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少爷用钱砸死你!

    虽然叶芳璟是为了让张无忌妥协才说那句“除了你之外都是外人”的,但是他倒也并没说错,他在这个世界就张无忌一个朋友,下属什么的,哪有唯一的朋友那么亲近?

    张无忌是那种吃软不吃硬的人,这是芳璟少爷和他认识不久就看出来的,所以为了让他妥协,说几句好话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当是表达友好啦!芳璟少爷这样想道。

    于是两个人就更改了行程,不去武当山了,转头西行往明教总坛的方向去。

    叶芳璟在西域这一带经营了一年多,生意已经拓展到了中原地区,西域这一片更不用说了,他的产业中,赚钱的大头是银楼绸缎庄之类的地方,但是用来收集讯息的客栈、酒馆、茶楼、商队也有不少,但是这些往常很能打探消息的人马却没打探到六大派的行踪,只能查到那些三教九流小门派的消息,对目前急于知道师叔伯们行踪的张无忌一点帮助都没有。

    “你也别太担心了,至少我们能推断出来,那些人都没有经过人多的地方,否则我的人不可能查不到,”叶芳璟安慰道,“我们就朝着光明顶的方向,专门找人迹罕至的路去走,总会遇上的。”

    不出他所料,第二天他们就现了一个有过战斗痕迹的地方,在周围仔细一找,还现了峨眉派驻扎过的宿营地。之所以知道那是峨眉派的人驻扎过的,是因为芳璟少爷眼尖地在残留的篝火附近现了一张女子的手帕,手帕一角还绣着一个“周”字。

    “哟,这一定是你的周姑娘落下的,”叶芳璟调侃地看着张无忌,“周姑娘女红不错,为江湖女子还会绣花,真是很贤惠啊。”

    张无忌闹了个大红脸,尴尬地摆手,“你不要再乱说啦,我对周姑娘真的没有那个意思啊!”

    “那你脸红什么?”芳璟少爷笑眯眯地捏了一下他的脸,“不用不好意思,你也到了窦初开的年纪啦。”

    张无忌刚要反驳他,就看到他脸色一变,突然很惆怅地说:“也不知道芳琪现在怎么样了,算算如果是在那边,他现在已经十五岁半了,差不多也到了会喜欢小姑娘的时候了呢……唉,真是愁啊,一想到我家芳琪窦初开看上个小姑娘,却找不到哥哥可以商量怎么追求她,我就心如刀割……”

    够啦!你上次还说不想你弟弟那么快谈恋,不然会被坏女人骗走!张无忌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你怎么看到啥说到啥都能想到弟弟!

    重新上路之后,芳璟少爷这个级弟控足足用了差不多一刻钟来表达他对“有了青少年小烦恼却找不到哥哥倾诉的可弟弟”的担忧,张无忌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连他们的马都有些不耐烦,一边跑一边打着响鼻表示鄙视。

    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听到了远处兵刃交击的金铁之声,不约而同地眼睛一亮,加快了马,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疾驰而去,没一会儿就看到峨眉派的人正在围观一场战斗,战斗的主角是三个穿着袍角有火焰图案的白袍的道人,这明显是明教中人的服色,他们的对手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使剑的男子。

    张无忌惊呼一声:“殷六叔!”原来那男子竟然就是武当七侠排行第六的殷梨亭!

    “别激动!你不想暴露份吧!”叶芳璟忙制止他上前,“峨眉派的人都看着,你的殷六叔吃不了亏。”

    其实就算没有峨眉派的人看着,殷梨亭也吃不了亏,他一人独战三人依然不落下风,没过一会儿那三名明教的白袍道人就被他解决了,峨眉派的人纷纷上前跟他见礼。

    这时候叶芳璟却在峨眉派众人中现了一个熟悉的影,他伸手拍拍张无忌,示意他看过去,“看,你的阿离姑娘也在那里。”

    “她不是我的,”张无忌条件反地反驳了一句,才反应过来,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那个凶巴巴的丑姑娘,“她怎么会跟峨眉的人走在一起?啊,不对,她是被他们俘虏了!”

