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宁醇挑了挑眉看着楚夜枫。

    “可是若是我们把一部分拿出来,倒在这个你的杯子里,就算是碎了,不是还有一部分在你那里么。”

    “可是早就混在一起了那里还分得清?”

    “所以我们要各拿出一份倒在碗里,保全自己的茶杯,必须舍弃一个的时候我们就把碗拿出来摔碎不就可以了么。”

    龙傲天拿过楚夜枫的杯子又往里填满了茶,往碗里道了些,并把碗推向宁醇。

    宁醇想了一会,也到了一些水到碗里。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我的还是我的,你的还是你的,只是我们的是我们的。宁公子可懂?”

    “楚教主,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不敢当不敢当,倒是我们只要把这碗茶给了太子,剩下的,太子是想要摔碎还是要喝掉,那就是太子自己的想法了不是么。”

    “宁家的损失不少。”

    “我龙家的更甚,我们的处境比你们的更差也更好。”

    “看来楚教主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啊。”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认了。”

    龙傲天端起茶杯,啜饮了一口。宁醇则是看着两人相互亲密的样子没说话。

    这顿饭虽然吃的不算太高兴,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龙傲天一顿饭的时间就把宁醇搞定,这是楚夜枫想都没想到的事,因为这么长时间他根本没有发现龙傲天竟然有这么好的口才和谋略。

    能在酒桌上谈笑风生。把利益和舍得看的如此通透。

    吃完后,两人挥别了宁醇回到了家里。

    “这次的代价还有些大了,没想到宁醇竟然开这么大的口,要一条商道。”

    “你不是也要了一条?”

    “这不同,我们的商道都是经过多年的探索固定了,宁醇这是白占的便宜,虽然我龙家商道颇多不缺这一条,但是给他一条每年的损失还是不小的,并且海上的商道和陆上的不同,海上充满了变幻和危险,之所以有那么多人宁可去和北方的蛮族打交道都不愿意下海的原因。每年出海的商船很多,但是究竟有几艘能顺利来往呢。大海的那面又是一个谁都不熟悉的地方,有可能好不容易到岸了,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所以这桩买卖不便宜。”

    “那军需呢?”

    “军需我们是只是占了个小便宜而已,就像是我说的,陆地的商道的利润是非常大的,只需两三年,以宁醇的手段就能全都赚回来了,可是海上的商道即使三四年也摸不出个大概。”

    “那是为什么?”

    “因为海上商道的利润更大,就算一趟要一年左右,但是来往一趟就相当于路上商路来往三四年的利润了。”

    “……”

    “那你的意思是。”

    “给龙家多某条出路,你知道龙吟堡在东北独大,木秀于林必摧之这句话不是闹着玩的。”

    “你辛苦了。”

    “没什么,话说你的魔教没事吧。”

    “没事,我魔教的产业都在巴蜀之地,那里是我魔教的天下,并且由我最亲近的手下管理,我只要定期检查一下账本就可以。”

    “那就好,也小心一些,新官上任三把火,等太子登基了,肯定要先收拾一个。”

    “恩。”龙傲天换完衣服也没吃饭,倒在上昏昏睡,他已经很久没有和这样的商人打过交道了,很费脑。

    而且今天他和宁醇说的那些话,他想了想,他现在把宁醇拉近了这个漩涡里,并且许诺他一条商道,作为回报也收回来一条商道,他和龙傲天在京城并且拒绝了所有二皇子的请柬,只和太子往来,已经说明了他们是站在太子这面不动了,宁醇也是要提供这次夺位之战的全部军需来表达自己的忠心。

    他们都是想保全自己的家族,到时候太子登基了他们也必须在舍弃一部分削弱自己来证明自己的忠心。

    真累……

    “明天要写信给大哥,告诉他京城发生的事,还要写信给太子,告诉他宁醇已经搞定了……还要告诉……零哥……呼呼……”

    楚夜枫摸了摸龙傲天的熟睡的脸庞,也脱了衣服躺下了。他毕竟不是龙家的人,他能做的也只是好好地保护龙傲天不让他受一丝伤害而已。

    亥时,楚夜枫感受到了周围的波动,睁开眼睛就看见远处站着一个人。那人回头,一张英俊到极点的侧脸,抿着的薄唇,没有任何波动的纯黑的双眸,平静的看着他们。

    楚夜枫的体一瞬间就拉响了警报。

    这人不好对付。很强,和龙昊天一样强。这时龙傲天也被惊醒了,楚夜枫把龙傲天整个人都护在后,龙傲天揉了揉眼睛,探出了个头。

    看着背对着月光站着的人。大喊了一句。

    “零哥!”

