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这天晚上,皇夜辰捧着医生给他的药膏,满面j□j的回了屋子里面,寒零正躺在上看书,龙傲天给寒零按摩,因为肚子太大现在寒零已经有些压迫到内脏了,尤其是口的地方,每天都会闷闷的,时不时腿还会抽筋,而寒伯伯现在和寒庄主每天斗智斗勇根本没时间天天来给寒零做按摩。

    所以这件事就被龙傲天接手了,皇夜辰回来后龙傲天按摩完就回去找楚夜枫了,正所谓小别胜新婚,更何况他们已经三个月没见过面了,第一天晚上没干柴.烈火成功,第二天晚上楚夜枫和上了发条一样做了一宿,这一宿龙傲天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被折腾来折腾去的,老命都折腾没一半,木就摇了一宿,他就呻|吟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起来,两人吃晚饭了,楚夜枫休息好了,继续第二轮,龙傲天实在是累惨了,半梦半醒之间就任由楚夜枫折腾。

    最后楚夜枫看龙傲天实在是没有力气给他回应了,他也体会不到|尸的快乐,才意犹未尽的放过龙傲天。

    反正时间还长着,做多了也不好,等到他体力恢复了再继续也不迟。于是龙傲天终于逮个空好好休息了一番。醒来后发现楚夜枫不见,就忍着酸疼来给零哥做按摩了。

    等到他回屋的时候楚夜枫早就回来了,看着一封信双眉紧促,龙傲天上前问。

    “怎么了?”

    “皇夜影知道皇夜辰大胜即将回朝,已经按耐不住的有动作了。”

    “动静闹得很大?”

    “不,只是革职了几个太子一党的官员,反正这个几个官员也是墙头草,除了也没事。”

    “那明天再告诉他吧。”

    “恩,寒零怎么样了?”

    “零哥还是那样,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双胎对他的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而且零哥曾经执行任务的时候受过很多伤,还有体里面的毒,现在都纷纷冒头了,况不是很乐观,而且医生说,孩子生下来或许会天生带毒,让我们做好准备。”

    “……皇夜辰知道么?”

    “零哥貌似没有告诉他,不想让他分心,医生说,如果这次能够顺利生产的话,零哥或许还能趁此机会好好的养一养体,有些顽固的旧疾或许会有所好转。”

    “恩,没事就好,不说他们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办正事吧。”

    “正事?什么正事?”龙傲天差异的坐在楚夜枫边,思考着他们还有什么事没有做么?、

    “你看寒零现在都有了孩子了,难道你不想要一个么?”

    “我!我才不想呢……”龙傲天听见这句话,脸都红透了,看着楚夜枫不怀好意的笑容,他体就开始下意识的发发软。

    体最是忠诚,无论龙傲天嘴上怎么喊着不愿意,可是他一闻到楚夜枫的味道,他的体立马就出卖了他,当两人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下路的小兄弟立马抬头特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一个人的耕耘总是没有两个人的意乱迷来的激烈。

    “我们也要个孩子吧……”楚夜枫抵着龙傲天的额头,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说着。

    “要生你自己生……”

    “一个人怎么生呢,当然是我们两个一起努力了不是。”龙傲天看着楚夜枫灼的眼神,也忍不住全发烫。

    孩子。

    他们的孩子,一想起以后他们有了孩子了,一个和楚夜枫长得一摸一样的小毛头,跟在自己后叫着爹爹爹爹的,貌似还不错啊。

    “恩……那就要一个吧。”

    楚夜枫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虽然他特别想像皇夜辰一样先斩后奏,不过龙傲天毕竟不是寒零,而其他俩的况和他们俩的不一样。

    皇夜辰急需一个孩子来绑住寒零,而他们则是两厢愿的,他也相信龙傲天不想不要孩子的。所以他不着急。

    蓝族的秘密楚夜枫最是清楚不过了,细心的开拓着,待到育道全部打开的时候才打算进入。

    龙傲天总觉得今天的这场欢|和以往的有些不大一样,楚夜枫异常细致的前戏让他差一点在楚夜枫没进来之前就了。

    龙傲天有些焦急,一下子推倒了楚夜枫,自己扶着**坐了上去。

    “着急了?”楚夜枫坏笑着看着龙傲天。

    “……等!啊!”龙傲天还没完全适应,楚夜枫就就着这个体位往上一顶,虽然这个姿势进的没有背入式进的深,但是角度极其刁钻,每次都能戳到龙傲天的敏感点上。

    一上一下,颠地龙傲天呻|吟都变了调的颤抖着。

    而且前面也完全不去安慰龙傲天的小兄弟,等到快到了的时候,一个翻把龙傲天压在下,猛地往前一

    龙傲天被顶的一瞬间连声音都找不到了,刺激的他连脚趾都蜷了起来就了出来,虽然他不是第一次被楚夜枫插到,但是每次这个时候他都觉得特别丢脸,楚夜枫也在一阵不停的吞吐中把体|液全都进了龙傲天的腹腔中。

    龙傲天一瞬间觉得体里面有某些隐秘的地方被填满了。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

    楚夜枫吻住了龙傲天,辗转厮磨,等到两人都缓过气又开始下一轮的征战。

    晚上皇夜辰扶着寒零洗完澡后,寒零昏昏睡的躺在上,皇夜辰神神秘秘的坐在边。

    “今天医生和我说。”

    “恩?”

