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楚夜枫每天就重复着晚上准时到竹马里报到,然后睡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干活的常。

    而龙傲天则是每天睡到自然醒,白天舞舞剑,下午找人聊聊天,晚上等着楚夜枫来两人商量一下,然后睡觉。

    不出半个月,整个竹马里都知道新来的小倌暖梅靠上了个大金主。不仅花了四千两黄金买了他的初夜,还包了他一个月。大家都感叹他的好运气,也有人在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看到时候这个金主不喜欢他了看他怎么办。

    而龙傲天的角色扮演的还是很成功的。再加上他那张老少通吃的脸,别说还真让他从竹马里的老人那里打探到不少消息。

    而楚夜枫顺着这些消息,也慢慢摸索到了青竹真正的报。

    这天龙傲天一大早上起来就被侍从带到了青竹那里,青竹今天没有倚在那张贵妃榻上,而是站在窗边。手里拿着一根墨玉的笛子。

    “青竹大人,您找我有事?”

    “不用像他们一样叫我青竹大人,叫我青竹哥就行。”

    “恩,青竹哥。”

    “他最近对你怎么样?”

    “……”龙傲天假装脸红的低下了头。

    “还是没碰你?”

    “……没……没有。”

    “你问过他为什么了么?”

    “问了……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青竹倚在窗边,把玩着手里的墨笛,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孩子。看着他慌乱的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的样子。

    多么像以前的自己啊。

    “天傲,你是不是上了他。”

    “唔……”龙傲天表面上要装作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内心里正在大喊,你妹啊!老子是要有多瞎眼才能上他!

    “天傲,我们是不能有的。”

    “为什么?!”

    青竹看着天傲一脸的不可置信,然后仿佛想明白了一样低下了头。连平时有神的眸子,现在仿佛也像是想通了一样变得瞬间失去了焦距。

    “因为我们不配。”

    “可是,我喜欢他,不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只是默默的喜欢,我也觉得很满足了……”

    “傻孩子。”

    龙傲天现在恨不得呕血三升,如果放在以前他打死都不会相信自己会说出这么麻这么恶心的话来!

    龙傲天看着青竹一脸悲伤的表,他忍不住的试探着问。

    “青竹哥是不是也有喜欢的人?”

    “我么?我哪有什么资格去喜欢别人呢……”

    “为什么没有!青竹哥你又没有错!”

    “是啊,我没有错,可是我没有错又有谁有错呢?”

    “青竹哥……”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陷得太深了。否则到时候受伤的还是你。”

    “……”

    “下去吧。”

    “恩……”

    青竹看着天傲一脸纠结的走出了房间,他看着天傲,就像看到了以前的自己。多么相似,就连那份偷偷的慕着的心都是一样的。

    可是自己没有天傲那么好运,没有天傲那么知道满足,是啊,不是他的错那是谁的错呢?我都知道错了,为什么你还不回来。

    司马安,你在哪……

    等到晚上,楚夜枫又去了竹马里。龙傲天把今天问出来的事告诉了楚夜枫。

    楚夜枫思考了一会,拿出了一本册子。龙傲天打开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青竹这五年内接触过的大部分人。

    “我在调查这件事的时候,总是遇见很大的阻力,有一个很严谨的势力一直在阻止我继续把这件事查下去。”

    “那个势力,可能就是青竹喜欢的那个人。”

    “应该是的,这里是这五年内能查到的所有接近过青竹的人,这些人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空档。就是这里。”

    楚夜枫把册子翻开到前三年到前四年的半年内。

    “这里,是青竹成为头牌正红火的时候,按理来说应该有很多人想包养他。可是这个空档,没有任何一个人包养过他。而他也没有和任何一个客人接触过。这很奇怪。”

    “那么那个人应该是他很熟悉的人?”

    “或许,而且仔细探查的时候,青竹并没有朋友,他向来都是独自一人,而这段时间却总有一个叫司马安的人和他接触。”

    “司马安?”

    “没错,就是当朝镇国大将军,司马安。但是那时候司马安并不是镇国大将军,他只是个普通的千夫长而已。区区一个千夫长却能够和最红火的小倌有接触,你不觉得很蹊跷么?”

    “恩,然后呢?”

    “然后我去调查了这个司马安,这个司马安,很奇怪……”

    “很奇怪?”

    “没错,他的报是零。”

    “零?!”

    “没错,也就是你除了他最近五年的报外以前的全都搜集不到。”

    “以你的实力也不行?”

