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我和你说,看见了游大哥,你不能有什么不该有的表你知道么。也不能没有表,”

    “……”

    “游大哥从小看着我长大,论辈分来算虽然比我小,但是年龄比哥哥还要大六岁呢。所以你不能不尊敬他,”

    “……”

    “还有我一直把游大哥当亲哥,你对他恭敬一点,我也不指望你能像我一样听话,但是好歹也别让他看出把柄好不,”

    “……”

    “我和你说话你听见没有,”龙傲天看着楚夜枫坐在那里连一个表都没有,他已经在这里说了半个时辰了难道他就一点都没听进去么,

    “……”

    “楚夜枫,”龙傲天终于忍不住一脚踹了过去。

    “好。”他怀疑的看着楚夜枫,这货真的会按照他说的来?不让游大哥看出什么马脚来?他可是不相信。看来倒时候还得在他边看着他,以免他捅出什么篓子来。

    龙傲天给楚夜枫理了理衣领,两人就出了门。

    过年前三天,龙游终于到了京城,他们这就要去接龙游,现在他们的事只有哥哥,零哥他们四人知道,他不想让游大哥也参合进来,所以对楚夜枫是千叮咛万嘱咐,就怕出错露出什么马脚。虽然他和游大哥也有三年没有见过了,只要相处时间不那么长,少说点话肯定没问题的。

    巳时刚到,龙傲天和楚夜枫就骑着马到了城门底下。虽然楚夜枫不乐意,但是他也知道轻重缓急,当龙游出现在城门口的时候,他还是按照龙傲天说的表和说话方式把龙游迎了进来。

    许久没见,游大哥还是老样子,龙游有一半外族的血统,所以生的是鼻梁高,薄唇双瞳。带着一股子异国的英俊。

    楚夜枫内心是极度不爽的。他想,司马安的面容英俊冰冷,除了青竹没人敢靠近,这样的容貌已经算是将军里面最好的了,可是眼前的这个龙游,看起来比司马安还要惹眼。

    异国风扑面而来,一想到这样的人和龙傲天认识了将近二十年,他就很不爽。可是表面上还是按照龙傲天的吩咐,寒暄着。

    他记得龙傲天给他讲过龙游的世,龙游的母亲是草原上某个小部落首领的女儿,这个部落沦陷的时候他的爹爹是要被抓去杀掉的,可是被他的父亲救了回来,两人一见如故,拜了把子,最后友发展为,就有了龙游,这种通婚在东北那里是很常见的,没有任何人阻挠他们,结了婚后两夫妻相亲相,等龙游十岁的时候,龙游的父亲和爹爹在战场上阵亡了。龙家军就由龙游接手。而当时有很多反对的声音阻止龙游接手龙家军,怕他通敌,可是龙堡主力排众议,让年仅十岁的龙游接手了龙家军。

    并且放在边亲自教导,于是龙游就看着龙昊天和龙傲天两兄弟长大,也拿他们当自己的亲兄弟。

    关系一直都非常好,直到十六岁,龙游去了边疆真正的接手父亲的职位,三人便很少见面了,关系才淡了。

    不过现在一见面龙游还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这让龙傲天悬着的一颗心落了下来。他跟在楚夜枫后面,听着他们两个聊天,龙游是不能和他们回到龙府的,他在京城有自己的房子。

    当安置好龙游的时候,太子和寒零出现了,四人又去了大门口,这次接的人是司马安。

    三个多月不见,司马安还是那副冰冷冷的样子,这次青竹也跟着回来了。他已经很久没有打探青竹的消息了,也不知道两人现在进展究竟怎么样了。

    青竹看见他也是一副惊讶的样子,一行六人回了镇国将军府。

    龙傲天看着青竹坐在马车里,和楚夜枫说了,下了马也进了马车。掀开帘子就看见青竹病怏怏的倚在马车上。

    “青竹。”

    “啊……是暖梅……不对,是楚教主啊。”

    “……抱歉那时候骗了你。”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有受到伤害。”

    “恩,你最近过的好么?”

    “还好……呕……”这时马车一个颠簸,青竹捂住了嘴坐在那里干呕,急忙从食盒里拿出一个梅子咽下。

    “ 你怀孕了?”龙傲天惊讶的看着青竹。青竹点了点头。

    “司马将军知道么?”

    “不知道,我没告诉他。”

    “……是因为傀儡蛊?”

