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现在距龙傲天消失已经整整三个半月了,三个半月以来,楚夜枫把整个蜀地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龙傲天。还揪出了好几个魔教的仇家,可是就是没有龙傲天的消息。甚至连龙傲天一丝线索都没有,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楚夜枫已经陷入了疯魔的状态,龙昊天也去了西南三个月没有消息,现在没有任何一人敢上前去和他说话。

    龙昊天也在西南碰了硬钉子,云谷。

    他一早就知道云谷不是个好对付的狠角色,他刚到西南的第一天云谷就狠狠的给他了个下马威。若不是他怀金蛊恐怕就要中了他的道了。

    三个月前。

    他把楚夜枫押送回蜀地后自己带着一队人马去了西南。西南的水不浅。

    苗寨里面自成两路,白苗和黑苗打得不可开交,互相看不顺眼也不是这一百年的事了。若不是看在六大长老的份上,两路人马早就打得人仰马翻了。云谷的师傅是上一代五毒珠传人,是个黑苗,按照惯例这一代五毒珠应该传给白苗手里了。

    但是云谷对五毒珠早就眼馋了很久,若不是看在他师傅的面子上非得从白苗手里抢回来,可是这五毒珠却在两路人马六大长老的监护下消失了。

    这简直就是当面给两路人马一巴掌,两路人马互相看诋毁,打起来是正常的,都说是对方做的,这件事甚至闹到了云谷上,说云谷记恨下一代白苗的继承人,强抢了回去,云谷自然压不下这口气。他本就是个养蛊的天才。他养出来的蛊甚至有一些连他师傅现在的蛊王都无法解开。

    自然是个不肯吃亏的主,狠狠的教训了一番白苗的人之后离寨出走了,然后直到半年之前才回来,还带了个男人。

    这个男人不用说就是百里世离。

    云谷自称对这个男人一见倾心,非君不嫁,气的他师父差一点没揍死他。

    虽然他们黑苗没有白苗那什么两人必须看上眼了才能在一起的老说法,不过他堂堂黑苗大长老纵横毒蛊五十年之久的云木的徒弟竟然要嫁给一个说不出来历还一脸戾气并且一看就是利用他唯一的徒儿的男人。

    这是坚决不可能的。于是就把云谷关了起来并且把百里世离遣送走了。百里世离虽然不甘心,但是他又怎么能斗得过云木,没有云谷的保护,他甚至都不敢吃任何寨子里的东西。

    云木的大名他在隐门就已经有所耳闻了,所以只能憋了一口气走了,去了哪里还没有人知道。

    云谷知道这件事后虽然很生气,但是那毕竟是他师傅,姜还是老的辣,他就算是在蛊毒方面再有天赋他也斗不过他师父。所以每天只能被师傅关在宅子里的青木居之上,油师傅亲自看守。

    虽然他这次私自出寨子是犯了大错,但是师傅这么对他他也很生气,于是就趁着师傅睡觉的时候给师傅下了眠蛊。然后偷偷的跑了出来。

    刚出寨子没多久就看见在骑着马扬鞭而来的一队人马。他对除了百里世离的中原人没有任何兴趣。

    但是为首的那个人上有着很好闻的蛊的味道。很好闻……很香甜,很美味。闻起来就知道是好蛊,这种香甜的味道他闻到后都忍不住。

    龙昊天远远的就看见了站在路中间的男子,骑着马到他面前。翻下马,抱拳。

    “请问这位兄台,前面可是苗寨?”

    “你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龙昊天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他皱起了眉头,他从来不熏香。

    “兄台?”

    “闻起来很美味……我的阿音都蠢蠢动了……”

    “……”龙昊天是看他上穿着苗寨专有的装束才跟大说话的,可是现在明显就是驴头不对马嘴,也懒得跟他废话,跳上了马,准备让众人继续向前。

    可是刚跳上马,□的马就嘶鸣了一声倒下了。

    龙昊天有些生气了。面无表的看着对着他差一点就流口水了的男子。

    “我叫云谷,告诉我你体内的是什么蛊,我就放你过去。”

    “云谷,原来是你,百里世离在哪?”

    龙昊天锃的一声抽出了手里的剑,若不是那声,他出手的速度在场所有的人都没看见,剑就已经架在了云谷的脖子上。可是云谷哪是好对付的人,一双凤眼他笑眯眯的看着龙昊天。

    “呵呵,竟然敢近我的,除了师傅你还是第一人,不错不错,很有意思。我现在有些想知道你的名字了,你叫什么?”

