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碰我!!!(六千字!转折点,灰常重要!)

    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不要碰我!!!(六千字!转折点,灰常重要!)

    “唐心。ai悫鹉琻”他叫她,永远都冷漠淡然的嗓音中,平添了一抹沙哑。

    “不要伤害他……”

    她气息微弱,染血的手却死死的握着他的手腕,急切的祈求他:“阿烨,算我求你了,不要伤害他……”

    失血让她虚弱的脸一呼一吸都十分吃力,一双水眸却被水清晰过一样明亮透彻,她在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男人敛眉,视线顺着她染血的衣服一点点的看下去,直直落在她被残忍撕裂的口处,一双平静无波的黑眸里,蓦地闪过一抹冷的光眇。

    “你受伤了。”他开口:“我让人帮你包扎一下……”

    他敛眉,刚要打横将她抱起来,外面声声海浪中,隐隐传来小型游艇的声音,怀中女人怔了怔,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挣脱了他,踉踉跄跄的向外面冲去。

    欧子烨敛眉,手腕上还残留着女人留下来的斑驳血迹,就那样,毫不犹豫的离开了他的怀,为了他的死敌,沈北宸量。

    冬里的寒风凛冽,朝阳在海面上渐渐升起,染红了天边大片的云彩,露天望台上站满了戒备森严的黑衣男子,一辆小型游艇在旁边停靠下来,唐心几乎是踉踉跄跄的跑上来,一眼就看到了从小型游艇上缓步上来的男子。

    冰冷的风将男人风衣衣角吹起,柔和的朝阳笼罩在他上,不但没为他环上一层柔和的光晕,反而被他周的凛冽寒气所反噬掉。

    他缓步走来,一如往里的优雅从容,将半跪在甲板上的她抱起来,脱了大衣裹住她孱弱的躯:“心儿,疼不疼?”

    疼。

    唐心凝眉,滚烫的泪漫过眼角,可是再疼,也没有这一刻疼,再疼,也没有看到他独自一人过来让她感觉疼痛。

    痛的近乎于窒息。

    男人抬手,滚烫的指腹一点点将她脸颊处的泪擦干,薄唇勾了一抹淡笑:“别哭,你知道的,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哭了……”

    唐心哽咽:“为什么要过来呢?我明明告诉你,我会回去……”

    “嘘,别说话……”

    他低声在她耳畔呢喃,温的唇贴着她的脸颊:“唐心,我知道你一直不听话,可是,就当是我最后的遗愿好了,好好活着,为了我,好好活下去,嗯?”

    唐心凝眉,眼泪终于决堤,争先恐后汹涌而出。

    “不要……”

    她紧紧抓着他的外,猛力摇头:“不要死,沈北宸,我还没有实现我的承诺,我还没有给你一段让你开心的生活,不要死,求你了……”

    “沈先生,好久不见。”

    欧子烨敛眉,缓缓在太阳椅中靠了下来,语调清冷淡漠:“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沈北宸笑,细致的为唐心擦去脸上的泪:“我也没想到,你会堕落到靠一个女人来要挟我的地步……”

    他的嘲讽没有让男人有半点的动容,欧子烨伸手拿过边的一瓶烈酒,缓缓倒了一杯:“沈先生要来一杯么?”

    沈北宸的视线仍旧仔仔细细的凝视着怀中哭成了个泪人儿的唐心脸上,不断的帮她擦拭源源不断落下来的泪,语调轻缓:“不用了,心儿不喜欢我喝酒,所以戒掉了。”

    好像这个时候,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值得他浪费他的宝贵时间一般,他的时间如此宝贵,宝贵到连眨眼都不舍得眨一下,就那么静静的凝视着怀中的女人……

    枪支上膛的声响在清冷的海面上响起,唐心艰难的喘息着,挣扎着转头,循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

    “八年前,听说就是在这里,你杀了我爸爸。”

    欧子烨敛眉,手中的红酒杯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一把黑亮的手枪,口吻平静而冷漠:“所以我想,在这里送你去见他,也算是有始有终了……”

    沈北宸轻笑,眉目间有清冷的寒意一点点蔓延开来:“你是说你那个老不死的爸爸么?”