    “月份足了,该拓张了。”

    “拓张。”看着寒零诧异的样子,看来是不知道了,皇夜辰更加开心了,于是添油加醋的把今天下午医生和他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好处说的更好了,坏处说的更吓人了。

    寒零听完眉头都皱起来了。

    然后就伸手向皇夜辰要药膏,准备自己涂。皇夜辰本想亲力亲为,现在寒零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本不想答应的,可是转想起今天下午医生说的话。

    “现在少庄主的体是没法自己涂抹的,所以太子下要亲自来了,记得每天晚上都要涂抹。”

    皇夜辰也怕寒零不死心,于是就把药膏给他了。

    然后过了一炷香时间,寒零始终都没抹好,但是这一炷香的时间对皇夜辰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看着寒零在他面前宽衣解带,脱下了亵裤,虽然让他背了过去,可是听着那声音,他脑内不自居的就闪现出寒零自己抹药的样子。

    跪坐着,挖出药膏,自己给自己抹的样子,可是现在他的肚子太大根本就没法向后仰,根本够不着,难道是双腿大开,从前面……皇夜辰脑内越想越香艳,最后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一眼。

    一回头,寒零吓了一跳,手里的药膏一掉在了上,而姿势就是刚才皇夜辰想象中的第二种。因为肚子太大了,寒零平躺在上,根本没法看见自己的大腿,所以半靠在头,双腿大开,就算这样他也看不见自己的后面到底在哪,只能慢慢的摸索着。

    于是弄得那里一片湿润。而他也是满头大汗香艳刺激,极其撩人。

    皇夜辰立马两道鼻血蜿蜒流下。

    “你……”

    皇夜辰一开口一股铁锈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没想到竟然流了这么多的鼻血,急忙跑到外面洗脸去了。

    可是等他回来寒零已经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盖着被子躺在上了。

    “涂好了?”

    “……恩。”一说到这个寒零的脸都忍不住红了。

    皇夜辰一挑眉,没说话,也躺在了上。

    “那我检查一下好不好?”

    “喂,你!”

    还没等寒零说完话,皇夜辰的手就钻进了寒零的亵裤里,摸着根本还是干燥的后面,嘴角扬起一抹坏笑。

    “你骗人,根本就没涂好。”

    “……”

    “我给你涂好不好?”

    “……我自己。”

    “你自己?”皇夜辰猛地j□j去了一指,本在孕期寒零的体就很敏感,但是因为以前做过抗|药的训练,平时也都压制下去了,可是今天抹药的时候他就觉得**有抬头的趋势,又被自己强压下去了。

    而现在他根本受不了皇夜辰这样的挑逗,尤其是皇夜辰的手指在里面根本不老实,到处戳来戳去还模仿着律动的频率。

    因为怀孕的关系,寒零的后面烫的能酥人骨头,皇夜辰已经整整三个多月没有和寒零欢|过了,平时在战场上他也没功夫思考这些问题,甚至连底下人的人送上来的军倌他都没多看一眼,可憋了他好久。

    现在没有事了,安逸下来了,正所谓温饱思.,他脑内就开始不安分了,尤其是刚才还亲自目睹了那番撩人风景。

    再把持得住他就不叫男人了。

    “我给你涂好不好。”皇夜辰坏笑的贴了上去,挖出一大块药膏,给寒零耐心的涂抹着,甚至把周围都弄得湿哒哒的。

    “……恩。”

    寒零忍不住的呻|吟出声了,**来了挡也挡不住,更何况医生也和他们说过适当的欢|有助于开拓和生产。

    寒零不拒绝,皇夜辰自然是极为高兴地。

    两三下就把寒零扒光了,低下的兄弟早就蓄势待发准备冲锋陷阵了。

    夜还长着,他已经憋了这么久了,今晚肯定是要好好享受一番。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低调低调……

    我最近被警告弄的要死要活的。

    PS:如果我以后前面的任何一章V章更改了,大家不用重复看,我只是抓虫或者是该题目之类的。

    看我这诚信的份上快给我一个的么么哒!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