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小昭要被闪瞎了

    其实叶芳璟并不是没有看到小昭的表,也不是没有看到她偶尔望向那两具骷髅的时候,眼里不经意闪现的一丝渴望,他已经可以确定小昭进这个密道就是冲着那两具骷髅来的了,但是他还不确定她为什么要带着他们,因此也不想那么轻易满足她的愿望,所以他才会一直缠着张无忌说话。

    但是话总有说尽的时候,张无忌又是个纯朴的孩子,说完了话就望着那疑似阳顶天夫妇的骷髅叹道:“阳教主是个大大的好汉,咱们还是把他葬了吧。”

    叶芳璟也只好点头,和他一起去搬了一些炸下来的山石泥块,又将阳顶天夫妇的骸骨移到一处,正准备掩埋,就看到小昭从骸骨中捡起一物,道:“两位公子,这里有封信。”

    叶芳璟一转头看到了她的脸,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一只眼睛小一只眼睛大、眼歪嘴斜五官扭曲的样子,反而眉目舒展,变成了一张秀美可的脸,他眯了眯眼睛,笑问:“小昭姑娘,你的脸不需要再做伪装了么?”

    张无忌听到他的话,疑惑地看了小昭一眼,顿时皱了皱眉,闷声不吭地继续往阳顶天夫妇的遗骸上堆土,叶芳璟看他表都能猜出他在想什么:果然漂亮的女人都是骗人的,又被骗了……

    真可

    芳璟少爷笑眯眯地拿肩膀顶了自己的小伙伴一下,对他眨了眨眼睛,才对小昭说道:“小昭姑娘是有什么苦衷吧?没关系,你不说我们也不会为难你的。”

    小昭小脸一红,讷讷道:“小姐十分恨我,但见到我丑怪的模样,她就高兴了,若我不装怪样,她早就杀了我啦。不过现在小姐不在,两位公子又是我的恩人,我自然没有必要再装啦。”

    张无忌在山庄里早经过了侍女们各种奇怪方法的调丨教,对于漂亮姑娘装可怜的招数,他还是有点抵抗力的,所以他倒也没有完全相信小昭的话——他觉得他的不悔妹妹才没有坏到那种程度呢!但是他本善良,倒也没有反驳小昭,只是依然不跟她说话。

    小昭尴尬了,只好把信递给叶芳璟。

    芳璟少爷也就接过来看了看,现是一封阳顶天的遗书,看完之后不由赞叹:“这位阳教主果真是个好汉!”

    阳顶天的信中写道,前任教主命他去波斯总教迎回圣火令,因为鞑子占领中土,明教上下皆要与之周旋,将鞑子赶出中土,绝不可遵波斯总教之命奉蒙古人为主,若圣火令重入中原明教手中,中原明教即可与波斯总教分庭抗礼,不用再听他们的命令。可是他却在闭关之时知道了成昆与他夫人偷的事,从而走火入魔真气散尽,只怕不能完成这个愿望了,故而他留下这封信,希望他夫人看到之后召集明教上下颁布他的遗命,令谢逊为副教主暂理明教事务,之后谁要是拿回圣火令,就是下一任教主。教中只有教主可以练的乾坤大挪移心法暂由谢逊保管,以后交给新教主,新教主要将明教扬光大,驱除鞑虏,行善去恶,令明尊圣火普惠世人。

    张无忌叹息一声,“可惜阳夫人却没能看到这封信就死了,否则明教也不至于因为教主之位产生纷争从而四分五裂。”

    【“余将以上残存功力,掩石门而和成昆共处。夫人可依秘道全图脱困。当世无第二人有乾坤大挪移之功,即无第二人能推动此‘无妄’位石门,待后世豪杰练成,余及成昆骸骨朽矣。顶天谨白。”最后是一行小字:“余名顶天,然于世无功,于教无勋,伤夫人之心,赍恨而没,狂言顶天立地,诚可笑也。”】

    叶芳璟将信上最后一段读了出来,不由大喜,“原来还有密道!”但是他一看信封中那张密道全图,顿时又心灰意冷,因为那唯一的出路就是成昆用石头堵住的那条路!

    小昭这时候却已经又找到了一张羊皮,用阳夫人自杀的匕割破了手指涂上羊皮,让字迹显现出来,惊喜道:“恭喜两位公子,这是乾坤大挪移心法!”

    “是我们该恭喜你吧?”叶芳璟笑,“小昭姑娘进这秘道来不就是为了这个么?”

