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殷天正当年也是跟阳顶天一辈的,当然见识过乾坤大挪移是什么样子,加上他又一直关注着张无忌,一下子就认出了外孙武功的来路,一时激动就说了出来。

    杨逍本来在专心疗伤的,听他那么一说便惊骇地望了过去,现张无忌使的果然是乾坤大挪移,眼睛就眯了起来,“这位叶小公子怎么会我教的乾坤大挪移心法?”

    叶芳璟就坐在他旁边,听到他的话略想了想,就对着几个明教高层招了招手喊他们凑过来,把之前在密道里生的事跟他们说了一遍,又拿出了那封阳顶天的遗书,那份写着乾坤大挪移心法的羊皮也交给了杨逍,说道:“虽然无忌练了这心法也是无奈之举,但终究是占了贵教的便宜,眼下或许是刚练好还没能收自如,不自觉就使出来了,不过今过后,他不会再用的。若是贵教还有什么要求也尽管说出来,我们都会尽力补偿。”

    杨逍慌忙摆手,“叶公子怎么说这话,你们今帮了我教这么大的忙,我们哪能再提什么要求呢?叶小公子练了这心法也是他的机缘所致,你们将阳教主的遗命带出来,我们还要感激两位呢。”

    一旁五散人之一的周颠笑嘻嘻地说:“乾坤大挪移心法是本教教主才能练的功夫,既然如此,不如就推举叶小公子作咱们的教主好啦,有了一位藏剑山庄的公子做教主,咱们以后还愁没有神兵利器吗?更何况两位叶公子前后帮了我们这么多忙,救了我们这么多人呢。”

    “周先生莫开玩笑,”叶芳璟严肃道,“无忌年方及冠,在江湖中也无甚声望,更不是贵教中人,怎么能做贵教教主?”明教为了一个教主之位都分裂成那样了,可见其中的斗争有多复杂,他家无忌那么呆的一个人,怎么能趟这趟浑水?

    周颠本来也是开玩笑,看到他这么严肃,嘿嘿干笑一声也不说话了。

    倒是杨逍叹了口气,“阳教主的遗命是要谢法王暂代教主之位,可是谢法王如今在何处无人知晓,我们又要去那里找他呢?”

    殷天正忍不住就看了一眼张无忌,心想“我无忌孩儿肯定知道的”,然而看到叶芳璟递过来的眼神,到底没说出来,只好道:“阳教主信中不是说了吗?谁能迎回圣火令,谁就是下一任教主,你杨逍不早就想当教主了吗?你还会费心去找谢逊?”

    说不得和尚嘻嘻哈哈地附和:“就是就是,杨左使多年不愿推选教主,可要是咱们推选他做教主,他一定就很愿意了。”

    杨逍怒:“我懒得与你们这些蠢人计较!这些年你们个个逍遥快活,唯我一人打理本教上下事务,可你们什么时候见过我为自己捞好处?我若想当教主,此时还有你们在这里冷嘲讽的份吗!”

    五散人之一的彭莹玉和尚打圆场,“好了好了,都是自家兄弟,平时吵吵就算了,这时候大敌当前还吵,要让敌人看笑话吗?”

    一干人等各自哼了一声撇过头去谁也不理谁了。

    叶芳璟暗自好笑,不过心中倒是觉得这些人亲切了不少——他们既然会在自己这个外人面前吵这些事,那摆明了就是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他一开始对于他们是否会在意张无忌练了他们的秘籍这件事的担心也因此打消了。

    他的目光又转向了战场,此时张无忌已经渐渐占了上风,用不着他担心了,他就开始想刚才自己和鲜于通打的时候,从自己背后来的那枚暗器到底是谁出的。那人的出手时机选得极好,当时他已经连续和十几个人车轮战,尽管剑气还很充足,但是为了不将人杀死,还是要把握好尺度,因此体力和脑力都消耗很大,那人就趁机出手——本来如果使用了可以增加闪躲机率的“云栖松”的话,他肯定可以躲过的,但是“云栖松”的表现形式跟其他的招式太不一样了,别的招式例如“云飞玉皇”“风来吴山”之类虽然也是金碧辉煌的,但还可以解释是剑气外放,但是“云栖松”一使出来就有一把金色小剑悬浮在周围,还会转动,这还能用剑气外放来解释吗?所以他根本不敢用,用出来就要被当成妖孽了——鲜于通便借此机会对他下了毒,好在那只是迷烟,他还是强撑着将鲜于通拍飞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使出暗器的人是一心想要致他于死地的,他之前打败了那么多人,谁都有可能对他怀恨在心,不过最恨他的想必就是灭绝师太了,但是灭绝师太为一派掌门,还那么面子,会使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吗?

    他百思不得其解,场中的局势又生了变化,峨眉派的丁敏君叫道:“咱们这是在剿灭魔教,又不是比武争胜,众位师弟师妹,咱们一齐上。”原来张无忌已经明显地占了上风,灭绝师太眼看就要落败了。

    “好不要脸!”叶芳璟冷笑,“峨眉派原来就是这样以多欺少的卑鄙之徒,我今算是见识了,什么名门正派,可笑。”

    灭绝师太老脸挂不住了,抽退出战圈,狠狠瞪了丁敏君一眼,怒道:“有你说话的份吗!全都给我退下!”

