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无忌你放心吗

    张无忌一追上去,少林寺的人也反应过来了,也一窝蜂追了过去,不知道想干什么。叶芳璟怕他们对张无忌不利,正要跟着过去,就听见稍稍后面一点的地方殷梨亭一声悲怆的喊声:“我不信!我不信!”

    叶芳璟循声望去,刚好看见杨不悔挡在殷梨亭面前张开手臂护着后的杨逍,大声喊道:“我叫杨不悔,我娘说了,这件事她永远也不后悔!”

    卧槽!

    芳璟少爷一下子就炸了,纪晓芙和杨逍那点破事他也听张无忌说过,心里还看不上这两人对这件事的处理方法的,但是那是人家的私事,他也没怎么在意,可是现在杨不悔直接就拿这件事来打殷梨亭的脸,那就不能忍了——整件事中最无辜的、受伤害最大的就是殷梨亭了——再怎么说殷梨亭也是他家无忌的长辈,而且他还认识呢!

    这会儿殷梨亭已经满脸惨白地丢下了手中长剑,回过来,掩面朝着下山的方向疾奔,叶芳璟看他那样子,实在很怕他会去寻短见,于是看着他跑的方向刚好是朝自己这边来的,干脆就在他从自己边跑过的时候一剑鞘敲在他后颈把他给打晕了。

    武当众人目瞪口呆。

    芳璟少爷把殷梨亭扶了起来,对着宋青书招了招手,“那小兄弟,过来扶着你六叔,我得跟这姑娘讲讲道理。”

    宋青书飞快跑了过来接住殷梨亭,愤怒地瞪着他:“你、你怎么可以伤我六叔!”

    芳璟少爷呵呵一笑,“抱歉抱歉,我这不是怕他受刺激太大跑去寻短见吗?只是打晕而已,过一会儿就醒了。”

    宋青书无语了,紧接着就看到芳璟少爷走到了杨不悔面前,问她:“杨姑娘,你知道那位是谁吗?”

    杨不悔一脸茫然,“知道啊,殷六侠嘛,怎么了?”

    “你既然知道他是殷六侠,你怎么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地在他面前说令堂永远都不后悔?”叶芳璟叹了口气,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道,“按说令堂已经仙逝,我不好多说什么,但是你想想,令堂是不后悔了,但是她对得起殷六侠吗?令堂与令尊两相悦,如果当年他们能够跟殷六侠言明,殷六侠这么好脾气的一个人,肯定不会多做计较,可是令堂有说过一句半句吗?她生下了你,带着你隐姓埋名,将你养到懂事的年纪,也没有给过殷六侠一个交代,他还以为令堂还会与他履行婚约,便等了那么多年。就算令堂死了,他仍然记挂着为她报仇,可是你和令尊又想过给他个交代吗?现如今你还用那样的话来刺他,杨姑娘,你难道不明白,在这整件事中,殷六侠是受伤害最大的人吗?算起来你们全家都对不起他,你怎么还能说得出口呢?”

    他全程语气温和有礼,而且说得还那么有理有据,不带一句骂人的话,可是杨不悔却觉得脸上烧得慌,简直无地自容,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周颠坐在杨逍旁边还愤愤道:“叶公子,你不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吗?怎么这会儿又帮武当派挤兑咱们杨左使?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

    叶芳璟淡定道:“我方才帮你们,那是看在白眉鹰王的份上,同时也是因为看不惯六大派中某些门派的行为,现在贵教的危机已经解除,道理又在殷六侠这一边,他还是我好友的长辈,我仗义执言又怎么了?”

    周颠还要说话,却被杨不悔制止了,“周大叔,你别说了,是我错了。叶公子,真是十分对不起。”

    叶芳璟摇了摇头,“你不该对我道歉,而是该对殷六侠,不过我想殷六侠应该也不会再愿意见到你和令尊了。”

    他朝着武当派众人走了过去,向着宋远桥等人行礼:“宋大侠、俞二侠、张四侠、莫七侠,在下是贵派张五侠之子张无忌的好友,不知道殷六侠有没有跟你们说过?”

    宋远桥微笑,“他只说了叶公子那位师弟就是无忌孩儿,不过我们也看得出来公子跟无忌关系匪浅。对了,还没感谢叶公子拦住了我六弟。”

    “不敢当,顺手而已,”叶芳璟已经开始担心张无忌了,“无忌已经追着成昆那贼人去了,宋大侠你看咱们是不是追上去帮帮忙?成昆此人诡计多端,我怕无忌会吃亏。”

    这还有什么说的,宋远桥一声令下,武当众人就准备跟叶芳璟追下山去了。

    这下明教众人傻眼了,韦一笑直接喊道:“叶公子,你这是干什么去?哎呀,要是你看杨逍不顺眼,不理他不就完了吗?怎么就抛下咱们走了呢?”

