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凶巴巴的丑姑娘

    叶芳璟说出“他姓叶”之后,张无忌很配合地点头:“不错,我不是什么张无忌,我是叶无忌,姑娘认错人了。”

    朱武连环庄和昆仑派的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他们都做过对不起张无忌的事,若是张无忌跟叶芳璟搭上了关系,那他们就会惹上藏剑山庄了,他们是绝不希望生这样的事的。

    但是那个少女却一下子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猛地转向了朱武连环庄众人,恶狠狠地咬牙道:“朱九真那个丫头说的果然是真的?张无忌真被你们杀死了?”她的面容一片黝黑,脸上的皮肤浮肿,还凹凹凸凸的,看起来极为丑陋,现在表一凶恶起来,简直就像一只索命的恶鬼。

    卫璧怒道:“我表妹果然是你杀的?是谁指使你的?”

    “那个丫头竟然敢说张无忌那个狠心短命的小鬼对她一往深,难道不该杀么?”丑姑娘冷笑,“张无忌的心中只能有我一个人,就算他不肯跟我走,还骂我、打我,将我咬得鲜血淋漓,我也不许他心里有其他的女人,哪个女人敢喜欢他,我便要将她杀死。”

    张无忌倒吸了一口冷气,叶芳璟转头戏谑地看了他一眼,眼里写着“你好惨啊”。

    这时卫璧已经没有耐了,举剑朝着丑姑娘攻了过去,谁知道丑姑娘纤腰一扭,反而闪到了武青婴前,反手就打了她一巴掌,然后顺手夺过了她的长剑,和卫璧打了起来。

    武青婴大怒,举掌就要去帮卫璧,丑姑娘冷笑一声,反手一剑,剑尖就在她脸上划出了一道血痕。其实伤口很小,但是武青婴极美,便被吓得尖叫一声倒了下去。她的父亲武烈和卫璧忙来夹击丑姑娘,武烈的武功明显比丑姑娘要高一些,又有卫璧帮忙,很快就将丑姑娘打倒了。

    武青婴咬着牙拿了卫璧的剑,朝着丑姑娘走去,恨恨道:“我若是让你痛快地死了,我就对不起你!”

    谁知她刚要动手,手中长剑就“叮”的一声,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一下子脱手而出飞出了十几丈。

    其余人都惊疑不定地后退了好几步,朝着周围张望。

    叶芳璟微笑着看了张无忌一眼,看到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微微点头,就明白他要救这个丑姑娘了,方才武青婴的长剑脱手肯定就是他做的,但是他应该也不想让丑姑娘知道是自己帮了他,所以才用暗器的吧……

    于是芳璟少爷果断给他的小伙伴帮忙,上前几步站到了丑姑娘前,朝她伸出了手,“姑娘站得起来吗?”

    武青婴卫璧等人都惊了一下,丑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疑惑地问:“你要帮我?为什么?”

    芳璟少爷微微一笑,道:“因为我看这些人不顺眼。”

    丑姑娘“哈”了一声,说道:“你不用扶我,我上有毒,把你的剑借我撑一下。”

    叶芳璟就把自己的千叶长生剑递了过去,丑姑娘接过剑撑着子站了起来,朱武连环庄那帮人看着她持剑的手,眼里都要冒火了——为什么她那么容易就拿到神剑!

    昆仑派的何太冲则是沉沉道:“叶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叶芳璟把背后的重剑泰阿摘了下来,顺手挥舞了一下,笑着问:“何掌门觉得我是什么意思呢?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你们在我背后说我的坏话,以为我不知道吗?我们今天就来算算账吧。”

    何太冲大怒:“小辈无礼!”

    “谁是你小辈?”叶芳璟的眼神冷了起来,“谁给你的资格叫我小辈?你算什么东西敢叫本少爷小辈?”

    朱武连环庄三人悄无声息地往后退去,何太冲和他的夫人班淑娴已经持剑戒备起来,那个面目鹜的女子也是一样。

    然而他们做什么都是徒劳的,因为叶芳璟已经在一片金色的剑气中腾空而起,瞬间冲到了他们面前,手中的重剑朝着地面重重一拍,一团剑气爆出来,“轰隆”一声巨响,地面震动,这六人齐齐闷哼一声,不约而同地晕了过去——这正是一招“鹤归孤山”,向前冲刺十五尺,可以在半径六尺范围内对最多十个目标造成外功伤害,并且使其晕眩,对周围四尺范围内的目标额外增加两倍的武器伤害。

