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没事了?”

    “还可以,没受内伤,只是一些皮外伤。”

    “别起来了,躺着吧,我把晚饭给你端到上去。”

    龙傲天拿出小桌子支在了上,把刚拿上来的饭菜都放在了上面给楚夜枫盛好了饭。

    楚夜枫看着龙傲天忙前忙后的样子,内心有些微妙,他已经不记得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这么让人伺候过了。这么多年受再重的伤他也只能自己忍着,不能让外人发现。

    更是没有人在他受伤的时候这么照顾他了。这种感觉很奇妙,但是也很温暖。人总是喜欢温暖的动物,楚夜枫只是默默的享受着,什么都没说,接过龙傲天递过来的饭碗。

    “你右腹受伤了,虽然没有伤到内脏和骨头,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喝粥吧。”

    “……”

    “吃晚饭记得把药吃了啊,等一下我要出去一下。”

    “出去?”

    “恩,去青竹那里看看……对了,你找没找到傀儡蛊的秘方?”

    “找到了。”

    “在哪?”

    “在这里。”楚夜枫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隐藏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牢牢的记在脑子里,这样就没有人拿的走。

    “恩,找到了就好。”

    龙傲天说完拿起饭碗,里面是白白的米饭,他才不会虐待自己和楚夜枫一样吃粥呢。今晚的晚饭是两菜一汤还有一碟小菜,一盘青菜炒,一盘西红柿炒蛋,汤是小白菜豆腐汤。很清淡,当他看着楚夜枫的筷子伸向青菜炒的时候直接打掉他的筷子。

    “不准吃,鸡蛋也不许!豆腐也不行!”

    “那你让我吃什么……”

    “给,厨子腌的小黄瓜,酸酸甜甜的特别好吃。”龙傲天说完后就把楚夜枫前面的盘子往自己这面挪了挪,然后把那一碟酸甜的小黄瓜放在他的面前。

    看着楚夜枫一脸的不乐意龙傲天就特别开心。而楚夜枫看着龙傲天一副笑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任命的夹起了前面小碟子里面的酸甜黄瓜。

    唉……

    “如果青竹问起我的伤的话,你就说我去给你报仇时弄的。”

    “恩,善后都弄好了?”

    “恩,都弄好了,现在只要把司马安的傀儡蛊解开后我们就能撤退了。”

    “恩,太好了,老子在这里可是呆够了。”龙傲天在这里呆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每天都要穿着那种接近透明的衣服,甚至每隔几天都会有人给他检查体,给他褪毛修脸熏香推拿,虽然推拿的时候很享受但是他的骨子里面毕竟还是一个侠客,而不是竹马里的小倌,他始终还是接受不了。

    忍不住扯了扯透明的纱衣,一想起他马上就要离开了这衣服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楚夜枫看着龙傲天不自在的扯着他上那件鹅黄色的纱衣,若隐若现的锁骨和腰线,还有坐在船上吃饭怕弄脏衣服把衣服周上来露出来的修长的双腿。

    一举一动不显得做作但又无时无刻的不在勾引着别人的**,楚夜枫脑内这时候在想,如果他这副样子落在了别人手里……

    “我吃完了,啊!你还剩这么多!快吃!”龙傲天吃完后满足的擦了擦嘴,抬头就看见楚夜枫一脸的呆滞,探出子看着他碗里竟然还剩下大半碗粥。

    “……”

    楚夜枫听见龙傲天叫他的声音,找回了焦距,看着龙傲天从上向下看着他,衣襟大开能看见白皙的膛和两点粉红,很妖艳。再看着龙傲天一脸的不耐烦催促他快点吃的样子又忍不住摇了摇头。

    唉……自己都在想些什么有的没有的。

    “我受伤了,要慢点吃。”

    “那也没有你这么慢的!算了,你吃完后让门外的侍从进来收拾一下吧,我去青竹那里了。”

    “恩。”

    龙傲天除了房间就朝青竹的房间走去,他最近很少再去那里了,因为青竹最近一直和司马安在一起他也不好意思天天趴在人家门口偷窥,万一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那多不好。

    当他推门进屋的时候就看见青竹和司马安坐在露台上下棋。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真是太有闲逸致了。

    青竹自从看见司马安的那天再次失控以外他最近一直都很冷静,司马安是失忆了无误,但是是因为什么原因失忆,他现在有很多猜想但是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真的。