    “不是不行,而是没有,他就像是在五年前凭空出现的一样,然后在一年内慢慢的升到千夫长,但是却突然在连续的五场战役中大放光彩,然后一路升到镇国大将军。”

    “司马安……”

    龙傲天表示他记住这个名字了,他和楚夜枫对视一眼后拿出火盆把楚夜枫手里的册子烧掉了,并且仔细的翻了一下灰烬,发现并没有落下任何边角后,两人就躺在上睡了。

    第二天早下午龙傲天找到了在竹马里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个侍从。并且花费了很大功夫从他的嘴里面翘出了报。

    当年买下青竹的初夜的人,貌似是个什么神秘人物,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龙傲天表示有这么一点也可以,有总比没有强。

    半个月后,楚夜枫又拿了两本报来,一本是司马安的,只有最近五年的薄薄的一层,而另一层则是青竹的,两人坐在一起拿出纸笔开始对照着报拼接了起来。

    按理来说司马安就是那个人无误了,可是两人又发现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司马安的活动时间和青竹的活动时间根本就对不上!

    而那个老者嘴里面的神秘人肯定不是司马安!

    那么司马安究竟是谁,司马安究竟有几个,和青竹在一起的那个究竟是谁,是不是司马安,或者是哪个司马安。

    两人又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

    而这时候两人发现,距离青竹第一次遇见百里已经没有几天了。龙傲天表示他会密切的注视着青竹的一切行动的!把两人的相遇掐死在襁褓里!

    “一切要见机行事。”

    “我懂。”

    “如果实在不行,你可以去j□j他。”

    “j□j谁?”

    “百里。”

    “……”

    “上辈子百里可是想强抢我最后不仅打不过我还没有成功被我摆了一道才恼羞成怒的去找你爹告的状最后弄死我的。”

    “喂!”

    “所以说,我觉得百里这辈子一定会重新看上这张脸的。”

    “你是想说让我小心点被调戏是么!”

    “这可就说不准了。”

    龙傲天看着楚夜枫那张前奏的脸恨不得一巴掌呼上去,可是再一想那是我自己的体啊!他又舍不得动手了。最后只能坐在那里看着楚夜枫一副前奏的模样暗自磨牙!等老子把体换回来的非得揍死你啊!揍死你!

    “这两天你把化功散的解药吃了,我怕你到时候遇见百里再出什么意外。毕竟那还是我的体。”

    “滚!”

    龙傲天毫不犹豫的一拳揍了过去。可是被楚夜枫一个闪躲过。龙傲天看一招不成,一个抬腿就向小小枫踢了过去。

    “啧,你还真下的去脚啊。”

    “踢爆你!”

    “这可是你自己的体啊,你也不担心自己下半辈子的福生活。”

    “滚!”

    楚夜枫一手捏着龙傲天的手腕,一手防着他再一次踢过来所以握着他的脚踝。看着他一副咬牙切齿还对自己无可奈何的小模样。坏心眼的一勾嘴唇,双手一用力,直接把龙傲天整个按在了上。

    “你他妈从老子上滚下来!”

    “这可不是你的体,是我的体。”

    “管他妈谁跟谁!下去!”

    “骂人是不好的。”

    楚夜枫嘴唇,看着龙傲天细腻的皮肤,正在寻找哪里是衣服遮不住的地方,然后照着脖子上的一块嫩,咬了上去。

    “嗷!疼!你个混蛋!”

    龙傲天疼得大喊了出来,也不客气的照着楚夜枫的脖子上咬了一口。他咬的时候可完全没有想这是不是自己的体。

    楚夜枫感到脖子上的疼痛,松开了牙关。转成在龙傲天的脖子上狠狠地吸了两口。这一吸一让龙傲天狠狠地震了一下。楚夜枫趁这个从龙傲天上起来了。摸了摸脖子。

    “你下口可真是够狠的。”

    “彼此彼此。”

    楚夜枫摸着自己脖子上微微渗血的牙印,在看着龙傲天脖子上那带着牙印的吻痕。

    “明天如果青竹看见你脖子上的痕迹你知道怎么说。”

    “当然知道。”

    “那就好。”

    “……”

    第二天早上果不其然,龙傲天顶着这个就算穿衣服都遮不到的吻痕,在楼里面逛了一圈就被青竹叫了去。

    而让龙傲天没有料到是青竹什么都没没问,两人只是对着坐在那里,都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龙傲天正思索着要不要说句话的时候,青竹终于开口了。

    “明天陪我出去转转吧。”

    龙傲天听完后心想,终于到最重要的环节了,毫不犹豫的回答了。

    “好。”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