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赵姑娘

    倚天剑在场的人都是见过的,现在众人看到那女扮男装的姑娘腰上那把剑,顿时就怔住了,因为无论是剑的形状长短还是剑柄上的篆字,都跟灭绝师太那把一模一样。

    周颠心急就想开口问是怎么回事,然而却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断了,一队元兵乱糟糟地骑马奔来,马后用绳子拖拽着一百多名妇女,这些妇女大多小脚伶仃,一看就是汉人,其中许多人衣衫已经被撕得稀烂,有的甚至露出了大半子。小脚女人走路自然是快不起来的,有的根本跟不上马的速度,就那样倒在地上被拖着走。

    众人无不目眦尽裂,叶芳璟都要拔剑上了,但是却被那女扮男装的姑娘抢了先,她只是一声令下,手下的那几名猎户打扮的大汉就纵马朝着元兵疾驰而去,一边冲过去一边箭,简直是百步穿杨一箭一个,一转眼元兵就被倒了三十余人,剩下的十余人一声呐喊,慌不择路地丢下那些妇女一窝蜂跑了,然而那些大汉并没有放过他们,纵马急追,一转眼又倒了七八个,再一转眼,就将他们全部歼灭了。

    那女扮男装的姑娘微微一笑,站起来牵过坐骑纵马而去,她的手下随即跟上。

    周颠喊道:“喂!慢走!我有话问你!”

    那姑娘根本不理会,在手下的拱卫下呼啸而去了。

    芳璟少爷摸摸下巴,点了点头,“这姑娘真是不错。”

    韦一笑还打趣他,“一看就跟叶公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那通的气派,做藏剑山庄的女主人多合适啊!”

    张无忌撇了撇嘴,觉得心里略不舒服,一想到只有他和芳璟两个人的藏剑山庄又要多来一个外人,他就有种自己的领地被侵犯了的感觉,唉,好朋友被抢走什么的,真是令人忧伤。

    好在他的小伙伴马上就否决了韦一笑的话:“韦蝠王胡说什么呢,我可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姑娘,我喜欢温柔体贴的那种,脾气要像无忌一样好的。”

    明教众人哈哈大笑,韦一笑还说:“叶公子你好歹也是我们少教主的好友,怎么可以说他脾气像个姑娘哈哈哈哈,不过少教主要是个姑娘,你们俩确实般配的啊!”

    张无忌略郁闷地看了自己的小伙伴一眼,抱怨:“我哪里像个姑娘了……”

    芳璟少爷嘿嘿一笑,拍了拍他肩膀,“我没说你像姑娘啊,姑娘都没你脾气好。好啦,不要生气啦,我们去问问那些妇人有没有什么打算。”

    那些妇人骤然被救出魔掌,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都是六神无主的,这时候看到一群男人朝着自己走过来,又惊慌起来,拉拉扯扯地要开始逃跑。

    张无忌只好用信号箭喊来了五行旗的人,命女教众去安抚了她们,知道她们都是被元兵从附近村庄掳来的后,便搜刮了元兵尸体上的财物分给她们,命她们从小路各自归家。

    于是一行人又开始上路,此后数之间,韦一笑和五散人都在议论那女扮男装的姑娘和她的护卫,心中充满了惺惺相惜之意,恨不能与他们结交为友。

    这机会很快就来了。

    这天他们刚过了永登,正打算在江城子投宿,就遇见了那歼灭元兵的八名猎户中的两人,那两人纵马奔到他们面前,下马行礼,称是他们小姐听闻藏剑山庄叶公子与明教少教主并明教群豪路过此地,特地在山庄中备下酒宴,要尽一尽地主之谊。

    叶芳璟疑惑道:“你家小姐怎么知道我们的份?”

    一名大汉恭谨地回答:“叶公子虽然没有携带宝剑,但是咱们也曾听闻叶公子的穿着打扮,又听闻明教少教主与叶公子相交莫逆形影不离,而韦蝠王和五散人威名赫赫,又有谁不认识呢?”

    韦一笑和五散人都已经虽然已经乔装打扮,但是也只是把自己的标志装扮改掉而已,若是有人见过他们的相貌,认出他们来也不奇怪。那位姑娘一看就是很有来头的人物,有点消息渠道很正常,于是众人也并不怀疑,再加上他们早就想与其结交,便欣然跟着两个大汉去赴宴了,韦一笑心细,便悄悄在路边留下了暗记以便五行旗追踪。

    一路上众人谈笑风生,叶芳璟一行人已经知道那位姑娘姓赵了,她的绿柳山庄就在他们前方不远处,沿着青石板的大道走了没一会儿就到了。

    赵姑娘依然穿着一男装,玉树临风地站在大门前迎接。

    众人走过环绕着山庄的小河上的吊桥,和赵姑娘寒暄一番,宾主尽欢地走进了山庄。

    这位赵姑娘堪称是家大业大,在这临近大漠的甘凉一带,竟然还能拥有这么一座极富江南韵味的山庄,就连款待客人,都是在一座水榭之上。水榭四周池中种着七八棵水仙似的花卉,但是比水仙要大得多,香气十分幽雅。众人把酒临风,赵姑娘谈吐不凡,对中原武林的各种轶事知之甚详,无论众人说到什么话题,她都能和他们畅谈一番,而且她的态度极好,让众人都有宾至如归之感。

    酒过三巡,周颠借着酒劲问起:“赵姑娘,你那把倚天剑,可是灭绝师太用的那一把?”

