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

    啪。

    “……喂!你干嘛突然停下来!”云谷摸了摸被撞疼的鼻子,抬头控诉前面突然停下来的人。

    “你为什么跟着我?”龙昊天皱起了眉头,一天两天也就算了,这一周他天天来跟着他究竟是要干什么,若不是他还要在苗寨里面找线索他早就想揍这人一顿。

    “哈,凭什么说我跟着你,这诺大的地盘,不让走?”云谷长腿一迈,转走了,消失在拐角处,可是没走几步,云谷有探出脑袋继续跟了上去,龙昊天简直忍无可忍,一章挥了过去。

    砰地一声云谷脚边的水缸炸裂开来。

    “喂!你干嘛!别以为不敢揍你啊!”

    “求之不得。”云谷只能咬牙停下脚步,脑内思考着折磨他的一百种方法。

    过年前后发生在京城那晚的事小天写信告诉了他,而他本也有那本书的记忆,本以为可以提前阻止两人的相遇,却不知哪一环出了错两人竟然提前相遇了,而且最糟糕的是云谷又像那本书上写的一样上了百里世离。

    虽然龙昊天根本就理解不了那个作者的脑回路,云谷要地位有地位要靠山有靠山,虽然武功不高,但是却有着不低于他师父的毒蛊之术,甚至将来还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潜力,对幻术方面也有所涉猎可是却偏偏上了百里世离那个人渣,还天涯海角的追过去要给他生孩子。

    龙昊天真是不能理解而且他们现在是敌人见面没有打起来已经是万幸,难道还要相互问候然后摆出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样子?

    没有理后面还在依依不舍的跟着的云谷,回了房间。云谷看着龙昊天的房门在他眼前关上只能暗自咬咬牙。

    切,小气,不就是让他试个蛊至于么,上次他把小千机吓得不轻,到现在还躲在蛊皿里面不敢出来他都没找他算账呢!

    云谷在外面气的直跳脚,转念一想,哼哼,云溪叔叔查出来的消息还在自己手里,不愁他不来找他,也回了屋子,回到屋子后云谷挨个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宝贝们,喂了食给他们擦了罐子,躺在上思考着。

    想着最近有没有什么新想到的蛊话说老妖怪啥时候死,不对他不能死,死了谁让我气啊,该死的龙昊天,若不是云溪叔叔告诉自己这个纸条他绝对不能打开看,否则他的后半生将会有非常大的变故,他早就偷偷的打开了,然后跟他谈条件,让龙昊天给子试一辈子蛊!

    哼!楚夜枫真是狐媚子,不仅连龙傲天对他死心塌地甚至连世离都喜欢他!不就是那张脸长得好看么,有什么的,他长得也不丑啊!为什么世离就是不肯接受他……还有龙昊天那家伙,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龙傲天好色他肯定也好色!

    一想起龙昊天不仅不给他试蛊还喜欢楚夜枫,甚至连他派出去的蛊被他扔回来后都是瑟瑟发抖的明明没事却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他就来气,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自己打不过他,那个纸条……只看一眼没问题吧……

    最后云谷还是忍不住偷偷的大开瞄了一眼,他发誓他只是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幻木小径蓝族,开启,陆家。云谷挠了挠头,这都什么和什么?

    云谷没看懂,有些气闷,反正他都看了,一不做二不休,烧了那张纸条。

    等明天龙昊天找上门来他一定要好好地威胁他一番,让他老老实实给他试蛊。还有那个楚夜枫……若是世离以后还对他虎视眈眈不放手,找到了他,他一点都不介意杀了他。他打不不过一个龙昊天,难道还打不过一个楚夜枫么?

    第二天早上云谷早早的起来把今天要做实验的几个蛊皿都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器皿也准备好了,小千机还有一些很难练的蛊他都小心翼翼的放好了,以免等会被殃及了。

    龙昊天昨晚睡得有些不稳,体内的金蛊总是蠢蠢动,不知道犯了什么邪,准确的来说是他到了这苗寨之后就一直蠢蠢动,一比一更甚,虽然拿云谷的话说就是满寨子都是他上散发出的甜甜的味道,让闻到的人直流口水。

    他的子也好不到哪去,他虽然没闻到那种夸张的味道,可是每当他回到云木长老的家里的时候他也能闻到一些,不是甜腻的味道,反而是一种微微的腥味还有些甜腻。整个人就像闻了沉水香一样,浑

    刚开始不太习惯,可是时间长了他也就习惯了。

    今天中午过后他洗漱完去找了云溪长老,想要问结果,结果却得知结果早就被云谷拿了去,他只好黑着一张脸去云谷那里寻求。站在门口敲了门。

    “进。”

    进了屋子就看见云谷一脸兴奋的看着他,手里拿着器皿,仿佛看见了落入圈的猛兽一样兴奋,恨不得立马扒皮拆骨。

    可是猛兽依旧是猛兽。云谷也就想想。

    “报。”

    “急什么,别急,你若是不好好配合我我不会告诉你请报上写了什么的。”云谷示意龙昊天坐在那里,他拿出一个碟子还有一根银针。

    “你看了报?”

