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惩唐蜜儿(1)!

    男人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插在口袋里,因为衣领被女人拽在掌心的动作而微微俯,面前女人微微仰头,明明该是恋人之间最亲密无私的动作,此刻却是硝烟弥漫……

    女人憔悴的脸庞是为了另一个男人,苍白的脸庞是为了另一个男人,被愤怒盈满的瞳眸里明明倒影出的是他的脸,可似乎……还是另一个男人……

    他久久没说话,无形中像是拒绝了她一般,唐心猛然松开了他的衣领,冷冷向后退了两步:“要我自己动手搜吗?”

    叶修凡凝眉,深深看她一眼:“唐心,本来你们姐妹之间的事,我不想干涉太多,我总觉得,这世界上,除了变幻多端的之外,没有什么比亲更让人割舍不掉的了,你跟蜜儿之间有再多的误会,再打再闹,终究都是亲姐妹,终究还是会心疼彼此,可是现在看来,似乎真的错了……”

    他稍稍站直了子,抬手拉过她的手:“去楼上洗漱一下吧,我一会儿带你见她。泶”

    “不需要你带!!”

    唐心甩开他,冷冷开口:“我现在只要……”

    “你要打算以这模样去见她?锃”

    男人皱眉打断她,声音微冷:“是想去找她算账,还是想被她嘲笑?”

    唐心窒了窒。

    叶修凡看着她,顿了顿,深吸一口气,转率先上楼:“去浴室里洗个澡,把你脸上一道道的痕迹都洗干净了,整理的干干净净的再去。”

    走着走着,忽然站住,站在楼梯口处看她:“还站那里做什么?!”

    唐心下意识的握紧了垂放在体两侧的手,一双漂亮的眼睛睁的大大的,警惕的看着他:“你打算趁着我洗澡的时候杀了我?!”

    “……”

    叶修凡头疼的捏了捏眉心,顿了顿,挑眉看她一眼:“如果可以,我会选择趁着你洗澡的时候要了你!”

    唐心抿唇,等他把话说完,等着他补充‘的命’这两个字,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到,于是冷声开口:“叶修凡,我这次是认真的!我再也不欠你什么了,……不!就算是我还欠着你什么,也绝对不会放手了!我这次,一定要要了她的命!”

    叶修凡敛眉,沉默了下,缓声开口:“先洗澡吧,我现在是真的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你三番四次的恨不得想要杀了她了。”

    “……”

    唐心抿唇,僵硬着子一步步上楼,走到他边的时候,忽然站定:“你上次是不是跟北宸说,说沈家会断子绝孙?”

    沈先生这样的男人,恐怕这辈子连个真心喜欢的女人都不敢碰吧?不但这样,沈家恐怕还要就此断子绝孙了,有果必有因,沈先生你觉得,到底是什么因,才让你的了这样的果呢?

    这是他当初嘲讽沈北宸时候说的原话,他记忆力很好,知道自己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

    叶修凡抿唇,双臂环冷冷睨她:“说了,怎么?你打算替他讨个公道么?”

    唐心凝眉,顿了顿,抬头看他:“所以说,你早就知道他得了艾滋病的事了?”

    “……”

    叶修凡愣了下,下意识的站直了体:“你……知道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唐心凝眉:“叶修凡,你明明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叶修凡敛眉,冗长的沉默后,静静看她:“如果我在你喜欢上他之前知道这件事,我一定会告诉你。”

    “……”

    如果我在你喜欢上他之前知道这件事,我一定会告诉你……

    唐心怔在原地,愣愣的看着他慢条斯理的向楼上走去,好一会儿,才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下,一手扶着楼梯慢慢向上走去。

    ***********************************************************************************************************************

    浴室里传来一阵哗哗的水流声。

    男人修长的躯斜斜靠在沙发里,听着花花的水流声,脑中是女人一次次为了其他人冲到他面前的场景……

    他总是一次次的按照他自己的想法决定什么对她来说是最好的,什么对她来说是最值得拥有的,到头来,却被她当成了头号敌人。

    究竟是她靠沈北宸靠的太近了,还是他将她推的太远了?

    他们之间,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呢?

    “少爷……”

    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边,恭恭敬敬的将一叠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递给他:“这是今年冬季刚刚送来的新衣服,蜜儿小姐没有穿过的。”

    叶修凡敛眉,看了一眼,微微点头:“知道了,出去吧。”

    管家应声,恭敬欠了欠,转走了出去。

    叶修凡靠在沙发里,单手支额,清凉如水的眸光落在那衣服上,沉默半晌,终究还是将衣服拿起来,缓步走到浴室外,刚刚抬手,不等敲门,隐隐的,在哗哗作响的水声中,听到女人低低的哽咽声。

    抬起来的手就那么蓦地僵硬在半空中。

    那惊痛的,无助的,彷徨失措的哽咽,裹挟着浓重的湿气,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将压在脑海中的六年前的记忆勾了出来。

    那个时候的她,抱着阿金无助的哭泣,而他却在为那叠露骨***的艳照而失控咆哮……

    六年前的他,感觉不到她的伤心,感觉不到她的无助,感觉不到她的愤怒,六年后的他,仍旧没有感觉到她心里的波动,她的喜、怒、哀、乐,他全都忽视了……

    所以,她抛弃了他。

    一如六年前抛弃了他那样,六年后,她再又一次被他伤害后,抛弃了他……

    骨节分明的指贴着浴室的玻璃,冰凉的感觉顺着掌心一点点的蔓延开来,麻木了整只手臂……

    唐心,或许我的确没有他那样你,可是,我想,以后我给你的,每一天,都会比前一天多那么一点点,再多那么一点点,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他的,对不对……

    对不对?