    “百里世离在哪?楚夜枫(龙傲天)呢?他被你们带到那里去了!”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云谷不是认人欺负的人,龙昊天的剑架在他的脖子上,他自然要好好回报一下龙昊天。

    云谷的武器是雪蛛丝。雪蛛是蜘蛛之王,虽然每一个个头只有成人的一个指甲大,但是怀剧毒,一滴毒液,可以毒杀上百人,中毒者立即发作,连解救的办法都没有,很难被人驯养,就连云谷都没敢尝试,而唯一一头被驯养的雪蛛在他师傅手里,他曾经变着法的想从师傅手里要来,可是师傅都没有答应他。

    雪蛛不仅以他的毒而出名,还有的就是他的蛛丝的长度,每一个织网的蜘蛛不可能只会吐出一个丝线,但是雪蛛所有的网都由一根蛛丝织成。如果网破了雪蛛就会抛弃这个网重新织另一个。所以一旦沾上了他们网的猎物没有被毒死的只是沾上了一角逃跑了的就会带走整个蛛网,而雪蛛就会顺着蛛网跟上去,把猎物毒死吃入腹中。

    而云谷为了制成这件武器,冒着生命危险潜入了雪蛛的地盘,娶了整整一碗的蛛丝,每一根都是从头到尾,完完整整的,若不是从小有阿音护,云谷早就毒死在那片雪蛛林里了。

    醒来后云谷从瓦罐里面倒出了整整八十一只活着的雪蛛,把他们送入了蒸笼,最后提取了一碗毒液黝黑黝黑的还泛着绿光,把蛛丝倒入其中浸泡,又从他师傅那里偷了十根血蚕丝,精心制作最后才得到他手上的这个雪蛛丝当做武器。

    为此他差一点被他师傅打折一条腿。不过他心甘愿。

    可是他有些遗憾,那就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过他上的蛊毒近他五步之内,让他用一用这雪蛛丝。

    而如今终于有人给他练手了,他很高兴。

    血蚕丝本就极其锋利,而且用普通的刀剑是无法劈断的,并且这上面现在还喂了雪蛛的毒,红的发黑。

    龙昊天不怕毒,他的体内有金蚕,按理来说是天下所有的蛊毒都不会对他起作用的。

    所以这一仗不用说,他一刚开始就占了上风。

    刚开始小心翼翼在摸清了云谷的方式之后甚至有些游刃有余。云谷的大名他以前就听过,不过出名的是他的毒蛊,却不是他自的实力。所以这场仗最终以龙昊天失去耐心,一下子打晕了云谷为结果。

    龙昊天把云谷驼在了马上,让躲在旁边的手下跨上了马继续向前。

    跑了半个时辰之后终于见到了苗寨的大门。

    不过苗人从前就不喜欢汉人,就算这样,龙昊天也不得不低声下去的去求他们。因为在西南,最有实力的就是苗寨,他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苗寨帮他把弟弟找回来。

    云谷再次醒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他师傅那张媲美黑锅底的俊美面容。师傅除了练蛊养蛊制毒之外最大的好就是他那张脸。云谷亲切的称他为老妖怪。

    “醒啦,小兔崽子。”

    “没看见老妖怪你入土我怎么能死呢?”

    “起来就跟我过来,你体内的阿音今天是不是蠢蠢动了。”

    “是,他闻到了一股很美味的味道,差一点就冲出来了。”

    “不仅你闻到了,现在整个苗寨基本上都是那股美味的味道了。”

    云木说完,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这个倒霉徒弟,每天就知道给惹祸惹祸惹祸还是惹祸,这次把他带回来的那人,不出所料应该是偃族的孩子。没想到兜兜转转二十来年,最终还是转回来了。

    龙昊天做在正厅里面有些不自在,他从小到大还没有过这种感觉,周围的老人们看他的眼神都有一种他是一盘珍馐美味一样,恨不得吃了入腹,每一个都对他垂涎的很,可是偏偏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动他。而他又不能和这帮老人们较真。

    而且体内的金蛊自从见了云谷之后也有一些破壳而出的感觉。这种感觉这二十年来他从没有过。

    过了一炷香后,云木带着云谷过来了,看见云木下来后那些垂涎的人都自觉的散了。

    “小子,你叫什么?”

    “龙昊天。”

    “……你爹爹叫什么?”

    “姓陆,单字一个言。”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弟弟半个月前在贵州失踪,我来此寻人。”

    “失踪?他叫什么?”

    “楚夜枫(龙傲天)。”龙昊天差一点就把龙傲天三字说出来,不过现在他顶着的是楚夜枫的脸,自然不能说是龙傲天。

    楚夜枫?龙昊天?云谷想了想,这个名字刚开始听起来就甚是熟悉。现在仔细一想,这人不是世离喜欢的那人和那人夫君的哥哥么!难怪这么熟悉!云谷的双眼眯了起来,盯着眼前的这个人,世离喜欢的人自然是留不得的,而他的哥哥也同样是留不得的。

    楚夜枫必须死,而这个人也该死。

    作者有话要说:我来更新了!别打脸QAQ

    好吧百里世离马上就要出来作死了。

    诶嘿嘿~大家期待吧~

    这个年过得我妈抢了我一半的压岁钱,感觉人生都不太好了QAQ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