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攻上光明顶的是什么巨鲸帮、海沙派、神拳门之类的江湖三流门派,这些人或许是觉得六大派已经给明教造成了巨大的损伤,他们正好可以捡便宜,就攻上来了,在他们上来之后不久,丐帮又联合了什么三门帮、巫山帮来趁火打劫,这可就有点棘手了,因为丐帮当年曾是江湖第一大帮,现在虽然没落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归还是比那些三流门派厉害点的。

    但是这些人估错了况,受伤的明教众高手在张无忌的九阳神功治疗下已经去除了寒毒,现在个个都生龙活虎,普通的明教教众也有受伤的,然而也有不少人已经被张无忌治好了,天鹰教又并回了明教,明教已经战力大增。

    光明顶上道路崎岖,地势险峻,每处关隘都有铁闸巨石,山下那些人没那么容易攻到顶上,这就给了明教众人布置战术的时间,叶芳璟还给他们出了个主意,把人放进来再用一道道闸门隔开,然后逐一击破瓮中捉鳖,众人纷纷赞他险。

    于是那些趁火打劫的人就毫无疑问地吃了大亏,明教众高手再加上叶芳璟和张无忌这两个强力外援,带着一大波人马开始了放一道闸门灭一队人的战斗。

    芳璟少爷一马当先一个“鹤归孤山”砸进了人群里,然后开始“风来吴山”,挥舞着他的泰阿剑一扫一大片,完了以后给自己来了个“云栖松”,顺手再来个“霞流宝石”又扫了一大片,感觉自己的剑气消耗得差不多了,马上“啸”,把内功心法从山居剑意转换成问水诀,武器也切换成了千叶长生剑,然后“九溪弥烟”继续扫——“九溪弥烟”是个很欺负人的招式,因为这一招不但不消耗剑气,反而用多了还会把剑气积累回来,而且还是大范围的攻击招式……

    这些大范围攻击招式其实在高手对战中并不怎么适用,于是叶芳璟找到了自己的定位,那就是专门用这些大范围攻击招式尽可能地消灭敌方的中低层人物——因为这些小喽啰太多了其他人杀不过来,他来刚好合适——明教众高手和张无忌就专门去对付对方的那些高手。

    叶芳璟在这场战斗中大出风头,他的小伙伴张无忌也不遑多让,单单是他解决掉的敌方高手,就抵得上明教那几个高手解决掉的总数的一半了。

    当天晚上,战斗结束,敌方几乎全军覆没,明教虽然也有伤亡,但是却并不算损失惨重,高层人员还专门摆了宴席庆祝一下,顺便感谢两个强力外援。

    在这个宴席上,叶芳璟和张无忌又见到了小昭,而且小昭又恢复了那个眼歪嘴斜的样子。

    阿离姑娘非要坐在张无忌旁边,结果却看到他频频打量小昭,气得在桌子底下恨恨地踩了他一脚,咬牙切齿低声道:“张无忌!你看那个丑丫头做什么?是想让我杀了她吗?”

    张无忌慌忙摆手,“表妹你不要乱来啊,我对她没那个意思的,你忘了我不喜欢姑娘的吗?”他还没有放弃用这个理由来刺激表妹大人对他死心。

    叶芳璟拼命忍笑。

    阿离姑娘就特别苦地看了他一眼。

    因为这场大胜,明教高层们个个眉飞色舞,一边喝酒一边就开始胡吹,吹着吹着,不知怎么又扯到了张无忌。

    殷老爷子在那儿特别得意地说:“羡慕吧?嫉妒吧?谁让你们没有外孙呢?就算有,那且还得等好多年才能长大呢,长大了也不一定有我无忌孩儿这么厉害。”

    然后他们又开始旧事重提,要张无忌当教主,周颠韦一笑这两个特别不靠谱的一边猛灌他酒,一边纠缠不休地游说他,可怜张无忌被他们灌得小脸通红,眼神儿都发飘了,一个劲地摆手:“不行……不行……我不当……”

    芳璟少爷清了清嗓子,似笑非笑地看着这群人道:“各位,话不是都说清楚了吗?怎么又提起来了呢?我贡献也不小啊,怎么没见你们叫我当教主,欺负无忌又呆又心软是不是?”

    “哈哈哈,”杨逍干笑,“叶公子这话说的,什么叫欺负啊,张公子跟我教有这么深的渊源,不是比你名正言顺得多了吗?”