    本来要一哄而上的峨眉众弟子讪讪退下了。

    总算你这老尼姑还要点脸……芳璟少爷盘膝坐在明教的阵营中,手肘支在膝盖上撑着下巴一副很满意的样子,笑眯眯地看着灭绝师太,眼里就写着这句话。

    灭绝师太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但是又面子,不敢表现得太没风度,只好沉沉地说:“峨眉派已经落败,余下的且看武当派罢!六大派此行的成败,只看武当派的裁决。”言下之意就是六大派今后的荣辱全在武当派一念之间了,就看武当派够不够顾全大局。而宋远桥之前已经说过,武当派数人败于殷天正之手,已经不好再出手了,眼下灭绝师太这话,就是他为了六大派的荣辱而食言出手,损了武当一派的侠义之名,挽救了白道的面子。

    宋远桥、张松溪等人面面相觑,显然没想到灭绝师太会这样他们,他们若是出手,那么他们武当七侠的名声就别想要了,可要是他们不出手,其余五派肯定要将此次围剿失败怪在他们头上。

    武当派的宋青书突然对宋远桥道:“爹,让孩儿去吧。”他的意思是他是武当晚辈,由他出手总好过累及宋远桥等人的名声。

    宋远桥还未说话,俞莲舟便抢先道:“不许!你去和我们去有何区别?”

    张松溪却道:“二哥,眼下大局为重,咱们的名声为轻。”

    殷梨亭面有焦急之色,望了望张无忌,咬了咬牙,还是用耳语的声量说了出来:“可是那是无忌孩儿啊。”

    宋远桥等人大惊,但仍记得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敢显露出来,只问道:“你确定?”

    殷梨亭肯定地点头。

    宋远桥立刻做了决定,打定主意抛开这烫手山芋,对灭绝师太道:“师太功力比咱们都高得多,师太都惜败了,咱们武当又哪里有资格出手呢?更没资格做什么裁决了,师太与少林空智大师都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前辈,此事还是要两位拿主意才好。”

    他这话说得也算是滴水不漏,旁人不知道他之前和师兄弟们商量了什么,更觉得他谦和有礼尊敬前辈,不少人便望向了灭绝师太和空智大师。

    芳璟少爷又开始拉仇恨了,“各位名门正派的大侠,该不是在商量怎么反悔吧?我们这边可是赢了,各位想赖账不成?”

    灭绝师太铁青着脸冷哼一声,右手一挥,峨眉众弟子就跟着她下了山去。见峨眉派都走了,崆峒、华山、昆仑等派也一窝蜂跟着走了——他们的高手都被叶芳璟打败了,哪里还有脸留下来呢?况且这些人心里难免还有些小心思:不如就放那两个姓叶的小子一码,让他们欠个人后说不定也能得一把能削断倚天剑的神兵呢。

    少林的空智大师长叹一声,正要带着僧众走,却被张无忌叫住了:“大师且慢,请问贵寺的圆真大师在哪里?”

    空智大师皱起了眉:“施主这是什么意思?”

    张无忌脸色有些沉道:“请让圆真大师出来,在下有几句话要跟他讲。”

    “姓叶的,你莫要欺人太甚!我圆真师兄哪里还能跟你讲话!他早已在方才苦战魔教妖人,力尽圆寂,遗体就在那里,你为何还要纠缠不休!”之前被叶芳璟打伤的那圆音和尚指着被僧众抬着的几具和尚尸体中的一具愤愤道。

    张无忌一个箭步冲到了那具尸体旁一看,脸色霎时一白,喃喃道:“不、不可能的,这大恶人……成昆这大恶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死了?”

    叶芳璟的体力这时已经恢复了不少,闻言也皱着眉走到了他边,疑惑道:“他怎么会死在这里?难道他也从密道里逃出来了?”

    圆音和尚早已怒不可遏:“小贼!我圆真师兄早已圆寂,你还要辱他名声!”

    “真死了吗?”叶芳璟伸手去探那具尸体的呼吸和脉搏,张无忌抱着剑站在他旁边,面上冷冷的,少林寺众僧人竟然也不敢阻拦。

    那具尸体确实已经没了呼吸和脉搏,而且已经一片冰凉,然而叶芳璟却突然冷笑一声,拔了千叶长生剑一挥,周金光一闪,紧接着那具被两个和尚抬着的尸体竟然突然一下子跳了起来,一掌朝他打了过来——这却是正合他的意,这圆真和尚便是那混元霹雳手成昆,成昆此人心思诡谲,叶芳璟实在不相信他会这么轻易就死,于是便用了一招“风吹荷”来试探他,这个招式十分玄妙,乃是用剑气引动敌人,强制对方攻击自己,成昆到底是不是装死,用这一招一试就试出来了。

    成昆本来装死装得好好的,哪知道竟然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引动着自己跳起来去攻击叶芳璟,他一跳起来就知道不对了,竟然硬生生地撤了掌,借着那反冲的力道猛地朝后倒退,一转就朝着山下奔去。

    少林寺众人始料未及,全都目瞪口呆,张无忌却早已在成昆转的刹那追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