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无忌,你在哪里?

    因为骑马不够快的缘故,叶芳璟和张无忌最后还是改用轻功去追韦一笑了。

    青翼蝠王韦一笑的轻功简直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就连见识过明教和唐门轻功的叶芳璟都为之惊叹——也就是说,他追不上……

    藏剑山庄的轻功说起来……算是比较挫一点,飞得不算高,要是跟唐门和明教比,那飞的高度绝壁是一辈子都被人家远远甩在后的,不过度倒还是可以,可是却比不上张无忌快了,芳璟少爷跟张无忌比过轻功,张无忌飞得没有他高,可是度却比他快。张无忌都能比他快,更别说是以轻功闻名天下的韦一笑了。

    好在韦一笑虽然轻功高绝,但是此时扛了一个阿离,总不可能踏沙无痕,还是在沙地上留下了一行足迹,两个人就循着足迹去追。张无忌怕叶芳璟迷路,专门照顾着他的度,没敢甩开他,所以两人追了足足三天三夜——要不是叶芳璟包里常备各种补充体力的烹饪产物,两人恐怕早就把自己累死了——才将将看到了远处若隐若现的一抹青影。

    “无忌,你快先追上去,不用管我,反正都能看见了,我会赶上的!”芳璟少爷赶紧从包里摸出一个补充体力的银丝卷往张无忌嘴里一塞,“快去快去!”

    张无忌嚼着银丝卷含糊地叮嘱他:“你可要快点赶上,要是没赶上又找不到我的话,就站在原地等着我,千万别乱跑啊。”

    芳璟少爷猛点头。

    于是张无忌就“嗖”地一下追上去了。

    叶芳璟怕跟丢了,也不敢放松,自己也边跑边吃了个银丝卷,卯足了劲跟上去,可是张无忌的度实在太快,没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好在张无忌还特地留了足迹可以给他看,然而等他追到了足迹消失的地方,却再也没看到张无忌了。

    ……

    芳璟少爷默默地看着韦一笑的足迹旁边那双张无忌的最后一双脚印,心里有些担心起来,韦一笑的足迹还延伸出去好长,可是张无忌的足迹却不见了,这是不是说明张无忌遇到什么意外?那他到底是继续去追韦一笑呢还是站在原地等着张无忌呢?

    他又仔细观察了四周,就现了一点蹊跷:在张无忌足印消失的地方,有一些奇怪的痕迹,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翻滚过一般,接着他又四处走了走,终于现了另一行赤脚的脚印。

    但是那脚印也不能说明什么,他一方面猜测张无忌是不是追上了韦一笑,被韦一笑捉走了,另一方面又怀疑是那赤脚脚印的主人将张无忌捉走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追哪个好,最后一咬牙,还是决定去追韦一笑,毕竟韦一笑那边还捉了一个阿离姑娘,如果还捉了张无忌的话,他追上去救到的就是两个人了。

    沿着韦一笑的足迹追了大约几个时辰,天又亮了,他的视野也开阔起来,竟然惊喜地现那赤脚的脚印又出现了,而且跟韦一笑的脚印是同一个方向,赶紧加快度冲了过去,最后却冲到了一座山底下。

    望着高高的山,芳璟少爷忧郁了,脚印到山底下就消失了,说明脚印的主人肯定是上了山,可是眼前这座山怪石嶙峋没有沙土,肯定留不下脚印的,那他到底要往哪里追呢?

    想了半天,他还是默默地上了山,山上到处都是危崖绝壁,而且极目远眺,哪里都没有人烟,于是……他又迷路了。

    但是这不能怪我,他这样想道,这里我又没有来过当然会迷路,无忌,你在哪里啊……

    然后他就在山上转啊转啊,一直转到了下午,终于现了一个山谷底下躺着一个人。芳璟少爷像是看到救星一样,重剑一挥就飞了下去,到了底下一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竟然是阿离姑娘!

    他赶紧凑过去喊了几声——也没敢碰,阿离姑娘说过她上有毒——过了好一会儿,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什么,阿离姑娘竟然真的醒了过来。

    “唉,你总算醒了!”芳璟少爷问她,“我家无忌来救你了,你见过他吗?”