    赵姑娘闻言手一抖,酒杯中的酒洒落在前襟上,她抱歉地一笑,道:“我要先去换件衣裳,各位先失陪了。”然后把那把剑摘下来放在桌子上,便翩然而去。

    看到她走了,周颠迫不及待地窜过去抓住那把剑抽了出来,却大吃一惊,原来这并不是倚天剑,而是一把木剑,剑上还带着一股幽香。

    “这是怎么回事……”周颠喃喃道,“这赵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众人已经渐渐觉得这赵姑娘有古怪了,她分明是故意留下那把剑给他们看的,再一想到她可能有很大的势力,而且她还对他们那么了解,众人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她是专门冲着他们来的了。

    “我们走吧?”说不得和尚建议道,“这里怕是有蹊跷。”

    众人纷纷离席。

    这时赵姑娘换了衣裳回来,一见这况就问:“各位怎么就要走了?可是我招待不周?”她穿上女装的样子极漂亮,众人都是眼前一亮,张无忌看得都脸红了。

    芳璟少爷凑近小伙伴的耳边调侃他:“怎么啦你?都看呆了,有那么好看?是不是心里小鹿乱撞啦?”

    张无忌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旖念立刻就消散无踪了,转脸反击小伙伴:“我看你的时候也有看呆过啊,看到长得好看的人,一般人都会这样吧,什么小鹿乱撞,你别胡说。”

    芳璟少爷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不用告诉阿离姑娘了。”

    张无忌嘟嘟囔囔:“你就知道阿离姑娘。”

    因为赵姑娘问出了那句话,韦一笑看到己方能做主的两个人又在旁若无人地窃窃私语,只好客客气气地去跟她道别,她倒也不阻拦,温和有礼地将他们送出了绿柳山庄。

    一直到离开绿柳山庄约莫有一里地,也没发生什么事,周颠便道:“是不是咱们想太多了?”

    结果他的话刚说完,就头晕目眩地跌下了马,紧接着说不得和尚、冷谦、铁冠道人等也开始嚷着头晕,就连叶芳璟都有点晕。

    张无忌本来和他一起坐在马车里的,见他扶着额头脸色不对,又听到外面五散人的嚷嚷,赶紧抓过他的手把脉,然后脸色就变了。

    “不好!”他忙道,“大家快下马就地盘膝坐下,无论如何千万不要运功调息,更不要做太大的动作,否则命危矣!你们中毒了!”

    他有九阳神功护体百毒不侵,却是无妨,便赶紧扶着众人坐下,叶芳璟也下了车,和他们坐在一处,说道:”快放信号箭召集五行旗,如果我所料不差,那赵姑娘肯定还要派人来截杀我们的。”

    张无忌赶紧放出信号箭,不一会儿便看到了五行旗的教众井然有序又行动迅速地赶来,便吩咐道:“你们分布四方,严密保护好各位首领和芳璟,无论什么人靠近,就地格杀!”

    五行旗轰然应诺。

    “你们要记得千万不要运功调息啊,”他又叮嘱叶芳璟等人,“我已经知道你们中了什么毒了,现在就回去找解药,很快就回来的。”

    他终究还是不放心,又专门拜托其他人,“韦蝠王,各位散人,请帮我照看好芳璟,拜托了。”

    芳璟少爷哭笑不得,“你干嘛还专门拜托别人照看我,好像老妈子……我有那么弱吗?赶紧走赶紧走,婆婆妈妈的。”

    老妈子张少教主无奈地转飚起轻功疾驰而去。

    他走了之后不久,赵姑娘派出的人马果然不出叶芳璟所料,很快就来了,而且竟然是一大批元兵!

    尽管对方并没有蠢到说自己是赵姑娘的人,但是明教众人以及叶芳璟无一不是人精,又怎么会猜不到?

    叶芳璟觉得无比的窝火——他之前还夸过赵姑娘呢!还觉得她大仁大义呢!敢她跟元兵是一伙的!和他心一样的还有韦一笑,不过这会儿他们又不能运功,连大一点的动作都不能做,只能依靠五行旗的保护了。

    “等少教主找到解药回来……”韦一笑恨恨地咬牙。

    芳璟少爷就连迷路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急切地期待张无忌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看到基三的原画师有张图,展示了外域三门派的成男破虏和定国,充分说明了破虏和定国的关系……其实我觉得没啥差别

    给爪机党的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