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因为现在寒零的体原因,太子放下了手头所有的事,留在东宫一心一意的陪着他。而寒零的体却迟迟没有痊愈的状况。后天便是过年了。太子那天就算是再不愿意出息也要出息他有些焦急。

    而现在京城里关于寒零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的,如果寒零这两天不养好子,倒时候晚宴的时候没有出现,众人不知道还会传出什么奇怪的事来。

    本这两天和楚夜枫一直在龙府安心练功的龙傲天,一听见寒零滑胎这个消息后,差一点就运岔了气。

    他去皇宫探望了零哥,零哥还记得他,但是完全不记得最近发生的事了,导致他有很多话想和寒零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便写信告诉了哥哥。

    过年那一天。

    皇夜辰早早的就起来了,他和寒零同睡同醒,他起来了,寒零也没睡着。

    “今早要祭祖,和我去吧。”

    “我不是你的太子妃。”

    “寒零……”

    “不去。”

    皇夜辰难过的看着寒零,那时候寒零问他我们是什么关系,他当时脑内一闪而过为什么不说他是太子妃呢,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呢。

    可是他又马上反驳了自己的想法,因为就算他这么想,这也不是事实,而且寒零恢复了记忆或许会更生气,所以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而寒零就算失忆了,也坚定不移的不当他的太子妃,皇夜辰既无奈又痛苦。

    “那便不去吧。”皇夜辰独自一人在那里穿上了祭祀专用的宫装,左三层右三层的,特别烦琐。还有各种配件。

    寒零在一旁看着他穿衣服,寒零注意到了宫人手里面还捧着一件黑色的宫装。

    皇夜辰只是遗憾的摸了摸他,就带着宫人走了。

    寒零有些好奇那件衣服他为什么不穿走,便让宫人拿来给他看看。

    黑色的宫装,上面绣着红色的凤凰,袖口用金色的云纹锁住,还有一些配件,样样精美,寒零看着衣服中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小玉佩,这个玉佩不是什么罕见的羊脂白玉或者墨玉,只是最平常的青玉,上面刻着一个粗糙的零字,这块玉佩绝对不是他的,但是他却非常喜。准备等到皇夜辰祭祖之后要过来。

    于是便一直放在手上把玩,摸着上面粗糙的纹路。

    零字,翻过来看,玉佩的最下面还刻着两个小字,因为刻得很浅,而玉佩也有些年头了,依稀的大概是。

    小一二字。

    小一,寒零在嘴里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觉得很耳熟,莫非是他小时候见过的那个玩伴小一?虽然皇夜辰长得和小一有几分神似,但是小一小的时候羞涩胆小而且武功奇弱无比,怎么可能是皇夜辰呢。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叫来了东宫年龄最长的奴仆。

    “奴婢西财见过太子妃。”

    “……这个玉佩是皇夜辰刻的?”

    “是,是太子小的时候刻的。”

    “恩,没事了,你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

    皇夜辰回来后,就看见寒零坐在上把玩着那个他小的时候刻得玉佩,当时兴高采烈的刻了这个玉佩,想送给寒零,结果当时还没送出去寒零就不记得他了,这玉佩便一直放在自己边,本以为再也没有机会把他拿出来了,可是昨天晚上父皇特意送来了当时父后做太子妃的时候穿的那宫装。

    他很高兴,因为父皇一点都不阻止他娶寒零为太子妃,他便找出了这个玉佩,希望今天能让寒零带着他和他一起去祭祖,可是寒零没去……

    他很失望。

    “这个玉佩是是你的?”

    “是,小的时候刻的,本想拿来送人,可是那人却忘了,便一直留了下来。”

    寒零皱了皱眉头。

    “小一是么……我不记得小的时候的事了,不记得你了。抱歉。”

    “没关系,你只要记住现在的我就好了。别忘了现在的我好么?”

    “……”

    皇夜辰从头拿出了一根红线,把玉佩穿了起来,给寒零带上。寒零感受着口微凉的触感,有一些东西仿佛不见了,可是那是什么?