    嗯?

    浴室中,女人低低的哽咽声终于被强行压抑下去,他听到她间歇的抽噎着,一声,又一声……

    叶修凡敛眉,有些艰涩的吞咽了下,才屈指敲了敲玻璃:“衣服拿来了,新的,没有人穿过。”

    里面忽然一阵慌乱,隐隐传来唐心还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你……等一下……”

    片刻后,门被拉开小小的一道缝。

    女人的体被玻璃挡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只纤细的手臂来,白嫩的肌肤上隐隐还有几道不深不浅的疤痕。

    叶修凡凝眉。

    女人的手上下摆动了下,摸到了衣服的一脚,试探着向回拉了拉,没拉动,声音立刻变得警惕起来:“你……干什么?!”

    叶修凡敛眉,沉默了下,将手中的衣服递了出去:“没什么……”

    此刻的她,如一只警惕极高的猫儿,全的感觉都敏锐的很,稍有一点不对劲,就会立刻露出她的利爪……

    他转,顿了顿,转走了出去,门外,管家一脸犹豫,似乎想要进去,又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怎么了?”他皱眉看他。

    “……南宫家的人来了,说是知道唐小姐来这里了,要您把唐小姐还给他们……”

    叶修凡敛眉:“告诉他们,让他们转告南宫泓,唐心在叶家不会少一根汗毛,我现在有事要跟她一起办一下,他们愿意等就等着,不愿意等……也等着。”

    管家微微欠:“好的少爷。”

    叶修凡靠在门口处,等的有些心烦意乱,侧首看了看守在门外的女佣:“去帮我点根烟。”

    不等女佣点头,又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微微皱眉:“算了……”

    继续靠在门口处等。

    直到房间里传来女人走动的动静,他才转,一手抵着门,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

    “洗好了?”

    唐心背对着他,上换好了他送进去的,某品牌冬季最新款的衣服,本来是按照她的形量定做的,可是似乎她最近又瘦了一些……

    她呼吸似乎还有些不顺畅,生怕他看出来她哭了似的,一直背对着他:“几点了?”

    他抬手看了看手腕处的手表:“三点。”

    背对着他的女人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喃喃自语了句:“这会儿他应该还没醒……”

    叶修凡敛眉,沉默了下,缓声开口:“把头发弄干,我让人准备车。”

    “唐蜜儿到底在哪里?!”

    唐心忽然转,睁着一双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睛定定看他:“叶修凡,你是不是趁着我洗澡的空当,把她送走了?!”

    叶修凡转向外走的脚步蓦地顿住,顿了顿,侧首,清冷的眸子定定落在她的脸上。

    “唐心,我在你眼里,真的已经卑劣到这种地步了么?”

    平板到没有一丝波澜的声音,却诡异的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悚然感。

    唐心抿唇,半晌,凝眉看他:“你在乎她不是么?你喜欢她不是么?我已经明确的告诉你了,我今天,是一定要要了她的命的!你会真的眼睁睁看着我杀了她吗?”

    男人缓缓转:“唐心,蜜儿陪在我边六年了……”

    唐心下意识的握紧双手,冷声开口:“所以呢?”

    “这六年,我把对你的亏欠,全部都弥补在了她的上……”

    男人看着她,刺目的灯光下,俊美无俦的脸上有什么复杂的绪一闪而过:“知道了她不是你,我震惊过,难过过,可是却又庆幸,至少,我把亏欠弥补在你最亲近的人上去了,她是你的双胞胎姐姐!就算你表面上再怎么不喜欢她,可终究是姐妹……”

    他忽然顿住,顿了顿,缓步上前:“告诉我,她究竟做了什么?到底是什么让你恨她恨到想要杀了她的地步?”

    唐心凝眉,双手掌心死死握紧,指关节处泛着一片冷冷的苍白:“叶修凡,你说,沈家恐怕要断子绝孙了,有因必有果,你问他,他到底种下了什么因,才得到如今的果……”

    她深吸一口气,勉强平稳了一下颤抖的声音,半晌,才咬牙开口:“如果我告诉你,他种下的那个因,是我呢?”

    男人怔住,半晌,才气息不稳的看她:“唐心,不要乱说话!!!!”

    “我没乱说话,是因为我!!”