    阿离一脸茫然,“没见过啊,你们、你们真的来救我?谢谢……”

    “先别说谢了,无忌他轻功比我好,追着韦一笑就过来了,但是后来脚印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他追上了之后也被韦一笑捉了呢……”芳璟少爷颓然地坐了下来,“我现在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他。”

    阿离姑娘也愧疚的,“对不起啊叶公子,都是我连累你们,不如我陪你去找吧,你和叶小公子都是好人,他一定会没事的。”

    “你能起来吗?是不是受伤了?你上还有毒吗?没毒的话我扶着你?”

    阿离伸手从袖子里、腰带里摸出几只毒蜘蛛丢出老远,对他惨笑道:“我的脚受了点伤,要麻烦你了。”

    芳璟少爷点点头,道一声“失礼了”,伸手抱起了她,问道:“阿离姑娘,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阿离看了看周围,给他指了一条路,“从那里出谷吧,我大概知道了,这里是明教光明顶附近,我们边走边说。”

    一路上她问清楚了之前的况,想了许久,便道:“韦一笑不见了,他抓了我来,本来大约是为了吸我的血的,他练功走火,每次激引内力就要吸一次人血,现在不知道他为什么没吸我的血,不过我猜应该是明教的人救走了他。从你们来的那个方向往这里,是去往光明顶的路,我怀疑抓了叶小公子的那个人就是明教的人,说不定救走韦一笑的也是他,我建议我们上光明顶去看一看。”

    叶芳璟好不容易找到个带路的人——而且还算是己方阵营的——当然都是听她的,于是两人出了谷,就一路往光明顶去了。

    “明教的人上光明顶是有隧道的,我小的时候,天鹰教和明教的关系还没有这么僵硬,我也曾经走过,然而他们的隧道中却有暗哨守卫,公子如果不带着我,或许还能闯过去,可是要带着我这个累赘只怕就……”阿离坐在一道山壁前,指点着叶芳璟打开了一处机关,“叶公子不用管我了,进了这处隧道,只要一路向前就能到光明顶了。”

    叶芳璟又怎么可能丢下她一个受伤的姑娘在这里?当下摘下背后的剑,轻剑交给她握着,重剑自己提在手里,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将她背在了背上,跨进了隧道里。

    阿离在他背上叹了一声,“叶公子,你真是个好男人,若不是我心里早有了张无忌那个狠心短命的小鬼,我一定会很想嫁给你的。”

    我也是为了去救你那个狠心短命的小鬼啊……芳璟少爷默默地想,答道:“张无忌若是知道姑娘对他如此深,一定会很感动的。”

    阿离苦笑,“怎么可能呢?他很讨厌我的,小的时候我要带他回灵蛇岛去,他宁愿死也不肯跟我走,还在我手上咬了好大一口,疤痕到现在还在呢。”

    “可能你还需要再温柔一点?”芳璟少爷一本正经地给她分析况,“男人嘛,都是喜欢温柔贤惠的姑娘的,像我就是啊。”

    这么说着的时候,隧道前方突然有破空的风声袭来,他挥剑一挡,就挡掉了两根箭矢。

    “各位明教的好汉,在下是藏剑山庄的叶芳璟,特地上光明顶拜访冷面先生和铁冠道人的。”

    芳璟少爷得感谢那两个因为得到了他的剑到处炫耀的五散人之二,因为明教的暗哨出来确认过他那金光闪闪的武器和衣服之后,又听到阿离说自己是白眉鹰王的孙女,就带着他们上了光明顶。

    上了光明顶,那带路的暗哨就找了一个头目模样的中年人来说明了况,那中年人大喜:“我早就听锐金旗的兄弟说过了前些天两位叶公子的义举了,我这就带叶大公子去议事厅见杨左使,对了,怎么没见叶小公子呢?”

    芳璟少爷一脸忧伤:“我和师弟走散了,附近的路我又不熟,想起贵教的好汉都是义薄云天的,就厚颜想来找你们帮帮忙。”

    中年汉子顿觉特有面子,带路的脚步都快多了。

    谁知道几人刚来到议事厅,就听见厅中传来一声喊:“成昆!你这大恶贼留下命来!”竟然是张无忌的声音!

    阿离赶紧道:“叶公子,你快把我放下去帮叶小公子吧,他似是跟人打起来了。”

    叶芳璟赶紧把她交给那中年汉子,“好好照顾殷姑娘!”接过她递来的轻剑冲了进去。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