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太医太医,快去叫太医,”

    “是,”

    皇夜辰抱起了倒在地上的寒零,把他抱到了上,寒零整个人的体温都是冰凉凉的,皇夜辰抱着他就像抱着一个冰块,尤其是大当他看见了单上的那摊血迹,他脑内闪现过无数不好的片段。

    马上太医就到了,皇夜辰急忙的把太医拉到了边。

    “快给他看看,”

    太医来不及擦头上的汗,气还没喘匀,就给寒零号了脉,然后脸色一变,让跟着来的小童,拿出了一颗药丸给寒零服下,然后拿出金针沾了药汁撩起了寒零的衣摆,快速的扎入几大位。

    有一些比较危险的位太医不敢下手,只能用力推拿。

    一炷香后,寒零才不在流血,但是脸色苍白。虽然体回温了,但是却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皇夜辰非常着急。

    “太子下,太子妃现在肚子里的孩子虽然暂时保住了,但是随时都有滑胎的可能,一定要多加小心,一个月之内不能用力或者动武,要不然孩子就会滑落了,老臣这就给太子妃开几幅强力的安胎药,一定要按时喝,谨遵医嘱。”

    “……他呢,他的体没问题吧!”

    “恕微臣冒昧,太子妃的体本就不宜也不易受孕,太子现在用宫廷秘药强制的让太子妃受孕,已经导致太子妃体内长年累积的毒药又复发的状态,如果孩子没了,那么太子妃体内的毒素随时都会反噬,可是若是孩子平安保住了即使生下来也不敢保证健康,而且太子妃以后或许再也无法受孕……”

    “……如果保不全大人和孩子,那么你们整个太医院就跟着陪葬吧。”皇夜辰已经听不下去剩下的话了,他的脑内只有寒零体内的毒素复发了这一句话……

    “是是……”

    太医擦了擦头上的汗,又连跑带颠的回了太医院,准备和众太医一起商议。

    过了半个时辰后,安胎药就送到了皇夜辰手里。

    皇夜辰急忙的要给寒零灌下去,可是寒零一点都喝不下去,皇夜辰直能用嘴一口一口的渡给寒零。

    可是还有一半吐了出来。皇夜辰生怕药不够,又让宫人去煎了一碗,又给他喂了半碗,寒零上还插有金针,甚至连被子都不能盖,皇夜辰只能给他不断的输送内力。

    过了两个时辰之后,太医来给他拔了金针。

    “太子妃现在的状况不太稳定,请尽量减少移动,不要沾水,忌房事。微臣每天会给太子妃来施针。请太子放心,太子妃吉人天相,皇孙一会平安无事的。”

    “下去吧。”皇夜辰疲劳的挥了挥手,示意太医下去吧。

    让宫人打了一盆水来,他给寒零仔细的擦拭了一遍子,换上了干净的内衣和亵裤,让宫人换上了干净的被褥,多加了许多层,还在被子里面放了手炉,逐渐的寒零的体才恢复了平常的体温。

    而皇夜辰不敢走远,只能趴在边看着他。

    进过皇夜辰这么一折腾,全皇宫都知道了太子已经有后了,他想瞒都瞒不住了,甚至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

    晚上的时候皇帝就召太子去盘龙面议,太子以寒零现在体不好,边必须有人陪同为由拒绝了。本以为皇帝会生气,可是没想到这一举动竟然反而取悦了皇帝,皇帝亲自去了东宫。

    皇夜辰从早上担心到现在,甚至连衣服都没换一直守在寒零边,皇帝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从来都对什么事都是游乐的态度的儿子,竟然一脸担忧专注而且深的注视着躺在上的少年。

    “皇……”门口的仆从刚想传达,就被皇帝阻止了。

    皇帝看了一眼,又走了。心里面已经有了思量。

    皇夜辰从早上一直守到第二天凌晨,终于不住的在边睡去了。

    等他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揉了揉酸痛的脖颈,看着一副狼狈的样子的自己,让宫人看着寒零,等他醒了一定要第一个告诉他,等他洗漱完后回来后,寒零竟然已经醒了,靠在头。

    “……”皇夜辰什么都没说,直接跑了过去狠狠抱住了寒零,寒零诧异了一下,伸手推开了他。

    “你是谁?”

    皇夜辰一下子就愣住了。

    “零儿……你……”

    “你是谁?”

