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寒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望着陌生的顶,艰难地翻了,浑酸痛,仿佛小时候练功被师傅收拾了一翻一样。

    可是这种感觉又和小时候练功浑酸痛的感觉不同。

    这种虽然酸痛但是有些慵懒,想挣扎的坐起来,却发现腰上压着不属于自己的重量,寒零回过头去就看见了一张放大的俊脸,妖艳邪魅,一双狐狸眼闪着狡黠的光。

    寒零拿开横在腰上的狼爪。坐了起来,皱着眉头看他。

    “小老鼠昨晚睡得可好?”

    “……”

    “莫非是本宫招待不周,小老鼠,不对,寒零少庄主有何不满么?”

    “……”寒零摸了摸自己肿胀的后|,这种事还用说什么么?所以他什么都没说,翻下了

    可是刚站起来,就觉得有股流从后面留出,就连寒零如此淡漠的也忍不住红了脸。拿起盆边的布巾,沾了水擦拭着。

    太子皇夜辰看着寒零当他不存在一样的径自拿着布巾擦拭着昨晚那处让他**不已的地方,他就激动起来,流一股股的往下涌,很快小小辰就站起来了。

    寒零擦拭完后,拿起散在地上的衣服,穿上,走到窗口想跳窗而去,刚推开窗户,就被人拦腰抱了回去。

    “这就走了?”

    “放开。”

    “占了本宫便宜就想这么拍拍股走了?恩?” 寒零从怀里掏出飞针向皇夜辰的口戳去,皇夜辰虽然是个太子,但是武功丝毫没落,一个小擒拿,捉住了寒零向他申来的右手,用内力一震。

    寒零没有管手上的疼痛,一个回旋踢正中皇夜辰的侧脖颈,顺势解救出来自己的手腕。此时手腕已经没有直觉了,看来是脱臼了,寒零不恋战,几个后滚翻跳出了窗户,用轻功向远处飞去。

    皇夜辰追了上去,从侍从那里拿来弓箭。

    瞄准,一箭命中。

    寒零只感觉到右腰一震钻心的疼痛,动作有了一瞬间的停滞,就这么一瞬间的停滞,皇夜如就窜到了寒零边。又是一箭,中了寒零的左腿。

    寒零瞬间失去了平衡,朝下栽了下去。

    但是等着皇夜辰赶到的时候,只发现了留下的一滩血迹,寒零人早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着地上并没有血迹的样子但是人却不见了,双眸暗了暗。等着后面的侍卫们赶到。

    “回去。”

    “是。”

    寒零屏住呼吸,就算是发觉到皇夜辰已经注意到这面呼吸也没有丝毫的起伏。

    待太子走了半个时辰后,寒零才从转角的影处走出来。此时他上的黑色长袍已经被血迹浸透了。

    他皱了皱眉头,想了想没有回到以前的住处,而是转去了龙傲天那里。

    这时的龙傲天正在被楚夜枫按在上纠缠着。楚夜枫眼看鸭子就要到嘴了,怎么可能松口。而寒零及时出现在房顶上正好给龙傲天一个机会。

    龙傲天推开了楚夜枫。

    “谁。”

    “小天。”

    “零哥?”

    这时寒零已经走了进来,楚夜枫看着他下意识脸色就不好了起来,龙傲天则是看着零哥步履蹒跚的样子,而且浑还被黑色的长袍包裹着。急忙叫来了从龙吟堡带来的医生。

    寒零这时把外袍扔在一旁,站在那里。龙傲天倒吸了一口气,寒零整个人都像是从血池子里面老出来一样,衣服上都是血迹。甚至被血浸透了。

    急忙拿出止血和恢复内力的药丸给寒零服下。这时医生也到了,用刀削掉了尾羽,拿出了小刀,放在火上慢慢的灼烧着。

    “寒公子请忍耐一下,我现在就把箭取出来。”

    “好。”

    因为是龙吟堡的大夫,这种伤对于他来说是很常见的了,所以下手极快的就把比较严重的右腰处的箭取了出来。用烙铁紧急的止了血然后敷上了药膏绑上了绷带,然后又开始着手处理左腿上的伤势。等到两处箭伤都处理完后,寒零已经脸色青白,仿佛随时都能倒下一般。

    寒零坚持没让龙傲天帮忙一个人把带血的衣物都换了下来,龙傲天让他在这里休息一下,自己拉着楚夜枫研究着刚取出的两枚箭。

    这两枚箭都不是普通的箭矢,是莲花箭,入皮中,箭矢会自动散开成倒勾状,如果硬来的话会把皮都扯掉。很是狠。

    楚夜枫则是拿起一早被削掉的尾羽,只见上面有一个小小的皇字。拿给龙傲天看后,龙傲天点点头。

    “没错这时皇家的,零哥肯定是去刺杀失败然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让他好好休息吧,我们要去见宁醇了,跟他讨论商路的具体内容。”

    “恩。”

    龙傲天和外面交代了一番,让他们加强守卫,不要放任何人进来。然后就出去见宁醇了。

    寒零这一觉睡得很死,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看着有点眼熟的房间,他想起来这里是龙傲天的卧房,艰难的坐了起来,拿起早就准备在边的药一口喝了下去,拿起盛着粥的碗,一口一口的慢慢喝着。也许是粥里面加了安神的汤药,寒零喝完后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龙傲天中途来看了一趟寒零,看着寒零睡得迷迷糊糊的样子没有吵醒他就又退了出来。

    可是这次寒零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色在不断变化。抬起头就看见了太子那张邪魅的脸。

    “零儿可别乱动,万一我不小心一个手滑,让零儿掉了下去可怎么办?”

