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龙傲天每年十个月的时间都会在外面游历,中秋清明和新年才会回家。而且不会定期给家里写信报平安,就算他不写信家里也不会担心他是丢了啊还是挂了什么的,他父亲也从来不会派影卫之类的保护他,因为他父亲觉得这样会让他觉得自己永远不会有命威胁就永远都长不大。

    以前他还在抱怨父亲一点都不关心自己,但是他现在真的是觉得父亲您真的是太英明了啊!因为没有影卫就代表除非他写信否则家里是不会知道他的状况究竟如何的!而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龙傲天的异常。

    他和楚夜枫商量后决定今年他以楚夜枫结交的好友一起回去,不过他觉得就他现在的而这个姿色他父亲一定会想歪,绝对不会认为他们是纯洁的男男关系,但是他们真的是纯洁的男男关系啊!就算是他曾经被楚夜枫着撸了一发啊!

    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是纯洁的!

    当然楚夜枫表示无所谓就是了,不过他比龙傲天考虑的还要宽一些,现在龙傲天也已经十九岁了,正是娶妻最好的年龄,这次他回去他家里一定会着他娶妻的,而他又不是真的龙傲天他是坚决不能答应的。这样还不如说龙傲天是他的心上人,他想娶他,但是他不知道只是当他们是朋友,而他还在努力的追求他,这样既可以免除娶妻的烦恼,他们也能天天光明正大的黏在一起。

    龙傲天听完后对楚夜枫特别无语……

    虽然这是个好招数,但是!但是!这么一来他岂不是就是那个要嫁的楚夜枫是那个要娶的?!那明明是他的体啊!他不干!

    当然他也就是想想,在他反抗多次也无法武力征服楚夜枫还被楚夜枫按到在上多次后他才点了头,非常不愿的接受了这个建议。

    当楚夜枫看着龙傲天那副不甘心但又偏偏要服从的样子,他就特别开心,这种开心虽然没有表现在脸上,但是龙傲天天天和他同共枕同吃同住他自然能感受的出来,他就安慰自己说。

    一定是楚夜枫以前就长了一副要嫁人的样子,现在他可以娶别人才这么开心,真是可怜的孩子,看在他这么可怜的样子上就满足他一下吧。之类的。

    楚夜枫当然不知道龙傲天内心的想法,否则非得给龙傲天按到一顿教训不可。别说他欺负人,武功没人高,就等着挨欺负吧!

    等到预定的时间到了,两人从魔教出发,大约十余天就到了。这期间龙傲天一直在楚夜枫旁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他的事

    比如家里有几个人,他们叫什么,他这几年发生的大事,他应该怎么样说话应该怎么走路,应该做什么动作事无巨细,就差没把他多大梦遗说出来了。

    不过他想应该没人会问这么尴尬的问题就是了,不然龙傲天一定会说出来的。

    等到两人慢慢悠悠回到龙吟堡时,龙傲天骑着马站在自己家的城门下他简直都要激动哭了。

    他终于回来了。

    可是他不能表现出来,只能骑在马上装作一副好奇的样子,听着道上的人对着楚夜枫喊着小少爷,他内心就感到很憋闷。

    等到两人到达自家的大门前的时候,他看见了父亲和哥哥。父亲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哥哥也依旧是巍然不动充满了气势,但是看见楚夜枫的时候脸上还是闪过一丝高兴。他就更难受了。默默的跟在楚夜枫后贪婪的看着父亲和哥哥的样子。

    他上辈子死了后在那个空间里面他本没有对百里有太多的憎恨,他也只是安慰自己说都是自己命不好,不过还有哥哥呢他家不缺他一个人传宗接代之类的借口安慰自己。但是当他看见哥哥和父亲也进来的那一瞬间他恨不得冲出去把百里杀了。然后他出来了,所以他要自保也要复仇,为了自己,为了父亲和哥哥。

    当他现在看见父亲和哥哥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眼睛里面却闪过一丝戒备,他的内心就像被一只手狠狠揪住一样疼,他多想张口叫他们一声父亲和哥哥。

    但是他开口却只能说“龙堡主好,少堡主好。我是龙傲天的朋友楚夜枫。”

    说完他都想哭,但是却只能忍住。

    楚夜枫从龙堡主和龙昊天出现的时候就感受到了龙傲天的不对劲,但是他们都知道就算再难受就算再渴望也绝不能透漏一丝龙傲天已经被掉包了的样子。

    他看着开心的看着自己的两人和带着浓浓的失落的龙傲天,他有些不忍心,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父亲,哥哥,我回来了。”

    “你小兔崽子还知道回来啊!”

    “父亲。我是小兔崽子难道你是老兔崽子?”

    “天天!怎么和爹爹说话呢!”

    “哥哥,是父亲骂我的。”

    “他是你父亲,就算骂你你也得忍着。”

    “就是就是!”

