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感天动地男子为救基友辣手摧花

    张无忌心急如焚地往绿柳山庄疾奔,纵使他脾气非常好,现在对赵姑娘也是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因为他已经知道叶芳璟等人中的是什么毒。赵姑娘款待他们的那座水榭周围的池子里种的那种形似水仙的话,叫做醉仙灵芙,这种醉仙灵芙的香气只要与一种叫做奇鲮香木的木头的香气遇到,就会变成一种剧毒,往往能使人沉醉数,如不及时解毒,毒大损心肺。如果中毒的人做了剧烈的运动或者运功调息,毒就会迅速蔓延侵入经脉,一时半刻就会死去,而赵姑娘那把假的倚天剑,就是奇鲮香木制成。

    沉重的愧疚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觉得自从叶芳璟遇到了他,他就一直在给对方添麻烦,无论是帮助明教击退六大派,还是此时要帮他去救师叔师伯,对方都是那么义无反顾,可是自己却连累他先是在大漠中迷了路,后来又陷进密道中险些就出不来,之后对战六大派的时候,他也是为了帮自己的外公才会连战十多名高手,还中了别人的暗算,现在又中了赵姑娘的毒……

    一想到叶芳璟可能会有命之忧,他心里就无比恐惧,这种恐惧催动着他用上了最快的速度,一路冲进了绿柳山庄的大门,守门的人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影。

    他一路冲进后园到了水榭,赵姑娘正在水榭中饮茶看书,但是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个女人,足尖一点就飞掠上了水面,如蜻蜓点水般将水中的七八棵醉仙灵芙尽数拔起收进包里,接着拔剑一剑就向赵姑娘刺了过去。

    赵姑娘本来看到他进来还端起了迷人的微笑正要开口说话,却没想到他根本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杀了过来,惊了一下,扬手就是十余枚金针朝他了过来。

    他左手扬起袖子一挥,将暗器卷入衣袖,右手持剑依然坚定不移地刺过了去。赵姑娘仓促之下只好抽出一双短剑将将一架,那两把短剑看起来也是好剑,却还是比不上叶芳璟为他精心铸造的那把长剑,只听“锵”的一声,两把剑就被齐根削断了,紧接着他反手一剑就朝赵姑娘的脖子削了过去。

    赵姑娘武功虽然不及他,但是却极为机变,当下脚步一错就往后退了几步,刚好靠在了桌子上,他剑势一边,就追击过去,但是却突然脚下一空,直直向下坠去,他伸掌向桌子拍去想要借力弹起,赵姑娘却又一掌打来,双掌一交,他便没能碰到桌子,掉下去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于是他瞬间抓住了赵姑娘的手,将她也一起拉了下去。就在两人彻底掉下去之后,头顶“啪”的一声,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却是机关合上了。

    张无忌双足落地立刻弹起,施展壁虎游墙功沿着墙壁爬到了顶上伸手一摸,触手冰凉。

    赵姑娘笑道:“上边八根粗钢条扣住了,你人在下面,力气再大,又怎推得开?”

    他一声不吭地滑了下来继续摸索,但是这个陷阱显然全是精钢打造,而且到处光滑一片,根本没有什么开关之类的东西。

    赵姑娘笑道:“张少教主,现在咱们可以好好说话了吧?哎呀,你刚才凶巴巴的样子真是吓人呢。”

    张无忌在黑暗里看不到她,但是却可以凭借声音确定他的位置,他本来对她下毒的事就十分愤怒,现在又被她害得掉下了陷阱,延误了救人的时机,一想到如果他来不及出去,叶芳璟和明教众人都可能会一命呜呼,他就根本没有心跟她好好说话,于是他飞快地扑了过去,一手就掐住了赵姑娘的脖子,沉声道:“把陷阱打开!”

    赵姑娘哎呀一声,“你怎么可以对女孩子这么粗鲁!”

    “把陷阱打开!”张无忌厉声喝道,“否则我马上就杀了你!”

    “杀了我你就永远都出不去啦,”赵姑娘说,“等等罢,庄子里的人都出去打猎了,大约要明天才能回来,到时候他们见不着我,会过来找的。”

    “我不信你没有办法现在就打开,”张无忌掐在她脖子上的手加重了力道,“立刻!马上!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赵姑娘突然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你这坏人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我怎么说也是个姑娘家,男女授受不亲,你现在摸了我的脖子,我的清白都没有了。”

    如果是在平时,以张无忌的烂好人格,肯定是见不得女孩子哭的,而且赵姑娘还说得这么暧昧,换在平时他早就脸红耳说不出话了,但是现在他心里只有愤怒和对叶芳璟等人的担忧,根本就无视了赵姑娘是个姑娘的事实,狠狠道:“我警告你,如果芳璟有什么事,就算你是个姑娘我也绝不会放过你!”

    “哦?只有那位叶公子吗?那明教的其他英雄呢?你就不担心他们吗?”赵姑娘吃吃笑道,“难道这位叶公子对你特别重要?”

    张无忌脸上一——他并不是没有担心其他人,只不过对叶芳璟的担心确实特别多,这么一想,对其他人还是内疚的——但是他马上就不去想这些了,拿剑抵着赵姑娘道:“把陷阱打开!”

