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但是龙傲天现在完全没感觉洞房花烛夜有多喜啊!

    经过一番梳妆打扮后,龙傲天就被推向了舞台。拍卖他所谓的“初夜”。

    “你听说了么,竹马里这回来个绝色啊。据说还是个雏。”

    “是么!多大了!”

    “刚满十六!正是好时候呢!”

    “诶呦!这么好,今晚一定要拿下啊。”

    “你可不能和我抢!难得遇上这么个雏。”

    “你怎么行!价高者得。”

    “好!”

    楚夜枫跟着一帮执绔子弟走进竹马里。交了一笔不菲的酒钱,然后被安排在了个风景极佳的位置。那就是正对着舞台的地方。心不在焉的看着舞台。

    等时间到了,竹马里的老鸨出来讲话了。

    “各位客官~今天是竹马里难得的一次初会啊~废话我也不多说了,现在就让暖梅少爷给大家演上一段。大家好好欣赏啊~”

    “好!”

    楚夜枫听着边人的谈话,都是一些猥琐下流的对话,他也不屑去听,专心看着台上。

    过了一会,客厅里的灯笼就都灭了,只留了舞台旁边的几盏,龙傲天缓慢的从舞台后面走了出来。

    一瞬间,楚夜枫被惊呆了。

    人靠衣装马靠鞍,同样的道理,不同的灵魂也会展现出这个体不同的气质。

    如果说楚夜枫以前给人的感觉就是冰冷不近人。那么现在换上了龙傲天的灵魂后。同样的体,龙傲天则是给人一种阳光般温暖的感觉,虽然有那么一点呆有那么一点人。

    龙傲天今天穿了一红衣,鲜艳如血的红色衬托的他的皮肤更加白皙,宽大的袖子,被被黑色缎带缠绕的剑,还特意把衣摆剪开露出修长的腿还有若隐若现的锁骨。就算是素颜朝天,披

    散着头发,但是还是给人一种他是在勾引你的感觉。

    当龙傲天看见楚夜枫坐在自己正前方的时候总算是安心了,因为刚才他还在后台想着楚夜枫千万别玩他啊!一定要来啊!就算不来也要把化功散的解药给他啊!要不然他万一不来他真的

    被人j□j了怎么办啊!

    当音乐响起后,龙傲天慢慢的舞起双剑。

    提肩,挥剑,扭腰,跨步……楚夜枫看着龙傲天的剑法。虽然不适用,但是确实很符合舞剑这一词。

    淡然在楚夜枫眼里龙傲天一点勾引他的意思都没有,但是在别人眼里看来,这就是j□j的勾引!

    尤其是当龙傲天做了以后后滚翻的动作,露出了一双美腿后,楚夜枫就明显感觉到了周围的呼吸声瞬间就粗重了。

    再当龙傲天正过子,一双凤眼不经意的扫过众人的时候。其实他是在看楚夜枫,但是其他人都认为他在看自己。有的人已经把持不住的把手伸进裤子里面撸一发了。

    当龙傲天舞剑完毕后,没在舞台上多停留,直接下了台。这时青竹已经在台下等着他了。他迅速的换上了一件既不透明布料也比较多的衣服。

    “决定好了码?”

    “恩。”

    “是谁?”

    “他。”龙傲天指了指楚夜枫,青竹也顺着龙傲天的手指看去,发现那是这个大厅里唯一一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变过一丝表的男子。

    “为什么?”

    “因为他看我的眼神没有**。”

    “……”是啊,没有**……那个人望着自己的眼神里也是一丝**都没有呢。

    龙傲天在那里看着青竹发呆的样子,他觉得他好像找到了某些突入点,但是一晃而过,他没有仔细去想。青竹就从发呆中恢复了。让老鸨带着龙傲天重新上了舞台。

    现在才是今晚的重点——拍卖。

    “既然客官都看过暖梅公子的剑舞了~那么大家就出价吧~起价五百两,每次喊价不得低于五十两。”

    “六百!”

    “七百!”

    “一千!”

    ……

    老鸨满意的看着底下的价格慢慢涨高,当涨到三千五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三千五~各位客官还有比三千五还高的么~”

    龙傲天在舞台上看的是头皮发麻,楚夜枫你个混蛋怎么还不开价!你是要等着老子被j□j么!

