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离开深谷

    互相以名字称呼对方之后,叶芳璟和张无忌的关系又比之前更融洽了一些,张无忌还能对叶芳璟念叨:“唉,那把刀真是太可惜了,那么贵重的东西就那么扔出去了,多浪费啊。”当时他跟叶芳璟去杀朱长龄的时候,他本来正在努力寻找小石子什么的,但是没找到,然后叶芳璟突然就从旁边把那把杀鱼小刀递给他,他下意识地就丢出去了,丢完了才觉自己做了很奢侈的事,十分后悔。

    芳璟少爷一脸淡定,“那不是比较省事吗?你当时都没有找到石头,有那时间找石头,还不如省点力气呢,来给我搭把手,我搭个睡觉的地方。”他从包里拖出了一个大箱子打开,拿出了一大堆东西。

    张无忌对他能从那么小的包包里拿出那么多东西已经见怪不怪了,很快就帮着他搭起了一个华丽的帐篷,然后就跟他道别,“我也该回去休息啦,明天见吧。”

    “你去哪儿休息?”叶芳璟一脸疑惑,“这里好像没有房子吧?”

    张无忌伸手往远处一指,“我就住在那边的山洞里。”

    “那你也别回去了,住山洞多不舒服,”芳璟少爷很好客地招呼他,“跟我一起住帐篷吧,这大冷天的,你山洞里没有被褥吧?”

    张无忌憨憨一笑,“没事,我不怕冷的。”

    叶芳璟伸手一揽他脖子,“别客气了,我还有好多事要问你呢。”

    “那、那我先去潭里洗个澡吧,”张无忌看着那华丽的帐篷挠了挠头,“别把你的东西弄脏了。”

    结果芳璟少爷觉得实在不能让自己的朋友在大冷天跑到冷水里洗澡,又拿出了两个大浴桶打算烧点水,这下就体现出张无忌的用处了,他练的《九阳真经》是阳内功,把手伸到浴桶里运一会儿气,水就了起来。

    芳璟少爷一脸惬意地泡在水里,对着另一个桶里的张无忌赞叹道:“无忌,你真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好朋友啊!干脆我也等你练好武功再跟你一起出去吧!”

    张无忌正趴在桶沿,用他提供的精致华丽的剃须刀刮着胡子,含糊不清地说:“不用罢?我要练成起码还要一年多呢我估计。”

    叶芳璟苦着脸说:“可是我一个人出去不认路啊,你不是说把我送出去了再回来吗?到时候我又是一个人了,我会迷路的。”

    这真的是一件很伤脑筋的事啊!

    张无忌很同地看着他,问道:“可是你在这里不会闷吗?”

    芳璟少爷望天想了想,“唔……一年多确实久了点,要不这样吧,我也不走远,就在这附近弄块地皮建个山庄好了,你要是在谷中无聊了,可以偷偷到我那儿玩几天,肯定不会有人现的。”

    他那么轻描淡写地就说要弄块地皮建个山庄了,张无忌一副“你这土豪”的样子看着他,问他:“你是不是要在这里也建一个你们的藏剑山庄啊?”

    叶芳璟点头,“对啊,好歹做个念想,而且我还想要个铸剑的地方呢。”

    张无忌惊讶地打量了他好久,“你还会铸剑啊?”一副世家贵公子的样子,真的很难想象他抡着大锤铸剑的样子呢。

    芳璟少爷就神采飞扬地给他说了起来,“我们藏剑弟子都是会铸剑的,都是从小开始学的,我现在用的剑都是自己铸的……”

    张无忌就一边听他说一边刮胡子什么的,刮完把脸一洗,就听到他笑着说:“原来你是长这个样子,看起来很正直呢,果然是相由心生,还蛮好看的。”

    他这话倒是形容得很贴切,张无忌长着一张一看就是正直少侠的脸,浓眉大眼鼻梁直,眼睛亮而有神,看起来特别精神,生气勃勃的,让人看着就觉得很舒服。

    张无忌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我长得既不像我爹也不像我娘,他们都比我好看多了,你自己也比我好看得多啊。”

    这倒是的,芳璟少爷点了点头,“我家芳琪那么漂亮,作为他的哥哥,我当然也不能长得太难看不是?”

    啊,这个弟控又开始了……张无忌无奈地暗暗叹了口气,默默地洗澡,洗完了澡穿上芳璟少爷友提供的衣服,就跟他进入了那个华丽的大帐篷。

    因为已经很晚了,两个人各自铺好被窝就睡了。

    第二天叶芳璟就开始研究出去的办法,其实他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就请张无忌带着他找到了最不容易生山石滑坡的一面峭壁。

    张无忌仰头望得脖子都酸了,问道:“这么陡峭的山壁要怎么上去啊?几乎是直的呢。”

    芳璟少爷从包包里拿出了一把重剑——当然不是他用来砸石头砸坏的那把——然后望着山壁笑了起来,问他:“你最高能够飞多高?”