    欧子烨抿唇,眯了眯眼,侧首看他。

    “子烨,从他强行要了我姐,强迫他嫁给她的那

    一天开始,他就注定了要死在我手上的。”

    沈北宸笑,那唇角浮现出的丁点笑意却丝毫没有深入他眼眸中:“至于你……,一开始如果不是为了安抚那群不安分的人,我想我会连你也杀了,后来看你比较安分,我也勉为其难让你苟延残喘的活下来了,至于后来……”

    他顿了顿,嗤笑一声:“如果不是心儿三番四次的替你求,我想,你已经死了不止一次两次了……”

    欧子烨敛眉,右手握着枪,左手五指一点点的摩挲着黑亮的枪,像是完全没有被他说的话所影响一般。

    “是么?”

    他静静的凝视着手中的枪,语调冷的没有一丝温度:“那么,我再告诉你一个足够让你想要杀了我的事怎么样?”

    “……”

    见他没有出声,他微微侧首,清冷冰寒的视线终于落到他上:“你体内的艾滋病病毒,究竟是被谁注的,不好奇么?”

    你体内的艾滋病病毒,究竟是被谁注的,不好奇么?

    究竟是被谁注的……

    男人抱着唐心肩膀的手蓦地收拢,有冰冷的气息在空气中一点点的蔓延开来,一瞬间,连周围呼呼咆哮的海风都被凝固了一般。

    唐心睁大眼,艰难的挣扎着坐起来:“阿烨,你在说什么?!”

    欧子烨没有看她,靠在太阳椅中,面无表的看着沈北宸:“从你一开始到欧家来,你的野心勃勃爸爸就已经看在眼里了,他知道你将来会成为我的一大对手,所以,才寻了那么个机会,借刀杀人了一次……”

    他忽而冷笑出声,凉薄的唇勾出一抹残忍冷酷的弧度:“只是没想到,那么多人的攻击,居然还让你侥幸活下来,你体内的艾滋病病毒,是我要医生趁着给你输液的时候,输进去的,本以为艾滋病病毒会一举摧垮了你,就算你仍旧活着,也不会再有什么斗志了,没想到……”

    他一字一顿的说着,却像是丢出了一个又一个炸弹一般,轰鸣的声音在耳畔炸裂开来,唐心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动也不动的看着他,脑中一片空白!!!

    你体内的艾滋病病毒,是我要医生趁着给你输液的时候,输进去的……

    是我要医生趁着给你输液的时候,输进去的……

    是我……

    是我……

    她怔怔看着他,体内血液一点点的被冰冻住。

    这是她誓死守护了六年的男人。

    这是她一次次不顾自己生命去拯救的男人。

    这是她看做她唯一亲人的男人。

    这是欧子烨,是她口口声声叫做阿烨的男人。

    他自始至终都洞悉她跟沈北宸之间的一切,他不做声,他隐忍的看着一切发生,然后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她面前,他问她,要跟我走么?

    她知道他这么多年辛苦培训她是要利用她的,她也欣然接受了这个结果,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只是一直好奇,好奇为什么他明明花费了那么多的精力在她上,却从来不肯让她出任务,从来不肯让她去做她该做的事……

    原来,他培训她的唯一目的,就是用来对付沈北宸的。

    因为他知道,她的存在将会是沈北宸唯一的软肋,他将她当做了对付沈北宸的最后一个筹码!!

    而他居然成功了!!!

    沈北宸将他到了绝境,却因为她,因为她一个人,眨眼间调转了两人的位置……

    沈北宸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一双幽暗深沉的眸子里,渐渐的有一股浓烈的暴戾气息一点点弥漫开来……

    “这十年,你过的一定很委屈吧?很痛苦吧?很想死掉吧?”

