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舅舅和表妹

    听到叶芳璟的话,再看到他的眼神,灭绝师太的脸色更难看了,然而眼神却有些飘忽不定起来:照这小子的实力来看,照脸抡什么的或许还真能做得到,如果自己真的被“照脸抡”了,那岂不是颜面无存?

    当下她便有些犹豫起来。

    叶芳璟其实也知道如果想要和平收场,让张无忌捱过灭绝师太的三掌是最好的办法,这样灭绝师太有了台阶下,己方两人也不至于完全得罪六大派——本来他们都已经有停手的意思了,但是如果灭绝师太真的被他照脸抡了,跟她同阵营的人肯定会被激起斗志的——但是他实在拿不准张无忌会不会因为那三掌受伤,所以也只好用这种办法了,没法以德服人,就只好以武服人吧。

    站在他边的张无忌也看到了灭绝师太犹豫的神色,便小声道:“芳璟,灭绝师太毕竟是老人家,照脸抡不太好吧?我看还是我来……”他的声音虽小,但在场的人无不内功深厚,又怎么会听不到他说的话?有不少人就眼神古怪地看向了灭绝师太的脸。

    他本意确实是照顾老人家来着,可是灭绝师太怎么可能会领呢?她还以为他故意刺激自己呢!这下子连犹豫也没有了,怒喝一声:“无礼小子!谁要你们让!尽管放马过来!”

    芳璟少爷笑了,风度翩翩地说:“师太是前辈,师太先请。”

    灭绝师太这下真的彻底被激怒了,然而她也不敢再用倚天剑,便狠狠一掌打来。

    叶芳璟脚步往后一撤,手中重剑“呼”的一声带起一股风,一招普通的四季剑法带起金色的剑气真的朝着老尼姑的脑袋抡过去了——四季剑法可以说是最符合“照脸抡”的招式了,就是那么简简单单地抡起重剑朝着脑袋砸过去……

    灭绝师太毕竟是成名多年的高手,而重剑总是没有轻剑那么迅捷的,这一招就被她险险躲了过去,然而叶芳璟仿佛就跟她的脸过不去一般,手中泰阿剑方向一变,使了个“云飞玉皇”的变招,依然锲而不舍地朝着她的脑袋继续抡过去,不管她如何躲,他来来去去就是一招各种角度的“云飞玉皇”,始终朝着她的脑袋……

    藏剑山庄的剑法精妙无比,每一个招式都有着无数种变招,每一个藏剑弟子打小就开始研究剑法,尽管是同一剑法,各人使出来风格也不尽相同,叶芳璟的风格就是多变,一招“云飞玉皇”他从各种稀奇古怪的角度使出,但是最后朝向的目标总是敌人的脑袋……

    围观群众们就那样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少爷追着灭绝师太的脑袋“呼呼”地抡着重剑,灭绝师太尽管能躲开,但是大家都看出来那是芳璟少爷有意放水的——要是不放水,那把巨大的剑早就拍到灭绝师太脸上了——灭绝师太根本打不到他,因为他的剑长啊!泰阿剑足有五尺三寸那么长呢!重六十斤!人家灭绝师太现在又不敢把倚天剑拿出来找削,只能用拳脚功夫,可是拳脚还没碰到他呢,他的剑就先到了啊!剑比拳脚长还能有什么办法!

    所有人看着他用兵器优势欺负灭绝师太,目光都十分古怪,然而他们又能说什么呢?人家使着那么巨大的剑还能那么灵活地盯着一个目标打,这也是一种实力啊!而且他有剑气呢,多恐怖啊!灭绝师太的僧帽都要被剑气吹掉了呀!

    叶芳璟打着打着,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张无忌抿着嘴唇很是担忧地看着自己,一细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知道他是怕自己将灭绝师太得太绝不好收场,便用了一招江湖轻功的“迎风回浪”向后疾退,对灭绝师太道:“师太,见好就收吧,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

    灭绝师太迟迟拿不下他,看他却还游刃有余,早就后悔了,闻言便哼了一声,也收了手。

    “师太如今可以放过锐金旗几位好汉了吧?”张无忌忙问道。

    灭绝师太冷笑:“我的法名叫什么?”

