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身!(六千字!)

    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献!(六千字!)

    “少爷……”管家敲门进来,轻声开口:“唐小姐她……”

    叶修凡敛眉,缓缓从窗前转过来,眼眸中渐渐覆上了一层清冷的光泽:“让她进来吧……”

    管家松了口气,连忙应声:“好的。ai悫鹉琻”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女人便推门而入,因为刚刚打斗的缘故,一张俏脸上微微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微微的喘息着。

    男人双臂环,静静靠在窗边,沉静如水的眸子落在她上:“唐心,你太贪心了……龛”

    “怎么才算不贪心?”

    唐心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一头乌黑的长发有些凌乱的披散在后,她走进去,双手撑着梨花木桌,定定看他:“眼睁睁看着他死才算不贪心么?叶修凡,我不贪心,我只是想要他活着而已……”

    “据我所知……躯”

    叶修凡敛眉,静静走到真皮椅中坐下,挑眉看她:“沈北宸已经派了不少人去过那里了,他们不是死在那里了,就是无功而返,而且,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谁能保证他还在那里呢?”

    “那是我的事,你只要把地图给我就好。”

    唐心抿唇:“我只想要那份地图。”

    这个时候的她,似乎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全心全意的,只想得到那份地图,不论用什么办法。

    叶修凡敛眉,静静执了咖啡,轻啜一口,缓缓的翻动文件:“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随便找吧,如果找到了你就带走,如果找不到……”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唐心脸色微微泛白,他的悠然从容与她的焦急不安形成强烈的反差,他既然能这样从容淡定的说出这话来,就说明地图根本不在这里,她就算把叶家拆了,找到的可能也很小。

    她没有时间去浪费了。

    “你想要什么?”

    她抿唇,定定看他:“叶修凡,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给你的,一定会想办法给你!!”

    男人垂首喝咖啡的动作稍稍停顿了下,顿了顿,抬眸看她,一双沉静如水的眸子里渐渐蒙上了一层骇人的冰:“我想要什么?”

    他语调怪异的重复了一遍。

    唐心抿唇:“那份地图你拿着根本没有什么作用,既然不肯轻易给我,就一定想要什么,不是吗?”

    叶修凡怔怔看着她,顿了顿,忽然轻笑一声:“是啊,我既然不肯轻易给你,就一定是想要什么……”

    他喃喃的说着:“那么,唐心,你觉得,我想要什么呢?”

    他语调异常的轻缓,明明没有丝毫发怒的迹象,却莫名的让人觉得,他其实已经处在怒意凛然的边缘了。

    唐心被他反问的窒了窒。

    “说啊,你觉得,我想问你要什么?”

    他语气越发的温柔,唇角甚至还缓缓的勾了一抹弧度,笑意却半点都没有深入眼眸中:“钱么?权利么?人脉么?你觉得,我需要什么?”

    “……”唐心抿唇。

    叶修凡凝眉,眸子如最深沉的海底一般暗沉压抑:“唐心,你只记得沈北宸为你做了什么,你只记得你们之间的感,你只知道一次次的不断利用我去帮助欧子烨或者是沈北宸,你有没有为我考虑过哪怕是一秒钟呢?”

    “……”

    “这些年,我这么拼命的向上爬是为了什么?我把清清白白做生意的叶氏集团洗黑是为了什么?不过是为了报复沈家兄妹而已,为了我,为了你,为了他们带给我们的屈辱!!结果呢?结果你却上了那个男人!!不止上了,还三番四次的要我帮他们!!唐心,你要我何以堪?!你明知道我不会拒绝你,你明知道我还喜欢着你,你这样利用我对你的感去帮助那个男人,真的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么?”