    寒零不懂。不过他有些慌乱。

    荒野车你看着寒零垂着眼帘被自己圈在怀里的样子,他忍不住低头亲了亲。

    只是轻轻地吻了一下。寒零的体颤抖了一下,然后又放松了下来。

    “别忘了我。”

    “恩。”

    上午除了寒零要出席的祭祀以外就没有事了,就等到晚上的晚宴了。皇夜辰换下了繁琐的宫装,在一旁和寒零商量着今晚晚宴的事。最后搬出了如果你不去,那么朝里就会认为怀孕是假的或者是孩子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会更加麻烦了。

    寒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想去,可是看着皇夜辰一副很受伤的样子,再加上他说的有理,最后还是点头答应去了。

    等到晚上,皇夜辰亲手拿起父后的那黑色的太子妃宫装,一件一件的给寒零穿上。系好了每一个扣子,抚平了每一个折痕,戴好了所有的的配饰。

    寒零本长的很英俊,但是从来都没有过表。出了那些个被千金蛊惑的夜晚。而皇夜辰最他的眼睛。

    黑的就像沼泽,仿佛能吸进去所有的东西。睫毛浓而密想个蒲扇一样,尤其是他那双眼睛半开半合的时候更是喜

    他们到的时候,其他的人都已经到了,龙傲天和楚夜枫的份他们如果出现在这里会受到很大的非议的,而且这里都是些朝廷官员,他们出现也确实不合适。

    寒零肚子坐在那里,因为走的时候皇夜辰特意让他吃饱,不让他碰晚宴上的任何一个食物他有些无聊。

    皇夜辰坐在那里疲于应付,完全无视坐在他对面的二皇子。二皇子皇夜影则是恶狠狠的顶着他们。

    眼睛里面充满了怨毒。

    寒零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晚宴好歹是顺顺利利的过去了,结束后,他拉着寒零从那里出来了。

    “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皇夜辰蹲在地上,示意寒零上来。寒零诧异了一会,还是上去了。皇夜辰背着寒零在皇宫之上飞檐走壁,到了星月楼的下面。寒零动了动示意自己可以走。

    寒零没让他下来,径自背着他走进了星月楼。

    星月楼乃是京城最高的楼,共有九百九十九阶楼梯,盘旋在摘星楼里面。皇夜辰便背着寒零一步一阶的往上走着。

    絮絮叨叨的说着许多的事

    “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了,我们给他起个好听的名字吧……父皇给赐了一个宸字,我们给他起个好听的名字吧。”

    “……好。”

    “龙傲天和楚夜枫会陪着我们去东北的,一定没事的,而且凛冽山庄的药物马上就要送到了,你的体没事的。孩子也没事的。”

    皇夜辰知道寒零不能长时间让自己背着,于是变换了姿势,变成横抱着寒零。对于他这种内力深厚的习武之人,抱着一个寒零上九百九十九阶楼梯并不费劲。

    “……”

    皇夜辰一直说着,说着他小的时候,说着朝中的局势,说着京城的美景美食,江湖上的奇闻趣事。

    “我们小的在一起,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

    “恩……”

    “那时候你每天带着我疯闹,让大人们很头疼,可是我没多久就要回皇宫了,很是不舍,走的时候我们还大哭了一场……”

    “……”

    “等我再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第一次毒发,然后便不记得我了,之后便一直没有见过,直到三个月前又见到你了。”

    “当时发生了什么么?”

    “什么都没发生,我们只不过是重逢了而已。”

    寒零靠在皇夜辰怀里,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语气却感觉心里有些微微的疼,他觉得事没有这么简单,当时绝对发生了什么。而且他虽然不全记得小的时候的事,可是有些还是没有忘记的。

    “皇夜辰,你喜欢我。”

    “恩,我你。”

    “可是我们都不小了。”

    “和小的时候无关,我只是上了再次重逢的时候的你而已。”

    “……”寒零没有出声了,皇夜辰也没有再继续说话,只是抱着寒零继续往上走去,没过多久,两人便到了楼顶。

    “快看,这里很美是吧。”

    “恩。”

    星月楼的楼顶可以可以一览京城的风景。

    今天是新年,街道上有闹的灯会河边还有放河灯的人。断断续续的河灯,飘在河面上,顺着河流而下。就像是天上的银河。依依稀稀的甚至可以听到城里的喧闹声。

    皇夜辰放下了了寒零,敞开貂裘,把寒零整个人包在怀里。生怕冻着了。

    两人就这么一直看着京城的景色。突然,天空炸起了烟花。一朵一朵从京城的各个角落里面升起,噼里啪啦的。

    组成了绚烂的景色。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我你。”

    “皇夜辰我不值得……”

    “没有什么值不值得的,只是我你而已,就这么简单。”

    寒零没有再说话,靠着荒野车你的膛,听着他的心跳,一声一声,咚咚咚的,规律而有力。

    他甚至觉得,若是可一直这么听着,一声一声的。

    或许很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还有一篇过年就完成了……

    明天拉出龙龙和楚楚秀恩~嗯哼~有哦~

    今天发生了些事,不过幸好没有关联到我码字的心……只是有些感叹……这个世界……唉……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