    “差不多吧。”看着青竹难受的躺在被褥上,龙傲天也没说什么,毕竟他现在什么忙都帮不上,青竹的事还是要他自己决定。告了辞便下了马车。

    到了镇国将军府后,青竹就回避了,而他们五个跟着司马安七拐八拐的来到一间房子前。楚夜枫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周围的影卫就隐藏在房子周围,帮他们看护。

    “司马将军,本宫废话不多说,你打算出多少兵力。”

    “我不会帮你。”

    “本宫相信你会帮我的。”

    “为什么。”

    “你想知道是谁控制了你对不对。”

    “……”

    “告诉本宫你要出多少兵力。”

    “京城卫,一万五。”

    “很好,告诉宁醇,数目定下来了,加紧做军需。”太子听见满意的数目后对着龙傲天说,龙傲天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楚夜枫听见了想了想,这个数字正好可以填不上他们计划里的兵力空白。

    “有人。”

    寒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屋外就传来了刀剑碰撞的声音。寒零表示他先出去探探况。

    楚夜枫也跟着出去了,司马安听见了兵器交接的声音后,急忙的向后院跑去。

    后院正是青竹住下的地方,他们都有武功傍,可是青竹没有。当司马安赶过去的时候,青竹边的影卫正和一个黑衣人打的火朝天。司马安皱了皱眉头抽出腰间的佩剑就攻了过去。

    不到十招,一剑刺穿了那人的喉咙。来不及擦干净剑上的血迹,就看见青竹捂着肚子跪在地上。司马安吓了一跳,急忙叫来侍从找大夫。

    青竹本连续赶了许久的路,想吐了很久了,可是怕司马安担心一直都是含着梅子忍耐过去了,可是现在问到了血腥气,终于一个忍不住吐了出来。

    然后软软的瘫倒在司马面前。司马安急忙的把人抱到自己的卧房。安定了下来。等着大夫来检查。

    因为有寒零和楚夜枫的加入,本势均力敌的形式,开始一面倒。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制服了所有的黑衣人。

    还没来得及摘下他们嘴里的毒药,他们就吞毒自尽了。太子出来看见这一幕皱了皱眉头,人全死了,问不出报,不过他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听着后院的声音,司马安还要忙碌一阵子,他们就先告退了。

    龙傲天和楚夜枫也是这么想的,今晚还有位两位将军接风的晚宴,他们也应该回家准备一下。

    于是相互告了别。

    寒零本今早起来就不太舒服,刚才有经过一番打斗,现在有些脱力,脸色惨白,看着手上的血迹,他突然想起刚才杀人时那人溜出来的血液,忍不住,趴在旁边的栏杆上就吐了出来。

    “呕……”

    这一吐给太子吓一跳。担心的看着寒零,让宫人叫了御医来。

    寒零吐了好几次,直到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干净净的才漱了漱嘴感觉好了许多,胃了更是一抽抽的疼,他有些纳闷,他以前杀人的时候还见过更多的血迹,更多的人死在他面前,他都没感到恶心,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接过皇夜辰递过来的水,漱了漱嘴,难受的躺在上。

    这时太医来诊脉,给他号了脉,然后问“寒公子这样子多久了?”

    “将近一个月了?”

    “最近口味有什么改变么?”

    “没有……”

    “可否让下官探查一下公子您的腹部?”

    寒零诧异的看着御医,点头示意。

    太子在一旁眼神不明的看着寒零,太医探查了寒零的小腹。

    “公子最近可感觉小腹肌松弛?”

    “没。”

    “那我轻轻的按压,如果难受了请公子说出来。”

    “恩。”

    御医慢慢的在寒零的腹部上按压着,突然按压到一点,寒零轻轻的惊呼了一声。御医没有发现,但是皇夜辰还是敏感的感觉到了。

    “这里?”寒零点了点头,这时太医又给寒零探了探脉。这次没有用手,而是用线听脉。

    足足听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放下。

    太子这一炷香的时间里心事七上八下的,怕寒零的体出什么问题,又觉得寒零是不是怀孕了,各种想法在他脑海里回盘旋。

    寒零倒是感觉没什么,他自己的体他还是清楚的,最近也没什么大动作,而且体内时不时乱窜的真气现在也不见了,只不过是偶尔会体乏困倦,还想吐,除了这些根本没有大毛病。

    这时御医一脸喜色的告诉太子。

    “恭喜太子,寒公子这是有了孕了,已经两个月了。”

    寒零听见这个消息,顿时从上坐了起来。

    “怎么可能!”语气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不可置信,太子则是高兴的看着寒零,恨不得把他包起来转两圈。

    “确实是有了孕了,寒公子的体和常人的有些不同,脉象虽然微弱,但是还是有的。”

    寒零听完不可置信的摸上了自己的小腹。太子则是兴奋的抱起了寒零原地转了好几圈。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暂时不会虐……

    恩,包子已经上锅了!撒花~

    最近心理低潮期……今天洗衣服洗衣机洗完了发现自己没加洗衣粉……浪费三块钱……然后又加了洗衣粉洗了一遍……洗出来发现洗衣粉加多了,也不知道洗没洗干净……

    唉……

    _(:з」∠)_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