    唐心凝眉,一想到沈北宸是以怎样的心境从中午等她等到凌晨的,心里就一阵酸楚,眼泪止不住的簌簌落下来:“他种下了我这个因,才落到了这个下场!!是因为……唔——”

    男人忽然几个大步冲到了她面前,抬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不要说……唐心,不要……再说了……”

    声音压抑的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

    怎么……

    怎么会跟她有关系……

    怎么可能是因为她?!!那个时候的她,不过只是个小孩子!!!

    太过震惊的缘故,一时之间,说句话都几乎要耗掉他全部的力气。

    沈北宸得艾滋病的原因,他虽然费力思考过,却没有彻底的深究过,但是怎么都想不到,居然跟她有关系!!!

    这算什么?

    他嘲讽沈北宸的那句话,到头来,却嘲讽了他自己!!!

    女人滚烫的泪顺着他的掌心滚落下去,他回过神来,蓦地收回了手:“唐心……”

    唐心看着他,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向下落:“如果……如果不是唐蜜儿,如果不是她跟林茜故意拖住我,我们十年前就会见面了,他也不会明知道危险还等在那里!!是她!!都是她!!”

    “……”

    女人痛到了极致的哽咽回在安静的卧室里,悲怆而无助的……

    **************************************************************************************************************************

    “叶先生。”

    似乎知道了他们要来的消息,唐振宇早早的就穿好了衣服,跟林茜唐蜜儿一起等在了唐家大门外,看到几辆车在跟前停下来后,连忙亲自过去开门迎接。

    叶修凡倾下了车,随意的整理了一下上的西装。

    唐振宇勉强扯出一抹笑来:“叶先生,这么晚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有子轩消息了?已经好多天找不到他人了,报警了却都一直没有……”

    话还未说完,忽然顿住,睁大了眼睛看着从车内缓缓出来的女人。

    “唐心?!!!”

    唐蜜儿率先反应过来,一双眼睛睁的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来这里做什么?!!你还有脸来唐家?!!”

    “当然。”

    之前那个脆弱无助,彷徨到只知道跟孩子似的哭泣的女人消失无踪,唐心微微侧首,靠在车门上,面无表的看着她:“你在这里,我怎么好意思不过来看看你呢?”

    如叶修凡所说,报仇也该有个报仇的样子,她要以最冷血残忍的一面,来毁掉这个肮脏丑陋到了极点的家!!

    唐蜜儿抿唇,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瞬间闪过一抹恼怒。

    她看了看叶修凡,又看了看她,顿了顿,咬牙拉了拉林茜的衣袖:“妈,子轩一定是被她弄走了!她之前跟我见面的时候,还说一定要杀了子轩报复我们!!”

    林茜惊了下,转头看向唐心,保养的十分漂亮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恨意,碍于叶修凡在场,又不好发作,只能猛力的从后戳唐振宇的后背。

    唐振宇被戳的无奈,着一张有些臃肿的脸勉强笑了笑:“叶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子轩死了。”

    唐心挑眉,十分诧异的扫了他们一眼:“唔,怎么?你们还不知道么?”

    唐振宇跟林茜同时倒吸一口气,脸上的血色也刷刷退了下去,唐蜜儿唇角却不经意的勾出了一丝冷笑。

    “你……你说什么?!!”

    唐振宇扶着眼看就要昏倒的林茜,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她:“那可是你亲弟弟啊!!唐心,就算你再怎么恨我,冲着我来!!为什么要伤害你的亲弟弟?!他还是个孩子啊!!”

    一脸的悲痛绝。

    他还是个孩子啊……

    说的好像她出生后就这么大了似的,说的好像她没有童年似的,说的好像他对孩子有多仁慈似的……

    唐心敛眉,顿了顿,慢条斯理的将车门关上,砰的一声响。

    唐家的三个人同时颤了颤。

    “你说的没错,他还是个孩子,杀了他的确太残忍了……”

    她缓缓向前走了一步,清冷的视线落在他边的妻子跟女儿上:“所以我今天,来杀你的老婆跟你成年了的女儿,这应该不算过分了吧?”

    “你……”

    唐振宇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急促的喘息着,抖着手指着她:“唐心,你……你不要跟爸爸开这种玩笑,说!!到底把你弟弟藏到哪里去了?!!”

    “人是三天前做掉的……”

    唐心低头,很认真的数了数:“现在大概应该已经被吞进鲨鱼肚子里消化成排泄物了吧?啧啧……”

    ps:谢谢bigthree亲哒送的1888大荷包,灰常灰常喜欢,灰常灰常感动,终于写到收拾唐家这一大群奇葩的地方了,一个不少的,从老到少的虐一遍,当然,至于唐蜜儿么,得单独处理她一下了,哈哈……话说偶今天更新的早吧?早吧早吧?~~~~(>0<)~~~~,熬夜写出来的啊,求夸赞,就抚摸,求蹂躏……

    ..

重要声明:小说《恶羊扑郎·总裁的惹火小老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