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沈先生……(六千字!)

    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傲沈先生……(六千字!)

    南宫泓抿抿嘴,勉强抬了抬手指了指她的唇:“看看,看看,你嘴唇都让人家咬破了!!!”

    “……”

    唐心愣了下,下意识的抬手碰了碰自己的唇,轻微的刺痛传来,她的手霎时僵硬在那里。ai悫鹉琻

    “你跟叶修凡……”

    南宫泓一脸抑郁的看她:“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儿吧?砝”

    唐心像是仍旧没缓过神来似的,手指停留在唇上,一脸的震惊。

    “我跟你说,不管你们做没做出格的事儿,这件事你都打死不能承认知道吗?北宸发起火来很恐怖,不是一般的恐怖!你就说那是你自己不小心咬破的,否则这事儿没完!他气急了,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你懂不懂?”

    唐心终于反应了过来,懊恼的低了头逶。

    怪不得他会突然对她说出那么卑劣不堪的话来。

    只是,只是看到了她唇上有伤,就这样二话不说的将她一竿子打死,会不会太过分了?至少,也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不是吗?

    顿了顿,她又懊恼的叹了口气。

    就算是给她解释的机会,她能怎么解释?说自己是不小心被叶修凡强吻了么?那跟没解释有什么区别?估计只会更加让他生气。

    “哎你干嘛一句话不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好歹跟我说一说啊——”

    南宫泓忍不住开始发脾气:“不是真跟过去跟叶修凡做什么事了吧?你到底怎么想的啊?之前不是还……”

    唐心满心烦躁,被他在耳边一阵唧唧歪歪,弄的心愈发不好,心里一团乱麻似的揪扯不清,索伸手推开他漫无目的的向院子里走。

    南宫泓不甘心,一边唧唧歪歪的问着一边颠儿颠儿的跟着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一句话行不行?这样不吭声,很难让我不往那方面想好不好?……早知道就让人赶紧把那老头儿赶走了的,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现在好了,闹成这样,看你怎么……”

    “你能不能闭嘴?!!”

    唐心终于受不了,猛地站定,转瞪他:“你就那么没事做吗?!不能去做你自己的事吗?!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不需要你关心!”

    南宫泓愣了下。

    “……”

    唐心闭了闭眼,再次懊恼的叹气:“对……对不起,我现在心有点乱,你……给我点儿……”

    “干什么亏心事了?”

    女人笑意慵懒的声音忽然传入耳中。

    站在木桥上的两个人闻声,齐齐转,一眼就看到还在凉亭里修剪着一盆花的女人,沈雨婷挥了挥手中的剪刀,挑眉看了眼唐心:“又给北宸惹什么麻烦了?”

    唐心隐忍的闭了闭眼。

    亏她一开始来这里的时候还觉得这个院子大的不像话,走个三天三夜都没问题,现在看来小的真是够了,走到哪里都能碰到问她怎么回事的人。

    南宫泓伸手推她:“你要是觉得跟我说不方便,那就跟雨婷解释一下好了!总之,你得先跟一个人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唐心抬手捏了捏抽痛不止的眉心,跟他说?他一个大男人,她跟他解释这种事?跟沈雨婷说?如果她猜的没错,她现在应该还是着叶修凡的,她跑过去跟她说叶修凡强吻了她?

    “你先让我冷静一下再说……”

    她摆摆手:“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

    “也就是说,你真的跟……”

    “没有!”

    唐心惊了下,赶在他说出他的猜想之前堵住他:“……至少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瞎想,等我考虑好,我会自己跟北宸解释。”

    南宫泓抿了抿嘴,用一种打量出轨妇女的眼神打量她:“你怎么知道我想的什么?”

    “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就对了!”

    唐心

    看了看他,顿了顿,又看了眼稍远的沈雨婷,警告的瞪他一眼:“你跟那女人也别乱说,知道吗?!”

    “……你都不跟我解释,我为什么要替你保密?”

    “你是我什么人啊,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

    “你忘了啊?”

    南宫泓双臂环,趾高气扬的扬了扬下巴:“我是你未婚夫啊——”

    “……”

    唐心头疼的摇摇头,一句话都懒得跟他说了,绕开他便向前走去。

    沈雨婷一手手背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走远了的她的影,转而看向还站在原地的南宫泓,扬声开口:“南宫,过来。”

    南宫泓愣了下,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她叫自己过去是为了什么事,连忙耸耸肩:“我还有事忙,一会儿见。”

    “……”

    沈雨婷眯了眯眼:“我看到唐心的嘴唇似乎破了,对不对?”

    南宫泓哆嗦了下,假装没听到她的话,急急忙忙向另一个方向走了开来。

    凉亭内的女人稍稍思索了下,顿了顿,忽然放下了手中的剪刀,起走了出去。

    *****************************************************************************************************************************************

    病房里一片狼藉。

    几个小护士哆哆嗦嗦的站在外面,端着医用工具,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沈雨婷挑眉,踩着满地的碎瓷片走进去,看了眼侧坐在病上看着外面微微晃动的海棠花的男人:“这是怎么了?”

