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两人从祠堂退了出来后又在陆府转了几圈后发现了一些有用的报,守墓者们流传着一个谣言,意思就是财富藏在四大星宿交错之处,这句话让人更本就摸不到头脑。除了这个他们还发现了一个组织留下来的痕迹。

    最刚开始的守墓者共十个家族,除去一些退出或者灭亡的原因只剩下六个苦苦支撑,其中一个家族又退出了,这个家族创建了一个门派叫隐门。很神秘,无人知晓他们是干什么的也没有人见过他们的弟子,就像他们的名字,隐门一样隐秘而又神秘,有人说他们富可敌国也有人说他们非常穷困,但是他们的弟子各个都是高人。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隐门所在的地点一只都是一个谜,可是时间久了许多人就淡忘他们了。直到现在这个词被他们在陆家的祠堂发现。这就让他们不得不重视起来。

    剩下的倒是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龙傲天失望而回,走之前,陆星海对美人说。

    “我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东西我们没有发现,很危险……但是他对我们没有恶意,如果找到了那个东西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不,我们势单力薄,不要去挑战,找到了这些已经很满足了,接下来我们去各大世家再问一问。这里等着我们的报全了再来。”

    “恩。”

    陆星海抱着,感觉浑的鸡皮疙瘩都往外冒,自从他们上次从祠堂出来之后他就一直能感觉到那个东西。危险强大,但是却对他们没有恶意,只是监视着他们或许只有他,因为美人完全感觉不到,若不是自己三番两次说美人也不会相信。

    这里真的太奇怪了。

    两人收拾了东西,这次龙傲天特意把偃甲鸟放在了桌子上,做了记号,不知道下次回来的时候这只鸟是会回到祠堂还是在这里。

    他们走出了陆府,一个黑影闪进了屋子里,看着桌子上的偃甲鸟若有所思,拿了起来放进了怀里。然后又消失不见了。

    两人出了幻森小径,直奔楚天教,现在陆家他们探查完毕,云家只有云谷一人,而他现在正在待产不能打扰,皇家和寒家都在京城,他们还是要挑最近的楚家也就是楚天教探查。

    两人回到了蜀地,陆星海嚷嚷着要跑,他实在是没有兴趣帮助美人破案,他只是想享受他自己的花天酒地自由自在的逍遥生活而已,于是他悄悄地跑走了,若是以前龙傲天肯定不会留他,可是现在他们去了陆府发现了陆星海这个名字后,他再想走那就不可能了,于是在陆星海消失的第二天他就散播出了武林第一采花贼陆星海的行踪,他想那个当初追着他跑的人肯定很想知道。

    果然不出所料,陆星海跑了两天又回来了。龙傲天甚至还笑眯眯的和他说了句欢迎回来。气的陆星海七窍生烟,要知道他刚看上一个美人马上就要到手了结果被那个混蛋打扰了!气死他了,上次他不是没采花成功么怎么还是追着他跑!最后他还是无奈的躲到了美人这里。

    “帮我看看这几份资料。有什么发现告诉我。我们要抓紧时间了,时间拖得越久,他就越危险。”

    “好好好……我上辈子真是欠了你的了,我帮了你这次以后休想我再帮你!”

    “恩,没问题。”

    楚夜枫利用便利的份看遍了楚天教所有的秘密书籍,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但是却证实了他的几个想法,那就是当初蓝族的秘密是分别保管给几大家族的,只有几大家族所掌管的那些部分合在一起才会解开谜底,退出和灭亡的家族的秘密会自动消除,也就是说如果百年之后五大家族也灭亡了或者退出了,那么这些秘密就全部都会消失,让后人再也找不到蓝族的财富。

    龙傲天知道了后皱起了眉头,如果真的这么说的话,那么这些家族又为什么要守候着这些秘密,说白了不都是为了荣华富贵后代的千秋富贵么,就像皇族登基做了皇帝,楚天教独霸一方,凛冽山庄在江湖也是数一数二的,云族和陆组却险些被灭亡,就算这样他们也没有放弃不是么。

