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河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才见过两面的男子如此兴奋。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正是他被太子派去蜀地巡查的时候,弟弟非得和他一起去,他磨不过弟弟最后还是带他一起去了,巡查了一个月马上就要结束回京了的时候他被侍卫告知弟弟被采花

    贼盯上了。

    于是他派人调查了一番,没几天陆星海的资料就被摆在了他的书桌上。

    陆星海,名震南方的采花大盗,但是却很有原则,从不强迫任何一个人。河洛看到这一点差一点就笑了出来,这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明明是个采花大盗却不强迫别人,若是平时他不会

    理会,可是现在竟然盯上他河洛的弟弟,他一定要好好会一会这个人。于是派人在暗地里盯着弟弟。

    第一天,陆星海就来了,可是却什么都没做只是坐在窗户上和弟弟聊天。第二天第三天依旧如此,他不得不承认陆星海长得很英俊帅气,很笑,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两个大大的酒窝很可

    。他也不愧是有名的采花大盗,三天什么都没做,却把弟弟迷得不行,恨不得现在就倒贴上去。第四天晚上河洛亲自藏在房梁上偷听两人的聊天。

    看着弟弟脸上明显的慕,河洛叹了一口气,他这个弟弟什么都不差,长得好学问也不低,但就是被家里人保护的太好了,什么都不懂,家里也早早的就给他说好了亲事,是当朝户部尚

    书的长子,门当户对,而且对方偷偷的喜欢弟弟很久了,他相信这会是一门好亲事,即使弟弟和他表示过不满。

    不过他们生在当朝河家还有什么是自己想要去做的呢?他明白弟弟的心思,他自小也疼这个同父的弟弟,可是唯有亲事这一方面无论弟弟怎么哀求他嫁入户部尚书家也只是早晚的事

    。

    在他头脑开着小差的时候,陆星海看着眼前可单纯的美人,提出了邀请。

    “河涵,我明天可以进去么?”

    果然不出所料,小美人羞涩的点了点头。这一幕也被河洛看在眼里。

    第二天晚上,陆星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去赴约,结果躺在上的并不是他的小美人,而是小美人的哥哥一匹大尾巴狼!当大尾巴狼把小贼压在下的时候小贼还没回过味来。

    怎么小美人今晚这么?!当然这也怪不得河家两兄弟长得很像,尤其是晚上没有灯火的时候看起来更加相似,不过两人的材绝对是天差地别,河涵长得很瘦弱,河洛长得高大

    ,因为从小就练武的原因一健美均匀的肌完全没有莽汉的感觉,但是完全不影响他的结实程度而且两人的格完全不同,河涵单纯可很羞涩,可是河洛险狡诈满肚子坏水。

    陆星海内心这时警铃大作,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推开压在他上肆意妄为还想上了他的人。

    最后他成功逃脱,因为他一脚踹中了河洛的命根子。从此河洛就记住了这个人,并且发誓总有一天他要上了这个小采花贼,让他在自己下呻|吟求饶。

    当然他做到了。现在那个小贼就躺在他下面色潮红,嘴角还有一丝血迹更加吸引人了。

    “这么使劲,我会心疼的。”

    “心疼你就放开我!”陆星海已经在挣扎,想要从自己的衣袖里面拿出刀片,最起码要隔断他手上的绳子。

    “那可不行,上次那一脚之仇我可还没报。”

    “你!”

    刺啦……

    河洛一把撕开那件价值不菲的衣服,粗糙的手心|色的抚摸着他白皙的膛,有一种想要在上面弄出痕迹的。

    他也就这么做了。没一会陆星海就硬了,滚烫的小兄弟被大尾巴狼握在手里上下|弄,是男人都忍不住。

    不过他显然还是没忘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找着他的刀片。

    “别找了,都被我搜走了,你今天就乖乖的等着被我上吧。”

    “你个禽……唔……”为了防止这张人的小嘴再次吐出什么不好听的话,河洛决定堵住,用自己的唇舌。

    “骂人可不是个好习惯。”

    陆星海被亲的晕晕乎乎,最脆弱的地方还被河洛握在手里,白皙的膛上是他刚弄上的暗红色的吻痕,前两点暴漏在空气中一副任人鱼的样子,完全挑起了河洛的。

    掰开他的双腿,用自己的灼色|的蹭着他的大腿。气的陆星海差一点没晕过去。他从小到大还没被这么羞辱过!

    “要杀……要……啊!”

    “别着急,夜还长着呢。我们慢慢来不着急。”陆星海差一点气过去,他想说的是要杀就杀士可杀不可辱,不是要杀要剐给个痛快啊!

