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众人跟随老者来到建筑群中间的一个三层小楼中。

    小楼不大,里面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只在中央摆了一个大大的屏风,上书一个尹字。

    老者没有在这层停留,示意他们跟上去,他们路过第二层全部都是书架,堆着满满的书,最后一行人来到了第三层,依旧是空的,老者在厅正中央席地而坐。众人便跟着他围成了一个圈坐了下来。

    “各位少侠,老朽等你们许久了。”

    “尹城主此话怎讲?”皇夜辰示意众人都不要说话,这里谈话技巧最好的就是他,便由他来发问。

    “自从二十多年前,老朽就一直在等着你们啊。”

    “……请尹城主指点。”

    “你们既然能来到这里,想来也是知道了一些事了吧。”

    “是的,但是所知并不全面,还请城主明示。”

    老者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

    刚开始讲述的那些和他们所知道的一模一样,十大家族财宝守墓者,他们的推断没有错。

    “准确的来说,三十年前守墓的并不是陆家,而是我们尹家,隐门也不叫隐门,而是叫尹门。你们所知的隐门是由我们尹门出去的一个分支罢了。”

    “那……”龙昊天听完后皱起了眉头。

    “别急别急,三十多年前,尹家灭门,只留下老朽一人,那时我正值壮年,自是不想来此守墓,听闻此事后恨不得自己不是那血脉纯净之人,可是时间一到,我尹家上上下下三百五十一口人就只留下了我一人,老朽当时也恨不得毁了这份财宝然后调查来到了此处,结果便再也没有走出去过,就像楚家娃娃被困在陆府一样,然后我发现,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领地,幻森小径是陆家,皇城是皇家,苗疆是云家,凛冽山庄是寒家,蜀地是楚家,而这里就是我们尹家的根基究竟所在的地方,但是幸好别人也能进入,时间久了便认了命。

    过了不知多少年月陆家小子找到了我,他告诉我说他们家族灭门了,但是他看到了我,我才是这代的守护者,我们两个都很诧异然后我们看遍了这里的书籍,最后发现,顺序没有出错,这次真的是我隐门,不是陆家。然后他便走了。

    而陆星海少侠,你是这代陆家血脉最纯净之人,你是这代的陆家家主,陆言并不是,他以为自己是所以灭门的时候便留下了陆言,他不知道你的存在而你则是以不知原因的份活了下来。”

    “……我小的时候一直生长在一个屋子里没有见过任何人,除了每天的饭食由别人从小孔送到屋子外,我一切的生活都在那个屋子里,直到六岁的时候才被人救了出来,我不记得那人的样子了,他告诉我我叫陆星海,然后我被寄养在一个小官家里,父母待我很好。我以为可以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结果被一个出门游历的侠士看中了,留给了我一心法和拳法,没事我便拿出来看看玩玩,结果练就了现在的一武功。”

    “陆家家主,各个都是天赋异禀的武学天才,就算只是练练玩也能成为高手。而陆家的另一项曾经闻名天下的技艺偃术则是由嫡子继承。因为家主不可能只会降生在嫡系家中。所以这两项技能避免被独吞就定了家规。”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陆星海挠了挠头,他不管什么陆家家主,他只是陆星海而已,只是这样。

    “我和陆言探讨这事究竟是怎么样的却没有结果,但是他走之前和我说过一句话,时间会检验一切,于是让我耐心的在这里等着。他出去之后给我写信告诉我他找到了云家的继承人,云家也被灭族了,过了两年他嫁给了龙霸,生下了龙昊天,又过了两年他告诉我楚家被灭门了,他没有及时赶到救下楚家夫夫。而他找到了陆星海最后还发现寒家和楚家孩子都是蓝族继承人。结果生下了龙傲天他便去世了,那正好是二十年前。”

    “你是说有人在背后纵?”

    “没错,此人只想要留下五大家族血脉最纯净之人解开宝藏,他把剩下的人都杀了。陆言是幸运的的,他死的明白,幸福的死去了,可是我却还在这里苦苦的等着答案,等着还我尹家三百多口人一个答案。”

    “城主节哀。”众人齐齐说道,他们的内心很是佩服这位老人,就算时间腐朽了他的躯,但是他的意念始终没有过变化,不得不让人敬佩。

    “这么说来,现在只剩下我皇家和寒家没有被灭门是么。”

    “说得对,不过寒家不用被灭门了,因为寒零是五瓣蓝族,他的血脉是家族里最纯正的了,而皇家没有血脉纯净之人,但是你是天子之命,皇家向来是血脉纯净之人才坐得上皇位。其实当初楚家并不用被灭门,只用留下楚家家主就够了,结果他夫人怀孕并且生下了四瓣蓝族,那人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就用了手段杀死了楚家夫夫,并且造成是仇杀,可惜他没想到楚家的五大护法拼了命就下了楚家少主,没让他落入那人之手。而陆星海则没有那么幸运,他被那人发现圈养了起来,结果却被陆言救了出来。”