    男人没说话,甚至没有回头看她一眼,仍旧保持着原本的姿势,神色冷然的看着窗外。

    沈雨婷想了想,转而走到窗子边,转过来看他:“我刚刚看到唐心了。”

    男人浓眉忽然皱了皱,十分不耐烦的看她一眼。

    “她哭了呢,就站在凉亭那边。”

    沈雨婷不负责任的瞎编:“我听到她跟南宫说什么你误会她了之类的话,说完就一直哭一直哭,哭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

    男人俊逸的脸庞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什么,顿了顿,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冷漠的别开了视线。

    “唔……”

    沈雨婷伸个懒腰,懒洋洋的笑了笑:“打针吃药的时间到了呢,让她们进来吧。”

    门外的两个小护士受惊的猫儿一般,仍旧站在那里不肯进来。

    “不用怕,北宸不会再摔东西了……”

    沈雨婷笑着,视线落在沈北宸上:“北宸,你说对不对?”

    “……”

    沈北宸果然不再发脾气,任由小护士帮自己扎针,也接过了准备好的药吃了下去,半晌,终于忍不住转头看向她:“她去哪儿了?”

    声音里仍旧带着微微的怒意。

    “似乎还在哭,至少我离开的时候她还在哭着的。”

    沈雨婷笑:“女人嘛,都是这样的,拿哭当吃饭喝水,一天总要有那么几次的,别担心,等她哭够了,就好了。”

    “……”

    她说这话的时候,唐心正坐在餐桌前大吃特吃。

    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要怎么跟沈北宸解释,肚子却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她仔细想了想,觉得还是先吃饱了东西再想问题比较容易一些,总比饿着肚子想出来的办法强。

    南宫泓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眼看到她正夹着一块牛往嘴里塞,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听他们说你点了一大桌子的菜,我还不相信呢!没想到你……你……”

    唐心艰难的将口

    中的食物吞了下去,喝了口果汁润润嗓子:“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是真的饿了。”

    “……”

    南宫泓睁大眼,不敢置信的看她:“你脑袋是不是有病啊!!都这时候了你居然还能吃得下去东西?”

    “不然呢?”

    唐心眨眨眼,一脸无辜的看他:“我不吃东西,他就不误会我了?”

    南宫泓愣了下,狐疑看她:“误会?……真的是误会?”

    唐心抿唇:“差不多吧。”

    “什么叫差不多?”

    “……你问题怎么那么多?”

    “北宸问你的时候,你也这样含糊的回答?”

    他不以为然的看她:“连在我这里你都没办法给出一个清楚的回答,到了他那里,你再不清楚的解释一下,看他会不会放过你!”

    被他这么一说,她仅存的一点食也顿时没影了。

    “那怎么办?”她一脸郁闷的看他。

    “要我说,你就一口咬定是你自己磕的就对了!!这是最保险的办法!”

    唐心犹豫:“我不太会撒谎……”

    南宫泓想了想:“唔,我还有个办法!就是你再见到他后,什么话都不说,就只顾着掉眼泪!我跟你说,男人对女人的眼泪最没有免疫力了,尤其是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你到时候压根什么都不需要解释,他就会原谅你了。”

    唐心皱眉,一脸不相信:“真的?”

    “真的,我女人给我戴绿帽子的时候,她一哭,我就会原谅她的。”

    “……”

    *******************************************************************************************************************************************

    烛火跳跃,橘黄色的灯光中,唐心紧张的整理了一下上的衣服,南宫泓忽然急急忙忙的从外面冲了进来:“来了来了,哭!记不记得?跟他视线对上的那一刹那,眼泪必须出来,懂不懂?!”

    唐心莫名的有些紧张:“还……是……不、不要了吧?”

    南宫泓却根本没听进去她的话,顺手塞给了她一瓶滴眼液:“实在不行就滴个这个。”

    “……”

    话音刚落,那边沈雨婷跟沈北宸就走了进来,朦胧灯光中,男人一裁剪合的高级手工定制西装,衬的材修长而拔,脸色看起来也十分不错的样子,至少没有她想象中的苍白憔悴。

    他似乎……一点都没有被她唇被咬破了的事困扰,明明之前还为此对她说了那么恶毒的话……

    南宫泓一边招呼着他在自己对面坐下,一边不动声色的拿脚踢她。

    唐心抿唇,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滴眼液,准备着,等着他看向自己的时候,摆出一副委屈的表,然后哭出来……

    等啊等,直到男人跟女人就坐,直到开始用餐,他都没有正眼看自己一眼。

    隔着桌子上盛开的一束海棠花,男人英俊人的侧脸上没有什么表,时不时的跟沈雨婷说句话,又时不时的跟南宫泓说句话,却自始至终都没有跟她说过半个字。

    就好像她是空气一样,就好像他根本看不到她一样。

    唐心咬唇,刀子在盘子上划出刺啦的一声响。

    男人清冷的视线若有似无的扫了她一眼,又飞快的转移到了她边的南宫泓上,唐心低着头,错过了他那极快速的一瞥。

    “今晚的牛排是唐心亲自做的哦……”

