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重剑的使用诀窍

    叶芳璟说是要做午饭,实则也没能摆开什么炉灶之类的,少爷他全炊具都放在包里呢,现在殷梨亭就在附近,他怎么拿出来?并不是说他不信殷梨亭,毕竟那还是他好友的长辈,而且他也从张无忌对殷梨亭的描述中知道这是个不错的人,然而那些包裹实在是很玄乎的东西,他就怕拿出来以后人殷梨亭把他当成妖孽了。

    于是他只能四下收集了一些枯枝点了火,借着马的遮挡,快地整理了一些必用的东西打包成一个包袱挂在马背上,然后拿点干粮出来用火略了一下,等到张无忌和殷梨亭过来帮忙的时候,他已经搞定了。于是三个人便就着水囊一边吃干粮一边说起了张无忌那些年的经历。

    殷梨亭对着叶芳璟再三道谢,又对张无忌道:“无忌,既然你没事,就快些回武当去拜见师父吧,也好叫他老人家安心。”

    “不行!”张无忌断然摇头,“如今六叔你们到这里来围剿光明顶,我怎么能不顾你们的安危独自回武当去?”

    殷梨亭温声道:“我们只想要你平安,你还小,不要掺合进这种事来。”

    张无忌抿抿嘴唇,很不愿:“六叔,我已经快二十岁了,况且我还没有去拜见大师伯他们,怎么能就这么离开?”

    叶芳璟笑道:“殷六侠不用担心无忌的安全,无忌现在武功不错的,更何况还有我呢,你看无忌的剑,是我铸的。”他倒是一点都不谦虚。

    张无忌马上配合默契地把自己的剑给殷梨亭看。

    殷六侠摸着那把剑真是羡慕啊……最后默默地、非常不舍地把剑交回张无忌手里,叮嘱道:“既然如此,那就随你吧,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些,也不要太麻烦叶公子。”

    张无忌点头。

    “目前大师兄他们已经到了一线峡,距离光明顶不远了,崆峒派、昆仑派、少林寺等各派人马也约定好在那里汇合,峨眉派也是往那边去的,”殷梨亭有点愁,“江湖上还有那么多人想要从无忌口中得知屠龙刀的下落,无忌若是跟我一起过去,引起了有心人的怀疑,恐怕……”

    叶芳璟明白他的意思,而且他还想得更深,“而且如果我们现在跟着殷六侠到那边去拜见贵派的各位大侠,那就很有可能会影响武当派与峨眉、昆仑两派之间的气氛,毕竟我们刚刚跟峨眉、昆仑两派生过冲突。现在正是你们六大派应该齐心协力的时候,实在不应该横生枝节。殷六侠放心,我们稍晚一些再自行过去,殷六侠告诉我们方向就好,而且无忌也不会以真实份出现,在外人面前,他还是我的师弟叶无忌。”

    殷梨亭欣慰又愧疚地点头,“唉,委屈你们了,我会跟各位师兄提前打招呼的。”

    但是接下来他又有些言又止,犹豫了一会儿方道:“无忌,此次六大派围剿光明顶,明教也向你外公的天鹰教求援了,这个……虽然我们武当虽不至于对你外公下狠手,然而其他五派却是一定的,你……”他实在也不知道该叫张无忌怎么办,若是不叫他知道这件事,未免有违自己的道义,可若是叫他知道了,他要去帮天鹰教,那他势必要站到各大派的对立面,那就大大的危险了。

    张无忌果然脸色大变,皱着眉想了一会儿,便决然道:“六叔,如果外公遇到危险,那我必然要帮他的!可我也不能让你们为难,六叔回去以后先不要跟大师伯他们说遇到我了,等到此事一了,我再回武当向各位叔伯请罪!”

    殷梨亭苦笑,“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罢了,你自己多加小心吧,我先去了。”

    等他走了,张无忌就看着叶芳璟言又止。

    芳璟少爷笑眯眯:“又想赶我走?”

    张无忌苦着脸看他:“可是眼下太危险了,不能因为我的事连累你,不然我心里会不安的。”

    “难道你想把我丢在这里?”芳璟少爷叹了一口气,表很失落地低下头,“无忌,难道你没现我们现在在沙漠里?要是让我一个人走,我何年何月才能走出去?枉我以为我们是挚友,原来在你心中我并没有那么重要……算了,你走吧!”

    张无忌认识他这么久,当然已经知道他都是装的,然而却也拿他没办法,只好叹气,“你不要装啦,你要是真心想要走出去,总是有办法的。我知道你是想帮我,不是我不领,只是我真的怕你有危险……既然你这么坚持,那、那就算了,不过你要优先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能为了帮我就让自己遇到麻烦。”

    芳璟少爷计谋得逞,眼里流露出笑意,不过还是哼了一声,装模作样道:“本少爷帮你就是你的福气了,你还敢嫌弃。”

    张无忌看到他眼里的笑意,就知道他是故意这么说想让自己放轻松,便也笑了起来,附和道:“是是是,大少爷你的一片好心,我竟然还敢不领,真是太不识趣了,我跟你道歉行了吧?”

