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云谷是谁,”

    “……一个很棘手的人。”

    “零哥,你先和太子回去吧,你现在的体不宜四处奔波,好好养胎。”

    “……”龙傲天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说养胎两个字的时候零哥的表呆愣一下,还没等寒零做出反应就被太子一个公主抱用轻功飞走了。

    楚夜枫和龙傲天两人站在那摊血迹旁边。相互眼里都充满了忧虑。

    云谷,乃苗疆蛊王的关门弟子,一首毒功和蛊术出神入化,上辈子就是个非常厉害叱咤一方的山大王。不过因为山寨从来不杀人放火烧伤抢掠,虽然占山为王,手下的人也都是做生意的平时种种地养养蛊,偶尔劫富济贫一下,就算抢抢的也都是些贪官污吏乡绅恶霸,在民间的声誉还高。朝廷也就对他们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虽说云谷此人不是恶人,但是麻烦就麻烦,他对百里世离的死心塌地,上辈子是对百里世离一见钟非君不娶,可是百里世离见到他的时候手里面已经有五个人了。而云谷竟然痴到不娶的话也要嫁给他的地步。

    云谷本长的就是极其美艳的,一双丹凤眼一嗔一怒都能把魂儿吸走,百里世离怎可能放过都到嘴里的鸭子,当然是收为己用,而有了云谷的帮助,百里世离对付龙吟堡就更加轻松了。

    他本人的武功并不高,但是就凭借着毒药和蛊术在江湖里打下了自己的地盘,可见他的手段之高明和毒蛊直霸道。

    而所有人里面,龙傲天最不希望的就是遇见他,尤其是在见过司马安的傀儡蛊后他就更不想见到这个人了。

    若是论世上唯一能让云谷束手无策的可能就是他的哥哥龙昊天和零哥了。

    哥哥自小体里就养着一直金蛊,乃上上代蛊王留下的万蛊之王,被老爹偶然得到然后种在了哥哥体里。金蛊可以吞噬任何蛊,而且还会对下蛊之人进行反噬,任何毒药都不会对哥哥起作用……总是是好处多多。

    零哥则是自小食用毒药,就连血液里面都是毒了,自然不怕云谷。

    照百里世离受的伤程度来推测,至少一个月以内是不会再出来捣乱了,而且看样子是被云谷救走养伤了,这样很长时间内也不会出现在京城里了。

    虽然愤恨他跑了,但是他小时里也让两人松了一口气,至少他消失了之后二皇子边就少了一个助力实力也会被削弱,但是最让两人痛恨的还是自的武功竟然连一个百里世离都打不过,龙傲天不多说,楚夜枫的内心是极其痛恨没有用的自己。

    他们现在的武功若是中等,百里世离的便是中上,寒零和司马安的实力便是上等。太子,龙昊天,云谷的实力便是难逢敌手。而龙吟堡的堡主龙霸则是独孤求败。

    而他作为楚天教的教主,竟然连一个小小的百里世离都打不过,这让他非常的痛恨自己。

    龙傲天感受到楚夜枫的绪不对,握住了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安慰和支持。

    “我要变强。”

    “好。我和你一起变强。”

    “过完年,我们回龙吟堡。”

    “恩。”

    楚夜枫现在学习的是龙炎心法,而这心法世上只有龙家会,他要找龙昊天。

    提升武功势在必得。

    龙傲天则是全力支持,过完年太子就要前往东北,而他们送他到边疆后就回龙吟堡,等到太子得胜归朝的时候他们在跟着一起回来。

    今发生的事比较多,两人回家后龙傲天有些累了,直接睡了。楚夜枫运行了一会功法也睡了。

    而另一边的东宫。

    今天晚宴还没有结束他就急忙的赶了回来。结果一回来就看见寒零换了一夜行衣。问他去干嘛也不说。就跑走了。

    他也跟了过去,就怕他现在的子出个什么万一。结果到了那里就发现了寒零竟然是出来杀人来了。

    他也不想想他现在的状况!忘记上次杀人的时候吐得昏天黑地了么!现在竟然还往外跑!

    等到事结束了,他抱着寒零就回到了东宫。而他竟然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竟然没杀人有些遗憾的表坐在那里发呆。压着内心的火气叫他吃宵夜。

    吃完了竟然穿上了披风说要出去逛一逛。

    皇夜辰就有些来气了。

    “现在太晚了别处去了,我们睡觉吧。”

    “没事,消消食回来就睡。”

    “……不准去,现在外面那么黑,而且刚下过雪路很滑。”

    “我没那么脆弱。”

    “万一摔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好吧,那我去客厅转两圈好了。”然后寒零就去客厅晃来晃去,足足晃了两刻钟的时间。晃得他眼睛都花了。

    然后寒零不知道想什么,腰一下子撞到了屏风凸出来的装饰上。然后竟然继续晃。皇夜辰就不乐意了。一把抓住寒零的手。

    “你就不能小心点!别晃了睡觉去!”