    丑姑娘已经看呆了。

    不过“鹤归孤山”虽然能使敌人晕眩,但是晕眩的时间也并不长,仅仅三个呼吸的时间,那六人就醒了过来,而且一醒来就飞快地向后逃,那面目鹜的女子还马上就放出了一枚信号响箭。

    昆仑派的轻功实在是绝妙至极,何太冲和班淑娴的度之快,实在出乎叶芳璟的意料,他才刚开始“风来吴山”,那两人已经跃出了他的攻击范围,一溜烟逃走了。

    不过其他人的运气就没有何太冲夫妇好,朱武连环庄三人就不说了,他们根本躲不开,至于那个面目鹜的女子,叶芳璟有意放过她,并没有伤及她——毕竟这个女人他并不认识,也没什么仇怨,之前使出“鹤归孤山”的时候会伤到她还是因为她跟何太冲等人站得太近。

    那女子应该也是看出了他有意放过自己,便抽退开,展开轻功一个人走了,见到他果然没有追,便松了口气,脚步更快了。

    朱武连环庄三人在叶芳璟使出“鹤归孤山”的时候就已经被震出了内伤,再被“风来吴山”的剑气那么一扫,早就已经受了重伤全都起不来了——这还是叶芳璟留了手的结果。

    “无忌,这些人你要怎么处理?何太冲和班淑娴还要不要去追?”他收起剑转头看向了张无忌,那意思是——他们害的人是你,他们的生死也该由你来决定。

    张无忌看了看已经重伤昏迷的三个人,摇头:“罢了,我看他们也快死了,就这样吧,何太冲夫妇我估计我们现在也追不上了。”

    丑姑娘突然道:“你们快走吧,刚才逃走的那个女人是峨眉派的,峨眉派的大部队就在这附近,万一她找人回来报仇就不好了。”她伸手把剑还给了叶芳璟。

    叶芳璟接过剑,问张无忌:“走吗?”

    张无忌点头,又问丑姑娘:“那姑娘你怎么办?你好像受了伤,不要紧吗?”

    丑姑娘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哼了一声,“这点伤算得了什么?我自去找我的张无忌,今天多谢你们,就此别过了。”说完就朝着一个跟那个峨眉女弟子相反的方向步履蹒跚地走了。

    等到她走远了,叶芳璟一边和张无忌拆着帐篷一边笑问:“无忌,那个姑娘是你什么人?她怎么说你还咬过她?”

    张无忌有点不自在地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当初在胡青牛先生的蝴蝶谷的时候,金花婆婆带了她的小徒儿来找胡先生的麻烦……”

    “哦!她就是那个想要把你抢回家做压寨小相公的阿离姑娘!”叶芳璟懂了,“啧啧,原来你那时候咬了那么一口,人家就记了你好多年呢,怎么样?感动吗?”

    张无忌一脸戒惧地转过头,“感动什么啊,她、她那么蛮不讲理……”

    “是啊,因为她喜欢你,就不许你喜欢别人,哪怕你根本不喜欢她……这种女子,唉,真是消受不起啊!”叶芳璟十分明白他的感受,不过嘛,“可是她好像是专门来找你的呢,还为你杀了朱九真,得罪了朱武连环庄,那些人想必就是因为这个才追杀她的,她对你倒是十分深啊。”

    张无忌叹了口气,道:“不是的,她不过是因为小时候想要我跟她走,我非但没走还对她很凶,她不甘心罢了,那时候她还那么小,懂得什么呢?而且就算她真的喜欢我……那又如何呢?”

    “嗯?”叶芳璟诧异地看着他,“你该不会是嫌弃她丑吧?”

    张无忌忙摇头,“自然不是!只是、只是我现在不想去想这些事而已。”

    叶芳璟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你该不会是被啸听雷她们弄得不喜欢女人了吧?”啸和听雷是他的侍女——芳璟少爷用自己武功招式的名称来给侍女取名来着。

    “唔……反正目前不喜欢,”张无忌说,“就算喜欢,也不是有人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她呀。”

    叶芳璟笑着拍他肩膀,“你这么想就对了!我还担心你太心软呢,我可不愿意我的朋友娶那样一个凶巴巴的姑娘,要是以后你们吵架,你肯定是被揍的那个啊,算了算了。”

    张无忌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我怎么会娶她……”

    芳璟少爷大笑,快手快脚地把拆下来的帐篷装进箱子里,然后丢进包里,正要去解下系在旁边枯树上的马,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女子的呼啸声。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