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楚夜枫一把抱起龙傲天,扔在了上,一手拽住因为害怕而不断往后躲的龙傲天。一手伸向头的小柜,翻找了几下。

    拿出一个白瓷瓶。在龙傲天的耳朵旁慢慢说道。

    “放松,别紧张。”

    龙傲天听完,更加往后躲去,他可不相信现在楚夜枫说出来的任何一句话。

    楚夜枫到处白瓷瓶里的液体,抹在手指上,从龙傲天的腰腹一路向下划去,划到入口处。

    当楚夜枫的手指放在上面的时候,龙傲天本能的一颤,然后楚夜枫就趁着这个机会进去了。

    就这液体的润滑,楚夜枫开始慢慢的活动起手指。

    龙傲天还是很不自在的想要把体里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推出去。可是慢慢的龙傲天感觉到了好像有些不对。

    那隐秘的地方竟然慢慢的传来湿的感觉。而楚夜枫也渐渐的扩充到了三指不停的j□j。

    “你刚才给我……抹了……什么……啊,”龙傲天突然感觉到一阵快感从后面窜起,舒服的他脸脚趾都蜷了起来。

    楚夜枫坏心眼的一直不停的扰那一点还堵着龙傲天不让他出来。

    “是**。”

    “你个混蛋!你竟然!竟然!啊~”这时楚夜枫猛地向那一点按压了下去。龙傲天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想要发泄出去可是却被堵住了发泄的渠道。

    “别着急,夜还长着呢。”说完抽出了自己的手指,换上了自己的凶|器抵在入口前。而因为快感来的太过于强烈,龙傲天的入口处还在微微的收缩着,仿佛邀请楚夜枫的进入。

    “啊!”龙傲天感觉到有个粗壮的东西想要闯进自己的体,虽然知道那是楚夜枫的,但是生理上还是没法全部接受,发出了惊呼。

    感受着自己的内壁慢慢被撑开,楚夜枫缓缓的进入,怕伤到了龙傲天。等到全都进去后两人都是浑大汗。

    龙傲天是不自在的,楚夜枫是忍的,他看着龙傲天的表并没有多大的痛苦,便开始缓慢的动了起来。

    手指不比|器,楚夜枫缓缓抽动的动作在龙傲天的感觉里面仿佛放大了一百倍。而且拜**所赐,楚夜枫的每一个动作都带给龙傲天无上的快感。

    呻|吟不断,楚夜枫听到龙傲天的呻|吟后动作越发的大开大合。顶的龙傲天直往后躲。可是躲到了头后无处可躲了,只能半倚着头承受着楚夜枫狂暴的频率。

    “慢……慢一点……我受不……了……”

    “恩,慢一点。”虽然这么答应着,可是楚夜枫丝毫没有慢下来,反而看着龙傲天一副被j□j煎熬的样子动的更快了。

    每一下都狠狠的摩擦过敏感点。而龙傲天则只能被楚夜枫圈在怀里变着调的呻|吟着。

    这一晚上楚夜枫这个刚开了荤的可是卯足了劲折腾。从上折腾到地上,从地上折腾到木桶又折腾到了桌子上。

    “别……唔……”

    “……”

    “呀!放开……啊……”

    “好……”

    折腾的最后龙傲天连连告饶求楚夜枫放了他。可是楚夜枫却越做越来劲,直到龙傲天什么都不出来了才放过他。那时候龙傲天已经昏昏沉沉的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楚夜枫体贴的给龙傲天收拾干净了,连在里面的东西也给龙傲天清理干净了才抱着他回到了上。

    他现在非常满足,这种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属于自己的东西属于自己了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好。于是一脸餍足的抱着龙傲天睡了。

    这一面一晚上过得是活色生香,太子那里确实过得不大安生。

    寒零虽然被太子绑了回去,但是他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如何离开。虽然他现在上有伤,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发挥。

    他趁着太子去议政的时候敲晕了两个侍卫,简单的易了容,准备溜走,可是刚出了皇宫不久太子就找到了他。然后他又被太子抱了回去。

    寒零回去的时候一句话没说,太子也一句话没说,而那两个侍卫则是被拉出去打了三十大板。

    等到晚上的时候,寒零躺在上思考着今天下午为什么会失败的原因,他自认做的还算得上是天衣无缝,那么太子究竟是怎么发现破绽的。

    而且上次也是,他跑到了小天那里,小天使绝对不会出卖他的。而太子却又是孤一人找到了他,今天他也特地的换掉了自己上所有的衣服,千里香是无法追寻的。

    而且自己从小试毒,百毒不侵更不可能是某种毒药。寒零思前想后也没有找到原因。这是太子已经洗完漱进了屋。

    “零儿在想什么?”