    龙傲天跟在后面,听着三人在那说这话,这段话他反复的教了楚夜枫很多次,自己也在内心说了很多次,他看着楚夜枫就想象着是自己在和父亲还有哥哥打聊天。可是这一想他更加难受了。

    亲人就在眼前却不能相认,这种感觉,他有点想哭。

    这时楚夜枫及时的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哥哥,这是我的朋友楚夜枫,他最近体不太好,我先带他回去休息,等会我再去找你们。”

    “行,去吧,等会吃晚饭的时候我去招呼你们。”

    “恩。”

    楚夜枫和龙昊天搞完别就带着龙傲天回到了那个自己一睁眼睛就看见的地方。龙傲天的屋子。

    龙傲天一到屋子里面,转就飞出了冰针对着楚夜枫的面门,而楚夜枫没来得及完全躲过去,还是被冰针波及到了,右臂和右腿被划伤了。

    而龙傲天看偷袭不成,反抽出墙上的宝剑,对楚夜枫开始了一阵猛攻。楚夜枫虽然懊恼龙傲天这种没有来得攻击,但是他也看出来了龙傲天并没有用上内力,比起打仗更像是一种发泄。

    楚夜枫用上三分内力和一小擒拿手制住了狂躁不已的龙傲天,啪的一声打掉了龙傲天手里的宝剑。

    把龙傲天按在墙上,看着龙傲天默默哭泣的样子,楚夜枫竟然也觉得非常难过。把龙傲天抱在怀里。任由龙傲天趴在他怀里无声的大哭着。

    等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龙傲天终于哭够了,楚夜枫也没放开龙傲天抱着差点哭断气了的龙傲天回到这屋子里面唯一没遭殃的上,给他倒了一杯水。

    “哭够了?”

    “嗝……如果……嗝……我们没有……嗝……换回来的话……嗝……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我哥哥和父亲,嗝……”龙傲天接过水喝过,说话直打嗝,一看就是哭岔气了。

    “……”

    “这个世上……嗝……我没有别的亲人了,只有他们了……嗝……所以要是换不回来……嗝……你不好好照顾他们,我就和你拼了。”

    “好。”

    楚夜枫看着龙傲天说着说着又要哭了,他只是拿出擦脸的布巾递给龙傲天,看着龙傲天哭的伤心,他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龙傲天的后背给他顺气。

    哭是一件极其耗费体力的事,龙傲天最近练功本就有些体弱,再这么一哭,而且还是在自己最放心的家里,躺在上立马就昏睡了过去。

    楚夜枫无奈的看着自己衣服的前襟沾满了龙傲天的泪水,上了药,换了衣服,把一片狼藉的屋子收拾了一番。坐在边看着眼睛红肿就入睡了的龙傲天。

    他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们,所以他基本不记得父是什么样子了。因为再也没有机会让他知道所以他早就已经放弃了。

    而龙傲天不同,他虽然早早的失去了爹爹,但是龙傲天还有他的父亲和哥哥,尤其是在上辈子看着他们如何死去的,现在又看见安全无恙的出现自己面前绪不稳是正常的,但是他完全没有想象到龙傲天能哭成这样。

    楚夜枫把布巾弄湿,给龙傲天擦了擦脸和手,给他换上睡衣。这时外面的仆人也来了。

    “小少爷,晚宴已经备好了,堡主和少堡主等着你过去呢。”

    “好了,楚夜枫他睡着了,如果他醒了告诉我。”

    “是的小少爷。”

    其实仆人们听说今天小少爷带回来一个特别漂亮的朋友的时候他们就觉得小少爷未来夫人的人选有着落了!

    现在这个未来夫人还睡着了,而且还是谁在小少爷的上,他就觉得更加有希望了!

    少堡主因为太过威严,所以没人敢着他结婚,但是他们龙吟堡也二十多年没有填过新丁了,别人家二十岁的小伙都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了,他龙吟堡的一个都没有!

    这让龙吟堡的众人都非常希望龙吟堡的下一代赶紧出现。

    楚夜枫走在龙吟堡里,他发现龙吟堡真是个很好的地方,这里的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快乐,每个人都过得不错,青壮年也都习武,很有纪律很团结温暖。看得出这里的人是真的喜这个地方,真的崇拜者龙家。

    只有这样的地方才养的出龙傲天那种单纯善良的个j□j。不似自己。

    没多远就到宴会的大厅了。

    厅里面只有龙昊天和龙堡主还有一桌子好吃好喝。若不是龙傲天提前告诉他他们家的聚会从来不会出现外人,只有他们父子三个连仆从都不用。他会以为这不是家宴而是鸿门宴。

    而实际上,这对于龙傲天来说就是鸿门宴,可是现在不是龙傲天而是楚夜枫。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