    寒零转过头去看着脚下不断倒退的景色,他心里一咯噔,看来他这是被太子抓走了。也不知小天和楚教主怎么样了,看来太子这次是一个人偷偷的来劫走他的,看来小天和楚教主应该是没事的。

    “在我怀里竟然还想着别的男人,真该好好收拾收拾你。”

    “为什么?”寒零一张口就忍不住低低的咳嗽了起来,一咳嗽又牵扯到了腹部的伤口疼得他倒抽一口气。

    “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不老实?”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可是动作却轻柔了些,把寒零整个抱在怀里,让他的脸埋在自己膛里面。“别说话了,小心着凉。”

    “……”

    过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两人就到了宫中。东宫,太子的地盘。

    皇夜辰小心的把寒零放在了上,招呼外面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御医进来。

    “他怎么样了?”御医上前号了号脉,回头对太子说。

    “体并没有大碍,那两箭并没有伤到内脏,是否伤到骨头要等到伤口长好才能检查,现在体亏损的太厉害了,老臣这就为寒公子写一副补子的药膳,调节一段时间就好了。”

    “那麻烦李先生了,一切就交给先生了。”

    “老陈自当尽力。”

    寒零搞不清楚他为什么会把自己抓起来,看着皇夜辰的脸问。

    “为什么?”

    “零儿在说什么?”

    “为什么还要把我抓回来,我只是个杀手,别别人雇我,我就为他卖命而已。”

    “是啊,为什么呢?可能是因为零儿你这**的子吧。”皇夜如说完邪笑着靠近,抬起寒零的下巴狠狠地吻了上去。

    虽然只分别了两天,但是皇夜辰却觉这一个吻就像是被饿了许久的狼,看见了一直肥鸡,但是却只能每天味道一样,不满足。

    可是一想到寒零的子现在根本没法承受,他也只能狠狠的松开。

    而寒零则是坐在那里任他亲够。

    “世上的媚体名器多得是,太子下若是想要自然有的是人躺在上等着你临幸,为什么?”

    “谁知道呢,皇夜影许了你什么好处让他来为你卖命。”

    “无可奉告。”

    “哦~”皇夜辰笑意盈盈的看着寒零,没事,不怕他不说。

    等着金丝红线蛊发作的时候,还能不说。离下次发作只有不到两周时间了,看来要好好养伤才行啊,要不然发作的时候承受不住,那可真是可惜了。

    皇夜辰一边拿着上号的生肌膏给寒零抹上,一遍回味着那天晚上的景。

    那天,夜黑风高杀人夜,杀人放火采花时。

    寒零自然是杀人的那个,皇夜辰就是那个采花的。

    寒零那晚准备充分要去再次刺杀皇夜辰,可是刚杀了一个影卫就发现了不对,可是等他反应过来空气里面甜腻的味道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他急忙的服下解毒丸,准备撤退,可是皇夜辰出现在他后。

    然后打晕了他把他抱进了屋子里。

    那甜腻的香气不是别的,正是当下最猛烈的夜,千金。

    寒零的体本就不是一般人,蓝族对这些|药的反应更加敏感。而皇夜辰也从不自诩正人君子。

    又是寒零浑瘫软的倒在他怀里的时候,皇夜辰就顺势上了寒零。

    亲吻着,抚摸着,扒光了寒零上所有的衣物,慢慢的开拓,然后狠狠的进入蹂躏着那处,那一晚寒零一改平时的冷淡漠然,虽然是因为|药的关系的回应着皇夜辰。

    东宫卧房的大晃了一宿没有停歇,寒零刚开始还能发出呻|吟,等到后面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默默的留着眼泪,无力的推搡着皇夜辰希望他能停下来,可是皇夜辰看着寒零这幅样子,更加忍不住兽|大发,一遍一遍的进入,然后在寒零的最深处。

    刚开始或许是因为|药的关系,可是到了后来,|药散去寒零也没办法挣脱。被皇夜辰压在下,被从后面进入,坐在皇夜辰上随着他的动作而上下颠簸。

    被折磨了一夜,若不是寒零从小习武,体强健,不然换了其他人早就昏了过去。

    等到了天已经完全亮了,皇夜辰才一脸餍足的放开了寒零。搂着他入睡。

    而寒零终于逃脱魔爪也昏睡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