    芳璟少爷叹了口气,“唉,我和无忌本来还打算去把谢狮王接回来呢,难道各位不希望谢狮王回来?怎么非要在这个时候选出一个教主?”

    张无忌迷迷糊糊地点头,“对啊,义父比我更名正言顺呐,阳教主都说了。”

    一群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杨逍反应快,赶紧说道:“谢狮王能回来那就最好了,不过既然张公子是谢狮王的义子,那怎么说也是个少教主了嘛,来兄弟们,我们敬少教主一杯!”最后一句话他居然还用了内力加大了声量,好多人一听,就纷纷叫起了少教主,叶芳璟想要阻止都来不及了,到了晚宴结束的时候,明教上下都已经开始叫张无忌“少教主”了。

    芳璟少爷只好无奈地背起已经醉得晕乎乎的新晋少教主回去休息,张无忌趴在他背上,还不忘对着跟出了门的表妹大人挥了挥手,呆兮兮地说:“表妹,你别跟着我了,我有芳璟就好。”然后他一脑袋埋在小伙伴的肩膀上蹭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就睡过去了。

    殷离默默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叶芳璟叹了口气,腾出手来摸出一张手帕递给她,劝道:“别哭了,你哭他也看不见。”

    阿离姑娘接过来很粗鲁地抹了一下眼泪,问他:“他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我?”

    “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不是你的无论你再怎么努力也不是你的,看开点吧,”芳璟少爷把背上滑下来的人又往上托了一下,“其实他并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对我单相思什么的,他也不是不喜欢姑娘,他会那么说,会让你那样误会,只是因为他真的对你没有那个意思。”

    “难道就因为我丑?”阿离姑娘摸摸自己的脸,低下了头,“要是没有这张脸,我早就死了……”

    “你觉得以他那种烂好人的格,他会介意这个吗?”芳璟少爷温柔道,“阿离姑娘,其实你是个很好的姑娘,虽然看起来有点凶巴巴的,实际上却很温柔体贴,他不喜欢你,是他没有福气。就算你看不开,也没必要像现在这样一直跟着他,这样只会适得其反,让他怕你烦你。”

    阿离姑娘沉默好久,最后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只要他还没跟别人在一起,我就不会放弃的。不过我也不会再这样缠着他了,他不喜欢我这样,我可以改。如果最后他还是跟别人在一起了,那就再说吧。”

    然后她突然一脸郑重地看着叶芳璟:“叶公子,如果他边出现别的女人,你一定要告诉我啊!实在不行的话,你就亲自上!我宁愿他跟你在一起,也不要他被别的女人抢走!肥水不流外人田知道吗?”

    芳璟少爷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苦笑着说:“吓我一跳,你怎么会这么想?我跟他真的只是好朋友而已。”

    阿离姑娘完全无视了他这句话,“总之就是这样了,你快带他回去休息吧,我走了。”

    女人真是一种你永远也猜不到她会怎么想的生物啊……

    芳璟少爷无奈地背着小伙伴回去了。

    第二天张无忌听叶芳璟说表妹保证再也不会缠着他之后,简直高兴得都快飞起来了,“那咱们这就离开光明顶吧?要不然杨伯伯他们又要叫我做教主了,我们得赶紧把义父接回来。”

    “其实你义父也不适合当教主的,”叶芳璟给他分析,“你不是说他老人家看不见了吗?而且他在江湖上那么多仇家,到时候当了教主,明教更是人人喊打了。而且你还给我说过他的格,你觉得他那格是能安安稳稳做教主的?别看杨逍那些人说得好听,到时候你义父回来,他们服不服他还不知道呢,你真想让你义父趟这趟浑水?”

    张无忌顿时紧张起来:“那怎么办?”

    “所以我们去接他的话,一定不能让明教的人知道,”芳璟少爷说,“我们先回山庄一阵子,等过段时间他们对咱们不再那么关注的时候,我们再偷偷去,等把他接回来了,我们可以让他老人家住在你埋经的山谷里啊,这样见面也方便,而且也没人能找到。”

    张无忌竖起了大拇指,“芳璟你太聪明了!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芳璟少爷略得意地哼哼了两声,突然想起阿离姑娘昨晚的话,又觉得小伙伴第二句话怎么听怎么别扭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我们来放黄鸡的破虏背面!你们看看这腰!

    给爪机党的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