    男人微微倾,手中的枪飞速转动,又忽而顿住,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额头:“现在你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我送你一程,不用谢。”

    唐心凝眉,忽然艰难的挣扎着挡在了沈北宸前:“不要伤害他,阿烨,你不该是这么残忍的人的……”

    &nbs

    p;沈北宸眯了眯眼,缓缓站起来,顿了顿,忽然转后持枪对准了他的人甚至来不及反应,手中的枪便落入了男人手中,他愣愣低头,几乎是过了两秒钟才看清楚自己被生生折断的双手,一声凄厉的嘶号声划破寂静的大海,空的撕扯着人的心肺。

    船上所有人的枪眨眼间齐刷刷的对准了他。

    “北宸。”

    唐心急促的喘息着,豆大的汗顺着她的脸颊一颗颗滚落,她紧紧抱着他,仰着头,一双眸子眨也不眨的看着他:“不要死,我还没有弥补亏欠你的这些年,你还不能死……”

    沈北宸一手环住她的腰,另一手稳稳的握着枪,枪口与欧子烨直直对准:“听说你这些年一直在疯狂的练枪,不如我们比一比,看谁的枪更快一些,怎么样?”

    欧子烨眯了眯眼,缓缓起

    没有硝烟的战争,随时都有可能开始,随时都有可能结束。

    男人后的厉鹰危险的眯了眯眼,握着枪的手微微收拢。

    不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冒这么大的风险,不能……

    如果欧先生不做那个小人,那么,他不介意一做到底,他什么都不在乎,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保全欧先生的命。

    黑洞洞的枪口,在两个对峙的男人互相扣动扳机的时候,蓦地转向了沈北宸怀中的唐心。

    男人神色一凛,扣动扳机的瞬间,堪堪将枪口转了方向……

    砰——

    砰——

    砰——

    三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惊动几只停靠在游艇上休息的海鸥振翅逃离。

    海面重新恢复了安静。

    厉鹰冷汗涔涔,左手握着被子弹生生打穿的右手掌心,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抬头看过去的时候,中两枪的男人被子弹的气流冲击的后退了几步,本就靠近了游艇的边沿,最后一步直直踩空。

    体向下坠落的那一刹那,他伸手,将一直牢牢护在怀中的唐心推了开来。

    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来得及说。

    唐心被推倒在甲板上,怔怔看着眼前几滴殷红的血,那是沈北宸留下来的。

    不过几滴的血迹,浓烈的血腥气息却刺激的她几作呕。

    “北宸……”

    她喃喃的叫着他的名字,连哭都忘记了,只是拼命的想要爬过去,手脚却完全不听使唤,疯狂的颤抖着……

    短短几步远的距离,却像是用了整整一个世纪一般,下被拉出一道长长的血迹来,米媛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一把夺过边人的枪,对准了还在艰难往游艇边沿爬的唐心就要击,却被厉鹰一手握住。

    “你干什么?!”他染血的手用力将枪从她手中抽出来。

    米媛脸色难看,气急败坏的看他:“你看不到吗?她活着,早晚都要替沈北宸报仇的,斩草不除根,是给我们自己留埋祸根!”

    “沈北宸已经死了,唐心可以留下来了。”他冷冷扫她一眼,用力将枪甩给边的人。

    女人孱弱破碎的体一点点的蠕动着,堪堪爬到游艇边沿时,被男人从后抱住:“唐心——”

    “不要碰我!!!!”她忽然嘶声尖叫出声,双手拼命的厮打着他:“不要碰我!!!他很怕孤单的,我要去找他,我要陪着他,你看不到吗?!!他在等我,他在等着我!!!”

    “唐心,你冷静一点。”

    欧子烨抿唇,定定看她:“沈北宸他死定了!就算那两枪没有打死他,这样掉下去,也能活生生的冻死他!他死了,唐心,你的任务完成了,你可以回来了。”

    唐心急促的喘息着,乌黑的发凌乱的粘湿在脸庞,她怔怔看着他。

    你会后悔的……

    ‘你会为我的死而痛不生的,唐心,相信我,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我还了解你,你欠我的,我要你拿一辈子来还……’

    沈北宸的声音遥远的传来,从模糊变得清晰,坚硬

    的石头一般狠狠敲在她的心上。

    曾经让她觉得他是疯了才会说出口的话,如今想来,却是字字珠玑,一语成谶!!

