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噗嗤一声,匕首j□j皮的声音让所有人心里一紧。寒零惊异的看着伏在自己上的皇夜辰。

    寒森嫌弃的抽出了匕首。血的味道立刻蔓延在整个屋子里面。

    “啧,真是扫兴。”

    “零,你没事吧,”皇夜辰顾不上自己手臂上海渗着血的伤痕,把寒零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遍,发现寒零没有任何问题后才怒视着眼前这个不认识的男人。

    “你是谁。”

    “我还想问你是谁呢,饶了我的兴致。”

    “寒森,你个混蛋,那是零儿啊,”沈青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刚才寒森究竟做了什么,啪的一声,一巴掌打了过去。

    “我知道,我不是没杀他么,要是我想杀他你来之前他就已经死了。”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寒零呆愣的看着眼前的人,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虽然爹爹说的对,若是想杀了他他早就死了,不过刚才的那一下确确实实是带了杀气,如果他不当在自己面前,自己虽然不至于死,但是重伤流产也是难免的。

    看来他是真的让爹爹失望了,寒零低下头,掰开他护着自己的手臂,从头柜里面拿出伤药,给他包扎,这时龙傲天和楚夜枫也赶到了,看着房里狼藉一片,到处都是碎裂的布帛和破碎的桌椅屏风,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他有些担心是不是零哥受伤了,进去了才发现原来是皇夜辰替零哥挡了这一下。

    趁着现在寒伯伯缠住了寒庄主,他们俩和父亲急忙的转移了两人,生怕寒庄主回头杀了他们。

    沈青愤怒的看着一脸失望的寒森。“寒森!你回答我的问题!”

    “没死不就好了。”

    “那是我们的孩子!你竟然真的能下得去手!”

    “阿青,他让我失望了。”

    “那又如何,让你失望你就要杀了零儿!你是他父亲啊!”沈青气的一把抽出了腰间的鞭子,向寒森挥了过去。

    寒森脸色一暗的躲了过去,沈青因为愤怒变得毫无章法,寒森刚开始还躲着他,怕他伤了自己,一炷香过去后沈青明显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他有些烦了。闪到沈青后,抓住他的肩膀,扣下了他的手腕。

    “闹够了没有。”

    “没有!寒森我今天就把话和你挑明白了!零儿是我的孩子,你要是再敢动杀了他的念头,就休了老子吧!老子我忍了你这么多年了!家里三妻四妾的你都他妈的忘了当初你是怎么许诺我的了!我特么弄走一个你转就能给我弄回来一群!老子早就受够你了!你现在就休了我!要不然咱俩就没完!”

    “沈青,别闹。”

    “滚,放开老子,谁他妈的和你闹了,老子说的都是实话,你特么嫌弃老子脾气暴老子就收敛脾气,嫌弃老子太粗老子也改,你特么现在竟然嫌弃零儿,这子没法过了,休书!必休书!明天老子就写信给意儿让他来找老子,以后老子父子三人和你再无瓜葛!给老子写休书去!我,你特么给老子放开……”

    “……”沈青完全恢复了当初两人相见的时候的那副暴脾气,把这么多年的怨气一口气吐了个够,寒森从头被沈青骂到尾,愣是一个字都没说,也没松手。

    等到沈青骂够了,寒森面色沉的扛起了沈青,扔到上,沈青被他制在上,还大吼着。

    “滚!寒森你放开老子,有本事你今天就把我做死,要不然这休书老子写定了!”

    “那就做死你。”寒森被沈青在小辈面前驳了面子,他其实根本无所谓,可是沈青张口闭口就是休书休书才真的让他生气了,这次不好好治治他是不行了。于是就开始体力行的教育了。

    寒零被转移到龙傲天的房中,接过龙傲天递过来的伤药,仔细的给皇夜辰上了一遍药。谁都没说话。

    “我没事,小天你们下去吧,我和他说点话。”

    “恩,零哥你小心。”龙傲天虽然担心,但是还是和楚夜枫下去了,今晚楚夜枫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吓了他一跳,还以为是什么贼人,就和他打了起来,结果根本没有打过,反而被按在上,楚夜枫一声不吭的要过来扒他的裤子,吓得他汗毛都竖了起来了。

    不断地挣扎,突然听见寒伯伯的喊叫声,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一脚踹上了楚夜枫的命根子,他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这时龙傲天才发现原来这个人竟然是楚夜枫。可是楚夜枫这时已经疼得直不起腰了。

    “你还真下的去脚……嘶……”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没想到是你。”龙傲天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他也是男人,当然知道在这种时候被踹一下究竟有多疼。