    然后跨国楚夜枫就跑了过去。那人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龙傲天,最后蹦出了一句。

    “小天。”

    “零哥!”龙傲天太激动了一把抱住寒零,在他上蹭来蹭去。

    楚夜枫一看这个况他有点傻眼,这是怎么回事,零哥?难道这个人是寒零?可是他叫龙傲天小天,看来是龙昊天告诉他这件事了。他披上了外衫,拿起边的外衫,走到寒零边。

    “零哥!我好想你!”

    “小天,怎么回事?”

    “哥哥没和你说么。”楚夜枫嫉妒的把一直在寒零上蹭来蹭去的龙傲天抱了下来,给他穿上外衫。

    寒零则还是有些别扭的看着这两个人,当时昊天给他写信告诉他有些意外,小天和楚夜枫的外表互换了,让他到时候别太惊讶,但是完全没想到是这个样子的。

    龙傲天拉过寒零坐在地毯上,开始喋喋不休的说了起来。

    要说寒零,那可是龙傲天小时候的偶像啊!对他的崇拜之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说上三天三夜也不会重复。

    因为龙傲天小的时候就是寒零的跟虫,见到寒零比见到龙昊天还亲哥,龙昊天对于龙傲天虽然是极其宠溺的但是也是极其严格的,龙傲天看见他就像耗子见了猫。

    寒零和龙昊天是好友,两人一起长大,也看着龙傲天长大,他非常喜欢这个小弟弟,比起自己家里的那些都喜欢,没事就给他买一些好吃的,从家里拿出好玩的给他,龙傲天受欺负了,龙昊天会说,受欺负就去揍回来!而寒零会带着龙傲天揍回来。

    给他讲课帮他做作业带他玩保护他不受欺负,龙傲天小的时候还想娶零哥,但是零哥说什么时候他的年龄比他还大他就嫁。

    他还为此高兴了好一段时间,而是长大了他明白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它本就比寒零晚出生好几年,年龄怎么可能比寒零还大!

    可是那也就是小的时候的儿戏,长大了龙傲天基本都忘了,现在又想起来就在那一直说一直说。

    楚夜枫在旁边听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他真是太天真了,以为敌也只有宋明鑫一个,可是现在看来,最大的敌不是宋明鑫而是这个寒零啊!

    寒零没说什么,只是坐在那默默的听着,时不时问上一两句。

    等到龙傲天终于说够了,他才进入正题。

    “零哥,你现在在二皇子手下做事?”

    “恩,他派重金雇我刺杀太子。”

    “代价?”

    “等我杀了太子,他要除掉圣火门。”龙傲天听完后,顿时觉得这个二皇子肯定是脑袋缺根弦……

    零哥成功了他若是不除掉圣火门那么零哥自然是要继续追杀他,他能杀掉太子,一个二皇子又怎么可能杀不掉。

    但是若是二皇子除掉了圣火门,那就是自断臂膀,而且凛冽山庄还少了个死对头,所以无论怎么说都是凛冽山庄占便宜。

    看来这个二皇子是非常痛恨太子了,要不然怎么会相处这么缺根弦的计划。

    龙傲天想了想还是告诉了零哥。“零哥,这个任务你放弃吧,别做了。”

    “为什么?”

    “因为太子最后会成为皇帝的。”

    “为什么?”

    “因为这是天意。”

    “恩,容我考虑一下。”

    “若是害怕二皇子为难凛冽山庄可以去投奔太子,还有一件事就是远离一个叫百里的人!”

    “百里?是说百里世离么?”

    “零哥你认识他?!”

    “认识,他现在时二皇子手下的幕僚,这个人很恶心,他曾经对我动手动脚被我收拾了一番。”

    “……”龙傲天听完后觉得特别解气,百里世离仗着自己是主角两次三番的让楚夜枫受伤却没办法整治他,这本就让他非常憋气了,现在零哥揍了他一顿,真是揍得好!

    “我今晚还会进宫执行一次任务,来找你们是告诉你们别来掺和,如果这次任务失败,我会放弃。”

    “零哥你有多少把握能够成功?”

    “不多,不过我不会硬拼。”

    “恩,小心。”

    寒零说完就走了,趁着天还没亮之前,龙傲天打了个哈欠,倒在上继续睡觉了,楚夜枫看着龙傲天睡着了自己也跟着进去了,抱着龙傲天亲了亲,然后也闭上眼睛小憩。

    他也应该采取些行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