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迷路迷了几百年

    叶芳璟问了那名叫曾阿牛的少年,本以为能问出来出去的办法,可是对方竟然也不知道,而且他看那曾阿牛一副蓬头垢面头胡子老长的样子,也知道这少年怕是在这里住了许久了,便只好问道:“那么曾小兄弟可知道此处距离瞿塘峡有多远?”

    曾阿牛摇了摇头,叹道:“这个实在是不知道。”

    他这么说着的时候,见怀里那条大白鱼又扑腾起来,赶紧手忙脚乱地抱住,又问叶芳璟:“公子也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吗?我掉下来已经三年多了,也不知道外面现在如何,公子能不能跟我说一说,如今武当派如何了?张真人体可康健?”

    叶芳璟愣了一下,“武当派?这是什么门派?”

    曾阿牛也愣了,“我看公子背着剑的样子,还以为公子是江湖人,难道竟然不是吗?武当派就是在武当山上的张三丰真人的门派啊,在武林中颇有盛名的。”

    叶芳璟还真没听说过什么武当派,可是听曾阿牛这么说,那武当派又不是什么小门小派,心中不由有了不祥的预感,而且他的打扮明显是藏剑山庄弟子的样子,那曾阿牛竟然还会问他“难道不是江湖人吗”……难道这少年也没听说过藏剑山庄?

    这不可能!没有哪个大唐的江湖人是不知道藏剑山庄的啊!

    于是他问:“曾小兄弟,你可曾听说过西湖藏剑山庄?”

    曾阿牛摇了摇头,又忙道:“我行走江湖不久就掉进了这深谷里,江湖上好些门派我都没听说过的。”那意思好像是说他没听说过藏剑山庄不是因为这门派没名气,是他自己孤陋寡闻罢了。

    叶芳璟便松了口气——从刚才那番对答来看,这少年应该是个不错的人,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他还想出去呢,但是想到自己路痴的毛病,想要出去势必要有个不路痴的人结伴才行,眼下谷中除了他也就只有这个少年了,这少年不是坏人的话,对他来说自然是很好的。

    “曾小兄弟,你想出去吗?”他问,“如果你想出去的话,我们能不能搭个伴?”

    谁知曾阿牛竟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我不想出去的。”

    “为什么?”叶芳璟疑惑道,“在这谷中餐风露宿有什么好?”

    曾阿牛只是摇头,对他说道:“公子如果需要我帮忙,我能帮得上的话都会尽力,可是我是不会出去的。”

    叶芳璟看他有些黯淡的眼神,就猜到他或许是有什么苦衷,就问:“是不是你在外面有什么仇家?”

    曾阿牛摇头。

    “或者你怕出去之后无分文难以生活?”叶芳璟不遗余力地试图说服他,“不用担心,你我一起掉到这谷中,若是能够一起出去,也是共患难的朋友了,朋友之间有通财之义,我虽然不能说是富可敌国,但是钱的问题,对我来说并不是问题。”

    曾阿牛依然摇头,说道:“公子,真的对不起,我不会出去的。”

    叶芳璟连“共患难的朋友”这种近乎的话都说出来了,依然没能改变他的心意,只好叹气,在他旁边的草地上坐了下来,忧郁地望着天空,说道:“我家里还有个弟弟等着我回去呢,他大约比你还要小,我出门的时候他扯着我不放,几乎都要哭出来了,我要是回不去了,他一个人在家可怎么办呢?”

    少年曾阿牛愧疚地咬着嘴唇,好半天才说:“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出去啊,你为什么非要跟我搭伴呢?”

    芳璟少爷更加忧郁地叹了口气,说道:“因为我不会记路啊,你看这山谷这么大,往常在外面就算是拿着地图,我偶尔都还会走错路,如果在这里没有人帮我记着路,我恐怕就会走着走着又绕回来了。”

    曾阿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可能是觉得竟然有人能路痴到这种程度很不可思议,又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噗”了一下,赶紧忍住,有些抱歉地看着叶芳璟,“那个我不是笑你……嗯,我是说,要不、要不我帮你记路,等你出去了我再回来好了,不过这还要看你是不是真的能找到出去的办法的,周围的山这么高,你可怎么出去呢?”

    终于达到了目的,芳璟少爷眯起眼睛一笑,说道:“这个还得到山脚下去看看才能决定了,对了,你的鱼好像快死了。”

    曾阿牛笑道:“没关系,本来就是捉来吃的,你饿吗?待会儿要不要一起吃点?”说着他就蹲到小潭边,拿着一块尖石头剖起了鱼,一边剖还一边说,“就算要出去,也要吃饱了肚子才有力气呀。”

    叶芳璟看着那块黑乎乎的石头,默默地从包里摸出了一把小刀递给他,“用这个吧。”

    曾阿牛转头一看,就被那把小刀的亮光闪了一下,只好眯起眼睛,从缝隙里看出去,看到黄金的刀柄和刀柄上的宝石,他默默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用这石头吧。”用这么一把一看就很贵重的刀来杀鱼……尽管不是他自己的刀,他都觉得痛啊!

