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从青竹有记忆开始,就已经生活在这竹马里了。

    他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他也不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他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只是想活下去罢了。

    他每天要面对沉重繁琐的工作,还要学习那些他完全不知道有什么用的东西。

    每一天都这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要这么做,甚至除了知道自己叫青竹以外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不过他觉得那些都不重要,他只是想活下来而已,只有活下来他才能知道,他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竹马里不止他一个孩子,和他一起进来的还有或多好多人。有的人死了,有的人和他一起活了下来。据说那些死去的人都是没有完成工作和学业。

    他知道,如果他不努力最后也只有去死而已。所以他努力的去做,努力的去学。

    那年他才十岁,他慢慢地长大,边的人越来越少,最后等他十六岁的时候,他边只有四个人了。

    那天是他的生,据说生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子,是需要庆祝的子。那天他们被推上了竹马里的舞台,那天是他们的初会。

    他的初会被一个男人买下了,那个让他既深也痛恨的人。

    司马安。

    他不明白什么是初夜,但是据说那是他们一生中最重要的子,那天也是他们最值钱的时候。

    青竹长得不似同期的那些人,或弱或美艳或可,他长得更加英气,更加线条分明,所以不受欢迎,他不关心自己究竟能被卖多少钱,他只知道他现在胜利了,因为他活下来了。

    但是他不知道,活下来的人,才要经历真正的炼狱。

    初夜的时候他痛并爽着,他从来没有这么刺激的感受到欢的乐趣。

    以前他们上课的时候虽然会有人来j□j他们,让他们的体更加敏感更加柔软,有人会教他们如何勾引人能让他们更加兴奋,如何摆动体能让他们增加快感让他们不能罢。

    可是那些小把戏在司马安的眼里,简直不堪一击,那晚青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了,就像一块洁白的布被放在j□j的染缸里一遍遍的染着属于司马安的色彩和气味。

    整整四天的时间,青竹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的时间都在和司马安无止尽的欢。他还记得司马安说。

    “你的眼睛很美,就像四月的桃花一样……”

    “四月的桃花,是什么样子的?”

    “四月的桃花,很妖娆很美,但是花开花落最终也都归零于泥土了。”

    “桃花……”

    “等到明年四月,我带你去看吧。”

    “好。”

    等到司马安从青竹的房间出来后,竹马里有个叫青竹的小倌有着一双能勾人摄魄的桃花眼和妖娆的子的说法已经传遍了整个花巷。所有的人都想和青竹上,他不介意他和谁上,和谁欢

    他只想看一看四月的桃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司马安整整包养了他半年的时间,这段时间他每天都抽出时间和青竹在一起,其他的时间完全不知道干嘛去了,青竹也毫不介意。

    他们上,极致的欢,让司马安和青竹两人都沉醉不已。

    等到青竹回过头时他已经不能自己的上了司马安。

    然后他做了他平生最大的一件傻事,那就是试图怀上司马安的孩子,他偷偷的买了诞子丹,服下了,可是过了几个月都没有怀孕的迹象,他都想放弃了。

    司马安对他也越来越温柔,青竹也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可是那天司马安不见了……

    青竹到处找他都找不到他,他很焦虑,然后昏了过去,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竹马里的店主坐在那里沉的看着他。

    他怀孕了,是司马安的孩子。

    店长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盯着他的肚子,然后叹了一口气告诉他好自为之吧。他以为店长放过了他,因为以前任何试图怀孕的小倌都死了。

    他小心翼翼的过着自己的子,他便买了自己所有的饰品他知道自己付不起自己的赎金,但是他想,至少……至少……自己买自己一年,把孩子生下来。

    可是他太天真了,那天他在自己的屋子,摸着肚子里的孩子,虽然他还很小,只有四个月,突然有个人闯入他的屋子。

    他惊喜的看着那个人,是司马安!

    “司马安!”