    “若不是你不答应我试蛊,我怎么会看,快别废话了,你让我早早的把蛊试完我就告诉你。”

    龙昊天一口气憋在心里,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像昨天打碎那个水缸一样打碎他的脑袋。

    可是这毕竟是在苗寨,他不能这么做,也不能和云谷打一架,毕竟他还没有得到报打起来万一出了什么变故这对自己来说非常不利。龙昊天握紧了拳头。

    “别紧张,我先取一点血,不会直接在你上做实验的。放松放松。”

    云谷兴奋的看着龙昊天伸出来的小手臂,兴奋的嘴唇。一双凤眼兴奋的放着光。拿出了小刀划破了一个小口子,接了小半杯,然后扔给了龙昊天一盒伤药,没空理他。

    龙昊天上完药,站在他边看着他在那做实验。

    云谷先取了两滴血放在了盘子上,然后从低级的蛊开始实验。结果低级蛊还没碰到血液就再也不肯前进,云谷皱了皱眉头,拿起金针沾了滴血滴在蛊上。

    刺啦一声……那只小蛊竟然化掉了。云谷吓了一跳。诧异的看着龙昊天,而龙昊天也诧异的看着云谷。

    “这不可能,我再试试。”蛊这种东西,不论低级高级大部分都是嗜血的,就算不嗜血也是亲血的,像这种害怕本就是很奇怪的,而且现在龙昊天的血不仅让蛊害怕竟然还杀死了一只蛊虫。

    云谷不信邪,直接把小半杯血倒进了都是低级蛊的蛊皿中。

    刺啦的声音不断响起,还有蛊临死前发出的悲鸣,和被烧焦的味道。

    “你体内有东西。”

    “……”

    “是什么?”龙昊天摇了摇头没有告诉他,云谷这次取走了一杯血。换上了中等蛊。

    中等蛊虽然没有闻到血味

    就不前进,而是绕着滴在盘子上的血液来回蠕动,就是不靠近,云谷便把血液滴在了虫子上,虫子虽然没有立刻死去,但是也是不停的抖动。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也死去了。

    云谷一咬牙,拿出了他珍藏的三只蛊。

    千机,金蚕,幻蝶。

    越强效的蛊灵越强,千机早就吃过苦头,缩成一团死也不动,金蚕好奇的上前然后立马嘶鸣了一声逃走了,幻蝶不停的围绕着血液飞舞,往里面撒着迷幻粉,血液有了短暂的沸腾,可是很快又冷却了,幻蝶不死心的上前一下,也是飞扑着逃走了。

    云谷愤怒的看着龙昊天。

    “你体内的究竟是什么?!”

    “金蛊。”

    “……金蛊?!那个上上代蛊王练出来的仅此一只的金蛊!?”

    “恩。”云谷咬牙切齿的盯着龙昊天,拿出小刀,向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道,结果三只被吓到的虫子,仿佛复活了一样立马扑向了滴在盘子中的血液,幻蝶甚至飞上了云谷的手臂上舐着血液。

    “现在你的实验做完了,你也知道金蛊,而你也打不过我,现在可以把报告诉了我吧。”

    “实验做完?怎么会?等我把这部做完我就告诉你。”说完顾不上还在流血的手臂,牵过龙昊天的手臂,照着刚才的伤口一口咬了下去,龙昊天皱起了眉头。

    “你做什么?唔。”

    云谷趁龙昊天说话的时候把自己还在流血的手臂凑到了龙昊天嘴边,就差没伸进去了。

    龙昊天刚想把嘴边的手臂掰开,一张嘴就闻到了不属于自己的血腥气。

    明明是血却散发着一种熟悉的味道……就像是每晚都会闻到让自己燥不已的沉水香。龙昊天的体违背了理智,他吻上那道伤口,狠狠的吸了两下。

    云谷此时的感觉仿佛中了幻觉一样。

    满嘴都是甜甜的味道,就像每天都会闻到的一样,甜腻人现在终于让他喝倒了,他忍不住又喝两口。

    等到两人分开的时候,云谷已经浑瘫软,靠在了龙昊天怀里,而龙昊天浑,**像破闸而出的猛兽。尤其是感受着瘫软在自己怀里的云谷上那种味道。

    他已经开始心猿意马起来了。

    他凭借着最后一丝理智,想要推开云谷,可是云谷却姥姥抱着他的手臂不撒手,两人的血液流到了一起。

    纠缠,混合,散发出一股催的香气,满屋子的蛊闻到这种味道,低等的当场死去,而高等的则是伸展开了体,享受着这美妙的味道。

    云谷被推倒在上,深棕色的长发铺在上,有几缕贴在了汗湿的膛,一双凤眼眯了起来,泛着蓝色的双眸像是湖面一样,平静的低下藏着风暴。

    龙昊天看着云谷惑的样子,内心就像烧了一把火,烧的他头脑不清,英俊拔的脸庞滴下几滴汗,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湿,若不是他定力过人,或许早就扑了上去。龙昊天想用思考来转移自己的注意了。可是云谷早就失去了定力,他躺在双上,双手被龙傲天牢牢的桎梏住了,只想挣脱。

    这种挣脱打破了龙昊天内心最后一丝理智。

    布帛破裂的声音,银质的饰品被扔到地上,叮叮当当的。

    喘息声痛呼声呻|吟声,从门缝传出,无人听见。

    停下时已经是后半夜了,足足五个时辰,不知道是龙昊天异于常人的体力榨干了云谷,或是云谷惑着龙昊天榨干了他。两人最后都沉沉睡去。

    相拥而眠,甚至没有多余的力气善后。

    云木和云溪两个老友坐在青木树顶,看着星星品着茶。他刚才去找龙昊天想要告诉他一些事,接过却在云谷门外听见了声音。默默的把门关严。

    除了无奈便是深深的叹息,云谷改变了他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龙昊天。命运的蝴蝶总是扇动着它的翅膀在不知不觉中卷起了一场风暴。

    就算将来不知如何,此时的龙昊天搂着云谷的腰,沉沉的睡着,而云谷虽然感受到后面不太舒服,可是也没醒,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窝了进去继续睡着。

    作者有话要说:**抽风吞掉了我4号的小红花!不开心!

    _(:3∠)_

    来来,肥肥的一章~

    咩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