    唐心凝眉,被他问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说的没错,她在利用他对她的感,一次又一次的要他帮忙,要他妥协……

    可是,除此之外,她还能怎么办呢?地

    图在他手中,去麦金利峰的每一步都是危险的,她如果想少走弯路,争取一线机会,就必须把地图拿到手。

    “最后一次……”

    她艰涩的吞咽了下,低低开口:“叶修凡,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了,把地图给我好不好?”

    “……”

    叶修凡闭了闭眼,神色渐渐恢复了冷漠。

    没有用了,跟她说什么都没用了,因为除了沈北宸,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她不在乎她对他是不是自私的,她不在乎他到底是不是被她伤害到了,她什么都不在乎……

    “既然他那么让你放心不下……”

    他搭放在桌子上的手微微敲了敲,澄澈清明的眸子静静看向她:“那么,不如我送他一程吧,断了你最后的念想,怎么样?”

    女人怔怔看他,脸上的血色瞬间退了下去。

    “叶修凡……”

    她有些干燥的唇,强迫自己挤出一丝笑来:“你、你跟我……开玩笑的吧?”

    叶修凡敛眉,忽然拿起桌子上的座机,利落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唐心愣了下,几乎是立刻反应了过来,连忙伸手将电话挂断:“叶修凡!!!”

    她气急,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么可以……”

    “我怎么不可以?”

    叶修凡握紧了手中的话筒,英俊的脸庞闪过一抹骇人的鸷:“唐心,我为什么不可以?!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沈北宸,就一直站在他边,看看以你一个人的能力,是不是能保住他!!!”

    “至少他没有伤害你不是吗?!”

    唐心气息不稳的开口:“他明明有机会伤害你的,但是他没有!!他没有不是吗?!为什么你不能也放过他一次呢?!”

    “你以为,我为什么等到现在都没有动手?如果他肯安安静静的死去,我还是可以放弃他曾经带给我的一切屈辱的!!可是,如果你一定把命搭在他的上,我想我会亲手解决了他!”

    男人五指默然收拢,话筒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压力,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男人声音压抑而冰冷,如受伤的野兽在低吼咆哮一般:“唐心,你确定他真的没有伤害过我吗?他把你从我走,他精心安排别的女人在我边观察着我的一举一动,你他,你可以忘记他带给你的屈辱与疼痛,可是,你有什么资格要我陪你一起忘记呢?不但要忘记,还要尽我所能的帮他延续他的生命?”