    两个人就这样说说笑笑地收拾好东西,叶芳璟从包里拿出重剑背上,便和张无忌骑上马慢悠悠地往殷梨亭所说的方向走去了。

    虽然走得慢一点,然而路程毕竟不长,走了约小半个时辰,两人就到了殷梨亭所说的一线峡,这里已经没有人了,但是却有大面积的战斗痕迹。两人循着战斗痕迹往前找去,就到了一处沙丘,终于看见了正在战斗的人群。此时峨眉派与武当派已经又跟明教的人碰上了,而且似乎已占了上风,灭绝师太仗着倚天剑之利在战场中大杀四方,明教的人越来越少。

    那些明教中人分为三队,服色颇为整齐,一队着黄色,一队着黑色,还有一队着的乃是红色。叶芳璟因为以前收集过明教的消息,便给张无忌解说起来:“那是明教的五行旗,穿黄的是锐金旗,黑的是洪水旗,红的是烈火旗,也算是精锐了。”

    张无忌伸手一指远处的另一队人马,“那又是什么旗?”原来在距离战场稍远的地方,却还有整整齐齐的三个队伍,每队约有百来人,却不下场支援明教,也没有支援六大派,而是站在战场外看着,始终按兵不动。

    叶芳璟摇了摇头,也实在想不清楚那是哪一方的人。

    他们两人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毕竟他们并未凑到近前,只是远远看着,过了一会儿,明教五行旗众人已经是强弩之末,锐金旗掌旗使被灭绝师太杀死。洪水旗中一人高声道:“庄旗使殉教归天,锐金、烈火两旗退走,洪水旗断后!”

    烈火旗旗号一变,应命向西退走,锐金旗却无一人退后,越杀越狠。

    洪水旗中那人又喊道:“洪水旗唐旗使有令,势不利,锐金旗退走,后再为庄旗使报仇!”

    锐金旗中数人齐声道:“请洪水旗退,后为我们报仇,锐金旗下兄弟要与庄旗使同生共死。”

    洪水旗的掌旗使猛地扬起黑旗,高声道:“锐金旗诸位兄弟,洪水旗将来必为你们复仇!”黑旗翻滚,洪水旗向西而退。

    锐金旗剩下仍有几十人,闻声齐声道:“多谢唐旗使,锐金旗为你们断后!”而后变阵,将洪水旗的退路堵上,挡在六大派面前,竟无一名敌人能够通过。

    殷梨亭不住叫锐金旗投降,其他各派已经纷纷退后十丈,给他们留下了放下兵刃投降的机会,或许是被对方的兄弟义气震撼了,也或许是于心不忍,觉得胜之不武。

    可是灭绝师太却不愿放过这群人,而他们也绝不愿意投降,于是场中便只有峨眉派三十余人独战锐金旗十余人,以二敌一,锐金旗又折损了几人。

    此时锐金旗仍不愿投降,灭绝师太竟一连斩下了五人手臂他们求饶,可是却无一人屈服,灭绝师太怒极,又命弟子再去斩他们的手臂。

    张无忌已经看不下去了,运起内力大喝一声:“如此残忍狠毒,你不惭愧么!”

    还没等叶芳璟反应过来,他已经凌空跃起,落到了灭绝师太面前,将锐金旗挡在了后。

    “又是你!”灭绝师太冷冷地看着他,“你这小子莫要总是多管闲事!这些魔教妖邪罪该万死!”

    张无忌本不善言辞,动之以晓之以理他也做不出来,然而他实在看不下去灭绝师太所作所为,灭绝师太看他一味纠缠,又想到此人是跟叶芳璟一伙的,只好忍下这口气,承诺他若能捱过自己三掌,便放这些人一条生路。

    叶芳璟这时候已经慢悠悠地走了过来,闻言冷笑道:“师太,你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吗?我今天说什么来着?凭什么你叫别人挨你的打他就一定要挨呢?他又不是比你弱,难道不能打败你?你的倚天剑还好么?”

    灭绝师太脸色大变,冷森森地盯着他,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叶芳璟,你不是自辩与魔教没有关系吗?为何又为他们出头?”

    “因为我看他们顺眼,看你不顺眼,不行吗?”芳璟少爷微笑,“这几位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子,如果他们是妖邪的话,那欺凌这些好汉子的你又是什么?我家无忌方才说你残忍狠毒,你敢否认吗?”

    锐金旗众人自然也听说过给他们教内五散人之二铸过剑的叶公子,见到他和张无忌维护自己自然很是感动,但是又怕他对上灭绝师太会有危险,便纷纷道:“两位叶公子,莫要为了我们跟这老贼尼计较,我们感激你们的大德,你们还是离开罢!”

    芳璟少爷背对着他们举起一只手掌摆了摆,气定神闲道:“用不着,这老贼尼打不过我的。”

    灭绝师太气得满脸铁青,看到其他门派面露惊异纷纷窃窃私语,眼睛里简直要出刀子来,冷冷道:“好!那就让他们看看我到底打不打得过你!”

    芳璟少爷摘下背后的重剑,对张无忌笑:“无忌,你知不知道重剑的使用诀窍是什么?”

    张无忌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但仍然非常捧场地问:“是什么?”

    “我们姬黄泉师兄说过,重剑的使用诀窍就是照脸抡。”芳璟少爷看着灭绝师太的脸,不怀好意地笑了。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