    张无忌虽然总不愿把人往坏处想,但是叶芳璟说的话,他却总是深信不疑的,便戒备地看着小昭。

    小昭眼睛一红,委屈道:“不是的,阳教主信中说,只有练成此功才能推开‘无妄位’石门出去,我只是想着若两位公子练成了,咱们便可逃出生天了……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将两位公子带进这里来,便不会……不会害你们陷险境。我对两位公子虽然多有隐瞒,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恶意。”

    “若是你有恶意,我也不会让你跟着我们这么久啦,”叶芳璟这才温和地笑了起来,拍拍她的脑袋,“傻姑娘,我自然知道你是为了感激无忌救了你的命才带我们进来的,只不过你也确实是想要这个乾坤大挪移心法是么?而且这一定不是你自愿的,否则你也不会始终惴惴不安。有人命令你这么做?那个人肯定不会是杨左使,若是他的话,他就不会锁着你了……”

    小昭眼泪都快出来了,拼命摇着头:“公子不要问了,我、我不能说的……”

    “好吧,我不问了,不过你得告诉我实话,你真的不知道出去的路?”

    小昭又拼命点头,一溜小跑到了石室西北角,拿了脚边一柄大斧刮开石壁上的沙土,果然露出了一道门,“这里就是‘无妄位’,除了用乾坤大挪移的功力推开,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张无忌默默地搬来了剩下的火药想要把那个地方炸开,结果石门炸得凹进去七八尺,却也没有出现甬道——这石门的厚度竟然比宽度还大!

    三个人都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芳璟少爷突然展颜一笑,道:“不急,先吃点东西吧,都进来大半天了,你们不饿吗?”他从包里拿出了一堆吃的和,小昭登时睁大了眼睛。

    “我相信你不会说出去的,对么?”芳璟少爷对她笑,小姑娘拼命点头保证,羞羞怯怯地接过了他递给的食物。

    张无忌坐在自己的小伙伴旁边,从自己包里拿出水和他洗完手,一边啃着椒盐排骨一边小小声地问他:“你怎么对她那么好……”

    芳璟少爷挑眉一笑,凑到他耳边更小声地问:“我怎么觉得你这句话酸溜溜的?看上她啦?”

    张无忌差点把嘴里的骨头都吞下去,好容易缓过劲来,忍不住埋怨:“你怎么老是看到个姑娘就要说我看上她?”

    芳璟少爷微笑,“我那不是担心你被啸听雷她们矫枉过正以后真不喜欢姑娘了吗?到时候还要我负责。”

    “你怎么负责啊?给我找十七八个姑娘?”张无忌笑着拿肩膀撞了他一下,“瞎心。”

    芳璟少爷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唉,实在不行,只好我自己亲自上了,谁让我出了那么个馊主意呢。”

    张无忌大笑,顺着他的话说:“那也行的,干脆咱们俩就凑合过一辈子算了,哈哈哈。”

    小昭默默地坐在另一边看着他们俩,又一次觉得自己十分多余——尽管这俩完全是好朋友开玩笑而已,她还是觉得很像秀恩啊!

    三个人吃完了东西,又开始商量怎么出去,叶芳璟想着是不是能用剑把那道石门挖穿,张无忌却很担心门太厚不知道得挖到几时,不过他们还是试了试,但是那石头的质地太坚硬,面积和厚度也太大,哪怕叶芳璟出品的剑十分锋利,可称是削铁如泥,挖了好半天也才挖进了三四尺,通道依然没有看见。

    “实在不行你就练吧,”芳璟少爷只好对张无忌道,“虽然这样不算厚道,但是总比我们被困死在这里强得多,最多你出去以后不用这门功夫就是。我是不练的,我只要我的问水诀和山居剑意。”

    张无忌思虑再三,还是练了,尽管他没什么把握能练成——那张羊皮上说悟高者也要七年才能练成第一层——但他还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在他练乾坤大挪移心法的期间,叶芳璟也没放弃继续用剑挖那道石门,就连小昭都帮着他一起挖了。

    令人惊讶的是,张无忌不知道是悟极高还是有了九阳神功打底的原因,竟然一下子就练成了第一层,接下来进步更是飞快,半就练到了第五层,等他练到最后,只剩下十九句未练成的时候,他们被困在这石室中还不足一天。

    那道石门终于被他推开了,众人这才觉这哪是一道石门呢?根本就是一整块天然而生的足有小山那么大的巨石,石底装了一块大铁球作为门枢,只是年月深久,早已生锈,推起来着实困难得很。

    三人照着密道全图,终于走出了山洞,洞外已经是白天了,阳光映照在冰雪之上,他们花了好长时间才适应那强烈的光线。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