    唐心闭了闭眼,漫无边际的疼痛在体内爆炸开来,刺激的她神经嗡嗡作响。

    她甚至想不出一句话来反驳他。

    如他所说,她实在是太过于自私自利,她只在乎她所在乎的,她还要他也一起在乎她所在乎的,明明知道他有多恨沈北宸……

    灰蒙蒙的天际渐渐染上了一片朝霞。

    红彤彤的太阳隐隐在天边露出了小小的一个脑袋。

    她用力握紧双手,洁白的贝齿深深陷入红唇中,血丝一点点的渗出来,她却像是丝毫都没有感觉到一般,良久,她忽然抬手,一颗颗的解开大衣纽扣。

    她穿的这件衣服,是刚刚从巴黎空运过来的,沈北宸特意让几个服装设计师为她量定做的,她为了能一次引|他成功,刻意穿上的。

    讽刺的是,却是在叶修凡面前一颗颗的解开了纽扣。

    她的手剧烈的颤抖着,费力的解着,好一会儿,才解开最后一颗,僵硬着子将外脱了下来。

    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因为莫名的压抑而蓄满了泪水。

    却倔强的不肯流下来。

    叶修凡冷冷看着她纤细柔嫩的躯在眼前颤栗着,看着她将大衣脱掉后,又慢慢脱掉里面白色的毛衣,直到只剩下一件白色蕾丝内衣后,又慢慢起,抖着手解牛仔裤的纽扣。

    她眼中的泪越来越多,终于积蓄的怎么都控制不住,大颗大颗的滴落下去,狠狠砸在雪白的地毯上,被无声无息的吸收掉。

    房间里的暖气充足,她的手却抖的越来越厉害,体也

    遏制不住的颤抖着,动作迟缓的将牛仔裤退下来,她的体上只有衣内裤还没有脱下来了,白皙嫩的肌肤上,几处浅淡的伤害清晰可见。

    叶修凡凝眉。

    她艰难的吞咽,将喉中的哽咽吞下去,像是有些站不稳一样,一手撑着桌子,一点点的绕过去,在他边停下。

    他却没有丝毫的动作。

    她咬唇,眼泪越落越凶,好一会儿,才抬手,用力擦去脸上的泪痕,僵硬着体,缓缓坐到了他的腿上。

    他上还穿着那样工整的衣服,微凉的布料摩擦着赤|的肌肤,她艰难的喘息着,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阿……阿、阿修……”

    她叫他。

    生平第一次,叫的那样艰难,生疏,勉强。

    叶修凡垂首,静静看着怀中几近赤|的女人,几次三番出现在梦中的景象如今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他却半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

    “阿修……”她艰难的吞咽了下,又叫了他一声。

    叶修凡一手搭在桌子边沿,另一手微微抬起来,扣住了她的下颚。

    她的体剧烈的颤抖了下。

    “做好准备了么?”他垂首,静静看进她眼底。

    那双涓涓溪流一般清澈见底的眸子里,有掩饰不住的排斥与恐惧,唐心用力咬唇,鼻息间是熟悉而陌生的男人气息,那莫名的危险让她觉得恐惧,神经紧绷成一条弦,恨不得立刻就穿上衣服夺门而逃……

    叶修凡眯了眯眼,稍稍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我问你,做好准备了么?!”

    下颚被捏的生疼,唐心被迫迎上他的视线。

    男人一双好看的不像话的眸子里,有冰冷的怒意一点点蔓延。

    她窒了窒,下意识的握紧双手:“准、准备好了……”

    他忽然嘲讽的笑了笑,微微垂首作势要吻她,唐心下意识的握紧他手腕,双眼紧紧闭了起来,一副放弃一切任人宰割的模样。

    叶修凡凝眉,食指一点点的摩挲过女人细长的柳眉,小巧高的鼻梁,因为紧张与恐惧而微微颤抖的红唇。

    唐心握着他手腕的手越来越用力的收紧,指甲无意识的深深陷入他的肌内却还没有反应过来。

    “唐心。”

    他低低叹息,柔声叫她。

    他突然叫她,唐心蓦地松了一口气,睁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什么……事?”

    男人的手一点点的摩挲着她的脸颊,声音低沉而压抑:“如果我把地图给你,你能给我两个承诺么?”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

    唐心舒了口气,连忙点头答应,她连自己的体都能放弃了,还有什么是不能答应他的?她想要从他上起,却又觉得有些尴尬,双手下意识的交叉挡在前。

    男人敛眉,顿了顿,脱了外帮她盖住了体,长长的外正好挡住了女人大半个躯体,她连忙拉紧衣服裹住自己,深深看他一眼:“谢谢。”

    “先别着急谢我。”

    他懒懒向后靠了靠,顿了顿,见她还在自己怀里坐着,浓眉微微皱了皱:“你还打算坐到什么时候?是打算看看我能忍到什么时候么?”

    “……”

    唐心愣了下,反应过来似的,连忙裹着上的衣服站起来,慢慢的后退,退到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你说,你要我答应你什么?”

    男人抿唇:“第一,我把地图给你,你们可以派人去找,但是你不准去,其他任何人去都可以,唯独你不可以。”

    唐心窒了窒。

    谁不怕死?派了其他人去,说不定他们会担心自己的命,假装去了一趟,再回来说自己没找到怎么办?还是她自己去一趟合适,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很准的,她想,上天已经这样折磨她十几年了,也该对她仁慈一次了,她觉得,她一定能找到那个人。

    怎么不说话?”叶修凡眯了眯眼,危险的看她:“不同意?”