    他刚想激动的扑过去,可是他跑到一半发现不对了。从小在小倌馆长大的他最懂得就是察言观色了。他看着司马安面无表的样子,他很害怕,他本能的感觉到这不是司马安,最起码,这不是他的司马安,他转过去想跑,可是还没等他摸到门,就被拎了起来。

    他没有武功完全不知道如何去反抗。他只能护着小腹希望他不要伤害到孩子。

    那酷似司马安的男人看着他拼命护着肚子的样子,皱了皱眉头,然后青竹只感觉浑冰冷,小腹开始剧烈的疼痛了起来。

    他尖叫着想要逃脱这个人的掌控。他感受着有什么东西慢慢的从体里流走了。

    “不要!不要!住手!住手!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求求你了……不要……不要……”

    等他再次清醒的时候,他躺在自己的上,那一切仿佛是一场噩梦,可是他摸着自己不再微微凸起的小腹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不是梦了,他真的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据说店长找到他的时候,他只是跪在上捂着自己的小腹无声的哭着。而店长却只能叹气的把他抱在怀里,说他是个傻孩子。

    然后红极一时的小倌青竹不见了,在他三年半的努力下,变成了江湖的万事通。掌握着江湖的第一手报。

    他明明掌握着着所有的报,但是对于司马安他却还是只知道他的样子和他的名字,剩下的还是一无所知,每次调查司马安的时候都会被阻拦。

    然后他知道了……司马安四年前那天他的初夜他就已经被司马安完全买下了,他已经是自由的了,而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现在只是想知道,司马安在哪,他想当面问清楚为什么……

    为什么要丢下他独自一人。为什么要杀了他的孩子。

    楚夜枫听完青竹的故事后皱起了眉头,他现在大概能推断出这个故事了。当年和青竹在一起的司马安就是那个他们调查的时候查到的那个包了青竹半年的司马安,一个千夫长,然后他消失不见了,而杀了青竹孩子的那个司马安并不是真的司马安,所以调查的时候才会说他没有和任何一个客人接触过,原来他早就是自由了,想必留在这里就是想靠这个报网知道司马安的报。

    而青竹现在虽然口口声声说着只想问司马安在哪里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楚夜枫绝不相信青竹不恨司马安,青竹现在一定恨透了司马安。

    “我说完了,现在能否告诉我司马安在哪?”青竹端起了茶杯。喝了口茶压下了心中的绪。

    “据我所知,司马安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对双胞胎,当年你见到的只是其中一人,而那个杀了你孩子的人是另一个人。”

    “你这是废话,说重点。”

    “但是这对双胞胎没有任何交集这说不过去,两人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而且他们的格相差很大。一个是你说的很温柔的双胞胎,一个是当朝镇国大将军冷血无。”

    “所以?”

    “所以我推断他们不是双胞胎,而是同一个人,只是一个体住着两个人格。你所认识的司马安沉睡了,剩下的就是那个杀了你孩子的司马安。或者说不是沉睡了……而是,消失了。”

    啪。

    楚夜枫看着青竹一张不可能的脸,明显的写着不相信,如果放在以前他也不相信,不过现在他和龙傲天这个样子这个世界发生什么他都相信。更何况只是一个体里面住着两个人这件事而已。

    “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

    “我不相信。”

    青竹听到这段话犹如晴天霹雳,他不相信……他不相信是司马安做的,一定不是的,不是的,司马安那么温柔……不会的……他怎么会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呢……他明明那么温柔。

    他们明明那么相。明明说好了的……说好了的……

    一起去看四月的桃花。

    他还记得司马安温柔的看着他说着的那句话“你的眼睛很美,就像四月的桃花……”

    楚夜枫隔着一张桌子都能感受到青竹的脆弱和无助,完全没有平时那种风流倜傥云淡风轻的感觉了。

    “青竹,你恨他么?”

    “恨?当然恨!恨他丢下我独自一人!恨他杀了我的孩子,我为什么不恨他……为什么不!可是……可是我也他啊……”

    “我给司马安发了请帖,不到一周的时间他就会到达这里,到时候你有什么话就和他说清楚吧。”

    “……”

    青竹一听司马安要来,整个人都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他又要见到司马安了……

    这四年他不是没有想过司马安或许是一对双胞胎,是双重人格,他一遍遍的想着一遍遍的推翻自己的思考,他害怕自己想的都成为了现实。

    那时候他又该如何面对司马安。是恨还是?他早就已经分不清楚了。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