑,那人手边的长剑被挑到空中,然后落入了他手里,第三次落地的时候,他便已经调整方向回到了张真人的边。

    “哈哈,倚天剑!”芳璟少爷将那把剑抽出,一看剑尖,“果然是真的,看看,这儿还被我削掉了一截呢。”

    在绿柳山庄的时候他就很郁闷了,因为赵敏带他们进绿柳山庄,在水榭里坐下之前,他看到的挂在赵敏腰上的那把倚天剑还是真的——别问他怎么判断出来的,摸了那么多年的剑,是真是假全凭直觉就知道了——进了水榭之后他就没怎么注意那把剑了,也不知道赵敏什么时候换的剑,要是当时他留心一点,说不定也不会中毒了,如果没中毒,也就不用喝张无忌用碰过赵敏的脚的那只手去碰的解药了。从那天起,他对这把剑的心就非常复杂啊!

    赵敏简直已经要吐血了,偏偏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阵整齐有序的脚步声,一听就知道来了很多人,来的人是谁还用问吗?

    她咬着牙转过去,就看见张无忌带着一大群人急匆匆地跑来。

    “张无忌!你给我站住!”她恨恨地喊道。

    张无忌视若无睹听而不闻地像一阵风一样从她边掠过去了,轻轻巧巧地落到了叶芳璟的边,问道:“那个会少林金刚指力的人留下了吗?”

    芳璟少爷点头,“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他的小伙伴就嘿嘿地笑了起来,“是是是,你最厉害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我的基友云小滚给我看了一张超帅的截图,于是我征得了图中黄鸡的同意,给大家看一下,泰阿剑是多么的金光闪闪,那一片片的银杏叶是多么的土豪……

    给爪机党的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