    唐心下意识的握紧双手,沉默了下,微微点头:“……好,我答应你。”

    叶修凡敛眉,顿了顿,继续道:“第二,我把地图给你了,万一,万一你们到最后还是没有找到,离开是沈北宸最终的归宿,你必须要留下来,不能有任何随他一起离开的想法。”

    “……”

    唐心窒了窒,用力咬唇。

    “唐心。”男人眯了眯眼,沉声叫她。

    “……”

    不管了,她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道德不道德,良心不良心了,拿到地图是她唯一需要做的事,就算是欺骗了他,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希望他到时候能原谅她。

    “好。”

    她用力点头:“我答应你。”

    她答应的太过爽快,反而让男人愈发的怀疑起来。

    “真的答应了?”

    “真的。”她用力点头,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回答的认真而慎重。

    叶修凡敛眉,握了桌子上的纯金钢笔,一下一下在桌子上有规律的敲着,顿了顿,忽然抬头看她:“唐心,我提出的第一个要求,要你不准自己去,如果你偷偷去了,我前一秒知道,后一秒就会派人去沈家,至于到底要做什么,相信我不说你也会很清楚。”

    唐心怔了怔,红唇渐渐抿成一条直线。

    这样的反应,她刚刚究竟是不是在骗他,已经很明显了。

    叶修凡眯了眯眼:“唐心,欺骗我对你来说,就那么容易么?”

    唐心用力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才郑重开口:“叶修凡,我必须亲自去一趟,我总觉得,我能找到他,我一定能找到他!”

    “不要觉得你是特别的……”

    叶修凡抿唇,冷冷睨她:“唐心,对雪崩来说,没有人是特别的,你去了,可能连百分之十生还的几率都不到。”

    “我不在乎。”

    唐心摇头:“我实话告诉你,如果沈北宸走了,我绝对不独活!既然我早晚都是要死,还不如去尝试一下,我拿我的命跟老天赌这一次!!”

    男人敛眉,忽然嗤笑一声,俊美无俦的脸上闪过一抹嘲讽的神色:“所以说,刚刚我说的那两个承诺,你其实一件都没答应我?”

    唐心咬唇,定定看他:“你不会这样我的……对不对?”

    男人深吸一口气,顿了顿,微微侧首,面无表的看她:“我最后退一步,如果你还不肯答应,那么,我们之间就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我立刻让人将那份地图烧掉,你大可以陪着沈北宸去死,我随后会奉上你那几个朋友的命,让她们在黄泉路上给你做个伴。”

    唐心吃了一惊:“叶修凡!!!”

    “最后的让步。”

    他看着她,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我陪你一起去。”

    “……”

    唐心窒了窒,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可是……”

    他自己也说了,只有百分五十的机会,而且这还是对专业的登山运动员来说的,她自己去的话,连百分之十生还的可能都没有……

    叶修凡却不肯给她犹豫的机会:“是选择一起去,还是选择我前面说的?”

    唐心咬唇:“那……万一……你不怕吗?”

    男人嘲讽的笑:“终于肯替我担心一下了?我是不是该对你感恩戴德一下?”

    “……”

    唐心下意识的握紧双手:“那……你、你爸妈怎么办……”

    叶修凡敛眉,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来:“不要问我这么多问题,因为我现在还在想派人去把沈家一把火烧了,一了百了,所以,趁着我还没反悔,跟我来。”

    “……”

    ps:谢谢00yuye亲哒送的一个188荷包跟一个288

    荷包,还有5朵花花,逸芙儿亲哒送的1朵花花,简单vip亲哒送的1朵花花,灰常灰常喜欢,么么么么哒~~~(表说我偏袒谁啦,看,为了他们能心健康的成长,我把阿修跟宸宸的一起给掐了,乃们终于承认我是亲妈了吧?对吧对吧?)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