    张无忌算了一下,“在山壁上借力的话,十几丈吧。”

    接下来他就见证了芳璟少爷无比土豪的爬山办法,这位少爷竟然每飞上十几丈就往山壁上插一把重剑用作落脚点继续往上飞……试验地试了几次,确定没问题以后才落回了地面,问:“怎么样?”

    张无忌迟疑地问:“你有那么多剑吗?”

    “也没有太多,就七八把重剑,不过够用了,我们回去准备一下吧。”叶芳璟跟着他回到了他们的宿营地,把帐篷之类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张无忌还有些犹豫,因为如果他只将叶芳璟送到上面就回来的话,他肯定是不放心的,万一人又迷路了怎么办?可要是让他和叶芳璟在外面呆久了,他又怕会被人认出来他就是张无忌,要知道这昆仑山中不但有算计了他的朱武连环庄的人,还有之前在武当山上有份死他爹娘的昆仑派何太冲,若是被他们现,那他不但有危险,也会连累叶芳璟的。

    芳璟少爷倒是一点都不担心,“没事,你是十五岁掉进这谷中的,都过了三年多了,又是在长体的时候,面貌变化肯定很大的,而且你掉进这谷中,朱武连环庄的人说不定都以为你死了呢,我们只要尽量避开那些人,小心一些应该没事的。”

    张无忌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便同意了。

    虽然剑不算太多,但是叶芳璟每次等到剑用完了又会跳回底下,从下往上依次将那些剑拔起重新利用,尽管还是免不了有一把剑要作为垫底的永远留在石壁上,但是两人竟然真的靠着这个办法,终于爬上了崖顶,离开了深谷。

    张无忌往前方一望,便“啊”了一声,有些愁,“这一片毫无人烟的雪岭我们要怎么出去呢?我也不认得这里的路啊。”

    叶芳璟安慰他,“不要紧的,你总比我识得东西南北,我们慢慢找路就是。”

    两人在山中转了半天,竟然真让他们找到了一户猎户,此时张无忌已经将自己打理得干净齐整,还穿着叶芳璟友提供的衣服,那猎户便以为他们是来山中游猎的豪门世家公子,虽然疑惑他们怎么不带随从和马匹,但还是很殷勤地给他们指了路,原来这里距离朱武连环庄已有二十余里远,山下就有一小镇,到了小镇,就能找到去往大城市的路了。

    因为考虑到张无忌目前还不方便在江湖上露面,叶芳璟便重金雇了那猎户一家给自己带路下了山,等到他再回到山上来的时候,就带回了浩浩的建筑队和买回来的仆人。

    张无忌着实唬了一跳,觉得他花钱花得也太快太大手笔了,就问他:“你这得花了多少钱啊?你不是说你之前离开藏剑山庄的时候只是出趟任务吗?出趟任务带那么多钱?你从大唐带来的钱在这里也能用?”

    芳璟少爷一脸淡定,“金子无论在哪里都是能用的,也没花多少,放心吧,不出两三个月,我的山庄就建好了。”

    他选定的地方就在他和张无忌爬上来的那处悬崖不远处,这位少爷直接就把这块无主之地给圈了,整个悬崖都被他圈进了山庄的范围,那些匠人虽然不知道这位出手大方的少爷为何要把房子建在悬崖边上,但是看在钱的份上,他们还是干得很卖力,当天就开始就地取材动工了。

    夜里,张无忌带着叶芳璟给他准备好的绳索和装了帐篷材料等等生活物资的包包,又回到了谷里,因为叶芳璟下山的时候听说了,自从朱武连环庄毁于大火之后,庄上的人就住到了山下的小镇上,有时候还会上山打猎,要是撞到他们就不好了。而叶芳璟就直接在匠人们优先帮他建起来的木屋里住了下来开始画设计图,等他画完设计图,山庄的地基也打好了,三个月之后,一个小型的藏剑山庄就建成了——主要是芳璟少爷舍得花钱,匠人们不分夜地卖力啊!

    这段时间里,虽然住在上面有仆人服侍,芳璟少爷又恢复了那种惬意的世家公子的生活,但他还是经常半夜偷溜到悬崖底下去找张无忌说说话,给他送点东西什么的,毕竟他觉得让他在上面享福却让朋友一个人在悬崖底下过着沉闷的子也实在太不厚道了,而且除了张无忌,他在这里也没什么谈得来的人了。

    张无忌看到他来陪自己说话自然是很高兴的,但是有一点却让他实在有些无奈:芳璟每次下来都好半天找不到他在哪儿,明明都给他画了明确的,小孩都能看懂的路线图了……而且他还乱跑。

    “下次你要是找不到我,就站在原地别动,等着我去找你,行吗?”他很委婉地说,“有时候你往左边找我,我却往右边找你,就很容易错过了。”

    芳璟少爷漫不经心地点头,还在研究那张小孩都能看懂的路线图,“奇怪……明明就是从这儿直走再右转再左转再直走就能到潭边了,怎么我还会走错呢……”

    张无忌无奈望天。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