    眼看着边的女人士气越来越低落,南宫泓连忙把话题引到她上,一脸期盼的看着沈北宸:“北宸你尝尝看,看合不合胃口。”

    沈北宸敛眉,顿了顿,忽然将刀叉丢到了盘子里,面无表的看向一边的管家:“我

    这份牛排味道不是很好,帮我重新换一份好了。”

    “……”

    唐心下意识的握紧了刀叉。

    灯影幢幢,周围一瞬间安静的很,尴尬的氛围在空气中一点点的蔓延。

    沈雨婷轻笑了声:“给我吧,我对食物不是很挑剔,你试试我这份……”

    “算了,我今天不想吃牛排。”

    沈北宸清冷淡漠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去帮我做份意大利面过来。”

    “……”

    唐心用力咬唇,贝齿将下唇咬的几乎没了一点血色,头一点点的低下去,几乎要贴到了盘子里去了。

    南宫泓尴尬的看了看她,又皱眉看了看沈北宸,无声的开口问他想干嘛。

    沈北宸撇开头,像是没看到他的暗示似的,兀自挑眉看向管家:“还等什么?”

    “……好的,沈先生您请稍等。”管家领命,微微欠后,端着他面前的盘子转离开。

    唐心再也受不住,忽然推开椅子站起来,视线慌乱的在半空中瞄了瞄:“我……出去一下……你们慢用。”

    “……”

    她转转的着急,险些被后的椅子绊倒,沈北宸撑在桌子上的手微微用力,眼看着她要摔到了,体猛地站了起来,她却只是踉跄了下,一手扶住边的墙壁,又站直了子,急急忙忙向外走了出去。

    男人窒了窒,又缓缓坐了下来,浓眉紧皱,直直的盯着女人离开的影。

    沈雨婷没好气的睨他一眼:“你啊,就是嫌子过的太舒服了,她都主动做晚餐跟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看没看到她刚刚的脸色?”

    南宫泓在自己的脸上比划了下:“那小脸白的,跟多少天没吃过东西了似的,啧啧,她今天因为被你误会,一整天都没吃进去东西好不好?这会儿又没吃东西,不知道还能不能撑下去啊……”

    他夸张的说着,一脸惋惜的摇头。

    沈北宸抿唇,形僵硬的坐在那里不肯动弹。

    沈雨婷耸耸肩,慢条斯理的开始切盘子里的牛,似笑非笑的看向南宫泓:“话说,这女人这张脸虽然我很不喜欢,不过这厨艺倒是很不错,很符合我口味。”

    “对吧对吧?我也觉得很好吃。”

    南宫泓记起来,生怕盘子里的牛排凉了似的,连忙拿起刀叉来开始切:“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牛排呢!以后唐心要是真没人要了,我干脆就真娶了她得了!漂亮,材又好,又能保护我,厨艺还这么好的女人,现在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好不好?!”

    沈雨婷挑眉,一双水润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那你真是太幸运了,一晚上能跟两个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女人共进晚餐……”

    “……”

    南宫泓撇撇嘴。

    “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不以为然让沈雨婷颇为不满意:“难道我不漂亮?材不好?不能保护你?……当然,厨艺是后天练就的,你如果喜欢,我们两个将就一下也是不错的……”

    “不要!我决定了,明天跟唐心商量商量,我们俩结婚得了!”

    “还是再考虑考虑我吧……”

    “……”

    正磨叽着,边的男人忽然推开椅子,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沈雨婷挑眉扫了一眼他的背影,红唇微勾:“早干什么去了?想摆架子就摆到底,想折磨她就折磨到底,既然什么都做不了,刚刚还在那里傲个什么劲儿?这会儿还不是照样追出去?”

    南宫泓连忙点头:“就是就是。”

    顿了顿,忽然有些不确定的抬头看她:“话说你不是真看上我了吧?”

    “……”

    女人唇角的笑意渐渐扩大,媚态横生的扫了他一眼:“亲的,需要我送你个镜子自己照照么?”

    “……”

    ps:亲妈:所以说,宸没事儿你傲个神马劲,好歹刚刚还是人家讨好你来着,这会儿得反过来讨好人家了吧?让你作!!谢谢金花喵亲哒送的12888超级大大大荷包,幸福h亲的送的12888超级大大大荷包,千巡亲哒送的588大荷包跟一枚闪亮亮的大钻石,偶两个可的吧主魅影胭脂扣亲哒送的两个1888大荷包跟颜墨茹亲哒送的10朵花花,这是偶开文以来收到礼物最多的一次了吧?感动的眼泪哇哇的,呜呜,谢谢亲哒们的大力支持,虽然极有可能是送给宸那个混蛋跟修那个混蛋的,但是作为亲妈,偶一样替他们感动,这些荷包偶就先替他们收着了,等他们长大了做学费用的哈!大后天继续加更哈,一万五千字!!敬请期待哇!继续求荷包,以后更6000为底,荷包过一万,加更1000字,过两万,加更两千字,以此类推,无上限哈,亲哒们都积极起来吧,\(o)/~~~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