    河洛三下五除二的把他和自己都扒光了,箭已上膛,这一弓他今晚肯定是要出去的。

    此时的陆星海完全没了抵抗的力气,被这人翻来覆去的折腾,屋内的呻|吟声喘息声和粗重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刺激着两人的感官。河洛草草的给陆星海做了润滑,迫不及待的把自己送

    了进去。

    陆星海只能狠狠的掐着这个混蛋的肩膀感受着体被打开的奇异的感觉,毕竟他还是第一次,只能努力的大口呼吸着放松自己。当河洛缓慢的完全进入的时候,陆星海已经狠狠的在他的

    背上留下了抓痕都出血了。

    欢讲究的就是个快感,弄伤了整个没了乐趣,河洛顾忌着他还是第一次刚开始只是缓慢的浅浅的抽|送着,几下之后找到了那点,开始加快了速度加重了力道。

    陆星海被顶弄的直往后退,河洛自然不肯放过他,立马纠缠了过去。狠狠的抽|送了两下,这两下可把陆星海折腾的不轻,脚趾头都有那么点血脉喷张的感觉,腰整个都瘫软了下来。

    两人都没有说话,陆行还是说不出话来,河洛是没空说话,一下一下狠狠的招招致命。最后陆星海连呻|吟都发不出来了,甚至有几段时间他是失去了意识的。

    河洛就那么抽|送了不知多久,他嗓子都要喊哑了,河洛还是紧紧箍着他不让他释放。最后他甚至是在哭着求饶河洛才放过了他。

    高|潮的快感来的太过强烈,高|潮过后,陆星海瘫在上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河洛轻吻着他的嘴唇,高|潮后的声音无比的磁感。

    “记住我叫河洛。”

    “……”陆星海懒得搭理他,躺在上休息着。

    河洛的小兄弟还埋在他体里他感觉非常不舒服,可是他也知道,如果此时在刺激他遭殃的肯定是他,所以他只能忍耐着不适,不动弹。可是河洛肯定是不肯放过他的,对他来说一次还

    是远远不够的,他们的体契合度非常好,好的让他沉迷不已。

    不出所料,一炷香后他又硬了。吓得陆星海手脚并用的想要推开他,此时的他手脚也恢复了些力气,不过腰却还是软的,又轻易的被河洛压倒来了一发。

    一天两天三天,陆星海最后都不知道他究竟被河洛来来回回折腾了多少次,除了睡觉和吃饭,河洛就是拼命的做做做做,完全没有顾忌他是第一次,他恶毒的想着,这个混蛋怎么就没有

    精尽人亡呢!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天赋秉异,就算被折腾了这么久也完全没有不适应。

    第三天河洛依依不舍离开了屋子,当他走了之后陆星海立马就醒了,要了水,狠狠的搓着上被这个混蛋弄出的吻痕,青紫的是前天的,暗红的昨天的,粉红的是今天的,他恨不得搓

    掉自己三层皮,洗完澡吃了些东西恢复了点力气,立马就走了,走的时候竟然没被人阻拦。当然陆星海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他打不过河洛,他还跑不过河洛么?!

    河洛你等着!小爷我和你没完。

    此时的河洛坐在书桌前批阅着这三天积攒下来的奏折,回味着小采花贼带给他无上的快感。他简直迷死这个子了,光是想一想他就要硬了。他既然能放跑他也自有能把他抓回来的能力

    。

    这京城还真没有他河洛找不到的人。

    陆星海逃出狼口,也没回当初包下的别院直接找到了楚夜枫那里,在龙府找了个客房到头就睡,睡了整整一天,龙傲天夜没有打扰他。睡醒之后找到美人让他帮忙去查河洛这

    个人。

    “美人,帮我查一个叫河洛的人。”

    “河洛,你是说河家的大公子河洛?”

    “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叫河洛!”

    “全京城只有一家人姓河,你招惹上他了?”龙傲天皱了皱眉眉头,想了想这个河洛河公子,他只见过这个河公子几次,点头之交,只是客的说过几次话,陆星海怎么会惹上这么个人

    ?

    “查不查一句话!”陆星海努力的告诉自己淡定不要一提到这个人就恨不得弄死他。

    “好吧,我帮你。”

    第二天下午龙傲天就把河洛的资料交给了陆星海。并且还附带了河家的资料和画像。

    河家是个不是个新兴的大家族,而是个世家,世世代代都是京城府尹,并且还出过好几个六部尚书翰林院大学士,河涵的爷爷甚至还当过上上代皇帝的书童上代皇帝的太傅,而这一代河

    家一共有两个孩子,一个河洛一个河涵,河涵是个标准的少爷,河洛是个标准的继承人,文武双全四艺皆通。并且年纪轻轻就做了兵部侍郎,前途光明无限。

    陆星海看着画像咬牙切实,就算是世家又如何?!这一仇他一定要报复到底!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弄死之!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大家都懂的懂得,低调低调……

    于是我这两天去填新坑了,新文《金手指专卖店》欢迎捧场~~打广告你够了没有几章就完结了好激动!你够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