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楚夜枫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太子也露出一副真是遗憾的样子,而龙傲天则是纠结了起来。

    这个令牌是零哥的没错,不过零哥为什么会在这里,不应该啊,难道……是二皇子派人去请凛冽山庄的人来刺杀太子?!那么说百里也在二皇子那里?

    不行,一定要早些见到零哥告诉他这桩买卖做不得!

    楚夜枫牵着龙傲天走远了,太子则是把玩着那枚令牌,然后扔给随从。

    “去查清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今晚本宫就要知道答案。”

    “是。”

    两人回到家里后龙傲天就遣散了周围的仆人,把门窗关严,拉着楚夜枫坐在桌子旁。

    “怎么了?”

    “刚才的那个令牌,是零哥的。”

    “零哥?”楚夜枫看着龙傲天皱着的眉头摸了摸他的头发。

    “就是寒零,凛冽山庄的少庄主。”

    “……”

    “我怀疑是二皇子雇零哥去刺杀皇子,而且我更觉得百里世离现在正在二皇子的手下。”

    “有什么证据?”

    “还记得你看见的那个令牌么?那个五瓣花,和那个零字就是最好的证明,那是零哥当年亲手做的令牌,也是他少庄主的证明。”

    “你要和他见一面?”

    “是的,书上写的零哥因为凛冽山庄才会和百里世离在一起,而现在我们改变了剧走向,导致他们两人提前相见,原因也不同,百里没有可以用来威胁他的东西了,所以我想让零哥早些从这摊浑水里面抽,只要保全他的凛冽山庄就够了。”

    “为什么?”

    “恩?”

    “为什么这么关心他?”楚夜枫看着龙傲天这么关心寒零并且处处为他着想他就有些不高兴。

    “因为他从小看我长大,并且是我哥哥的好友,我不能看这他就这么陷进来,而且哥哥说他是蓝族的人,我更加怀疑百里当年是为了得到他蓄意削弱凛冽山庄的。”

    楚夜枫思考了一下,觉得龙傲天说的有理,现在他们已经陷入这皇城的权利漩涡了,暂时无法脱,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皇夜辰登基然后想办法让宋明鑫和三皇子皇夜如也脱离这个漩涡里面,他们才能更加安心的对付百里世离,而且据说首富宁醇也在京城,更加不能让他也搅和进来,能剔除一个是一个。

    楚夜枫突然想到昨晚寒零去刺杀太子的时候即使知道他们在那里也完全没有顾虑,肯定是因为龙傲天,因为寒零确定龙傲天不会和他动手才会那么大胆。

    可是寒零也料想失败了,他没想到没有能一次杀掉太子,这样太子会更加防范而任务也越来越困难。

    龙傲天现在只想零哥能放弃这个任务不再继续了。他有一种预感如果零哥不及时退出的话会很糟糕。

    果然两人回家后没多久,就收到了二皇子的请柬,请他们去二皇子府小聚,楚夜枫客了一番然后拒绝了,那个幕僚走的时候还一脸鄙视,楚夜枫完全无视他,让护卫最近加紧守卫。因为他们不去,二皇子一定会把它们当成敌人,明着暗着的下绊子和刺杀肯定不能少了。

    黄昏,东宫。

    太子拿着属下呈上来的报,薄薄一页纸,上面只写着两句话。

    寒零,凛冽山庄少庄主。

    蓝族,五瓣。

    太子玩味的看着这两句话,有意思,蓝族,竟然还是最稀少的五瓣,真是太有意思了,看来他要再一次会一会这个寒零了。

    寒零。真是个冰冷的名字啊。

    龙傲天和楚夜枫安静的过了两天,第三天下午的时候龙傲天收到一封信,上面署名宁醇。

    两人均是一抖,宁醇!

    为什么宁处会给他们写信?打开信后,两人看了一遍,除了那些客话,宁醇的意思就是。

    今晚,天府阁,不见不散。

    “这是什么意思?”

    “宁醇有动作了,现在宫里局势紧张,他们家虽然是商贾之家但是富可敌国祖上也有皇家血统,算得上是这皇朝的几大世家了,并且此人心机深厚,不能不见。”

    “他恐怕是要站位了,比如站在太子这里或者是二皇子这面。”

    “看来是的,他既然见我们并且如此张扬,八成是要站在太子这里,或者是中立,不过他上辈子就不是屈于人下的人,中立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并且任何一方登基他都捞不到好处,这不符合一个商人的思考方式。”

    “去么?”