    就在这时,殷梨亭突然朝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跟峨眉派的人说了几句话。

    他们两人穿着藏剑山庄金光闪闪的衣服,又没有隐藏行迹,就那样光明正大地站在远处看着,大漠里视野开阔,自然很容易被人觉。

    接着就见峨眉派众弟子中的丁敏君对着一个白老尼恭恭敬敬地说了几句话——那老尼自然就是灭绝师太——紧接着周芷若也望了过来。

    灭绝师太听完丁敏君的话,目光如电地看向了叶芳璟。

    芳璟少爷一点也不怵地对着她露出了一个气定神闲风度翩翩的微笑,微微颔,对张无忌道:“人家现我们了,过去打个招呼吧,你也可以近距离看看你殷六叔。”

    张无忌点头,和他催动马匹奔了过去,到得近前,两人轻巧地跃下了马背,就看到峨眉众女弟子中年纪较小的几个红了脸,有一个还惊呼了一声,结果全都被丁敏君瞪了一眼——一真一假两个长得非常不错的贵公子对小姑娘来说还是很有杀伤力的,更何况他们俩下马的动作还那么潇洒。

    叶芳璟作为一个世家公子,应付这种况简直就是驾轻就熟,他先是朝着那几个无辜被瞪的脸红少女送去一个温和优雅的微笑,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众人一拱手,道:“在下叶芳璟,与师弟路经此地,听到有打斗之声便过来查看,若是打扰了各位侠士,还请多包涵。”

    灭绝师太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说:“我看是来帮魔教贼子的吧?藏剑山庄与魔教交好,在江湖上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你也不用装什么客气,你伤了我的弟子,总要给我一个说法的。”

    “原来您就是灭绝师太,久仰久仰,”芳璟少爷依然是一副温和优雅的样子,道,“其实在下跟明教真没什么关系,在下是个生意人,只不过是卖了两把剑罢了,而且在下数前与贵派丁女侠之间实在是纯属误会,师太如果不信的话,可以问问贵派的周女侠。”

    灭绝师太哼了一声,鹰隼一样的目光刺了丁敏君一眼,看向了周芷若。

    周芷若犹豫了一下,走到她边,非常客观地描述了一番前几天那场“误会”,而且这姑娘十分明智地只说了自己知道的部分,既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为叶芳璟开脱。

    灭绝师太锋利的眼神又刺了一下丁敏君,冷冷道:“记住了,我若问你什么事,你只可以如实回答我,若再添油加醋,你该知道后果。”

    丁敏君噤若寒蝉地低头应是。

    然后这老尼姑对叶芳璟的态度也并没有好多少,“你虽无意伤我弟子,但伤了就是伤了,我峨眉派的弟子岂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伤的?”

    “那师太打算如何处置在下呢?”叶芳璟笑容不变地问。

    灭绝师太看了他一眼,道:“你若能接住我一掌不死,此事便揭过了。”其实她已经是打算放过叶芳璟了,对方虽然说曾经被流言所指跟明教扯上了关系,但是后来江湖中又有不少人自动跳出来为他澄清——就是芳璟少爷让仆人放话给别人去收拾朱武连环庄和昆仑派那一回——而且她听周芷若所说,那天的事确实也挑不出叶芳璟什么毛病,谁让丁敏君自己去搀和人家了结私怨的事呢?尽管她为了面子要维护自己的弟子,但也不能做得太过分,叶芳璟从头到尾都彬彬有礼的,她再咄咄人岂不是显得自己没有气度吗?更何况人家的藏剑山庄在江湖上也不是没有声望的。

    可是天不遂人愿,她这一方偏偏有个猪队友丁敏君,此人愤愤道:“师父!这小贼决不能放过!当他可是当着弟子的面打伤了昆仑何掌门与何夫人的!咱们与昆仑派同属正道,同气连枝,怎能如此轻易放过他?”

    灭绝师太的脸一下子就黑了,沉沉道:“闭嘴!你这是在质疑我的决定?”

    丁敏君这才抖了一下,悻悻地低下了头。

    不过即使没有丁敏君这几句话,叶芳璟也不可能老老实实接灭绝师太一掌,如果他这么做了,岂不是等同于将自己放到了比峨眉派低的地位上?芳璟少爷怎么说也是个从小养尊处优的世家公子,怎么可能一点傲气都没有?

    他收起了笑容,道:“师太为什么会觉得你叫我接你一掌我就一定会答应呢?昆仑派的何太冲败坏我名声,朱武连环庄众人意图盗取我山庄中的宝剑,我找他们算账是天经地义,令徒与他们联手对付我,被波及也是很自然的,更遑论我当时及时收手,后来便只对仇家出手,每一招都避开了令徒,否则师太以为令徒如今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煽风点火吗?”

    灭绝师太脸色铁青:“小辈无礼!”

    芳璟少爷从腰间的锦囊里摸出一大把金叶子往灭绝师太面前一递,勾起嘴角微微一笑,道:“这是令徒的汤药钱。虽然令徒受的只是一两天就能好的轻伤,不过在下总要做个仁至义尽,在下别的没有,这些外之物倒是不缺的,师太请收下吧,千万不要跟在下客气。”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