    赵姑娘软软道:“张公子,张少教主,你别欺负我了,我真的打不开……大不了我陪你一起死在这里便是了。”

    “哼,”张无忌冷笑一声,“既然如此我也不跟你废话了。”

    他突然将赵姑娘掼到了地上,伸手抓住她一只小腿,扯掉了她的鞋袜,运起九阳神功,一股暖气就在她足底的涌泉来回游走。

    涌泉是足心感觉最敏锐的位,张无忌精通医理,当然知道,他刚才也是想起上次叶芳璟挠他脚底板害得他浑酸麻一个劲求饶的事,才用上了这招。用手指挠已经很难受,此时他用九阳神功的暖气刺激赵姑娘的涌泉,却比用手指还要令人难受。

    赵姑娘无法自控地又哭又笑,一边哭一边骂他,还拼命挣扎,他便点了她的道让她动弹不得,然后继续刺激她的涌泉

    最后赵姑娘终于大哭出声:“饶了我吧!”

    “把陷阱打开!马上!”

    “我打开就是了……”赵姑娘抽抽噎噎地说,“你放开我……”

    张无忌这才解开她的道,让她穿上了鞋袜,拿剑抵着她的脖子让她走到了墙边,听到她在墙壁上忽快忽慢地敲击了几下,敲击之声刚停,头顶的盖板就打开了。

    他立刻点上了她的道,将她扛上了肩膀,足尖一点地面飞了上去,果不其然,陷阱周围一群弓箭手正拿着弓弩对准了他。

    赵姑娘被他粗鲁地扛在肩上,又气又委屈,也不能动,于是又一边哭一边骂:“张无忌!我赵敏死也不会放过你这登徒子!”

    张无忌仿若未闻,对着那些弓箭手道:“全部退开,否则就要你们小姐的命!”

    那群弓箭手纹丝不动。

    “赵姑娘,”张无忌沉声道,“陷阱里的事你还想重复一遍吗?”

    赵敏只好对那些弓箭手道:“照他说的做。”

    张无忌就那样扛着她飞一般地在弓箭手们让出的路中冲出了绿柳山庄。

    “你什么时候放了我?”赵敏又羞又怒地问。

    “等芳璟和其他人都没事。”

    妈的!

    赵敏简直想破口大骂,于是她就骂了:“张无忌!你就想着你的芳璟过一辈子去吧!你这种人到死都不会有女人喜欢你的!混蛋!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混蛋!”

    张无忌一声不吭。

    很快他就到了目的地,远远已经可以看到明教五行旗的人正在跟一群元兵交战,叶芳璟等人被厚土旗围在中间保护着,看起来还没有受什么伤,他顿时松了一口气。

    芳璟少爷很淡定地坐在那里,指挥着其余四旗抵御元兵,饶是元兵数量极多,竟然也久攻不下。

    张无忌就在这时扛着赵敏一个急冲,落到了叶芳璟面前,随手把赵敏往厚土旗掌旗使手里一丢,吩咐一句“用她做人质”,然后借着衣袖的掩护,从包里拿出了那几棵醉仙灵芙,命人拿过几个水囊,将醉仙灵芙的球茎捏碎分别放到水囊里,命人发给中毒的众人喝下,他自己亲自拿着一个递给他的小伙伴,紧盯着他喝了水,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陡然放松下来,坐倒在了小伙伴的面前,突然伸手抱住了他,叹道:“还好你没事,还好我赶上了……”

    芳璟少爷愣了一下,笑着拍了拍他的背,心十分愉悦地说:“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怎么可能会有事?”

    这时候厚土旗的掌旗使颜垣已经挟持着赵敏威胁那些元兵停止了攻击,赵敏被他拎在手里,咬着嘴唇恨恨地盯着张无忌,仿佛恨不得在他上咬下一块来。

    张无忌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时急对一个姑娘做了什么事,顿时脸上一红——这会儿他倒想起来不好意思了。

    芳璟少爷惊奇地看着他,小声问:“无忌你跟她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你干嘛脸红?”

    他拼命摇头,支支吾吾道:“什、什么也没有。”然后就抓过小伙伴的手把脉,再也不好意思看赵敏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的知音体标题是不是也很赞!~\(≧▽≦)/~

    PS:看到有姑娘说芳璟战力比较弱,这个我想解释一下,他前后两次中毒,一次是有人放暗器干扰他,还有这次是赵敏的毒太高明,而且藏剑是没有解毒技能的,藏剑的啸只可以解控不可以解毒。其他时候他的战力不还是很强吗?打灭绝师太跟玩一样,这不算强还要怎样……再强就太夸张了。有姑娘又说他为什么没看出来那把剑是假的,这个下一章才会提到,先不剧透。

    PPS:其实这一篇没有前几篇写得顺手,因为我玩藏剑号的时候,是很久之前了,那时候明教都还没出来,后来工作又忙,很久都没碰过了,要写这篇文的时候,才把藏剑号重新捡起来,但是才刚刚重新上手没几天,工作就调动了,然后没把自己的电脑带上,现在用的电脑玩不了游戏,所以对于游戏里很多更改了的内容就不了解,有些细节也记不清楚,有时候就会出现BUG,如果大家看到有BUG的话,千万要给我指出来,等我一月份调回原来的地方,我就能用回自己的电脑了。不能上游戏真的写起来有点困难……

    PPPS:前几章的图不显示,可能是相册抽了,也可能是抽了,待会儿我会换个相册重新放图的

    基友推荐榜,璨若晨曦的基三+神雕同人,CP是炮哥攻X杨过受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