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楚夜枫并没有在意青竹的神色,转下了楼,刚下楼就看见龙傲天在楼梯口探头探脑鬼鬼祟祟不知道干嘛的模样。

    看着他顶着没有梳过的头发,一脸好奇的站在那里,他就想笑。于是他偷偷的走到他后。

    “干嘛呢?”

    “嘘!不要说话!嗷!你怎么在这!”

    龙傲天听着耳边有人和他说话,气愤的回头低声说道,可是一回头就看见楚夜枫站在自己后,顿时吓得蹦了起来。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你!你不是在上面?”

    “我和青竹谈完了。”

    “哦。”

    龙傲天一听楚夜枫和青竹谈完了他就更好奇了,这货都和青竹谈什么了啊!把他一个人撇在那弄得神神秘秘的。

    龙傲天回到屋子后就把屋子落了锁,拉着楚夜枫坐在上,楚夜枫看着龙傲天脸上满满的写着两个字。

    好奇!

    而楚夜枫则是故意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叹了一口气,看着龙傲天再不说咬你哦的样子。他慢慢的把刚才的事和龙傲天说了一遍。

    龙傲天听完后皱起了眉头。

    “你能确定那个镇国将军就是青竹当年遇见的那个司马安么?”

    “不能确定,但是j□j不离十,就算我查不到司马安具体的报,不过他出现的这五年之间的报是绝对不会出错的,而且按照这个报来说,这时最好的解释了。”

    “如果真的是按照你说的司马安是双重人格的话,我想他应该是中了某种蛊术。”

    “蛊术?”

    “对,蛊术。上辈子我去过西南苗疆,那里的苗族人善于用蛊,而且其中有一种非常霸道的蛊叫傀儡蛊,就是给意志薄弱的人种入这个蛊,会被这个蛊侵蚀,最终成为下蛊人的傀儡,而面对意志坚定的人他只能在这个人受了重伤或者是发生了什么导致这个人意志减弱然后趁虚而入。”

    “所以你说三年半前,司马安上一定发生过什么,然后他被人下了这个蛊,最后才导致这种结果的是么?”

    “应该是的,若不然的话他怎么会不记得青竹,就算他当年对青竹不完全是真心的,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虎毒还不食子呢。”

    “那你说他会是被谁下的蛊?”

    “不知,不过这不在我们思考的范围了,我们要做的只是拆散百里的后宫让他没有任何倚靠,而且我觉得百里自从上次见到我后,他应该是看中我的样子了,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肯定还会动手的。”

    “那你打算如何?”

    “你这次走火入魔反而因祸得福,现在内力应该大有提高吧。”

    “恩。”楚夜枫听后运行了一周天的内力,发现他现在的内力确实是比以前雄厚了,而且自己控的时候以往有些堵塞的地方现在也通畅了许多。

    “如果能杀了他,就一定要杀了他永绝后患。”

    “你呢?”楚夜枫看着龙傲天,看着他还是有些苍白的脸色。伸出手给龙傲天号脉。而龙傲天却把手腕藏了起来。

    “我没事的,只要多休息一阵子就好了。”

    “伸出来。”

    “真的没事……”

    “伸出来。”

    龙傲天看着楚夜枫紧紧皱着的眉头,最后还是妥协的伸出了手腕让楚夜枫号了脉。

    楚夜枫感受着龙傲天依旧紊乱的内息,虽然紊乱但是却不横冲乱撞了,看来他的内力已经彻底被吸收转化了,比起早上的况来说真的是好多了。

    “我都说了没事了。”龙傲天看着楚夜枫渐渐松开的眉头,强忍着不适。躺在上“我再睡一会,你要是有事就去办吧,不用管我……”

    “……”

    楚夜枫看着龙傲天慢慢平缓的气息,给他脱了鞋盖上了被子,然后转去安排这次司马安到来的各项事宜了。

    这次他是以青竹的份给司马安写了封请帖。意思是如果你想知道四年前的事就到竹马里来吧。

    他不敢保证司马安到底会不会来。但是在他的直觉里面司马安一定会来的。

    等到他晚上再回到龙傲天那里的时候,龙傲天还在睡觉,浑冰冷,他发觉有些不对劲了,这时再探向龙傲天的脉象,发现脉象竟然又和早上一样了,虽然他的内力被完全吸收走了,但是龙傲天的内力混乱异常,横冲乱撞,他在睡梦中都不得安宁。

    龙傲天只觉得浑冰凉,像是脱光了站在雪地里,还被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冰水一样。颤抖不止。楚夜枫看着龙傲天的样子就知道他到现在还没完全掌握他的内力应该如何运行,只能运行着内力把子弄暖后脱了衣服把浑冰冷的龙傲天抱在怀里给他取暖。然后探出一丝内力进入到龙傲天的子里面。