    人心总归是贪婪的,这件事,超出他预想的太多了,就算现在他召集所有的家族找到了这份财富,然后平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掩埋?那更加不可能了。

    龙傲天突然觉得自己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行为真是太没有远见了,可是他不能不做,楚夜枫还在那个觊觎蓝族财富的不知名的组织手里,人都是自私的他顾不上这份财富被发现后有什么后果,他只想找到他的楚夜枫而已。

    仅仅是这样而已。

    两人在楚天教呆了许久也没有进一步的收获了,他们决定下一步去京城。那里有太子和零哥,手下的圣火门和凛冽山庄一定能帮他们找到更多有用的线索的,而且他很想他的小侄子了,他已经离开京城一年多了,孩子也应该有一岁半了,一想起孩子就想起了他的孩子……

    他是个不负责任的爹爹,但是他一定会在找到楚夜枫后弥补给孩子的。一定会的。陆星海也很高兴去北京,他一直都在南方活动,从来没有北上过,京城的美人一定很多,他一定能在那里发展的更好的!绝对不会辜负他天下第一采花大盗的美名的!于是两人各怀心思去了京城。

    他一早就给零哥传了信,他们到京城的时候寒零正在门口迎接他们,奇怪的是太子今天竟然没有跟着零哥。

    “太子下呢?”

    “我把他迷晕了。”

    “零哥,这样可以么?”龙傲天敬佩的看着零哥,天下敢对太子这么做还安然无恙的也只有零哥一人而已了。

    “没关系,他每次不让我出任务我就会迷晕他几天。”

    “……”龙傲天偷偷的在心里面想着原来是惯犯。

    陆星嗨看着眼前冷酷淡漠型的美人口水都要留出来了,可是听两人之间的对话才知道这人竟然是当今太子妃凛冽山庄的少庄主寒零,名花有主了他就不惦记了。

    “我自己去玩了,联系我的话就用老规矩。”

    “去吧,自己小心些。”

    “好。”于是陆星海颠的跑走了。

    “那是谁?”

    “陆星海。新认识的朋友,帮了我许多事。”

    “陆?”寒零皱起了眉头,姓路陆还生活在南边,难道是陆家的人?

    “恩。”

    龙傲天和寒零边走边说,不长时间就到了龙府,龙昊天早就写信让下人打点好了一切。而且等到两个月后云谷出了月子他和云谷就会到京城来,特别命令龙傲天必须等着他们两人来,这是件大事,龙昊天不许弟弟一个人冒险而且云谷也很想知道自己的世,家里有龙堡主他们完全不用担心孩子。

    陆星海兴高采烈的给自己装扮了一番,新衣服新饰品,还买了把扇子摆谱,不知道的人一看就觉得这是哪家的公子哥,可惜他从进入京城的一瞬间就被盯上了,可是他因为太高兴却不知道。而且跟踪的人显然是受过专业的训练的,一直保持在安全距离,既不会被发现也能监视到他。

    收拾完自己后他去客栈包了个别院,据说美人这次至少要在京城呆上两个月,给了他很多银票,他也就大大方方的花,一口气包了两个月,客栈掌柜也很高兴。服务更加到位了。

    陆星海吃了顿好的,洗了水澡美美的睡了一觉,晚上起来的时候换上一好衣服去了烟花柳巷之地,寻欢去了。

    一眼就盯上了京城最大的小倌馆,芳草楼。当然他今晚不是来采花的只是来探花的,他从不和小倌过夜,不是他看不起他们,只是他心有执念,可是这完全阻止不了他和南方几大小倌馆的头牌成为蓝颜至交这件事

    老鸨看见陆星海走了进来的时候双眼放光,简直看到了会移动的金元宝。立马贴了过去。

    “这位少爷可是第一次来我们芳草楼”

    “听闻这芳草楼美人如玉今特意来此长长见识。”