    “……没事,只是磕了一下。”

    “只是磕了一下?!来人!叫太医!”

    奴婢刚要出去叫太医就被寒零阻止了。

    “没事,你先去睡吧,我想一想事。”

    “寒零!和我睡觉去!”

    “……皇夜辰,放开你的手。你没有权力管我做什么。”寒零也生气了,本今天发生的事他就有些迷迷糊糊地,尤其是那个云谷,他想了很长时间都没想出来他到底是哪的人,有些烦躁。

    皇夜辰叫他吃宵夜,他不饿也吃了,不让他出去走一走为了孩子他也不去了,没有想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根本就睡不着。泥人也有三分脾气。

    他生气了。像一把甩开皇夜辰的手,可是没甩开。

    皇夜辰愣了一下,然后松开了手,自嘲的笑了笑。

    “呵呵,是啊,我是谁,我有权利管你什么么,你寒零和我皇夜辰有什么关系么,呵呵,我要什么男人没有,偏偏犯喜欢上你了……”

    说完皇夜辰竟然忍不住的坐在椅子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寒零听着皇夜辰不是好语气的贬低自己,他竟然生出些不忍心,可能是怀孕的人都会心软吧。他走到皇夜辰面前。牵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他没事。”

    “他,都是他,寒零,如果不是孩子,你不会留在我边的对吧。一切都是因为他对吧……”

    “……”

    皇夜辰明明是如此期待这个孩子的,他妄图用孩子拴住寒零,可是寒零究竟不是一般的男子,他是暗夜里的狼,早就习惯独自一人行走,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拴住他的,就算一个孩子又如何?

    终究是他太天真了。

    “呵呵,果然是这样么。”

    “不是……我……”

    寒零也说不出来什么,其实皇夜辰说的都对,若不是因为千金,他不会和皇夜辰有任何交集,若不是他不想这个孩子一出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他又怎么可能留在这里。

    在他心里,这一只都是他的孩子,和皇夜辰无关,可是现在看着皇夜辰一脸疲惫和自嘲,他想说些什么,但是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睡了,你自便吧。”

    皇夜辰说完后便有些后悔了,可是又感觉内心憋着的很久的东西被说出来后感觉好了许多。他前两天还发誓一定要用这个孩子拴住寒零,让他一辈子和他在一起,可是他现在竟然觉得好累。

    好累。

    寒零看着皇夜辰自己睡了,没说什么,吹了蜡烛,一个人坐在客厅里,脑内想着乱码七糟的事

    摸着自己的小腹。自言自语。

    “你想要个父亲么?只有爹爹不好么?”

    没有声音回应他。

    “果然你觉得不好么……”

    寒零虽然冷清淡漠,但这也是后天的,他还记依稀记得小时候,爹爹和父亲围绕在他边那种温暖你的感觉,可是后来父亲的妻妾不止爹爹一人,爹爹便一比一寂寞了,爹爹总是打起精神面对着众多的男人。他觉得爹爹这样很累。

    可是爹爹却说为了父亲,他能忍。明明爹爹以前是江湖里面脾气有名不好的美男子,可是上了父亲抛弃了自己最的江湖嫁给了父亲,却一变得一不像自己了,收起了刀剑,收敛了脾气,换下了方便的劲装,换上了繁琐的正装,以前拿着刀剑的手,现在也只是拿起黄花对镜描眉,他为这样的爹爹不值得,可是爹爹却心甘愿,他不懂。

    他想若是他离开了皇夜辰,他的孩子就感受不到自己小的时候感受到的那股温柔了。而要是和皇夜辰在一起了,那么他也会像爹爹一样变得不像自己了么?

    寒零摇了摇头,自己想的太多了,回了卧房脱了外衣躺在上。若是平时皇夜辰会把他搂在怀里,双手占有很强的搂着他的腰,可是今天皇夜辰没有搂着他,他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第二天早上皇夜辰是被一震异样的呕吐声惊醒的。

    他起来的时候就看见寒零靠在宫的外门上吐得昏天地暗,而单上还留有一大滩血迹。

    吓得皇夜辰一下子就精神了。

    急忙的叫奴才去请太医,而寒零脸色惨白的捂着小腹跪在门口,还忍不住的干呕。

    他看见了寒零亵裤上明显的血迹。而寒零已经吐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却还在干呕,可是他不敢用力。

    因为他一用力后就有血迹流出来的感觉。他虚弱的靠在门框上看着皇夜辰。

    “……皇夜辰,我好难受。”

    然后他就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作者有话要说:_(:з」∠)_诶嘿嘿………………

    QAQ又下了一遍古剑一!我要再战三遍!

    QAQ我苏苏小兰太萌了!苏兰一生推!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