    “看来我还是天生注定的皇帝命啊。”皇夜辰自嘲的笑了笑。这么一说他其实内心非常的不舒服,他坐上这个皇位凭借的是自己的手腕和能力,绝对不是因为什么血脉。

    “他们想捕获你,但是你是太子从不离京,所以便折中了一下,控制了二皇子,扶持二皇子,让他继位那时你就不得不离京他们也可以趁机拿下你,而司马安是他们潜伏在朝廷的一个棋子,可惜没想到二皇子死了,那个人也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死了,司马安没人控制便领着夫人来了这里,看来当初他们便是想要司马安带着兵马围攻我们才告诉了他这个地方。”

    这么一说众人感觉豁然开朗,事的也顺了个明明白白,龙傲天皱了皱眉头。

    “那么我们查到的四星交会之地是什么意思?还有我们在陆家发现有人盯着我们,但是却没有恶意……而且你所说的各族的领地外人是无法进入的这件事并不准确,凛冽山庄皇城楚天教苗疆隐门都是随意进出的,只有陆府不是。”

    “那是因为我们都曾经把血洒在这片土地上,所以才能变成开放的。盯着你们我不清楚,或许是陆言做的偃甲兽又或许是某个人能自由进出那里的人。”

    陆星海想了想好像真的是这么一回事,自从那次他被追杀把血迹洒在了幻森小径上,那里便可以让他和美人自由进出了呢。“能自由进入那里的人?除了我们几个还有谁?”

    “还有龙傲天(楚夜枫)。”

    “怎么可能?!他来了怎么可能不出来见你?”龙傲天狠狠的咬了咬牙,楚夜枫出事了所以才没出来,准确的来说是他发生了意外才没出来见他。

    “此事先放下不提,你们所说的四星交汇之地,老朽知道在哪里。”

    “真的?!”众人都惊异的看着他。

    “根据推测,昆仑四星交会之地,那就是昆仑四大星宿长老房屋交叉的地方。”老者拿出一副昆仑派的地图,指着上面四个点,然后把四个点连了起来,最后发现他们交于一点,那就是昆仑的观星阁。

    “昆仑……”龙傲天这时突然想起一件事,司马安的九个后宫中他们最后没有拆散的两个不就是昆仑弟子么。这么一说细细想来。百里世离的后宫里面的人貌似并不是偶然。

    寒家的寒零,陆家的陆星海,云家的云谷,皇家的皇夜如,昆仑双子,青竹,不算宁醇和宋明鑫,还有他唯一没有拿下的楚夜枫,人都全了。

    五大家族全部都全了。

    龙傲天一想到这里脸都绿了,这么说来当初百里世离的后宫并不是因为他们都是绝色美人的缘故,而是因为他们都和这件事直接间接的有关系所以才找到他们的?!

    看来这个百里世离,远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老者已经快七旬了,和他们说这么多话,有些累了,便招呼众人散去了,让门随便住,反正这里很多空房子,龙傲天便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哥哥和零哥。两人听完后沉默了许久。

    最后做了一个决定,他们要把这件事和盘托出,告诉其余三人。虽然风险大了些,但是这件事毕竟和他们有关,不可能一辈子都把他们瞒在鼓里,而且这件事迟早都是要暴露的,早一点告诉他们毕竟还是有好处的。于是便把在二层闲逛的众人叫了上来,把他们重生前后的事完完整整的和他们说了一遍。甚至连他们上辈子还嫁人这件事都说了出来,众人脸色各异。

    皇夜辰是愤怒,他的寒零竟然被别人看上了?!不可饶恕!他一定要杀了这个叫百里世离的!陆星海也是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让他嫁人做梦去吧!云谷知道一些,但是一想自己上辈子嫁给了百里世离,这辈子竟然嫁给了龙昊天甚至连孩子都有了,唏嘘不已。

    总体效果还是很满意的,最起码大家都讨厌了那个叫百里世离的种马。

    尤其是以皇夜辰为首的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散了会,寒零被皇夜辰拉走了,意思是他受伤了,非常需要寒零的安慰,寒零虽然不太懂他的心,不过他的表看起来非常不善他也不太敢惹这个表的皇夜辰,于是就被他拉走了,用体好好的安慰了一番皇夜辰受伤的心灵。

    陆星海也不太平静,拉着美人一通诉苦,龙傲天只能无奈的安慰。

    而云谷被龙昊天拉走,两人也去深入交流了。

    整个尹门给人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的感觉。

    平静的诡异。

    作者有话要说:再次跟大家说声对不起,我又无缘无故的任断更了。

    对不起了。

    于是这章我觉得大家应该都能看懂了,恩,就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