    “……”

    “不说?那让本宫猜猜,零儿肯定是在想我是如何抓到你的吧。”

    “……为什么?”

    “千金。”

    寒零一听见千金这个词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从来没有波澜的眸子里面也露出了愤恨。

    “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

    “当然有关系,有很大的关系啊,你来刺杀本宫,没有成功,反而被擒,本宫在自己的猎物上留下些属于自己的痕迹,这本来就没有错吧。”

    “……你应该知道凛冽山庄的规矩。”

    “那又如何,本宫想要的还没有拿不到手的。”

    寒零的双眸慢慢的恢复了平常的波澜不惊,闭上了眼睛,一副我准备睡了太子请自便的样子,太子也不恼,掀起了被子的另一边躺了进去。

    千金,是一种极其霸道的|药,和**,一刻,并称为药效最猛的三个|药。不过他们三个的能各不相同。**虽然是|药但是是一款持久强的|药,可以让人一晚上都保持在兴奋地状态。第二天药效便散去了。通常被拿来当做欢时增加乐趣的道具。

    一刻是最恶毒也是最霸道的,中了这种|药的人若不在一刻内与人欢好那么就只有死了。而且这种|药除了欢根本没法解开。

    最后一个千金则是综合了一刻和**两种|药,千金每半个月恢复发一次,并且要在半小时内和人欢,解开的方法有两种,一直保持这样三年药效自然会散去,另一种则是怀孕。怀孕会让千金失效。

    而千金比起其他两个还有个更加霸道的地方,那就是每半个月解药的必须是同一个人。

    寒零不知道太子现在究竟是在打什么算盘,不过对于他来说什么算盘都无所谓,只要不伤害他的家人和朋友,剩下的所有的事都不关他的事

    第二天早上寒零起来后发现太子还没起,正在自己旁边睡着,一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被自己当做了枕头。寒零不自在的推开了上的手,准备起

    可是还没坐起来就被拉了回去。

    “零儿,早啊。”

    “……”

    太子探过头去,本想要亲寒零的唇,可是被寒零一扭头躲了过去,至亲到了脸,太子也不恼。松开了寒零。

    寒零看着太子在自己面前更衣,太子的外表虽然不英气不棱角分明,但是材却是极好的,寒零看到了腰腹上的的一块伤疤愣了愣。

    这个伤疤这么大,当初一定是受了很重的伤,能活下来也是不容易。

    太子感受着寒零打探的目光,当他的目光留在了腰腹一块的时候,孩子才开口。

    “当年年幼,出去游玩,上了山遇见了野熊,逃命时滚下了悬崖,不小心被石头划破了肚子。肠子差一点都露出来了。”

    “……”

    寒零没有说话,他总觉得这个事有点耳熟,但是不记得是谁告诉过他了。

    太子穿戴好后便去偏议政了,寒零喝了汤药,躺在上养伤。拿起一旁的也是外传翻阅着,迷迷糊糊的便睡着了。

    他梦见了一个很熟悉的地方。虽然很熟悉但是他却说不上来那是哪里。

    白茫茫的雪地上,两个小童。

    “我喜欢你。”

    “恩。”

    “你呢?”

    “我也喜欢你。”

    “那我以后娶你吧,父亲说,喜欢就要在一起,永远在一起那就是结为连理。所以我娶你好不好。”

    “好。”

    然后寒零便醒了,醒了之后他揉了揉酸痛的额角,不知道刚才做的那个梦有什么意义。

    这时太子已经回来了,原来他已经不知不觉的睡了一下午了。太子回来后寒零依旧是哪个表缺失的样子。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拿起刚才掉在下的野史外传继续看了起来。

    太子换好了衣服,拿着药和棉布走到寒零边。

    “换药吧。”

    “……”

    寒零看了一眼太子,然后便任由太子摆弄,这看一眼不要紧,寒零这一一打眼看过去突然发现,他和自己梦里的那个小男孩长得好像。

    可是仔细看来又差了很多。

    太子把寒零缠在腰腹上的棉布慢慢的掀开。发现肌已经合上了,有的地方还没有长出新。看起来有些狰狞。

    他也开始感叹自己当时是怎么下得去这么重的手的,上好的生肌膏像是不要钱一样涂满了寒零全

    “上怎么这么多疤?”

    “……”

    “零儿,还有十天,就到了下次千金复发的时候了。”

    “我知道。”

    “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么?”

    “我问了你就会放过我?”

    “当然不会。”

    “那我问他还有什么意义么?”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