    叶芳璟干脆把刀塞进了他手里,说道:“不用跟我客气,这刀本来就是用来做这个的。”

    曾阿牛只好丢开了那块石头,默默地用那把金光闪闪的刀刮鱼鳞,等他把鱼杀好,一回头就震惊了,因为叶芳璟已经在他后不远的地方摆开了几个小火炉,一个炉上煮着饭,一个炉上烧着水,还有一个空着,旁边摆了一口空锅……

    距离炉子们不远的地方,已经摆好了一张精致的红木小桌和两个精致的坐垫,桌子上放着一极漂亮的白玉茶具,而芳璟少爷本人还在慢条斯理地从包里往外拿餐具。

    曾阿牛的眼睛瞪得好大,说话都结巴了,“这、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

    “我带在上的啊。”叶芳璟说。

    “可是、可是这么多东西你怎么带在上呢?”曾阿牛围着炉子们转了一圈,眼神惊骇极了,觉得自己可能是遇上了什么山精鬼怪,“这炉子烧的还是碳……你、你怎么带的?”

    叶芳璟觉得他才奇怪呢,“曾小兄弟你没见过装东西的包裹吗?就算梨绒落绢包或者落花碧绒包之类的见得少,蜀染布包或轻容百花包总见过吧?”

    难道这少年从小家境贫寒,买不起这些东西?他这么想着,就拿出了一个空的落花碧绒包递了过去,“给,出门在外还是带个包裹比较方便。”还给他演示了一下用法。

    曾阿牛看了看那个像荷包一样小小的锦囊,又看了看叶芳璟,眼中流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难怪这人说有办法出去呢,原来会法术!就是不知道他是神仙还是妖怪,看这样子,应该是神仙吧,妖怪大约没有长得这么好看的……

    “拿着啊,”叶芳璟把包塞到他手里,“不用客气,就当是你替我记路的谢礼好了。”

    曾阿牛连忙摆手,慌得本来拿在手里的鱼都掉在了地上,一个劲地推辞:“不行不行,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收呢?”

    “不贵重啊,”叶芳璟看着他那样子觉得更奇怪了,“江湖上到处都是啊。”就算没用过,总该听说过吧?为什么这少年会这个样子?

    “可是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啊,”曾阿牛一副“你不要为了让我收下就骗我”的样子,“就连武当的张真人都没有这样的神物呢,我以前见过的江湖人士也都没有啊,就算是那鞑子皇帝,想必也是没有的罢。”

    “鞑子皇帝?那是谁?”叶芳璟越疑惑了。

    曾阿牛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也是听见别人这么叫的,其实便是这大元朝的皇帝了。”

    “什么大元朝?”叶芳璟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大元朝又是什么东西?这里到底是哪里?”

    曾阿牛看着他这样子,心中更加确定他是什么山精鬼怪了,便耐心地解释道:“这里具体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是在西域昆仑山中,附近是昆仑派的地盘,还有个朱武连环庄,再不远处就是明教光明左使杨逍所在的昆仑坐忘峰。大元朝自然就是蒙古人建立的王朝了,我也不知道如今的年号,总之皇帝是个蒙古鞑子就是。”

    “西域昆仑山?”叶芳璟皱了皱眉,“明教光明左使杨逍?我怎么没听说过明教有这么个人?明教光明左使不是沈酱侠吗?皇帝是个蒙古鞑子?我只听说李唐皇室有胡人血统,蒙古鞑子又是什么东西?”

    曾阿牛只看到他嘴里念念叨叨表越来越烦躁,也没注意到什么“李唐皇室”,就继续说:“我没有骗你,光明左使真的是杨逍,我还见过他呢。昆仑派我也见过,他们的掌门人是何太冲。”

    “不可能!昆仑山的昆仑派掌门怎么可能是什么何太冲啊!”叶芳璟已经渐渐察觉到了好像有哪里不对,“先不说光明左使到底是谁,可是这光明左使怎么可能会住在昆仑?而且坐忘峰不是在华山纯阳宫吗?”

    曾阿牛小心地问他:“叶公子,你是不是迷路了才走到这里来的?可能你把地方也记错了呢……”

    叶芳璟扶额,“我就算再怎么不记路,也不至于会把华山的坐忘峰记错啊,而且明教左使应该是在他们的圣墓山才对,圣墓山距离昆仑一点也不近啊!”

    他干脆拿出了包里的大唐地图指给曾阿牛看,“你看,圣墓山距离昆仑这么远呢,然后坐忘峰在这儿,纯阳宫这儿。”

    曾阿牛看着地图上“大唐疆域图”的字样了一会儿呆,眼神古怪地看他:“叶公子,你该不会就靠着一张唐朝的古地图来认路罢?那也难怪会迷路了,都过了好几百年了,道路早就变了啊。”

    “你说什么?”叶芳璟的目光陡然锐利起来,“什么过了好几百年?”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藏剑无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