    叶公子回头抱歉地一笑:“贵教的危机已经解除了,可是我家无忌恐怕还有危险呢,在下就先走了,各位回头见啊。”

    殷天正大惊:“什么!我无忌孩儿有危险?我也要去!”他老人家也追了上来。

    现在明教众人中也就他一个没受什么重伤了,这下子一群伤兵被丢了下来,顿时十分郁闷,然而却又没有理由去拦他们——毕竟张无忌也算是他们的恩人了——过了好一会儿,这群人才反应过来。

    “白眉老儿叫那位叶小公子什么?无忌孩儿?”韦一笑张大了嘴,“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事已经很明显了,他们都知道殷天正“已经死去”的外孙名叫张无忌,刚才又听叶芳璟说武当派众人是他好友的长辈,尽管他们没听到宋远桥刚才跟叶芳璟说了什么——毕竟距离有点远——但是已经足够他们推导出真相了。

    一直闭目疗伤连刚才殷梨亭难都无力反驳的杨逍总算缓过劲来,就问杨不悔:“那个真是张无忌?”

    杨不悔点头。

    “哎呀!”周颠拍着大腿悔之莫及,“放跑了一个教主!那可是谢狮王的义子,要是有他带着,咱们就能找到谢狮王了!阳教主不说让谢狮王当教主的吗!”

    “就是直接让他当教主也够格了,谢狮王的义子,鹰王的外孙,还练了乾坤大挪移,还对本教有恩,”冷谦道,“聚拢本教人心绝对是没问题的。”

    一群伤兵唉声叹气,然而他们已经没有余力去追了。

    叶芳璟一群人朝着张无忌去的方向往山下追,结果追了没一会儿,就看到张无忌和少林寺那帮僧人正在山脚下说话。

    “怎么了?没追到?”芳璟少爷先迎了上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没吃亏吧?”

    张无忌摇了摇头,“没有,不过他对这里的地形太熟悉了,拐了几个弯就不见了。”

    少林寺的空智大师沉着脸过来对张无忌道:“叶少侠说的我们都记住了,此事待我们回到少林之后会详查的,如果圆真确实做了那些事,我们会给叶少侠一个交代,如果没有,希望叶少侠也能给我们一个交代。”说完他跟宋远桥等人打过招呼,带着一群和尚就走了。

    宋远桥等人和殷天正看着少林寺僧众走远了,又看到周围没什么人,立刻团团围住张无忌,惊喜又激动地嘘寒问暖,问他这些年来的经历。

    张无忌尽量简练地跟他们说完,就看到了站在旁边默默微笑着看他的叶芳璟,赶紧跟他们说:“大家不用担心我,这些年我虽然遇到了很多不好的事,但是后来遇见了芳璟,就一直过得很好了,芳璟很照顾我的。”

    他的亲人们又都纷纷感谢叶芳璟,芳璟少爷对好友的长辈还是很尊敬的,彬彬有礼地跟他们客气着,一时间气氛非常和谐,只是到了武当派众人要告辞的时候,殷天正跟宋远桥就有分歧了,宋远桥要带着张无忌回武当见张真人,殷天正又舍不得外孙。

    最后还是叶芳璟打了圆场,“我和无忌刚刚帮了明教,多少有点损六大派的面子,要是无忌这时候回武当去,恐怕会对武当有不好的影响,不如还是过一阵子吧。”

    张无忌也点头,“我也很想念太师父和三师伯,可是现在要回去的话,不知道其他门派又要说什么了。之前大师伯没有按照灭绝师太的想法拿主意的时候,其他门派就好像已经不高兴了,我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

    宋远桥等人虽然很想他回去,但也知道他们说的有道理,也只好吩咐他早回去,然后就下了山。

    殷天正兴高采烈地拉着外孙往山上走,眉飞色舞地看着他家外孙,怎么看怎么满意,“无忌啊,你可要多陪外公一阵子,我听说前阵子你还救了你表妹?你觉得她怎么样?哎呀不行,阿离那个样子还是有点儿……算了,外公还是给你找个温柔漂亮的姑娘吧!你觉得不悔怎么样?”

    叶芳璟走在旁边一直偷笑。

    张无忌被他外公说得满脸通红,求助地看向了自己的小伙伴,结果现芳璟少爷一点搭救他的意思都没有,只好讷讷道:“外公,我还不想考虑这些事,我还年轻呢。”

    “你都二十了,”殷天正说,“你舅舅十来岁的时候都有儿子了。”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呢,还没有去接义父回来。”张无忌说。

    殷天正皱眉,“找个姑娘陪你一起行走江湖不也好吗?”

    “我跟芳璟一起也好啊,”张无忌一脸无奈,“姑娘多麻烦,行走江湖还是跟朋友一起比较舒服吧。”

    芳璟少爷点头,“就是啊,而且我总是不认路,要是无忌跟个姑娘跑了,我怎么办?无忌你放心丢下我一个人吗?”

    张无忌果断摇头。

    殷老爷子突然觉得——怎么听起来好像有点不对劲呢?但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