    而且司马安三年半前不仅是失忆了,更有被人控的迹象,控司马安的那个人想要杀了他,这个意图非常明显,但是司马安没有杀死他而是杀了他们孩子,自那之后他就没被追杀过,他也没有思考明白,而司马安也彻底和他断了联系。这三年半来他不断的成长壮大,不断的打听司马安的各种报,他只能打听到从他们相遇到断了联系之间的事,剩下的则是完全探查不到,前面的是没有,后面的则是被完全隐藏了起来。

    它本是没有任何威胁的,包括他所掌握的报网,没有威胁就代表着没有武力或者是没有权利,所以他被拦在了迷雾之外不能看见里面的真实。而且司马安在明面上看来是高高在上的镇国将军,但是私下里他究竟是被谁控,被谁隐藏了报。

    青竹则是完全探查不到,他很焦急很绝望。但是知道司马安还活着他又很开心。因为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

    这几天和司马安在一起的子他虽然感觉很幸福很满足,就像当年他们刚认识的那样,每天在一起风花雪月但是青竹心里也明白。司马安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司马安了,这种幸福只是表面上的幸福而已,他一直在重复的说着当年的两人,他只是希望能唤起司马安埋藏在深处里的一些记忆,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不再被人控,同时他也忍不住的想着那两个问题。

    究竟是谁控了司马安,司马安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他就想起了那个楚爷,这个楚爷他查到他是龙吟堡备受宠的小儿子龙傲天,现在化楚爷。是个江湖侠客,以前形式光明磊落正义感极强,但是自从上一次他回家了又消失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格大变,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而那个暖竹天傲的报则是无懈可击的,但是太无懈可击的报本就很假。就像他说的那样被仇人陷害然后买到了这里,但是他探查到的时候天傲的家族已经全灭了,而他的仇家还在但是调查的时候却对这件事闭口不谈。而最近那个楚爷再次消失了,昨天还带着一伤回来了。

    青竹也不想绕弯子去探查,便直接把天傲叫了过来。

    “楚爷受伤了?”

    “恩。”

    “为什么?”

    “楚爷去给我报仇……不小心受伤了?”青竹诧异的看着天傲,报仇?那个楚爷?看着天傲心疼又开心的神色,那种浑都透漏着幸福和解脱的气息,不像是假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天傲你还想呆在这里么?”

    “不想。”

    “那就告诉你的楚爷,找到司马安变成这样子的原因,我就放你走。”

    龙傲天听完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次是发自真心的,太好了!他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啊!他回去之后一定要狠狠的洗三遍澡然后吃够那些在这里不能吃的刺激的东西!

    “恩。”

    青竹略微带着羡慕的看着天傲开心离去的样子,天傲遇见了良人,而他的良人回来了,但是却有不是那个曾经的良人了。

    “司马安……”

    “……”

    “如果我说让你带我走,你肯吗?”

    “为什么?”

    “找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开一家小店,每天开开心心的,你当掌柜,我当掌柜夫人,然后生个孩子……守着我们的家……到了四月的时候我们去看桃花……夏天去河边垂钓,秋天一起去看枫叶,冬天一起坐在煤炉前面取暖……这样的生活你愿意过吗?”

    “……我不知道。”

    “是么……”

    司马安看着青竹一脸憧憬的说着自己的愿望,这个愿望听起来不大,很好实现,但是司马安却在这段话中听出了无奈与悲伤,他不懂为什么悲伤和无奈,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被赋予的任务就是守着着个国家守着这片江山和服从那个人的命令……如果他和青竹去过了那样的生活,那么他的任务怎么办?

    但是一想起若是真的和青竹过着这样的生活有,想着他和自己还有两人的孩子……他又觉得这样很好,他现在很纠结。

    可是孩子?他和青竹的孩子?想到这里司马安的脑袋有开始疼起来了,他揉了揉太阳,想把这股疼痛压下去,但是却压抑不住。

    青竹看见司马安又开始头疼了起来,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他知道再没有唤起司马安的记忆之前,他无论有再美好的愿望和憧憬都是不能实现的一场梦罢了。

    龙傲天回到屋子后看着楚夜枫已经躺下了,坐到上,脱了鞋子,掀开被子自己也躺了进去。

    “……”

    “不就是躺会么,里面去,怎么的?和我一个被窝就让你那么不舒服?”

    “不是……”

    “别忘了前两天你还光着搂着老子睡过呢,你可得对老子负责。”

    “……”

    楚夜枫看着龙傲天一脸坏笑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究竟知不知道什么叫负责啊。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