    张无忌茫然道:“师太法名上‘灭’下‘绝’。”

    “你既知我法号灭绝,就该知道魔教妖邪我必灭绝之,难道我的名字是白叫的么?”灭绝师太冷冷地看着锐金旗众人,对自己的弟子道,“动手。”

    只见原先那呆在西北角的阵营不明的数百人中,突然有一个白衫男子,手摇折扇,穿过人群走了过来,足下尘沙不起,脚步飘逸如行走在水面上一般,长衫左襟上绣着一只小小的黑鹰,双翅展开,仿若下一刻便要翱翔而起。

    白衫男子走到叶芳璟和张无忌附近,面对着灭绝师太含笑拱手:“灭绝师太请了,在下姓殷,草字野王,想向师太讨个人。”

    张无忌目光闪动,转头朝着叶芳璟望去,忘乎所以地抓住了他的衣袖,眼睛亮亮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欣喜。

    叶芳璟早听说过他与天鹰教的关系,也知道他为何会这么激动——那殷野王就是他的亲舅舅——便明了地对他一笑,握住他的手安抚地捏了一下。

    灭绝师太当然也知道殷野王是什么人,便冷笑道:“天鹰教不是与魔教不和么?你还要替他们出头?”

    殷野王潇潇洒洒地摇着扇子微微一笑,道:“这就不劳师太关心了,师太若是不给这个人,那在下也只好令各位人人死无葬之地了。”

    他脸色一肃,高声道:“现!”

    刹那间沙中便涌出无数穿绣着黑鹰的白袍的人,每人前支一块盾牌,手持强弓,一排排的利箭对准了六大派众人。

    六大派人人脸色大变,灭绝师太看到有人开始面露恐慌之色,心中实在恼怒,她不愿屈服于天鹰教,认为那大失颜面,但是却不是每个人都像她这么不识时务的。

    昆仑派何太冲先就劝她:“师太,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殷野王抚掌笑道:“识时务为俊杰,还是何掌门明白事理。撤去弓箭!”

    他命令一下,那些弓箭手便如潮水一般整整齐齐地退去,秩序森严宛如军队一般。灭绝师太看他指挥若定,天鹰教众人又如此强力,也只好恨恨地一甩袖子,领着门人弟子向西退去,其他各大派也纷纷跟上。

    “等等,把那女子留下。”殷野王手中折扇一指被峨眉派众人裹挟着的阿离姑娘道。

    阿离本来是被丁敏君捉着的,丁敏君早已被天鹰教的弓箭手吓得胆寒,顺手就将她丢了下来。

    殷野王看着痛呼一声跌倒在地的阿离,笑了笑,道:“阿离,你好啊。”

    阿离目光怨毒地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叫了一声:“爹。”

    张无忌大惊——原来这是我表妹么!

    叶芳璟看到他的眼神是这么说的,又觉得他呆,忍不住笑。

    阿离仿若看到救星一般,对着他叫到:“叶公子!求你救我!”

    芳璟少爷愣了一下,问道:“姑娘怎么到了峨眉派手里的?令尊如今在这里,怎么还要我救?”

    阿离咬了咬嘴唇,眼神凄然,也不说自己怎么到了峨眉派手里,只是说道:“我爹要杀我。”

    叶芳璟还没表示什么,张无忌已经吓了一跳,看着殷野王结结巴巴道:“她、她是你女儿,你怎么要杀她?”

    殷野王冷笑,“像这等害死庶母,累死母亲的孽障,还留着她做什么?”

    阿离失控大叫:“若不是你任由二娘和两个哥哥欺凌母亲,我怎么会杀了二娘?母亲为了你散掉千蛛万毒手的功力,你就因为她年长无子就要纳妾,你对得起她吗!”

    殷野王大怒:“若不是你杀了你二娘,你母亲又怎么会以死替你谢罪!你才是最对不起她的人!”

    阿离失声大哭。

    “但是、但是她好歹也是你亲生女儿啊……”张无忌讷讷道。

    殷野王冷冷道:“我感激两位叶公子为明教所做的事,但是两位难道连我的家事都要管?”他不愿再说下去,挥手叫人将阿离捉住,转就走。

    张无忌着急地喊:“你、你不能杀她!”

    殷野王根本理都不理他。然而就在此时,沙中突然有一道青色人影飞快地出手打晕了捉着阿离的两人,将她扛起,一道烟似的一转眼就飞出了老远。

    殷野王怒喝:“韦蝠王!你也来多管闲事?!”说话间已经飞快地跟了上去。

    原来那竟然是明教的青翼蝠王韦一笑!他长笑一声,影飘忽,时而在东时而在西,殷野王轻功也算很好,竟然追不上他。

    在这种紧迫的时刻,竟然又有状况生,几声尖锐的海螺声远远响起,殷野王竟没有再追韦一笑,招呼了自己的人马,便朝着海螺声传来的方向去了,张无忌拦也不及。

    叶芳璟曲起食指,将指节凑到唇边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他们两人的马便飞奔过来。他将重剑收到包里,给了张无忌一个眼神,两人便十分默契地上马,朝着韦一笑走的方向追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