    “四千。”

    看见楚夜枫开价后,龙傲天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四千一!”那个一直着的男人,又一次狠了狠心出了一个价。

    老鸨这时候觉得价格已经差不多了。

    “暖梅公子,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那就是亲自挑选一个他想要与之共度初夜的男人。现在请暖梅公子亲自挑选吧~”

    还挑选!有的挑么!肯定就是楚夜枫无误啊!于是他二话不说立马指向了楚夜枫,生怕他跑了。

    而那个出价四千一的男人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

    楚夜枫则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跳上台子,一手搂过龙傲天的腰,回头对那个男人说了一句。

    “我刚才说的四千两是黄金。”

    然后在老鸨惊喜的眼神下,抱起龙傲天走向他的房间。留下底下一片唏嘘声。

    四千两黄金买一个小倌的初夜,真是大手笔啊。龙傲天在心里暗自磨牙,这个混蛋哪来的这么多钱!

    等到两人进了屋子后,看着上铺满的花瓣,龙傲天一下子从楚夜枫怀里跳了出来。看着楚夜枫说。

    “四千两黄金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当然是我自己的私库。”

    “钱够么?”

    “至少包下十个你还不是问题。”

    “……”龙傲天表示有钱人最讨厌了!有钱你就厉害啊!

    楚夜枫无视龙傲天一脸仇富的样子,一把把单扔了出去。

    “过来表演。”

    “表演什么?”

    “今天可是你的初夜,能一点声都没有?”

    一说到这个,龙傲天就想起刚才青竹听见他的话的那个表了,于是把这件事和楚夜枫说了楚夜枫思考一下。

    “我们应该换个路。”

    “什么路?”

    “今晚我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明天早上我走之后,青竹一定会来问你,倒时候你就说,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干,我就是躺在上睡了一觉,你则是趴在桌子上睡得。”

    “为什么?”

    “因为这样青竹会更加注意到你。”

    “那以后呢?”

    “还是我出钱一直包养你到这个计划结束。”

    龙傲天担心的看着楚夜枫“这样能行么?”

    “没事的。”

    “好吧……”说完后龙傲天和楚夜枫就把屋子弄成了一副什么都发生过我们只是各自睡了一觉而已的样子。

    第二天早上龙傲天从上起来后,就看见青竹坐在椅子上深沉的看着他。龙傲天伸手摸了摸旁边,已经凉了,看来楚夜枫已经走了很久了。

    “昨晚过得如何?”

    龙傲天只能装作不自在的低下头。

    “没……”

    “恩?”

    “他什么都没做……”

    “没做?”

    “恩……就是让我躺在上睡了一觉就没了……”

    青竹看着这个新人一脸不自在的样子,走了过去,坐到他的旁边,仔细查看了一番后,确定昨晚的那个客人真的什么都没做。

    他不看着天傲苦笑了起来。

    这个孩子,应该是上了昨晚的那个人了吧。看着这一副失望的表。殊不知龙傲天这不是失望,这是忐忑。

    “那我还会不会……”

    “不会的,昨晚的那个人说他要包养你一个月。”

    “是么!太好了”龙傲天听完后装作一副放心的样子,然后又一脸担忧。

    “你难道不高兴么?”

    “不是……可是这样我就没办法报仇了啊……”

    “你可以勾引他,让他上你,然后替你报仇。”青竹不自的摸了摸天傲的头发。

    “可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不是想要报仇么,那就放手去吧。”说完后青竹就走了。走之前还意味深沉的看了一眼天傲。

    多么像以前的自己啊。

    然后摇了摇头把自己脑子里面那些没有用的想法都赶了出去。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现在只希望那个孩子不要成为下一个自己。

    人们都说小倌脏,可是又有谁知道小倌的苦呢?就像那个人,他不是明明知道自己那么脏为什么还要来招惹他……

    就算招惹了自己为什么又要丢下他独自一人。

    司马安,你真是够狠的心。就这么留下我独自一人。就连个孩子也不肯留给我,至少让我有个念想……

    旁边的侍者看着青竹大人又一副陷入深思的样子,自觉的退了下去。

    虽然他不是那么清楚的知道青竹大人上发生过什么,但是他也断断续续的从别人那里听说过一点。

    青竹大人好像上了他的第一个男人,然后那个男人抛弃了他,青竹大人那时一心一意的着那个人,想要一个孩子。可是那个人却残忍的让青竹大人落了孩子,还丢下青竹大人独自一

    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当然这只是大概,因为知道那个时候这件事的人,现在多半都不在竹马里了。

    青竹走后,龙傲天无聊的躺在上,脑海里面思考着接近青竹的各种办法。

    他总觉得如果楚夜枫天天来,青竹一定会对他产生更大兴趣,准确的来说并不是兴趣,而是一种同命相连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当真教主和假教主搞在一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