    等到楚夜枫感觉好了很多的时候两人才赶往零哥那里。

    到了,就发现一副混乱的景象。

    不过经过这一番折腾,两人都没了趣,回了卧房,楚夜枫抱着龙傲天倒头就睡着了,毕竟他连续赶了一天一夜的路。

    寒零仔细的给皇夜辰上了药。皇夜辰则是一脸兴奋的看着寒零的肚子。离他上次看见寒零已经三个月了,那时候他还没显怀,而现在则是大着肚子,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奇妙。

    “想摸就摸吧。”皇夜辰听见这话,伸出了手,紧张的擦干净手上的血迹,小心翼翼的摸上了寒零的肚子。慢慢摩擦着。

    “六个月了吧……对不起,我才回来。”

    “没什么。”

    “龙昊天告诉我是双胎是么。”

    “恩。”

    “三天后我就要回京了,和我一起回去好不好。”

    “不,我必须回家一趟,若是我不回去父亲不会放过我的。”

    “……”皇夜辰一想到那人是寒零的爹爹竟然还能下去的如此重手,他就很厌恶那人。

    “还有爹爹呢,没事的,相信我。”

    “你马上就要生了,我想陪在你边……”

    “没事的,相信我,父亲虽然对我很失望,但是若是爹爹他绝对下不去重手的。”

    “……”

    “等你坐上皇位的时候再来见我吧。”

    “那你会嫁给我么?”

    “……不会。”

    “那我不回去。我和你一起回凛冽山庄。”寒零皱着眉头看着他,没有说话,皇夜辰也不甘示弱的瞪回去。最后还是他忍不住说话了。

    “……寒零,我想和你一起回去。”

    “……不行,父亲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是太子他也照样会杀了你的。”

    这句话说得皇夜辰心里三分甜七分苦,甜的是寒零还是在意他的,苦的是他竟然还不如凛冽山庄重要。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就知道这件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如果寒零答应他让他和他回去的话,三天后就是抗旨他也会和寒零回去的,。

    虽然寒伯伯可以抵挡得住寒森,可是寒森对寒零的杀气也是真真正正的,一点都没有回旋的余地,若不是今天他及时挡住了那一击,现在会发生什么还真的说不准。

    以前江湖上就传言凛冽山庄的寒庄主是一个疯子,亦正亦邪,什么事都以自己的喜好来做,从来不管外人的眼光,而且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娶了当年武林十大美男子之一脾气出了名的暴躁的沈青。而沈青竟然还对其死心塌地甚至收敛脾气对镜贴黄花持家生子,当初两人的花边新闻在江湖上还沸沸扬扬的传了好一阵子,版本颇多。

    而寒森本是一个非常喜欢收集美男子的人,所以凛冽山庄内美男众多,有的是自愿的有的是被的,手段多样,人数众多,不过这娶回来就是欣赏还是真正的当男妾,只有本人知道了。

    除了几个真的和寒森发生过关系并且留下种了的沈青没有驱逐他们,否则沈青是见一个扔一个。寒森不以为然,继续往家里带,沈青就继续驱逐。

    沈青对于寒森的行为颇有怨言,但是曾经寒森说过他的脾气太过暴躁,他就收敛了很多而寒森经常出任务不在山庄里,有火没地方发,不过今天是真的爆发了。劈头盖脸给寒森一顿骂,骂完后虽然被教训的两三天没下来不过内心舒畅,而且他已经让寒零写信给寒意让他赶紧收拾收拾包裹金银细软,走的时候最好再放一把火把凛冽山庄烧没了他才高兴,然后上龙吟堡和他回合,以后他们父子三人就和他寒森还有凛冽山庄再也没任何瓜葛了。

    寒森知道这件事,面无表,任由沈青折腾。沈青也就顺着他的意卯足了劲的折腾,每天催着他写休书,张口闭口都是休书,寒森也不回答,逮到机会又是一顿体力行的教育。

    寒零这两天也没时间管自己父亲的事,皇夜辰每天都腻在他边,寸步不离,上个茅房都要在外面守着,弄得寒零特别的不自在,而且天天在他耳边腻歪说让他回京这件事。寒零打定了主意,无论皇夜辰怎么软磨硬泡撒装可怜就是不答应。

    可是他不答应,不代表所有人都不答应。

    首当其冲的就是寒零的医生。

    现在寒零的肚子已经六个月多了,七月是双胎最容易早产的月份,所以那天医生神神秘秘的找过皇夜辰。

    “少庄主的子也到了,是该做做拓张了。”

    “拓张?”

    “就是用专门的软膏,每天涂抹,直到生产,这样可以减少孕夫难产的几率。”

    皇夜辰听完眼睛一亮,脑内顿生一计。

    就算是寒零这次不想和他回京他也必须带着他会凛冽山庄。

    这皇位和江山,以前在他心里那是占足了分量,不过现在连寒零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作者有话要说:先发一章,答应好的双更,等会就发上来第二章。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