    “公子可以来对地方了”

    “那当然,看您如此美艳就知道这里的公子一定很美。”

    陆星海笑眯眯的迎了上去嘴像抹了蜜一样,他对于应付这种况非常熟练了,逗得老鸨小声不停。

    没过多久就被领到了当今芳草楼头牌荧的门前,他可是第一个第一次来就能见到头牌的客人,当然除了溜须拍马他给的钱也是很到位的,据说这个荧虽然长相不是顶尖的,但是却能让每个见过他的人都喜欢上他,对此陆星海非常的好奇,站在门前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和发型,礼貌的敲了敲门。

    “请进。”声音很普通,没有什么特色,陆星海推开门礼貌的走了进去,刚想看看这个美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结果突然被人抱住了。

    “小美人,我可算是抓到你了。”

    “你!”然后就没有了下文,陆星海被迷晕了,一个长相俊美但绝不柔的男人把他抱在怀里,那人对着帘子里面的人道了谢。

    “大人慢走。”刚才的事仿佛没有发生一样,荧又弹起了他的琴,为那个长得阳光英气的男子叹了口气。

    羊入狼口啊羊入狼口。

    ——————————

    皇夜辰看着熟悉的顶,枕着熟悉的枕头,盖着熟悉的被子,可是边却没有那个熟悉的人!气的他差一点就抓狂了。又给他下药,等着他回来他一定要好好收拾他!先这样再这样再这样……不行不能再想了,皇夜辰光想一想都要硬了。

    都是他平时太惯着他了!想当初寒零第一次给他下药,凛冽山庄独有的蒙汗药,足足让他睡了三天,寒零都执行完任务了他还没醒,然后寒零仿佛逮住了这个方法,每次他不让他出任务都会被下药,他也是有的时候中招有的时候躲过一劫,甚至有一次寒零仗着药物对他完全没用把药物涂在脖子上,因为亲的时候他最喜欢在寒零脖子上衣领遮不住的地方留下吻痕,宣誓主权。结果他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过药效对于他来说也越来越不管用了,现在下一次药他顶多也只能昏迷两个时辰了,并且也能识破各种方法了,但是对于寒零来说两个小时足够他跑出京城了,这次寒零竟然把药含在了嘴里,他就说在上一向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的人今天怎么会主动吻他,他很高兴结果高兴过头就被放到了。

    真是气死他了。

    这时门被推开了,小皇子爬过门槛慢慢的走了过来,孩子已经十八个月了,早就能走了最近在学习说长一点的句子,小皇子特别黏爹爹也就是寒零,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粘在寒零上,皇夜辰对此很是吃醋可是他又不能拿一个孩子怎么办,只能看着寒零每天陪着孩子不陪他干瞪眼,小皇子也能感受到自己父王的恶意,只要两人共处一室并且在没有寒零的况下小皇子就死命的哭。

    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能哭多久哭多久能哭多惨哭多惨,而且最近还学会了点简单的词汇。

    尤其是他叫着爹爹哭的时候寒零的心简直都要化成一滩水了,抱着孩子安慰怒视他,气的他每次看见这个小魔头都想把他踹回自己的寝宫。不过幸好寒零有一点和他是一致的,那就是孩子过了一岁就要自己睡觉,这点还是让他很欣慰的,白天霸占着寒零也就算了晚上还想霸占?!

    做梦!

    小皇子抬头看着屋子里面没有爹爹的影,只有父王的影,和寒零一模一样的眼睛一瞪小嘴一瘪坐地开哭。

    “爹爹……哇哇哇……爹爹……哇……嗝……”皇夜辰无奈的揉了揉额角,这么小还哭那么大声,岔气了吧,不顾孩子的推搡把他抱在怀里给他顺着气。

    “别哭了,爹爹不在,爹爹出去了……”

    “呜呜……出去?”小皇子拽着父王的衣领好奇的看着父王。“父王父王,什么是出去?”