    为了惩罚她么?

    是为了惩罚她曾经一次次的想要取了他的命,才会真的死给她看吗?她知道错了,她知道她错了,她不会再伤害他了,她再也不会伤害他了……

    ‘为了这个男人,你居然真的要杀了我?!’

    ‘好!!!!希望我救活了他,你不会后悔!!!!’

    希望我救活了他,你不会后悔!!!!

    那个时候的她,疯了似的想要救欧子烨,因此沈北宸惊痛交加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想也不想的点头了:“我永远都不后悔!!”

    这是她给他的回答。

    她以为,他说这话,是在警告她,救活了欧子烨,他将来还是有可能利用她,希望她不要后悔。

    却没真正的想过他这句话中的含义……

    他跟欧子烨之间,根本不可能如她所想各自相安无事的生活的,他们早晚都是要斗一场的,以生命为代价……

    救活了欧子烨,就意味着,将来他有可能会死在欧子烨枪下。

    他是在说,救活了欧子烨,等到欧子烨杀了他的那一天,希望她不要后悔……

    眼泪汹涌的从眼眶中涌出来,模糊了视线。

    “后悔了……”

    她哽咽,双手死死抓着他的衣领,绝望的哽咽出声:“欧子烨,我后悔了……”

    欧子烨凝眉:“后悔?”

    “我不该求他放过你的……”

    她凝眉,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看不清楚男人此刻的神色,也永远都不想看清楚了:“欧子烨,该死的人是你,不该是他的……”

    “……”男人抱着她的手蓦地僵硬住。

    她松开了抓着他衣领的手,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嘶哑的嗓音里没有了一丝波澜:“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可是你衣冠楚楚的表皮下,不过是具早已经肮脏**透了的躯壳而已,可怜又可悲。”

    话落,想也不想的便向下跳了下去。

    欧子烨怔了怔,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住了急速向下坠去的手臂:“唐心,你疯了?!!”

    他吃惊的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唐心一根根的掰开他的手,干裂失血的唇微微动了动:“我疯了,六年前才会跟你走了……”

    “……”

    直升机飞速旋转的螺旋桨将海面扇出一个巨大的漩涡,轰鸣的声音响彻在耳畔,唐心的体被吹的微微晃动,手一点点的滑出男人掌心……

    “欧先生!!”厉鹰忽然沉声叫他。

    欧子烨抿唇,脸色一点点的难看下去:“唐心,我知道我欠你的,我会补偿你,你先上来。”

    向来冷漠冷的男人,生平第一次,用这样近乎于祈求的口吻跟别人说话。

    海浪翻滚,发出震耳聋的咆哮声,将女人摇摆在半空中的体打湿,她的体一点点向下滑下去,她甚至不愿意抬头看他一眼……

    一条婴儿手腕粗的绳子忽然出现在视线中,长长的,一路垂进翻滚的海水中,厉鹰抿唇,神色冷峻,没有受伤的左手下意识扣住后的枪,警惕的看着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

    女人最后一根指彻底从男人掌心脱离开来,微微摇摆的体急速向下坠落下去……

    却在堪堪跌入海中的那一刹那,被男人横空接住。

    欧子烨抿唇,用力握紧粘湿的掌心,抬头看去。

    一双擦的黑亮的皮鞋无声无息的踩到了甲板上。

    男人一黑色劲装裹着修长健硕的躯,海风将他微长的黑发吹散,露出一张完美的没有一丝瑕疵的俊脸,他微微俯,将已然昏迷的女人半揽进怀中,抬手探了探她的脉搏……

     

    ;后不断有人顺着绳子利落的滑下来,全副武装,秩序井然的分裂两侧,静静站在他后,与游艇上的一群黑衣人持枪对立,无声无息的宣誓着对主子的誓死忠诚。

    ps:谢谢简单vip亲哒送的288荷包跟zhoujinmei136964亲哒送的荷包,都收到了,灰常灰常喜欢,灰常灰常高兴,么么么么哒~~~今天的更新来啦,~~~~(>0<)~~~~,亲哒们多多支持哦~~~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