    那冰凉的内力仿佛看见了温暖的火源一样,在看见楚夜枫的内力的时候就拼命的扑了上来,楚夜枫则是运行着内力带着龙傲天的内力慢慢的运行了一遍又一遍,直到龙傲天的子回温,内力也不再横冲乱撞了他才真正停止。

    收功后他发现龙傲天正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也不难受的皱着眉头了,他也懒得去收拾了,直接就抱着龙傲天睡着了。

    毕竟他今晚的消耗还是很大的。

    第二天早上龙傲天早早的就起来了,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膛……他有点无语,然后顺着膛往上看就是楚夜枫那张脸,他有点纠结……再往下看,楚夜枫还穿着裤子,再看看自己一衣服除了亵裤全都没了……

    他急忙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菊花,还好……菊花的贞洁还在。既然贞洁还在他就没有任何可以担心的了,刚从楚夜枫的臂弯里面滑出来,就感受到腰上有东西压着,一看竟然是楚夜枫的狼爪子。

    龙傲天又把狼爪子掰开,可是费了好大劲都没掰开,甚至用上了内力也没挪动,回头一看就看见楚夜枫已经睁开眼睛满眼的笑意看着他。

    “松手!”

    然后楚夜枫就真的松手了,龙傲天都没反应过来楚夜枫会这么痛快的松手了,没戏弄他一番他都有点不习惯……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忍不住撞墙,什么叫不戏弄他一番他都有点不习惯啊!要不要这么犯啊!这不是他的格啊!

    楚夜枫则是站在边穿着衣服,看着龙傲天脸上闪过的各种表,心大好。

    两天后,司马安到了。

    楚夜枫没有去迎接他,只是告诉了青竹两人约定的地方,青竹这两天一直都在一种神游的状态中,彷徨着。

    那天青竹穿上了当年他初会的时候穿过的那件青色的长衫,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挑出这件衣服,可是当他站在柜子前面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就拿出了这件衣服。

    他忍不住嘲笑自己,真是犯

    他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着那个舞台,那晚他就是站在那里跳了一曲扇舞,然后遇见了司马安,然后……

    青竹忍不住摇了摇头,想这么多有什么用呢。

    “青竹。”

    青竹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下意识的回头,他看见了司马安。

    就像那天晚上,青竹站在舞台上,司马安坐在台下。而如今青竹站在了台下,他司马安却站在了门口。

    青竹不是以前的那个青竹,司马安更不是往昔的那个司马安了。

    “司马安。”

    青竹再看见司马安的一瞬间呼吸都停止了。而司马安也在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人,邀请他来的那个青竹。

    他见过他,三年半前的第一个人任务,杀了这个人。可是那个任务他失败了也是他唯一失败的一个任务,他没有杀了这个人反而杀了他肚子里面的孩子。

    这不是他的风格,他从来不会去做任务意外的任何事,他还记得当时这个男人绝望空洞不可置信的面孔。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孩子不能留,不能让他降生在这个世上。

    “……”

    两人就这么互相的看着,青竹贪婪的看着这个人的面容。

    司马安……

    司马安……

    司马安……

    而司马安看着青竹泪流满面的样子,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哭?

    “欢迎回来。”

    “……”

    青竹狠狠的擦去脸上的眼泪,说出了那句他当年最想对司马安说的那句话。

    欢迎回来,司马安。

    最后青竹还是止不住的蹲在地上哭了起来。而司马安看着他哭的样子,一面是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会哭,另一边则是心疼。

    不知为什么当那个男人说欢迎回来的时候他的心会那么痛。

    就像被狠狠捏住一样的痛。他慢慢的走向那个男人,蹲在他的面前。拿出那个他随携带的丝帊,那个丝帊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他这么多年一直留在边。他不知道为什么要留着他,但是他总觉得如果他把这个也丢掉了,那么他就真的没有任何值得回忆值得悼念的东西了。

    而青竹在看见这个丝帊的时候狠狠的抖了一下……

    然后抱住了司马安,我再他的脖颈,哭的更加伤心了。

    “为什么……为什么……司马安!为什么!”

    “……”

    “为什么要丢下我一个人……”

    “……”

    “为什么要杀了我们的孩子!为什么!你告诉我啊司马安!”

    青竹抓着司马安的衣领,着他看着自己,希望他能回答他一句话,哪怕是一句话也好。

    可是司马安只是那么淡漠的看着他,那双曾经温柔的充满了笑意的看着他的眸子,如今已经变得一片漆黑。

    漆黑的什么都映不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