    “自然要去,收拾一番,等会就去。而且现在四人都在京城,我们也要开始行动了,寒零和宁醇还是很好解决的,因为只要让他们的家族不垮台他们就不会和百里在一起,所以我们只要保全他们,但是宋明鑫和皇夜如不同,我们至今还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过两天我们去一趟丞相府,见一见那个上辈子间接弄死我的宋明鑫,我都忘记他长什么样子了,重新看看当时给我迷得不行的他。”

    楚夜枫一听,拉过龙傲天就狠狠的亲上了。

    “不许动心。”

    “恩?”被亲的有点蒙的龙傲天还没理解楚夜枫是什么意思就被抱在了怀里压倒在了上。

    “宋明鑫。看见他不准动心。”

    “啊,我就是说说,当然不会动心,我现在不是有你么。放心吧。”

    楚夜枫还是有些闹心,抱着龙傲天在上躺了一会,又亲了亲才放开他。

    “准备一下吧,等会我们就去了。”

    “恩。”

    龙傲天今天并没有穿的特别富贵,只是普通的白色长衫,楚夜枫穿了一件和龙傲天一样款式的黑色长衫,两人准备好后骑着马就朝天府阁去了。

    天府阁是京城有名的酒楼,是宁醇手下的产业之一,菜色颇多,道道都是经典美食,当然价钱也不是一般的贵,非一般人家能够消受得起的。

    两人刚到就被小二领进了顶楼的包间,那里早有一人在等候。

    “龙少侠,楚教主好。”

    “宁公子好。”

    “……”

    龙傲天一点都不诧异宁醇为什么会知道他的真实份,反而如果不知道那才叫他诧异呢,宁醇这人在书里就是个做事分毫不差而且滴水不漏的人,他不可能和两个完全不知道底细的人坐在一起吃饭聊天。

    宁醇今穿了一青色的开衫,露出了白皙的膛,一双狐狸眼笑眯眯的看着两人,头发也并没有束起,而是用一根发带简简单单的束起来然后锤在前,龙傲天想若是他再拿一个扇子可就真像个狐狸了。

    虽然这一装束简单,但是若是仔细看来,那青衫是苏州杨家最有名的天青纱,此纱虽然看起来毫无特点,但是却是极难织成的,因为纱线太滑所以要十人连续不停的继续编织一个月才能织成一缎,极为难得。

    而发带则是用银丝和墨蚕丝勾勒出的一个个小的太极八卦图,这种细腻小巧的绣品只有杭州的兴家才能做出来。

    看起来邋遢的穿着的木屐更是千金难买一块的沉香木。

    这一下来够百个普通人家过上十多年了。

    “宁某废话也不多说,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宁公子和别人谈生意也是这样么?”

    “怎么会,谈生意当然要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所以这谈正事也应该是如此,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现在宁公子对我们知己知彼,我们却不知道宁公子到底能拿出什么筹码呢。”

    “楚教主说得好,那楚教主又能拿出什么筹码呢?”

    “我给你一条通往北方蛮夷的商道。”

    “真是大手笔啊。”

    宁醇看着眼前笑嘻嘻的楚教主,和一旁不说话的龙傲天,看来传闻是真的,这魔教教主楚夜枫竟然真的要嫁给这龙傲天为妻,简直是天下奇闻。不过奇闻又如何,他所在意的只是能赚多少钱换来多大的利益而已。

    楚夜枫一直没有说话,看着龙傲天和宁醇在那里讨价还价,因为毕竟龙傲天还是更了解他们自己家的况的,他来说未必能说的更好。

    “我这么大的手笔,不知道宁公子能给我什么好处呢?”

    “这夺位之战所有的军备物资我来出。”

    “这怎么能算筹码呢?楚某想要的不多,只希望宁公子能把这海上的通道给我们一条如何?”

    “……楚教主好大的口气啊。”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不是宁公子说的么。”

    “军备物资不是一笔小钱。”

    “那商道的利润三年之内就可以把军备物资的钱都赚回来,而且还有充足的余份,况且,这表明忠心总要拿出点诚意是不是?”

    龙傲天说完后拿起茶壶给自己和宁醇满上了一杯。

    然后拿出一个空碗把自己杯子里面的水往里面到了点。

    “树静而风不止,木秀于林必摧之,宁公子这些道理难道还不懂么?楚某这是在帮你啊。”

    “怎说。”

    “就想着两杯茶,我们各自一杯,若是碎了,这里面的水便都没了。”说完后龙傲天就把自己的茶杯扔到了地上。

    啪的一声便碎了茶水流了一地,顺着缝隙四散。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