    “就是不要我们了呗。”小皇子一听到不要他了又开始哭,皇夜辰无奈的叹了口气,拿出手帕给他擦干净脸上的眼泪鼻涕。

    “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

    “爹爹不要我了……哇哇……不要我了……”这时寒零走进了大,一把把孩子抱了过来,小皇子一看见爹爹立马不哭了,糊了一脸鼻涕眼泪的花猫脸笑了。

    “爹爹爹爹亲一个亲一个”寒零无奈的亲了亲他的小脸颊。

    “不对不对,这里这里。”小皇子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

    “好了好了,小鬼头该回去了啊,回去玩游戏吧……”皇夜辰一把抢过孩子塞进了仆人怀里,示意仆人带他下去玩吧。

    “不要不要!就亲这!上次,上次父王和爹爹,就亲的这!爹爹!”

    “……乖,去玩吧。”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没多久就被仆人拿出来的新物品吸引了注意力,寒零眯着眼睛看着皇夜辰。看得他心虚不已。可是转念一想他今天又迷晕自己他还有理了。

    “你今天又偷偷的出去!”

    “我上次说过不准在孩子面前亲。”

    “我们什么时候在他面前亲过?”皇夜辰想了想有这么回事?

    “……三天。”

    “停!你今天……”

    “五天。”

    “你们两个睡着了我就偷偷亲了你一下!真的!”

    “五天……唔……”寒零被亲了个措不及防,还没等挣脱就被皇夜辰挑拨的腿脚有些发软。

    这招对于他来说百试不爽,半年多了两人亲的次数虽然不多,但也绝对不是屈指可数,当然这是对于皇夜辰来说有些少,可是对寒零来说正好,虽然他每天一口一个我你从来没得到过寒零的回复,他不贪心,每次看着寒零一张淡漠的脸上泛上□的潮红就是给他最好的回答了。他和寒零的武功相差不多,但是寒零的更加轻巧诡秘,所以他想要强上必须出其不意。

    比如这样。

    鉴于今天寒零给他下药的恶劣行为和妄图和他分居五天的无理取闹,他决定好好的惩罚一下寒零。

    用体。

    ——————————

    陆星海的脑袋很疼,睁开眼睛结果发现是一片漆黑,感受到眼睛上绑了什么东西,想要伸手摘下来双手却动不了,双腿也被绑了起来。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声音。

    “醒了?”低沉而又感。

    陆星海一惊,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然后眼睛上的东西就被扯了下来,猛地接收到光亮他不适应的眯上了眼睛。适应了一会又睁开了。一睁眼睛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啊!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是我?”陆星海立马往后推去,结果发现自己是在一张上,虽然上的衣服还穿戴的整整齐齐,不过他脚底都开始冒起一阵凉气。

    “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既然小美人看光了我,那我自然是要以相许的不是么?”

    “不用真的不用!啊!!!!”河洛笑意盈盈的看着被自己抱在怀里瑟瑟发抖的小美人,真是越看越好玩,越看越满意。然后在小美人惊恐的眼神下吻了下去。

    陆星海自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他也真的做到了,可是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次他不仅要湿鞋甚至要啊!于是立马在变态的怀里挣扎起来。一口咬了上去。

    河洛感受到自己口中的铁锈味更加兴奋了,吻得更深了。

    陆星海从来都感觉自己的经验是很多的,手法是很好的,寻欢的时候也是很温柔的,可是显然压在他上的人比他的经验还多,手法还好,更重要的是他一点都不温柔,越粗暴越是兴奋简直就像一头野兽。

    陆星海心里大叫。

    爷的一世英名今天就要交待在这了么?!不要啊!!!!!!!!!

    作者有话要说:诶嘿嘿要写强x了我好兴奋怎么破!你够!

    w,,于是看不懂的刹i]其实我觉得我写的听明白的……看不懂的话就养肥啊,养肥一起看就能看懂了……摸摸头我最近是不是很勤快~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