    皇夜辰整个人都不可置信的往后退去,而那个守在寒零边的宫人早就去叫了太医。太医早就在待命了,立马跟着过来了。

    对着寒零一通检查,最后竟然得出了一个让皇夜辰根本无法接受的结论。

    寒零失忆了,而且最近七个月年的记忆都没有了!他现在的记忆还停留在七个月之前,甚至连二皇子委托他去刺杀他他都不记得了。

    看着寒零那副恢复了以前冰冷冷的样子,他的内心仿佛被揪起来了一样,这种现状,根本让他无法接受,甚至比寒零当初拒绝他还要让人难受。

    “太子,太子妃现在体内本压抑住了的毒素因为胎儿的出现被破坏了,所以……”

    “有什么办法医治……”

    “微臣这就回去和众人商量,太子妃的失忆或许是只是一时的,过两天就会恢复记忆了。太子请勿担心。”

    皇夜辰听到这里感觉心里还好受一些,让太医和仆从下去了,屋里面就剩下了他和寒零两人。

    这时寒零摸上了自己的小腹说。

    “这里有了孩子是么?”

    “是。”

    “是我们的孩子么?”

    “是。”

    “他现在很危险?”

    “恩……”

    “为什么?”

    “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皇夜辰看着寒零一圈圈的摸着自己的腹部,他的心里仿佛被揪起来一样的疼。如果他早一点起来,如果他早一点发现寒零的不对,如果昨晚不和寒零吵架……

    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吧,寒零一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吧。

    “没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

    寒零看着皇夜辰一脸的悔恨,忍不住的牵过他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皇夜辰的手滚烫滚烫的,放在他冰凉的腹部上感觉暖洋洋的非常舒服,牵着他的手,来回的抚摸着。

    “他还在,没事的。”

    皇夜辰终于忍不住的抱住了寒零,他现在不敢想象,如果,如果寒零不在他边了,那他该怎么办呢?

    他不敢再想了,这时宫人送了最新的安胎药进来,寒零一口喝光了,然后吃了些东西,便又要昏昏睡了,太医趁着寒零还没睡着的时候给他施了针,而寒零睡着了后,太子则是叫宫人好好的看着寒零,他自己去见了父皇。

    这时的父皇并不在盘龙,刚下早朝,父皇一般都在御书房处理政务。他进去的时候,父皇正和众大臣商议东北究竟应该派谁去的问题。

    太子没有让仆人进去通报,而是站在门口等候着。

    过了半个时辰,众臣才从御书房里出来,看见了他都行了礼。宫里的消息总是传的特别的快,明明只是昨天早上发生的事,现在已经弄得满朝皆知了,但是幸好荒野车您边的人够机警,只是传出了太子有后,但是没有皇孙不保的消息传出去。

    众大臣看见太子也是纷纷来道喜。

    太子扬起了完美的微笑应付了过去,进了御书房。

    “儿臣参见父皇。”

    “辰儿,来。”

    皇夜辰走到父皇的边,这时父皇正在看着边关的地图,上面用红色的朱笔批示着什么。

    “儿臣自愿去东北戍边。”

    “父皇很欣慰。”

    “儿臣只是希望能带着零儿一同前去。”

    “他的份不符合规定。”

    “他是儿臣的太子妃,并没有任何不妥。”

    “那便去吧。”皇帝欣慰的看着儿子。

    “是。”皇帝又和皇夜辰聊了几句当朝的形势和最近朝中发生的大事,并且放了皇夜辰几天假在东宫里面好好陪着寒零养胎,等到过完年两人便要一同去边关了。所以一定要好好的养胎。否则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谁都担待不起。

    皇夜辰谢了旨告退了。

    皇帝也回了盘龙,看着墙上挂着的那幅画,皇夜辰和那画像上的人有着三分相似之处,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像了个十成十。

    “阿夜,你看,我们的孩子已经长大了,现在也要当父皇了呢……时间过得真快啊阿夜,你不在的子已经过了十八年了呢……辰儿长大了现在甚至都要出征了,马上也要有太子妃了……我很欣慰啊……看来这江山,马上也要传给他了,等到我把这江山传给了他,我就带着你去那个你一直想去的地方,我们建一座农房,出而作入而息……天看桃夏天品瓜,秋天看红叶冬天听雪落,我们的愿望……就要实现了,阿夜,我好想你啊……”

    皇帝一个人坐在画像面前,宫人们都撤了出去,他就端着一壶酒,一个人自饮自酌,絮絮叨叨的说着,等到说完了,酒也喝尽了。接下来他又要去御书房看奏折了。

    他走了,这偌大的盘龙就只剩下这阿夜独自一人和他最的百花酿那散不去的酒香了……

    没事,马上他就不坐这让人寂寞的位置了。马上他就和阿夜一起去完成他们少年时的梦想了。

    没关系,时间马上就到了。

    因为他们的辰儿已经长大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最后的时间我他发上来了!QAQ

    快夸奖我!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